独家蜜婚请节制全文章节,独家蜜婚请节制无删减全文

2021-10-06 19:26 · 新商盟

郁可熙过得好,郁可姗心里面不是滋味,每天在家萎靡不振,连说话都提不起精神。

李怡天天和女儿呆在一起,哪儿能看不出来。

“姗姗,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郁可姗想到郁可熙就来气,说话咬牙切齿:“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那个郁可熙!”

她豁然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抱怨:“郁可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勾搭上了承许行!”

本来听到郁可熙这个名字,李怡没放在心上,可承许行三个字一出口,她当下变了脸色。

郁可熙常年不了解商圈中的事情,或许不知道承许行的威名,可郁可姗和李怡天天想着郁家财产,对承许行知道的是一清二楚。

她有点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那么多大人物围着承许行转呢,怎么轮得到郁可熙那个下贱人!”

郁可姗把自己找的资料拿出来,顺便把前几天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眼神狠辣。

“就知道这个郁可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以前还觉得她挺纯的,现在看来,爬床这事情,肯定干了不止一回两回。”

李怡毕竟老谋深算,很快就在资料中注意到,承许行的父亲给他安排了家族联姻,联姻对象必然不是郁可熙,郁可熙在承家根本没有身份,两人未必就是情侣关系。

这么看来,承许行不过是随便玩玩罢了。

她心里盘算,要是女儿能够嫁入承家,有了承家的孩子,那可是了不起的买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郁家到时候,哪儿还用得着低声下去,去找金老板帮忙。

她拍拍郁可姗的手:“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郁可熙那小妖精得势,我帮你想办法,非把那承许行抢过来不行!”

上次辞退了张晓红,算是杀鸡儆猴,之后会同公司的员工安生不少,工作也格外认真,公司收益节节升高,对于承许行来说,算是意外之喜。

至于郁可熙的秘书工作,也渐渐步入正轨,很多商业合作,她都陪在承许行左右,共同进退。

正好过几天和各大董事有个商谈会,承许行一边查阅文件,一边张口:“等会儿你陪我去参加商谈会,晚上可能有一个酒宴,记得订好酒店。”

酒宴来来往往都是商业精英,承许行带着郁可熙在各大董事之间周旋,维持关系。

觥筹交错之间,有一个轻巧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承先生。”

抬头一看,却见郁可姗就站在那儿,穿着郁可熙设计出来的衣服,水蓝色的裙角飘摇,简单大气,意外惹人注目。

她三步两步走到承许行面前:“这么巧,又见面了。”

两人刚刚碰面,承许行就认出来,她是郁可熙的妹妹。

想到前段时间她对郁可熙的侮辱,承许行口气淡淡:“有什么事?”

郁可姗笑的尴尬:“是这样,我是郁可姗,前段时间获得过国际服装设计大奖,听说贵公司正好缺设计师,所以想问一下,承先生能不能赏个脸,让我进公司呢。”

郁可姗利用郁可熙的画作,迎来了不小的名气,现在很多公司都向她伸出了橄榄枝,郁可姗相信,承许行这么一个惜才的人,肯定会答应。

可没想到承许行丝毫不为所动。

“如果只是应聘,可以等公司发布招聘消息,走正规渠道进行考核。”他垂眼看了一下身边的郁可熙,“如果想找我单独聊,可以先找我的秘书预约。”

眼看着承许行对自己的撩拨毫不在意,反倒更把郁可熙放在心上,三言两语就打发了自己之后,自顾自离开,郁可姗咬了咬牙。

承许行来酒宴上进行商谈这件事,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查到的,能够进来,也是用尽了办法,可是没想到,承许行自己是等到了,可同时出现的,还有郁可熙。

按照计划,她本来想要以求收留的名义,得到承许行的许可,然后用送设计作品的名义,去承许行所在的酒店,耍点小手段,用点魅惑人的技巧,鬼使神差上了他的床。

可郁可熙一出现,这计划就全泡汤了。

到时候在酒店里,即便有人要爬床,也轮不到自己。

看着郁可熙纤瘦的背影,郁可姗眼中雾霭沉沉。

正好这段时间,这些来参加宴会的商业精英有一场私人会谈,虽说用不了多长时间,可郁可熙的身份,也不太适合参与。

她一个人站在人群的外围,等承许行出来,看起来乖乖巧巧,像是一团小动物。

可不经意的抬头,却看到郁可姗迈着珊珊步伐,冲自己走了过来。

她上下扫了郁可熙一眼,口气不善:“呦,看来真的爬上承许行的床了啊,都带你参加这种会议了?”

周围还有不少公司精英,要是真闹出点矛盾,第二天恐怕整个商圈都会知道。

担心自己给承许行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郁可熙不由压低声音:“郁可姗!”

郁可姗三步两步走上前:“怎么,碍着你好事,你不高兴了?”

郁可熙深吸一口气:“你到底要干嘛?”

“没干嘛,我就是好奇……”突然凑到郁可熙面前,郁可姗声音带着火气:“我的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耐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话音落下,不等郁可熙回复,她就重新站回了原来的位置,声音也恢复了正常音调:“我想找一下承许行先生,给他看一下我的设计作品。”

郁可熙闻言把手伸出来:“你有什么作品,可以先给我,我会转交给总裁的。”

想到刚才承许行的话,郁可姗眼珠转了转,看了看手中的文件。

“好啊,给你。”

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郁可熙正准备接,郁可姗的腿却兀自一抖,高跟鞋突然折断,整个人都跟着摔在了地上。

随着一声尖叫,她手中的文件跟着四散开来,散落一地,看起来好像是被人故意推了一下,狼狈不已。

动静太大,周围人很快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围过来,不明所以。

郁可姗坐在地上,眼神由刚才的狠辣变得委屈巴巴,声音却比刚才大了不少,使周围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姐,我好歹是你的妹妹,你不愿意帮我把文件交给总裁就算了,何苦这么对我!就因为上一次我跟总裁说了实话,让他小心点吗?”

动作标准,表情到位,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是郁可熙心中愤懑,主动推的郁可姗。

事发突然,郁可熙愣了一下,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连连后退:“我没有推你!”

郁可姗笑了一声,看着苦涩委屈:“难不成是我自己故意摔倒在地上的吗?”

她揉着自己快速红肿起来的脚腕,声音凄苦,表情楚楚可怜:“姐姐,你不就是害怕自己做过的事被总裁发现吗,我不说就是了。”

有人认识郁可姗,在人群中张口:“这不是郁家的设计天才郁可姗吗?看样子是准备投奔承许行啊,但是这秘书怎么回事?”

“好像是故意把人家推倒的,听郁可姗的口气,好像还是她的姐姐。”

“估计是觉得自己妈妈死了,所以看不惯郁可姗吧,听说郁家挺乱。”

议论纷纷,无一不是在谴责郁可熙,偏偏郁可姗话说的模棱两可,好像郁可熙真的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

郁可熙一时间茫然无措,张口想要争辩,却听到身边有人喊了一声:“承先生。”

蓦然转头,才发现承许行的会议已经结束,此刻就站在人群后面。

看到郁可熙被人围在一起,他稍稍皱眉,有意无意之间把郁可熙挡在自己身后。

“怎么回事?”

郁可姗看到机会急忙张口,添油加醋,把郁可熙说的万恶不赦,然后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姐姐,你干嘛这么对我呢?”

见众人纷纷站在自己这边,郁可姗暗中得意,虽然不能接近承许行,但是把郁可熙从他身边的位置上拉下去,还是可以做到的。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摔倒的样子,大家可是都看到了,承许行没道理不相信自己。

郁可熙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眼神慌乱:“她说的不是真的,我没有做……”

眼看没人相信,郁可熙手紧紧绞在一起,却听承许行忽然缓缓张口:“我的秘书说她没有做,那就是没有做,郁可姗小姐,是不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倒,然后误会了。”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承许行还站在郁可熙那边,郁可姗声音尖锐不少:“我误会,大家这么多人都看见了!”

承许行垂眼看着地上的设计图案,总感觉这个风格有点熟悉,却不知道在哪儿见过。

稍稍走神一会儿,他深吸一口气,声音阴沉:“估计亲眼看见郁小姐摔倒的人不多,所以我觉得查一下监控比较好。”

话说到这儿,周围的人哪儿还能不知道,又是豪门之间的私人恩怨。

承许行还在场,大家也不好发表意见,即便说,也必然不会站在承许行的对立面,所以却也都实相的各自散开。

郁可姗见自己失势,脸色难看无比,知道监控录像一旦调出来,她肯定会更加难堪。

眼看承许行准备叫人,急忙道:“不用了。”一边说,一边自己一个人站起来,一瘸一拐往外面走,眼中是遮掩不住的火焰。

没想到没把郁可熙扳倒就算了,还在承许行面前彻底丢了面子。

郁可姗怒气冲冲,从小到大她都能够抢到郁可熙的东西,什么时候丢过这个人?

想到这,她直接一甩手,把手中的包丢在后座,包里的电话不停响,她也懒得接。

过了好久,发现铃声还在继续,才终于不耐烦的接起来:“喂?”

那边是李怡的声音:“怎么才接电话啊,事情到底成了没?”

郁可姗青筋暴起,不由分说,直接一通骂:“郁可熙简直就是一个贱人!”

听到这里,李怡哪里还不知道,事情没成,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刚才我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情,郁可熙竟然有孩子了!她们公司的人亲口说的,而且这个事情,承许行知道!”

李怡的话让郁可姗直接坐直了身子,不敢置信:“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有孩子,承许行怎么可能把她留在身边?”

电话那边半天没声音,过了好久,李怡才继续。

“只有一种可能,会让承许行不在乎郁可熙肚子里的孩子。”

“不,不仅如此……”李怡的声音透过电话音的过滤,更添几丝阴险和冰冷,“还会让承许行永远厌弃郁可熙。”

郁家。

郁可姗还未来得及换下礼服,就匆匆冲进李怡的房间。

后者已经坐在房中等她,眼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打资料。

郁可姗坐到李怡身边,拿起那资料看过去,发现竟是她托人找来的承许行的信息。

“妈,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李怡解释道:“郁可熙从金老板房里逃走的那天晚上,承许行也在酒店里。”

“你的意思是……?!”郁可姗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惊呆,“郁可熙的孩子……?”

李怡点了点头,她看着郁可姗的表情,忽然轻笑一声,“可当天,还有另一个人也在酒店里。”

说罢,她从承许行的资料下抽出另一张纸,摆在郁可姗面前。

“宋路。”

承家在本国商圈里首屈一指,但无论是如何壮大的家族,没有竞争对手,都是无法持续壮大的。

而宋路所在的宋家,便是承家最大的竞争对手。

“宋路是宋家唯一的少爷,目前是弘文集团的总裁,与汇丰集团处于竞争关系。”李怡道,“当天晚上,宋路刚好就住在承许行对面的房间。”

郁可姗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承许行认为,当晚郁可熙是和宋路在一起,她的孩子是宋路的?”

李怡点了点头,“那晚郁可熙吃了药,根本不知道是谁和她同房,承许行就更不用说,每天想上他床的人那么多,他还能全都记得?”

郁可姗思索了一会儿,“也只能这样了,但骗得过一时,将来郁可熙万一生了孩子,承许行说不定还会看出问题。”

“所以,我们不能让她生出孩子。”

李怡嘴角勾起一丝阴毒的笑意,“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花一点小钱,就可以修改入住酒店的登记表。”

郁可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这件事我去做,你要对付的,是郁可熙的肚子。”

酒会现场。

郁可熙一直垂着头跟在承许行身边,看着他应酬了许久,才逮到一个空闲,小心翼翼地说:“刚才对不起,害你丢人了……”

“丢人?”承许行双眼微眯,“没有。”

又是这样言简意赅的回答,郁可熙无法从承许行的语气中判断,他到底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敷衍。

她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再解释一次:“我真的没有推她,希望您能相信我。”

承许行转过身去面对郁可熙,随手从一旁走过的侍应生手里端过一杯不含酒精的饮料,塞进郁可熙手里,微笑道:“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承许行的面容俊朗,被金色的灯光照映,看起来多了几分贵气。

他笑起来的时候,郁可熙眼中只容得下他的脸,身后的灯影、宾客,全部化成一团团的光晕,美不胜收。

“看够了?”承许行挑了挑眉,抬手弹了一下郁可熙的额头。

后者吓了一跳,赶紧揉了揉眉心,可不管怎么揉,都觉得被承许行触碰过的地方,有些莫名其妙地发烫。

她不敢对上承许行的笑眼,只好小鸡啄米似的喝饮料。

“承总。”

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承许行和郁可熙一起向声源看去,只见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走了过来。

“宋路。”承许行瞬间敛了笑意,向那人打了个招呼。

“这位是?”宋路在两人面前站定,看向郁可熙。

承许行下意识地用手臂将郁可熙挡住,“秘书。”

郁可熙自然注意到了承许行的动作,心动之余,也觉得疑惑不已。

眼前的这位宋先生,看起来文质彬彬,毫无攻击性,承许行为什么要护住自己?

“你好。”宋路微笑,向着郁可熙伸出右手,“初次见面。”

郁可熙也伸手过去,却在即将与宋路相握时,被承许行截住。

郁可熙投去一个疑惑的目光,承许行却没有看她,只是皱着眉盯着宋路:“不太方便。”

宋路了然地点了点头,向承许行打了个招呼后,转身离开了。

“以后不要和他走近。”承许行道。

郁可熙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连忙点了点头,“知道了。”

宴会进行了多久,郁可熙便在承许行身边站了多久,眼看着她最后一点耐性和体力都要被消磨掉,也许是承许行也觉得无聊,终于向她说:“该离开了。”

郁可熙呼出一口气,连忙跟在承许行身后走出了宴会厅。

到了室外,她才终于感觉到空气的新鲜。

人在奢靡的场合呆得久了,便感觉连吸入的空气都透着铜臭味。

“上车。”承许行打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对郁可熙示意道,“我送你回去。”

郁可熙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我们不顺路,很麻……”

她“烦”字还没说出口,便被承许行打断了,“我没什么耐性,你不听话,我会让你听话。”

承许行说这句话时,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郁可熙看着那抹笑意,惊觉自己再不上车,或许会被承许行扛起来扔进去。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她赶紧坐进了副驾驶位。

承许行坐进驾驶座后,忽然探身到郁可熙面前,两手环在郁可熙两侧。

他的脸离郁可熙很近,呼吸之间,郁可熙能感受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

“脸这么红?”承许行浅笑一声,眼底笑意更深。

郁可熙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只觉脸上温度高得惊人。

承许行的脸离她越来越近,郁可熙一愣,惊道:“承、承总,你要干什么?”

“咔”的一声响,郁可熙看向声源,只见自己身前已经系上了安全带,同时,承许行也与她拉开了距离。

“安全带。”承许行语气中抑制不住笑,“第二次。”

郁可熙看着承许行已经满是笑意的眼睛,害羞得想把头埋到地底,做一只鸵鸟。

被同样的招数戏耍两次,她不要面子的吗?

汽车发动了。

方才的暧昧气氛还在车里蔓延,郁可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下意识地扯了扯衣领,又将车窗打开,让风吹进来。

夜风吹进来,她才感受到一丝凉意。

可一旁的承许行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风带着郁可熙身上淡淡的香气拂过他鼻尖,从他余光看去,正好能看见郁可熙领口露出的一小块白嫩肌肤。

承许行的喉咙顿时有些干燥,他舔了舔双唇,用力控制住自己。

“到了。”承许行声音有些沙哑。

闻言,郁可熙如释重负,立马微笑着对承许行道谢,随后准备开门下车。

谁知她手刚碰上车门,便被承许行的大手包裹住,温热的触感带着电流,让郁可熙愣在原地。

“承总,你要干什么……?”

承许行不回答,忽然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另一只空闲的手触到郁可熙裸露的皮肤。

郁可熙心中忽然警铃大作,一张脸已然红透。

她不敢想承许行要做什么,正想伸手去挡,不想下一刻,承许行却揪起郁可熙的领口,向上提了提。

郁可熙:“……?”

“以后除了在我面前,领口不许拉这么低。”承许行的声音带着些许不悦。

郁可熙微微一愣,“为什么?”

她刚问出口,便感觉到了承许行带着浓浓威胁之意的目光,瞬间怂了,只能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是、是。”

提上领子以后,承许行沉默了片刻,忽然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

这动作吓了郁可熙一跳,但还没等她问出声,承许行便把脱下的西装扔到郁可熙身上,随后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披上这个。”承许行道,“外面冷。”

郁可熙一愣,她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承许行,居然会关心她。

心中一股暖意流过,郁可熙嘴角勾出一丝笑容,穿上了承许行的西装。

承许行这才满意了,随手为郁可熙打开车门。

郁可熙赶紧从车里钻了出去,站定后,转身向承许行道谢:“谢谢承总。”

承许行随意地“嗯”了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郁可熙目送承许行的车消失在视线之内,才转身向小区内走去。

“郁可熙。”

她刚走了两步,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尖锐女声,来人从一旁走到郁可熙对面。

郁可熙一看到那人,便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郁可姗。”

两个小时前,她才刚刚和郁可姗在宴会厅见过,她没想到,郁可姗匆匆离去后,居然会在这等她。

“你找我什么事?”

郁可姗上上下下打量了郁可熙一遍,目光最终定在郁可熙身上那件明显大了不少的西装上。

“这件衣服,有点眼熟。”郁可姗嗤笑了一声,“郁可熙,你可真厉害,连承许行都能勾引到。”

“你找我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些无意义的话,那对不起,我还有事,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郁可熙毫不留情道,说罢便准备离去,却被郁可姗拉住了胳膊。

“别急啊。”郁可姗道,“郁可熙,虽然现在你有承许行撑腰,但如果承许行知道了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是谁,他还会不会这样保护你?”

“孩子的爸爸”这句话,让郁可熙顿时驻足。

“你说什么?”

郁可姗笑道:“我可以告诉你,让你怀孕的人是谁。”

马路上。

一辆轿车飞速行驶,速度已经超过了路段的限速,但却没有人敢拦截。

因为这辆车的车主,是承家的人。

承许行的脚一直踩在油门上,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中憋着一股火。

从方才郁可熙还在车上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内心燥热,不想郁可熙已经下车许久,他还觉得很难受。

为什么,他每次遇见郁可熙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自己?

第一次在酒店见到郁可熙的时候是,方才也是……

正当承许行烦躁不已时,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承许行望向自己的手机,黑屏。

而真正响着的那只手机,正躺在副驾驶上。

承许行马上就明白,是郁可熙把手机落在了他车上。

“真麻烦。”

承许行抱怨了一声,调转车头,向郁可熙住所的方向开了回去。

不知为何,他嘴角竟扬起了一丝笑意。

郁可熙处。

“你怎么会知道?”郁可熙皱着眉问道。

郁可姗冷笑一声:“你没有权利问我任何问题。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承许行知道了孩子是谁的,绝不会放过你。”

郁可熙的手下意识护住腹部,“你在说什么!”

“因为你的孩子是——”

“借过。”

一个冷峻的声音忽然在郁可姗身后响起,冷不丁插入郁可熙两人的对话。

郁可熙看向来人,微微一愣,“承总,你怎么回来了?”

郁可姗闻言,立马回过身去,一脸谄媚地看向承许行,“承总,这么巧,遇到你了。”

承许行的眉头显而易见地皱紧,他绕过郁可姗,走到郁可熙身边,“我是专程来找她的。”

“承总还有什么事?”郁可熙问道。

“你的手机。”承许行从口袋中掏出手机,递给郁可熙,“落在我车上了。”

郁可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果然发现手机不见了。

“谢谢承总!”她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手机拿了回来,塞进口袋里。

“我送回了你的手机,你该请我喝杯茶。”承许行顺势道,语气毫无恳求之意,说罢,他又转头对杵在一旁的郁可姗道,“你是不是有点碍眼。”

郁可姗满脸的尴尬,从方才起,这两人便一直无视自己,如今还要向自己下逐客令。

她今天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却被承许行打断了!

“走吧。”承许行见郁可姗不动,直接牵住郁可熙的手腕,把她拉向小区里。

郁可熙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因为承许行的力量太大而挣脱不开。

“我帮你赶走了她,”承许行忽然驻足,俯身在郁可熙耳边耳语,“就为了这个,你应该请我喝杯茶。”

相关文章:

性饥渴的寂寞少妇口述|少妇饥渴自慰出水

腿张开给男朋友舔_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

撞开宫口整个头入进去—他紧紧趴在腿心亲

用舌尖顶开花芯/老爸我怀上你的孩子

撞开宫口撑到极致爽快|男朋友说想亲遍我全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