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家酒店女的叫个不停,鸭子一晚能坚持几次

2021-10-07 13:05 · 新商盟

顿时吓得老林一股子泄气,那儿瞬间变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来。

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长黄杨,苏楚韵的老婆。

眼下黄国庆不在,要是让他撞见屋内的情况,正值壮年的他还不打把自己这身老骨头给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苏楚韵也从异样的刺激中清醒过来,并相比慌张的老林要镇定许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两声道:“老林说我身子骨气血弱,给我开两副补气血的药。”

说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双眼朝老林一阵眨巴!

老林顿时会意,提起裤子坐到小桌边上,随便拿起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苏楚韵则忙着收整凌乱的床铺,把湿透了大片的床单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开门。

“你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

门外,黄杨看着潮红仍未完全褪去的苏楚韵,神色间带着一丝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苏楚韵没有丝毫慌张,翻了个白眼道:“我之所以找这老家伙看病,还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劲!”

“那倒也是!”黄杨一听顿时乐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时,老林也胡编乱造了一张药方走出来。

看见黄杨,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苏楚韵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林,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黄杨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林。

“应该的,应该的!”老林也不客套,径直收了下来。

反正这些年黄杨当村长,捞得可不少,这钱不要白不要。

只是当他看见一旁的苏楚韵时,别有用意的补上了一句:“这病根一时半会根治不了,得要多尝试几次,楚韵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苏楚韵会意,嫣然一笑道:“你刚才说你明天没事,那我就明天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林心中一喜,只要苏楚韵明天再来,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想到她刚才在床上扭动身姿的魅惑模样,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热起来。

刚才苏楚韵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黄杨的疑虑,此时对两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也没有察觉丝毫不妥。

毕竟老林的确年纪大了,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就算有心那也是无力。

这也是黄杨,在知道媳妇儿苏楚韵病根在令人尴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林这里来治疗的原因。

随后两人没有多留,老林客套的送到了门口。

可在临走之前,苏楚韵背着黄杨,突然向老林手中塞了一件东西。

低头一看,居然是那条湿润的黑色蕾丝......

老林吓得不轻,生怕黄杨看出端倪,赶紧揣进了兜里。

等两人离开后,老林关上门掏出那条蕾丝边裤衩,上头湿润无比,轻轻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层滑腻......

“真是个小浪蹄子!”

老林将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气后笑骂了一句,心中对即将到来的明天下午极为期待起来。

老林特意早起,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太师椅上摇晃着养神,而是跟着电视里做了一套养身操。

毕竟看昨天苏楚韵的反应,今天下午绝对是一场恶战,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况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让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着哪儿,她也会乖乖的爬上来。

久经沙场的老林,非常有自信办到这一点。

特别是想到昨天临走前,苏楚韵小手抓捏的感觉,老林血气蹭蹭往上涨,那儿再次支了起来,心里百般痒痒,恨不得时间能够快进,早点来到下午的时间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门口等候,却迟迟没见到苏楚韵的影子。

老林心头有些窝火,这种期待了一天却被人放鸽子的感觉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还是他那儿,从一早起来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觉全身的血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了,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

老林气呼呼的坐在太师椅上,感觉拂面吹来的风儿也不在惬意,反而扰得人心情烦躁。

咚咚咚!

来了!

听见这轻轻的敲门声,老林眼神顿时一亮,满心郁闷瞬间一扫而空,顶着胀鼓鼓的帐篷就前去开门。、

不过,当门打开后,他傻眼了!

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苏楚韵,而是穿着卡通T恤,一脸怯生生的黄嘉怡。

来的人虽然不对,但老林一身火气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特别是视线落在黄嘉怡牛仔短裤下,裸露在外面的两条雪白修长长腿,一双干净的休闲鞋,被白袜子包裹若隐若现的脚踝,更是令他浑身血管膨胀。

老林恨不得立刻将她拖进屋里,剥光压在床上使劲发泄自己内心的欲望。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如果没经过黄国庆同意,自己私自这么做了,他这身老骨头下半身绝对只能在床上躺着过了。

“丫头,你这是干什么来了?”老林吞了口口水,润了润口干舌燥的喉咙,强压住内心的焚身浴火露出一个勉强算得上和蔼的笑容。

“我……”黄嘉怡有些羞怯,犹豫了一下才怯生生道:“林爷爷,我大伯今天去镇上了,晚上回不来,家里电表刚刚又坏了,想让你到我家去住一晚,我一个人怕黑……”

说着,黄嘉怡脸蛋微微一红,似乎做出这番决定让她下了很大的决心。

毕竟她大伯从小就教育她,不要和陌生男人接触。

不过,林爷爷是个老头,又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应该不算陌生男人吧!

黄嘉怡内心这么安慰着自己,并且低下了头。

可当她一低头,正好撞见老林高耸的帐篷,还时不时敲动一下,似乎下方隐藏着活的怪物。

好奇心爆发下,小丫头忍不住伸出小指头点了点。

嘶!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当黄嘉怡略带微凉的手指点在帐篷尖上时,老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气瞬间升腾而起,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甚至,老林想要心一横,准备将黄嘉怡拖进屋里的大床上,先斩后奏再说!

好在关键时刻,黄国庆那张不苟言笑的大脸浮现在脑海,终止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

毕竟一时之爽,比起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的痛苦,怎么想都是不划算。

何况,说不准苏楚韵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只要自己今天把这娘们搞定,黄国庆一开口,黄嘉怡这丫头就得任由摆布,自己可不能因小失大。

想通事情关键后,老林深吸一口气,总算把内心火气给全部压了下去。

“林爷爷,你没事吧!”黄嘉怡被老林的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把他弄疼,赶紧慌忙赔礼道歉,像是一个烦了大错特错的无辜小女孩。

“爷爷就喜欢你这么小调皮,来你先进屋来坐着。”老林这幅单纯可爱的举动给逗笑了,拉着她的手进了院子内,并捎带上了门。

感受着黄嘉怡小手肌肤传来的细腻光滑感,老林心中舒坦了不少。

虽然现在不能对这丫头动真格,但是过过手瘾还是挺不错,就当是苏楚韵到来之前的准备工作。

想到待会儿随便找个借口让黄嘉怡待在外面,自个儿和苏楚韵在屋内翻云覆雨,这前所未有的新鲜和刺激,差点当场让老林笑出声来。

在等到搞定苏楚韵,黄国庆答应黄嘉怡玩几次后,到时候再把苏楚韵叫到一块,一个成熟美艳,一个天真单纯,到时候一起床笫欢愉,怕是连神仙都会羡慕自己。

这么一想,老林心神格外飞扬,给黄嘉怡倒上一杯茶水后,坐在她身边老手不由自主搭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黄嘉怡身子一个哆嗦,本能的想要逃脱这只魔爪。

“别动,我看看你内伤好得怎么样了!”老林丝毫不慌,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

当下,黄国庆严格管教的弊端显露出来了!

黄嘉怡一听,顿时坐正了身子,像认真听讲的乖学生,任由老林皱皮的老手在自己大腿上游走。

一股勾心的酥痒感荡漾开来,黄嘉怡脸上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露出两颗小虎牙笑着称赞老林医术高超,说被这样摸着很舒服。

老林乐呵呵也不说话,手掌摸索的规矩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反正黄国庆现在不在家,自己也没对黄嘉怡这丫头动真格,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突然,黄嘉怡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认真的看着老林道:“林爷爷,上次你说要给治伤被大伯打断了,今晚他不在家,要不你继续帮我治疗一下吧!”

“咳咳……”

老林正在两条圆润光滑大腿上摸索的起劲,顿时被这句话呛得脸色潮红,连连咳嗽。

他知道要是没搞定苏楚韵之前,对这丫头动了真格,黄国庆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可到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何况黄嘉怡这丫头这细皮嫩肉,可不是一般女人的皮肉。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苏楚韵什么时候到,还不如拿着这小妮子做开胃菜。

老林眼珠子直打转,突然目光落在了黄嘉怡裸露在白袜子一半的洁白脚踝,顿时食指大动。

等黄嘉怡说完后,他表面不动声色,假意思索了一番后道:“昨天那种治疗方式需要时间,一时半会儿不能用那样的法子,我先从外部筋脉穴位帮你治疗。”

“嗯!”

在黄国庆的严格管教下,黄嘉怡纯洁天真的宛如一张白纸,狠狠点了点头,根本不疑有他。

老林蹲下身子,抬起小妮子白藕般的小腿,将穿着一双休闲鞋的小脚抱在怀里,一边揉着她的洁白脚踝一般暗自吞口水。

这么漂亮的一双小脚,真是让她多走两步路,老林都感觉心疼的厉害。

他两手略微颤抖脱下鞋子,再将白袜子扒拉下来。

顿时一双晶莹剔透,脚趾均称宛如白色珠玉的的小脚,暴露在空气中。

尽管昨天黄嘉怡的身体,在老林的心中已经没有太多秘密可言,但现在仔细欣赏一个部位,才能清楚感觉到,这真是堪比巧夺天工的造物。

每一寸肌肤,每一处毛孔都透露出着完美无瑕。

老林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抱起一只小脚,将一颗珠玉般的指头放在嘴中轻轻一咬。

嗯……

轻微的刺痛感传来,让黄嘉怡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的轻哼,但却没有任何挣脱的想法。

虽然林爷爷这种举动极为怪异,但是想到他曾经是县城里一个大医生,便猜测这很可能是一门高深的治疗内伤方法。

何况这种轻微刺痛,还伴随着一阵酥痒的感觉,并不令她感觉有丝毫难受,反而颇为享受。

老林瞥了一眼黄嘉怡的反应,暗道了一句这妮子真是单纯的可怕后,就如同平常美味佳肴一般,大嘴在她洁白的小脚每一处都留下晶莹的印记。

这种感觉让老林莫名的心满意足,仿佛这些印记的存在,就仿佛宣告着他占有了黄嘉怡一般。

甚至,他忍不住想……

等搞定了苏楚芸,自己一定要在黄嘉怡身上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印记,让她整个人彻底属于自己。

越想越激动,老林一张大嘴忙活的更加厉害,连黄嘉怡的脚趾缝都没有放过。

直到自己口干舌燥,嘴里再也分泌不出一丝口水,让黄嘉怡给自己倒上一杯水一饮而尽后,才砸吧着嘴意犹未尽善罢甘休。

不知道是不是怪癖的心理作祟,在黄嘉怡小脚上一番折腾后,喝到嘴里的水都变得香甜起来,若是能用这双小脚泡水喝……

老林摸了摸有些干瘪的下巴,脸上笑意更甚几分。

“林爷爷,那您今晚能过来陪我吗?”黄嘉怡怯生生的问。

老林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反正这么晚了,苏楚韵估计也不会来了,何不答应了黄嘉怡,即使吃不到嘴里,也能解解馋啊!

“那好,爷爷今晚上就去陪陪你。”

“真的吗?谢谢林爷爷!”黄嘉怡喜笑颜开,穿好鞋袜后就催着老林走。

现在外面天色渐黑,老林也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了。

但是正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大门被推开,苏楚韵风情万种的走进来,正好和两人对上眼。

“你在治疗啊?我有没有打扰到你?”苏楚韵露齿一笑:“昨天的约定你没忘吧?”

老林一顿,连忙摇头:“我没忘,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林爷爷,快走吧,天快黑了,我害怕……”

黄嘉怡可怜兮兮的话让老林又头疼了起来。唉,苏楚韵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要拿下黄嘉怡的时候来呢!

苏楚韵眼神一撇,看向黄嘉怡:“那她呢?”

“没什么!”

取舍之下,老林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对黄嘉怡和蔼的笑道:“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找你楚韵姨有些事情。”

答应好的事情被反悔,黄嘉怡当时就失望的塌下了脸。不过良好的教养没让她说出什么,只能点点头,委屈的回家了。

“哼,我还以为你要老牛吃嫩草呢。”苏楚韵斜睨了他一眼,带着万千风情。

此刻老林才发现,苏楚韵今天竟然穿着一条吊带裙!细细的吊带兜着她挺翘的报满,白嫩的美腿上还包裹着黑色的丝袜!

这……这种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老林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娘们儿连内衣都没有穿,小豆豆的形状呼之欲出,可以看得出来,苏楚韵有多么的激动了!

“快些,我还要回家睡觉呢。”苏楚韵娇嗔着看了他一眼,白嫩的手指点在他的胸口,细细的画着圆圈。

老林的呼吸瞬间粗重了许多,看着苏楚韵的眼神更加的炙热。

此刻苏楚韵来的目的两人心知肚明,又不是像黄嘉怡一样,什么都不懂。

老林直接将苏楚韵按在按摩床上,苏楚韵呻吟一声,却也非常配合的搂住老林。

“我昨天的小裤衩呢?”苏楚韵眼角含春:“有没有看着小裤衩想我啊?”

这个小浪蹄子,真是能戳中自己的兴奋点!老林受不住了,直接将自己的衣服扒掉,高昂的精神让苏楚韵都看直了眼。

“我的个乖乖,这么大啊……”苏楚韵无意识的赞叹让老林很是受用,不自觉的挺了挺腰,继续展示自己的昂扬。

苏楚韵也是喜爱的很。自家老头子那根不中用的废物,每次都不能满足自己,让人恼火的很。

但是现在看起来终于可以获得满足了!

老林的手附上她的身子细细揉捏,经过穴位的刺激让苏楚韵更感兴奋,水蛇腰扭动的无比魅惑,无比撩人!

“该死!”老林暗骂一声,他觉得已经忍不住了!

就在他准备享用苏楚韵时,又一次传来了敲门声!

好事三番两次被打断,饶是老林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骂娘了。

他语气不好:“谁啊!”

“我,黄国庆。”黄国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老林这才眉头舒展,裤头一提准备去开门。

苏楚韵也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拍拍发红的脸蛋坐在床边。

门开后,黄国庆笑着说:“你怎么开门这么慢……”

他这才注意到老林的打扮,上身赤膊,只穿一条大裤衩,不禁疑惑的问:“你要睡觉了?”

“啊,和你的约定就快完成了。”老林恶狠狠的说:“结果被你打断!”

黄国庆一愣,不禁伸头向诊所里面看去:“苏楚韵在这儿?”

“就在里面,刚才就差临门一脚。”老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啊……”黄国庆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国庆啊,你好。”苏楚韵走出来,红扑扑的脸蛋立马吸引了黄国庆的视线。

知道刚才两人干了什么,黄国庆打趣道:“哎呀,妹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苏楚韵尴尬的笑笑:“我刚才找老林按摩来着。”

黄国庆恍然大悟,模样讨打的很。

“行了,别屁话那么多。”老林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你今天不是进城去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事儿提前办完了,所以就回来了。”黄国庆耸耸肩:“要不然住旅店还要那么多钱。”

“行了,别废话了。嘉怡那小丫头怕黑,现在一个人在家估计正害怕呢,你赶紧回去吧。”

言下之意就是,别打扰我办事儿了!

黄国庆心知肚明,对着老林露齿一笑:“那我走了。再见啊,大妹子!”

苏楚韵也挥挥手,见黄国庆走远,老林大门一关,就准备继续刚才的事情。

“还是别了吧。”苏楚韵皱着眉头推拒:“黄国庆精明的很,要是他察觉到我们两个混在一起,到处散播怎么办?”

“他不会乱说的。”再说了,睡你也是他提的意见啊,怎么会到处乱说呢。

老林有些憋不住了,昂扬又蓄势待发。但是苏楚韵却是没了兴致,将衣服整理好后想要离开了。

“别啊,大妹子,你看这……”老林为难的看着自己的硬挺,苏楚韵的视线也随之移到上面,脸儿上又铺上些许红晕。

老林一看有戏,直接将裤衩拉下,皱着一张老脸:“我这里实在是难受,大妹子,你就帮帮我吧!”

苏楚韵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滑腻的小手直接缠绕上去,老林顿时心神飞扬,舒服的简直要飞上天去了!

苏楚韵帮老林弄出来后,擦擦手就要回去。这次老林也没有阻拦,笑眯眯的道了别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毕竟逼得太紧也不好,容易得不偿失。

有松有紧,张弛有度,才是混迹沙场的王道兵法!

走在夜路上不停的回味着刚才的滋味。虽然没有上本垒,但是那双手的滋味也是妙不可言啊!

心情很好的老林哼起了歌,掏出苏楚韵的那条小裤衩狠狠的吸了一口!

还是骚气十足!

回到家躺在床上,老林心情很好,很快就入了眠。第二天早晨,照例打了一套养身操,甚至还多练了一会儿太极。

今天,今天一定要将苏楚韵那骚娘儿们拿下!

老林已经计划好了,到下午的时候,黄杨会去邻村开会,不到晚上十二点绝对回不来。

到时候,只有苏楚韵一个人在家,空虚寂寞冷的,自己去安慰她,岂不是水到渠成?

到时候肯定是一场恶战,一定要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拿下她的身心,往后才好继续啊……

“老林,你傻笑什么。”门外传来黄国庆的声音,老林皱起眉头:“你又来干什么?”

“去开会啊,我们都要去的。”黄国庆看着他与以往不同的姿势,顿时明白过来:“你难道还想着今天趁黄杨那小子不在家,去睡了苏楚韵?”

老林这才想起来,早在一个星期前,黄杨就通知过,自己和黄国庆随着黄杨一起去邻村开会。

该死,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实不相瞒,我确实有这打算。”老林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只是空想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儿,黄杨叫咱们两个一起去饭店,完了直接去邻村!”

“现在还是早晨啊就去饭店……”老林嘀咕了一句,还是乖乖的回屋换上了衣服。

两人来到饭店之后,小服务生将他们领到了一个包间里面。打开门就是一股浓郁的酒气,老林闻了不禁皱起了眉头。

“哎呀,老林,老黄,你们来了啊!”黄杨兴奋的举起酒杯,醉醺醺的说:“来,赶紧来干一杯!”

早晨就喝的这么多,不怕酒精中毒啊!老林心里腹诽。

因为是学医的,知道酒精有多大的危害,所以老林不抽烟不喝酒,活的像个老干部似的。

除了黄杨之外,酒桌上还有三男两女。看着面生,应该是邻村的人。不过……

老林眼睛一亮,这两个女人长得可真漂亮啊!

一个女人留着长发,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衬的皮肤白皙,身材曼妙。

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是烫了卷发,穿着普通的白上衣黑短裤。露出来的皮肤白嫩光滑,简直想上去舔一舔!

“还站着干什么,快坐啊!”黄杨的脸涨得通红,看起来像是猴屁股一般。老林拉着黄国庆坐下,看着满桌子的菜,抵不住饥饿的胃,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老兄,别光吃菜啊,来,喝一杯!”一个男的端起酒盅敬酒,脸上的红晕很重,显然也是醉的很了。

老林推拒不过,只能接过来,只不过顺着视觉死角的位置将酒又倒了。

“好,爽快!”那人竖起大拇指,又倒了一杯酒。

老林就这么一杯接一杯的将酒倒掉,苦不堪言。他眼珠一转,正好看到那位卷发美女直盯盯的看着他手里的酒杯。

显然是看到他倒酒的动作了。

宁盈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

老林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宁盈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

“林叔,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宁盈并紧了腿,不自在的蹭了蹭。

老林看见这个动作,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装作高深莫测的说:“宁盈妹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

“是啊,你怎么知道?”宁盈瞪大眼睛,很是神奇的看着老林。

老林点点头:“不瞒你说,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

“那,林叔,我这是什么毛病啊?”宁盈凑过来,苦恼的说:“这毛病困扰了我好长时间了,喝药也不见效,林叔,你给我看看呗?”

老林露出笑容:“那是自然。”

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

一旁的宣千柔好奇的凑过来:“林叔,你真的是老中医?”

“怎么,还不信叔啊?”老林笑着:“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

“真的啊?”

宣千柔坐直身体,老林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你最近心胸发闷,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我说的可对?”

“哇,林叔太神了!”宣千柔眼睛发亮:“林叔也帮我治治病吧!”

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黄杨醒了,虽说头还疼着,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

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

开会的内容老林没什么记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

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外面天色全黑,会议才算结束。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老林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宁盈和宣千柔:“终于结束了,咱们去诊断吧!”

“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宣千柔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林叔,还是明天吧,我今天困了。”

老林也不强求,只能心中暗叹一声:“那好吧,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

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老林就被黄杨拉着回家去了。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

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这下也泡汤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林养生操也不练了,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反正现在睡不到苏楚韵和黄嘉怡,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

“林爷爷,你怎么在这儿呀。”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林的视线,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黄嘉怡!

黄嘉怡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脚上穿着凉鞋

相关文章:

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来嘛…再用力一些

把腿抬起深深的挺进 美女裸身无档图片视频

花唇手指推进药丸_人日猪有进去的吗

【精选古风】错嫁王妃:邪王赖上身【小说结局篇章】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