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狂徒在都市——&(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10-06 21:38 · 新商盟

苏杭市,煜阳高中

明媚的阳光抚照在春暖回归的大地之上,照得人身上一阵暖洋洋的。六楼教室的走廊上面,一个十七八岁,面容俊美清秀的男孩子正拿着一只小小的铃铛把玩着。清澈的眼眸中不时的流露出一股疑惑的神情。

轻轻的抚着铃铛上面工艺非凡的小小字样,男孩子嘴角微张,轻轻念叨着:“mokeqiesijienuoanji,suwudaxinuo!”

这方小小的铃铛上面雕刻的明明不是方块汉子,也不是各国外文,但他却能确确实实的念出来,同时还能了解其中的含义。这让他有些搞不明白,也有些不知所以。

“难道那个疯道人的话是真的?”男孩子轻声询问自己。旋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奇怪的猜想。

这个男孩子叫做陈煜阳,就读于苏杭最为著名的煜阳高中。之所以说这所高中非常著名,并不是犹如他的师资力量强硬,或者是升学率高,而是它是整个苏杭,又或者整个江南五省之中最为奢华的贵族学校。巧的是煜阳这两儿字居然和他的名字相同,也许这并不是个巧合。

“拨开天地的沙漏,当第十只太阳经历十世轮回,再次冉冉升起,照耀东方的时候,妖族将再次进入崭新的篇章!”铃铛上面的预言似乎就是这个意思,但陈煜阳却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明白。

正在他沉吟之机,一只大手轰的一声拍在了他的身上,随即身后传来了一声邪恶的笑意:“呵呵,小子,你还在研究这个破铃铛啊!有时间多研究研究女人比研究这东西强,你们家小何同志可是跟我发牢骚了,说几天没见你人影了!”

话音刚落,这个声音的主人一个转身来到了陈煜阳的身旁,懒懒的依靠着走廊上的扶手,一脸邪魅的笑意。

唐博,陈煜阳在煜阳高中的唯一死党,也是唯一一个不用有色眼镜看待陈煜阳的男孩。

见到唐博,陈煜阳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了,一拳重重的轰在他的胸膛之上,道:“去你的,螳螂你小子尽跟我这里扯淡!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跟何玲玲没有什么的,你偏偏不信,管好你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好了,别管我!”

陈煜阳说着,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神情。他口中的和玲玲其实是他邻家的一个女孩子,要说煜阳高中内家庭条件比不上陈煜阳的,那也只有何玲玲了。所以也许是英雄惜英雄,又或许真有些什么,在学校所有人眼中,英俊的校草陈煜阳和灰姑娘何玲玲之间肯定是有“私情”的。

“哟,还不承认,小脸都通红的了!”唐博一边打趣说道。

“去死!你以为人人都和你唐大爷一样风流无限,精虫上脑啊!”陈煜阳唇语反击道。

两人就这样闹了一会儿,也就散了,赶着去上课去了。不过唐博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说道:“你小子当心当心你的新同桌,那个叫张艳艳的女人。那个妩媚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学期她可是花了大工夫才倒腾的和你一桌,但你小子似乎正眼都没瞧过她,她可是记恨在心啊!都是你这张脸惹的祸啊!说实话你这长相,我都嫉妒!”

对于唐博的提醒,陈煜阳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老子正眼没瞧的女生多了,要真都要对老子下手,那老子十条命也不够看的。

似乎并不将唐博的话当回事,放课之后陈煜阳依旧想叫上唐博和何玲玲一起回家,但何玲玲不在,就剩下陈煜阳和唐博两人了!

不过两人这样勾肩搭背的走着走着,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头,唐博和陈煜阳下意识的望向四周,心中惊讶:今天的校园外怎么这么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不过当他们看到一群人凶狠狠的向着自己走来的时候,他们就都明白了。

但让陈煜阳和唐博惊怒合不解的是,人群中间他们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何玲玲!

望着来者不善的这群人,唐博冷笑了一声,对着陈煜阳说道:“我说张艳艳那小不要脸的记仇的很吧!看,报应来了。小子,你真当自己是乔峰啊!那个不要脸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算漂亮,你小子就不能看人家两眼吗?”

“这帮人什么来路?”陈煜阳尽量压制住心中的愤怒,问道。

唐博摩拳擦掌,道:“领头的那个,也就是何玲玲身边的那个男号称苏杭市的一号公子,苏浩南。他老子是苏杭一把手。这小子成天在学校里面惹是生非,被他踩在脚底下的公子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哦,这样啊!”陈煜阳点了点头,道:“但是我自问好像没有得罪过他啊!”

唐博翻了翻白眼,指着陈煜阳的额头道:“你驴脑子呀?这小子可是张艳艳那个妩媚女人的姘头,你得罪了张艳艳,这个女人自然要整你!”抬头望了一下这声势浩大的场面,唐博再次喃喃道:“就是不知道这些喽啰能不能够咱们两个收拾的?”

陈煜阳心中一阵恶寒,心道:唐博这家伙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正当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苏浩南已经带着一帮人上来了。其实单论长相,苏浩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风流骨,不过他脸上阴阴笑容却让陈煜阳从骨子里面讨厌。犀利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苏浩南身边的和玲玲,陈煜阳冷冷哼了一声。

“怎么?唐少也在这里?”苏浩南并不正眼望陈煜阳,而是点上一支烟朝着唐博说道。

“苏浩南,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唐博佯装怒火,但眼神之中的兴奋溢于言表。

随意的将燃到四分之一的香烟扔在地上,还狠狠的踩了两脚,苏浩然阴深深一笑说道:“没什么意思?苏某不是针对唐少,只不过想要教训教训一些不开眼,想动本少爷女人歪心思的人而已!”

“陈煜阳是我兄弟!”唐博的声音有些浩然正色,这句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苏浩南隐藏在金丝边框眼镜下的眸子微微促狭起来,笑道:“唐少这是不给苏某面子!”

“姓唐的,你算什么东西,想要保那个不长眼的东西你还不够格,苏公子能够让你走已经是开恩了。你小子要是也不长眼,小心苏公子连你一起灭了!”

“放肆,怎么能够和唐少这样说话!”苏浩南摔起一个耳刮子重重的打在了身后马仔的脸上,冷哼一声道:“以后说话给我注意一点!”马仔很识相的退了下去。不过这在唐博眼中只不过是一出可笑的闹剧,白脸黑脸一点新意也没有。

苏浩南放开手边的何玲玲踏着步子来到唐博面前,笑道:“唐少今天何不给苏某一个面子,日后苏某必定登门谢罪!”

“滚!”唐博冷冷道。

唐博背景深厚,苏浩南有些顾忌,所以这才放下姿态,希望唐博不要参与此事。但不想唐博居然这样不给面子,让自己难堪,苏浩南不禁有些怒气,道:“既然如此,就休怪苏某不客气了!”

原本已经打算动手的马仔们却被苏浩南的一个手势给硬生生制止了下来,苏浩南朝着唐博身后的陈煜阳笑道:“陈煜阳,就你这样只会躲在别人身后的窝囊废也想动我苏浩南的女人。你看看你吧!一副穷酸模样,也难怪你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了本少爷!”

“不过话又说回来!”苏浩南一把拽过何玲玲,一脸猥亵模样道:“你这女人也不怎么样?一款手机,一副钻戒就让她乖乖的和本少爷睡觉了。啧啧,昨天晚上本少爷可是销足了魂,山村野鸡,味道可是很正!”

“苏浩南!”这时候隐忍了良久的何玲玲终于爆发了,歇斯底里的哭喊道:“你这个畜生,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说过的!想不到,想不到你居然骗我,你骗我……”

“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落在何玲玲的脸颊上,立时红肿了半边。苏浩南坏坏的笑道:“臭女人,想不到你还蛮可爱的,本公子对无数女人说过这样的话!你还真当正了,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

说话间,苏浩南蔑视的望了一眼陈煜阳,拉过何玲玲的头就要强吻。

果然,陈煜阳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的指甲已经狠狠的没入了掌心,一滴滴血光溢了出来。低低的怒吼了一声:“畜生!”

陈煜阳冲上前去,准备活剥了苏浩南。但苏浩南手下的马仔们历时将陈煜阳围了起来,唐博也跟着冲进了战圈。陈煜阳的父亲是武师,所以自小陈煜阳的功夫就很了得,而唐博则有些奇怪,他的战力完全不在陈煜阳之下,似乎还要高出不少。

每当唐博出击的时候,陈煜阳总不知不觉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或者说是能量波动。

二对二十,很轻松,很自在。不过陈煜阳出手去出奇的狠,也许是因为心中隐隐约约对于何玲玲的情愫,又或许是苏好难的逼迫。这些感情他自己也理会不清,只有将无限的恨意夹杂在自己的拳锋之上。

唐博到是没有过多的出力,他只是想要让陈煜阳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同时也不自觉的苦笑:这小子还不正视自己和何玲玲的感情,有时候对于感情,愤怒是最好的催化剂。

不消片刻,二十余人全部趴在了地上,痛苦哀嚎。当陈煜阳用那双嗜血杀人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苏浩南,一步一步逼近的时候,苏浩南揪扯何玲玲长发的手也松了开来,脸上露出了一股说不味道的笑意:“真想不到,你居然是个高手!”

苏浩南一句话说完之后,陈煜阳就感觉到有些不对,一股强大的杀意从黑暗之中瞬间对着自己的胸膛奔袭而来,唐博眼眸一怔,手中一道蓝色光芒闪过,但是毕竟离的太远了,还是没有能够救下陈煜阳。

一把利剑直直的插入陈煜阳的胸口,血流咕咚咕咚的流了下来,陈煜阳有些不能置信的望着胸前的深深的利剑,缓缓的抹了一把伤口上的血渍,双眼有些不甘的睁着,“轰”的一声,修长的身体应声倒地。

“不!!!陈哥哥!”

“该死!!”

感觉到死亡的来临,陈煜阳的耳边却清晰的听到了何玲玲的哭喊和唐博的悲愤的暴起,紧接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个挂在陈煜阳腰间的沾满血色的小铃铛熠熠的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泽。

苏杭市,人医院,一对貌似年轻的夫妻正焦急站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着,少妇模样的女子双手微微颤抖的握住男子健硕的手臂,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一张一合很是紧张。男子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小手,安慰道:“放心吧!阳阳会没事的!”

女子点了点头,但神色依旧很难看。

这对看似年轻的夫妇正是陈煜阳的父母,要说陈煜阳那张英俊的有些惹火的脸庞是从何而来的,看看他们也就心中了然了。男子西装笔挺,一身儒雅,如若不是鬓角细微的银丝,真不觉得他会是陈煜阳的父亲,应该更像是兄长。

陈洛河身边的叶倾城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气质甜美,一张脸蛋虽然不是祸国殃民,但也绝对称得上为倾城倾国。

就在两人焦灼的等待着结果的时候,唐博的身影从走廊通道外面走了进来,听脚步声有些急促,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自校门口陈煜阳身受重伤之后,唐博勃然大怒,硬生生将偷袭陈煜阳的黑衣人还有苏浩南打成了一死一残,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像没事人一样跟后就出现在了陈煜阳的病房门口。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两个原因,一是苏浩南没醒,警方还不知道这是谁干的,二是,唐博的背景太过强大,就算是苏浩南的父亲,苏杭一把手苏天成也不敢将他怎么样。

“滚,你给我滚,陈煜阳会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他多喜欢你,你不是不知道,你居然,居然……你给我滚,就当我唐博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唐博的脚步停了下来,疯狂的怒吼声随即传了出来。

“求求你了,我只是想见见他,见他一面就好!”何玲玲哭诉着哀求道。

唐博的眼眸里面瞬间凝射出杀意,冷冷道:“你想见他?哼,难道你还想再一次伤害他吗?你既然仅仅为了一部手机和一副钻戒就……”唐博有些气结,道:“好了,我说过我不想见到你,我也不认识你。你既然这么喜欢钱,去找你的浩南哥哥吧!他现在也躺在医院里面呢!”

说着唐博头也不回的走了。走近陈洛河夫妇,唐博脸上神色变得有些内疚了起来,轻声道:“叔叔,阿姨,对不起,我没有能够照顾好煜阳!”

“不怪你,不怪你!唐博,你是个好孩子,这事情真的不怪你!”叶倾城眼角红肿,哽咽道。

不过猛的,叶倾城看到走廊的转角,小心翼翼的蹲在墙角梨花带雨的女孩子,不禁有些惋惜,对着唐博说道:“小唐,何玲玲不会有事吧?”

唐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她那是自找的!不过叔叔阿姨,苏天成动不了我,一定要找你们的麻烦的,到时候……”

一旁莫不吱声的陈洛河脸色终于有些阴沉了下来,喉咙有些沙哑说道:“苏天成?就凭他?动了我儿子他这个市委书记还跑得了!”说着陈洛河掏出一方很旧很古老是手机喃喃道:“十七年了,十七年没有动弹了,大家都把我给忘记了!”

叶倾城见陈洛河掏出手机,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道:“洛河,你真的要这么做?”

陈洛河眼神立刻犀利了起来,道:“我儿子都这样了,我哪里还管那些。苏天成这个人必须死!放心,不会惊动老爷子的,当年在京城,我还是有几个兄弟的!”

“那,好吧!”叶倾城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道。

叶倾城和陈洛河的谈话让一边的唐博听的有些云山雾罩的,但更多的则是心惊,他感觉陈洛河这个男人有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气质。很深沉,很内敛,似乎面对他就仿佛面对大海一样,感觉自己很渺小。

快速的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的就兴奋了起来,吼声道:“陈老二,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一消失就是十七年,京城的兄弟们怎么找你都找不到,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的?”

沉默了一刻,似乎感受到了这份炙热的兄弟情意,陈洛河叹息一声道:“诸葛兄,小弟这次在苏杭栽跟头了,我儿子,也就是你未来的女婿被人拿刀给砍了,现在正重伤住院呢?我想联络联络以前的兄弟们,帮帮我!”

“什么?”陈洛河很清晰的听见电话那头茶杯摔碎的声音,只听电话那头接着道:“马勒个吧子的,陈老二,告诉我到底是谁动了我未来女婿,老子要带上我的警卫班灭了他!娘的,反了天了!”

“江南是你诸葛家的地方,我现在在苏杭市人医院,我怕有人会找我麻烦,还请诸葛兄给我调集一个师团的兵力过来,保护保护我们这些良民啊!”陈洛河接着嘱咐道:“还有,这件事情不要让我家老祖宗知道了,他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嗯,我知道的!”

挂了电话,陈洛河有些不安的在走廊上跺着步子,时不时的望向手术室内的明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京城,军区大院正中,一栋三家连体的将军楼。

主楼客厅之中,一名八十多岁的老者正微微的依靠着太师椅上,手中端着一个老式的军用水壶,一摇一摇,但一双眸子却总不眯着。站在老者身下的两名上将军衔五六十岁的老人还有一名少将军衔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太师椅上的老者缓缓的睁开眼睛,一扫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三人,道:“都来了!”

说话间老者慢慢的站起身子,眼神突然凶狠了起来,“嘭”的一声,一把将手中的水壶狠狠的砸在大理石地上,仿佛一只发怒的狮子一样怒吼道:“你们好啊!好啊!要不是诸葛家的小子打电话给我,我老头子还蒙在鼓里呢?”

“你们,你们居然为了那个狗屁的二十年的赌约,竟然连那孩子的命都不顾了。对,洛河是振坤的私生子,但是你们给老子记住了,无论怎么样那孩子都是我陈家的骨血,骨子里面流的是陈家的血脉,而且现在是唯一的根苗!”

“你们先前派过去保护那个孩子的人都去哪了?啊?先前不防御,事后不禀报,你们真当老子糊涂了,好糊弄是吗?”

陈家老祖宗的脾气上来了,谁也挡不住,二十年前还有陈洛河可以抗一抗,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敢说话,陈凌峰一阵火大,道:“怎么?都哑巴了?”

终于,陈凌峰的大儿子,陈振乾说道:“爸,我和振坤不是这个意思。本来是想要逼着洛河那小子就范,谁知道事态居然会发展成这副模样的!”

老人指着自己两个儿子的鼻子骂道:“你们给老子听着,老子宁可不要接班人,也不希望我陈家这唯一的一根苗苗出任何闪失!”沉静下来的老人陈凌峰道:“还有,准备飞机,我要连夜赶往苏杭!”

“至于那个苏天成你们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不想再见到他!”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地方也在上演着,苏南省一座摩天大楼的最高层,一位西装笔挺的老人正在冲着电话那头发火:“叶羽平,你这个苏南省的省长的怎么当的?你外甥居然被人家搞成这样你都不知道,老子我用尽财力物力推你上位,就是让你连个家人都保护不了!”沉了沉声音老人有些梗咽道“倾城这孩子命苦,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要是我外孙再有半点闪失,我为你是问!”

“还有,我不想让那个姓苏的一家看到明天的太阳,启动魔影组,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苏杭市地震了,一场只不过是寻常公子哥找平明学生麻烦的事故,却演变成了一场惨烈的政治地震。苏天成原本心中还有些不忿,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伤住院,妻子在家里面不住的和自己闹腾,最后苏天成拗不过妻子,也想着为自己的儿子出口气,就下令直接去医院抓人。

苏天成想的很好,唐博背景强势自己动不了,但那个叫做陈煜阳的平明一个,没有什么背景,自己要将他弄死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不曾想,自己的命令下达了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苏杭市警局的局长刘子阳就给自己打来了电话。

“苏书记,您交代给我们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请书记批评!”刘子阳在电话里面很恭敬,不过苏天成听得出这恭敬的背后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心和害怕,甚至是恐惧。

苏天成轻嗯了一声,道:“怎么回事,刘局长?”

过了好半天刘子阳的声音才再次响起,道:“苏书记,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奉命去人医院逮捕人犯,但是人医院却被军队包围了。那些军人很强势,说有军方重要人物在医院内接受治疗,没有江南军区司令的命令,我们不能前去抓人!”

“嗯?知道了!”苏天成先是奇怪的哼了一声,然后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放下电话的苏天成有些无力的依靠在沙发上,刁起了一只烟。苏天成的老婆看到苏天成这副半死不活的表情,心中大为不忿,道:“怎么样?事情办好了没有?敢将我家小南打成那样,我要让那个小畜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天成并没有理睬自己的老婆,只是默默的回房间了,不过在上楼的最后一刻,他转身朝着自己老婆道:“以后夹着尾巴做人!”

不过苏天成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们一家已经没有以后了。

身处于急救室的陈煜阳当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的灵魂却飘荡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里面。奋力的张开眼睛,陈煜阳细细了观察了一番,心道:这里就是阴曹地府吗?不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这里不是阴曹地府?”一股雄浑的声音渐渐的传到了陈煜阳的耳中。

陈煜阳奇怪的向四周望了一眼,道:“谁?你是谁?”

瞬息之间,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陈煜阳面前,那人三十多岁模样,一身金黄色龙袍,浑身的帝王霸气,额间一双剑眉冲天,脸上线条十分刚毅,属于英俊了没边的类型,不过陈煜阳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张脸很别扭。

终于,陈煜阳忽然眼眸猛的闪动,心中惊讶道:这,这人怎么长得如此像我呢?

那人微微的笑了笑,陈煜阳更加震惊,那个男人脸嘴角扬起的幅度都仿佛和自己一个模子里面印刻出来的一般。终于男人开口说道:“小十,这有什么好惊奇的呢?我是你叔叔,从小你就喜欢缠着我,所以我们两个自然很像!”

“小十?叔叔?”陈煜阳有些疑惑的望了男人一眼。

“看来你的记忆被轮回给损耗的厉害!那我就从头给你说起吧!”男人走上前来,亲昵的抚着陈煜阳的额头,很有耐心道:“很久很久以前,天地初开的时候,太阳星上生存着一个种族,叫做金乌。金乌乃是妖中皇者,后来……”

男人的故事讲了很久很久,终于结束了。陈煜阳虽然心中不敢置信,但依旧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听完了男人的话,似乎这个男人的声音让他起不到半点忤逆的意思。长长的舒缓了一口气,陈煜阳这才问道:“我是那个第十只太阳!”

男人点了点头:“小十,你是我金乌一族中仅存的血脉!妖族的复兴就靠你了!”

猛的,陈煜阳好像想起了什么,嘴角不自觉的念叨着:“mokeqiesijienuoanji,suwudaxinuo!拨开天地的沙漏,当第十只太阳经历十世轮回,冉冉升起,照耀东方的时候,妖族将再次进入崭新的篇章!”

“呵呵!”男人笑了,笑得无比畅快,道:“这是我妖族最为古老的预言,这个预言会落在你的身上!”

“我该如何做?”陈煜阳心中似乎有些好奇,问道。

“叔叔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叔叔可以教会你,那就是做事情凭心。心想,事成!”

陈煜阳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但是……”

男人再一次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就仿佛冬日的阳光一样,他静静的望着陈煜阳说道:“你不用担心。叔叔会交给你很多很多东西,凭借着你的金乌太子的智慧,还有这些年来汲取的天地之间的真阳之气,你一定会学的很快!”

男人说话之间将自己的右手按在陈煜阳的脑门之上,一股暖流慢慢的涌入陈煜阳的脑海之中,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幻灯片一般闪动着。其中包含了妖族天庭无数年来的积累和收藏,妖族功法,炼器之法,天文地理,阵法,无一不全。

饶是过了良久,男人脸色才有些苍白的将手收了回来,轻声道:“小十,这些都是我妖族天庭无数年的积累,你竟可以参考利用。不过这些都不是叔叔想要交给你的,叔叔真正想要交给你的是我金乌一族的金乌太阳真火,你要谨记!”

此刻的陈煜阳就仿若海绵一样,贪婪的吸收这自己这位“叔叔”灌输给自己的知识,只听男人说道:“金乌太阳真火威力无穷,共分为七层,每一层火焰以一种颜色为代表,分别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阳真火练到紫色可成就准圣巅峰存在!”

接下来男人再次按住了陈煜阳的脑门,一道道光亮字体深深的印刻在了陈煜阳的脑海之中。片刻之后,男人的脸色更加苍白:“小十,这套功法你要谨记,但绝对不可外传。此功法除我妖族金乌皇者,别人不可练习,练着必死。”

“另外,那个小铃铛你要收好。那东西是叔叔的成道宝贝,叫做东皇钟。当你的金乌真阳之火练到第四层的时候,你才有能力驾驭他!叔叔在里面给你留了很多好东西,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

说着男人的气息越发的虚弱了起来,陈煜阳有些不忍的上前扶了一把,轻声唤道:“叔叔!”

男人又一次笑了起来道:“好孩子,叔叔本来就是该死之人。如今天道给了我这些年的时间让我来等你,叔叔已经知足了。如今叔叔这道残魂的任务也完成了,也该重新回到天地之间去了。你现在的灵魂太虚弱了,暂且留在这里修习金乌真阳之火,炼化你体内积攒了十世的太阳之力,那样你的灵魂才能够再次回到躯壳里。”

叮嘱过陈煜阳之后男人的眼睛似乎开始空洞了起来喃喃了两声道:“太阳星,帝俊哥哥,羲和!”然后身形就这样在虚空之中化为了尘烟。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陈煜阳来说都太过惊骇,太过措手不及了。似乎那个疯道人的预言灵验了,血光之灾,铃铛挡灾,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奇异的变数。这个变化让陈煜阳有些接受不了。但为了回去,为了活下去,陈煜阳依旧是听从了男人的叮嘱,开始炼化自己体内的太阳之力。

苏杭市,人医院,急救病房之内,陈煜阳整整昏迷了四十九天之后,终于苏醒了过来。这四十九天之内,陈煜阳胸口的剑伤也在一点一点的抚平,到最后连一点疤痕都看不到了,连陈家从京城请回来的专家都感到不可思议,称赞这是生命的奇迹。

陈煜阳再次回到人间的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一位年过八九十,身穿灰色军装的老人。老人看到陈煜阳醒了过来,疲惫的眼睛充满了异样的光芒,一双褶皱的大手紧紧的握着陈煜阳的手,轻声道:“孩子,苦了你了!”

正当陈煜阳万分不解的时候,父亲陈洛河,母亲叶倾城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他的床头,在他们身边还站着三位身穿绿色军装的人。叶倾城一步冲到陈煜阳的身边,喜极而泣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陈煜阳感觉,自己的父母似乎畏惧于身边老者的威严,不敢太过于咋呼。老人对于叶倾城的表现也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声道:“倾城,阳阳刚醒,你去给孩子炖些好吃的补补,我们祖孙几个在这里陪阳阳说说话。”

叶倾城有些不舍的望了陈煜阳一眼,点了点头,脚步迟缓了一下转身出去了。不过陈煜阳却发觉到自己母亲身上有些异样,很奇怪很熟悉的能量波动,却一时间又让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望着陈煜阳怪异的眼神,陈洛河有些无奈的解释道:“阳阳,重新认识一下你这些我们陈家的人,这位老人家是你的太爷爷,也就是你老爸我的爷爷,陈凌峰。”紧接着陈洛河又开始介绍自己身边的人:“这位是你的大爷爷,你老爸我的大伯父,陈震乾。这个是你的爷爷,我父亲,陈振坤。”

陈洛河介绍过两位面色慈祥,五六十岁的老人之后,接近着一把拉过第三名身穿军装的中年人,不过还不等陈洛河介绍,中年人就豪爽的笑了起来,道:“阳阳,我是你大伯,也是你爸爸的兄弟,我叫陈洛书!”

这突然冒出来的伯伯爷爷们,使得陈煜阳原本还不曾此从那段远古神话中回过来的心神再次进入了一个迷茫的状态。微微促狭的眸子变得离奇的深邃,面对这样的场面陈煜阳这个年级的孩子沉稳的有些过头了。

见陈煜阳的表情,陈洛河这个当父亲的自然知道,这个脾气倔强的孩子可能还有些适应不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到是陈凌峰一张褶皱的老脸露出了一丝欣喜,说道:“阳阳这孩子不愧是我陈家的骨血,连这眼神促狭的模样都和我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陈凌峰是陈家的老祖宗,他这样说,陈家几代人也不敢反驳,都是乐呵呵的符合道:“是啊!是啊!”这孩子的神情确实和老爷子很像,一众人心中不禁感叹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并不理会这些爷爷伯伯们的热情,陈煜阳缓缓起身下床,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腰间的小铃铛,脸色有些沉沉的,对着陈洛河问道:“老头子,可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吗?”

一时间病房里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陈洛河的脸上,陈洛河都感觉到有些冰封的寒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这才缓缓开口说道:“阳阳,也怪我当年逞强好胜,这些年都不曾和家里联系,还骗你说老爸我没有亲人!”

陈洛河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当年……”

陈洛河的话没说完就被身边的陈振坤给打断了:“洛河,这不怪你!当年我们这些老家伙为家族的政治联姻牺牲你和倾城的幸福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做的不对。再说当年你还是以私生子的名分入京,心理上多少有些偏激!想要自由的想法我们也能理解。”

“爸,这都是些陈年旧事了!”陈洛河带着些悲伤的感情说道。不过瞬间他的脸色又回了过来,道:“爸,你看我和倾城现在不是挺好!还有了阳阳,京城那些勾心斗角的生活不适合我,我也不想回去!”久久的叹息了一声,陈洛河接着说道:“那场赌约算我输了,但我真的离不开倾城,也真是不想回去,请你们谅解!”

相关文章:

知青队长压在我身上——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精选热文】九转天尊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绝美佳人|浪女群交的小说_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男人遇到真爱心理变化

我被男生憋尿用振动器_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