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下山》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10-07 21:07 · 新商盟

“杨大师还懂医术?”刘雪双目一亮,略显羞涩地问道。

这些日子她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了些问题,不说别的,就连本该按时来的大亲戚都延迟了十多天才来,而且这一个月来,她总是心神不宁,睡觉的时候也多是做噩梦。

“噗嗤……”

听医术这两个字,刘潇就不由得想到刚才在车站时杨承和宋莎的对话,一时没忍住,将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

“没……没什么,你们继续,我刚才就是被水呛了。”察觉到两人的目光,刘潇连声说道。

“刘小姐说笑了。用句普通人听得懂的专业话,你印堂发黑,双目无神,头顶隐隐有黑气升腾,已然是小鬼缠身的状态。”

刘雪一愣,随即就觉得自己后背有些阴冷。

“杨……杨大师,你该不会在说笑吧,现在都是科学社会,哪里还有鬼神论。”刘雪扯着嘴角笑道,只是这笑容显得有些牵强。

“那刘小姐你这酒店十八楼是怎么回事?”

刘雪神情一怔,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大约是从两个月前,有客人投诉说这酒店里有脏东西,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喧嚣好一阵,刘雪也是花了大价钱才在网上将舆论给压下去。

但也因此,酒店的生意一落千丈,甚至有保安说,每天夜里都有鬼叫声从酒店十八楼里传出,更弄得人心惶惶。

刘雪为这个事劳碌了许久,早已经心力交瘁。

还没等一旁的刘雪说话,刘潇连忙满脸笑意走到杨承身边,笑道:“雪雪,既然杨大师来了,那你就放心交给杨大师好了。”

“别,我可没答应要帮忙。”杨承抬手道。

刚才他就在反思自己和宋莎的交易,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

这种赔本的买卖,有一次也就行了。

“额……这个……杨大师,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杨承的反悔让刘潇措手不及。

不过,到底是个老辣的商人,瞬间就明白杨承的意思:“杨大师放心,只要你把酒店的事解决了,价钱你随便开,十万八万的,我老刘还是付得起。”

可不是吗?整个酒店一天的营业额都有十几万,这两个月来可是损失了好几百万的利润,区区几万,他们兄妹两个还付得起。

杨承眉头一挑,心说这老小子会来事,笑道:“钱就不用了,我的条件只有一个,我帮你把这个事解决,你把我房费免了。这样一来,我们也互不欠人情。”

十万八万?要是最开始的时候,杨承肯定就一口答应了。

不过,在刚才进酒店的时候他瞧了下酒店的房间价格,最便宜的都是八百起步。

偶滴神,这年头住个酒店都能把人掏空了,八万块也就只能住三个月,哪有这种无限期来得舒服。

三人一拍及合,虽然刘雪是无神论者,但现在也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让服务员给杨承安排住处。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去到处溜达一圈。”

“杨大师,需要我给你带路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

等到杨承离开之后,刘雪脸色复杂地盯着自己表哥。

“表哥,他可靠吗?”

“还怀疑杨大师呢?”刘潇无奈地笑了笑:“放心吧,他可不是普通人。这是一尊大佛,你可得给我供好了,别出岔子,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刘雪盯着刘潇,迟疑了片刻之后,轻声问道:“表哥,听说二哥回来了。”

刘潇身子一顿,沉声道:“这件事你不用管,这个臭小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另一边,杨承来到酒店的十八楼。

刚到玫瑰酒店的时候,他便察觉到十八楼有怨气散发。

空荡荡的楼道内,灯光晦暗,不时有着一阵阴风吹过,发出瘆人的声响。

“怨气还真重。”杨承嘀咕了一声,已经肯定这里必然有怨鬼闹事。

在天师界中,将鬼分为几个等级,初级的为小鬼,这类小鬼修为极低,只能吸食一些阳气衰弱的生灵精气;比之较强的是怨鬼,有一定的修为,能出来兴风作浪祸害普通人;再之后便是厉鬼凶煞之类的。

“那啥,出来吧。趁早把你打发了,我好回去睡觉。”

杨承刚一说完,楼道立即阴风大作,四周灯光逐渐晦暗,地板开始融化,一根根森白的骨头从地板下冒起来,顷刻间整个楼道变得白骨深深。

“桀桀……人类,你想死吗?”

声音空冥悠转,不知从何处传来,在杨承耳边回荡,宛如魔音阵阵,似要将他拉入恐惧深渊。

纵使白骨如海水般涌来,将杨承大半个身子都淹没,他仍然面不改色,随手拿起一根骨头棒子敲了敲自己后背,懒散地说道:“见好就收啊,你有什么怨念就说出来,能帮你超度就尽量超度,我现在困了,赶着回去睡觉,没时间跟你瞎耗。”

“人类,卑微的蝼蚁,我要杀了你!取你的精血!”

鬼声传来,四周的景象变得越发恐怖,一根根白骨飞起,化作骷髅战士,向杨承奔来。

“得,还是老头子说得对,能动手就别哔哔。”

杨承竖手为刀,直接对着虚空斩落,手掌之上一只只银色蝌蚪化作光束斩落,一把将白骨空间斩成两半。

“桀桀……”

就在白骨空间被杨承破开的时候,一道人影在杨承的后背浮现,五根森白的手指伸出,抓向杨承的后背心。

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人影五指当即一顿,却是被杨承一把将手腕给抓住,银色蝌蚪文涌现,附在怨鬼身上,将其修为封住。

“给你脸了!一个小鬼也敢在大爷面前装大拿!”

一把将这只怨鬼摔在地上,手脚并用,杨承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招呼。

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传出,在楼道里回荡,当真是说不出的凄厉。

“你敢打老子,知不知道老子背后是谁?”

啪!啪!啪!

“你大爷的,老子跟你拼了。”

啪!啪!啪!

“有种你别打脸,把我封印解开,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啪!啪!

“你……”

啪!

“我……”

啪!

“错了,我错了,大师饶命……饶命啊……”

杨承眉头一挑,一把将打得不成鬼型的怨鬼提起来:“还皮不?”

“不……不敢了。”怨鬼缩着头应道,要是他和王八一样有龟壳,一定早缩回去了。

“说说吧,是谁给你勇气在这里装的?”

“大师,我惨呀!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啊!”

瞧着怨鬼满嘴跑调,杨承一把将其扔在地上,哼道:“别给我说那些没用的,讲重点!不然我让你魂飞魄散!”

被杨承这么一吓,怨鬼浑身发颤,就差没哭了。

“大师,我两个月前被一个道士捉住,惨遭毒打。这一次来酒店里吓人就是他的主意,我没有选择,要是不按他说的做,他就让我连鬼都做不成。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怨鬼大哭道。

杨承眉头微皱,倒是没想到在整个事情背后居然还有同行的身影:“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他只是让我配合他演戏,说完事之后不仅会放了我,还会送我去投胎。大师,你也知道,一个超度的机会对我们这些怨鬼来说是多难得。”

怨鬼是在死之时应怨气而生,根据死时心中怨念大小不同,造就这些怨鬼最开始时的修为不同。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只要成为怨鬼,留在人世间,基本上就属于游魂一类,也就是常人口中的孤魂野鬼,想要入地府投胎,除非是有高僧超度才可。

“那刘小姐身上的怨气是怎么回事?”

“是……是那个道士,他贪恋刘雪的美色,不仅想要骗钱,还想要骗色,我是被逼的。”怨鬼生怕杨承将这口锅扣在自己身上,连声道。

这话一说,杨承差不多明白事情的缘由了,这怨鬼被人抓了之后遭威逼利诱,无奈之下来这酒店闹事,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其身后那人的阴谋!

“知不知道那人的底细?”

怨鬼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知道,不过他前半个月有和我联系,说是这一周内就会上门,让我把动静闹大些。”

“一周内吗?你是个聪明鬼,应该知道该怎么选吧?”杨承十指交叉,相互扳动,传出阵阵脆响。

“嗯嗯,小人明白。”怨鬼将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一般。

从刚才的交手来看,这位大师可要比那个人强太多。

之前那个道士擒拿自己,可是费了半天功夫,又是设坛,又是用符咒,哪有面前这位来得利索?

仅仅只是一个回合便把自己收拾得服服帖帖。

“这段时间安分点,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好处不会少了你的。行了,一边待着去吧。”杨承挥了挥手,将封印解开,怨鬼如获大释,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做完这一切,杨承本想回房间睡觉,不过随即转念一想,这个事情还得是跟刘雪交待一下才行。

当杨承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瞧见刘雪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坐在电脑桌前,张大嘴巴,就和见鬼了一样。

“咚咚……刘小姐。”伸手在房门上敲了两下,杨承轻声道。

刘雪浑身一颤,回过神来,一脸呆呆地望着门口的杨承,惊得站了起来。

“杨……杨大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刘雪满脸苦笑地问道。

要说之前,她是绝对不信的。

可就在刚才,在监控室的保安注意到十八楼杨承的诡异举动,并且将情况反馈给刘雪的时候,刘雪直接动用权限调看了十八层楼道的监控,看着杨承有板有眼的一系列动作,并且还听见其和空气的对话,以及后面楼道灯光由暗转明的事情。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将刘雪的三观重新刷新。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东西纠结那么多干什么?刘小姐放心,既然这个事情我接下来,以后出任何问题,我都会负责的。”杨承笑道。

天师和凡人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些事情刘雪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杨大师的能力我自然是放心的,这是房间的房卡,总统套房,就在我办公室对面,杨先生您可以随时入住。”刘雪微微一笑,从抽屉里拿出房卡。

杨承倒抽了口凉气,没想到刘雪居然这么大方。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前台总统套房的标价应该是一万多一晚,对方这一下可是送了出几十上百万的人情。

换了平时,杨承或许真就住进去了,不过现在他有了别的思量。

“刘小姐,不用了。麻烦你帮我换下房间,就在十八楼里随便找一间就行。”

“十八楼?”刘雪一愣,虽然有些不解,但也没多问,当即点头道:“没问题,我这就给您安排。”

“对了,刘小姐,这个符送给你。我自己闲暇时做的小玩意儿。带在身上,差不多明天你就能恢复正常了。”杨承从兜里摸出扁平的平安符,交给刘雪。

伸了个懒腰,杨承打着哈欠拿着重新办好的房卡回到房间,一下扑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迷迷糊糊间,手机铃声响了,杨承接起手机,却是宋莎打来的。

先是问了下杨承有没有落脚的地方,紧接着便是一阵闲聊,不经意间问起杨承是否有空,能不能出来聊聊?

美女相邀,杨承自然是不会拒绝,更何况他现在还属于那种拿了报酬但没办事的状态。

聊了一会,将见面的地方定下,杨承出门打了个出租车便去和宋莎汇合了。

地点在宋莎的公司,来到公司门口,瞧着面前这座摩天大楼,杨承越发觉得自己心脏在抽搐。

不为别的,堂堂这么大一个公司的总裁,身价何止数亿,他居然只收了对方十万块的费用?

这不是对有钱人的侮辱吗?

进入公司,来到宋莎的总裁办公室内,瞧着面前这位换上一身职业装的女性,倒是给杨承一种另类的惊艳感。

“杨先生,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第一次来江北市,感觉如何?要不要我带你到处转转?”

“要是宋小姐愿意的话,自然是杨某的荣幸。”杨承应道,倒是没客气,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沙发,目光在宋莎身上扫了几眼:“不过,宋小姐今天这么急着叫我过来应该是有其他要紧事吧?比如:你的病。”

病?

你才有病!

听到这个字,宋莎脸色一黑,不由得想到在车站的事情,没好气地往嘴里灌了口水。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办公室大门被推开。

“莎姐,不好了。吴少爷又来了!”

江北吴少,倒也算是个镇得住场子的名号。

“他怎么来了?”宋莎眉头微皱。

杨承心中疑惑,只是还不等他出声询问,便听见“月亮代表我心”的歌声响起。

声音很大,即便是在这三十多层的高楼之上仍旧听得极为清楚。

凑到窗边一看,却是能瞧见楼底有着芝麻米粒大小的货车,货车上放着音响设备,前方则是用玫瑰花堆成一个巨大的心形图案,而在红色心形的中央,却是用蓝色妖姬刻意刻画出来的名字“宋莎”。

“诶呀我滴个乖乖,这手笔还真不小。”杨承来到俗世也算许久,多少知道玫瑰花和蓝色妖姬的价格,这么大的阵仗,少说也得是几十万才能弄成。

“莎莎,我爱你!我知道你能听得见,这么多年我也相信你明白我的心意,我爱你!我要用这一生去守护你!”

一阵男音传来,却是吴晨用话筒在楼底呐喊。

这声音一出,当即就传遍了四周,办公区楼上,一只只脑袋直接从窗户中望出,直勾勾地盯着下方的吴晨。

“哇哦,是吴少,好浪漫哦。好喜欢这样的男人,要是他愿意这样为我的话,我今天晚上就能给他走。”

“吴少,我心中的男神,有钱人又好,十全十美。”

“吴少,我爱你,我顶你!”

……

一时间,无数的迷妹少女心中都开始歪歪起来。

试问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能得到一份浪漫的爱情呢?

公司门前的广场,也在不多时围满了人,每个人都对着场中的形状指指点点,眼中更是说不出的羡慕。

不得不说,吴晨的时间还真挑得好。

暮日黄昏,夕阳西下,整个天空都被染得红火,如血一般的日光落在玫瑰上,更平添几分娇艳。

只是宋莎眉头紧皱,脸上更隐隐多出了几分戾气。

她实在是不曾想到,这个江北吴少居然是如此不要脸的渣男!

宋莎也算是江北的上流人士之一,自然听说过吴晨在圈子里到底有多渣,被他玩过的女人怎么也有二三十个。

“莎姐,现在整个公司里面都炸天了,这件事要是你不出面真不好解决!”一旁的秘书出声道。

宋莎皱眉,若是旁人也就罢了,直接让人赶走,不过这吴晨身后站着的可是江北市吴家,容不得她不小心应对。

眼睛一斜,正好瞧见一旁在窗口依望的杨承,一计上心头。

“杨先生,恐怕有件事得劳烦你了。”

“嘛事?”杨承一愣,总觉得宋莎的眼神有些不怀好意。

“做我的临时男朋友。”宋莎莞尔一笑,依稀间的媚态倒是让杨承微微失神:“放心,好处我自然是不会少了杨先生的,只要你帮我把下面那人挡了回去,我给你二十万作为报酬,你觉得如何?”

“二十万?我滴个乖乖!”

杨承倒抽了口凉气,心中倒是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收费必然是低了。

捉鬼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情也才十万,怎么当个便宜的暂时男友就能收获二十万,这钱也来的太容易了吧?

不过,这种轻松也就仅仅只是看起来的罢了。

试问如吴晨这样的恶狼又怎么会容许自己的猎物被不别人盯上呢?

二十万之中,绝大部分都是危险承担费。

虽然心中有些顾虑,但考虑到自己那干瘪的钱包,杨承便答应下来。

谁让他缺钱呢?

“莎莎,出来看看吧,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这就是我对你的心意!”吴晨在楼下叫喊着,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他心中非但没有丝毫不适,反而隐隐有种得意与期待。

这本就是他希望看见的一个结果,他追了宋莎也有大半年,各种手段齐出也不见这女人有丝毫回应,索性今天也就接着这个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万众瞩目之下,逼她同意!

“吴少,你让安排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一个黑衣手下谄媚地走过来,手里抱着一个异常精致的盒子。

“好,下去准备着吧。”瞧见这个盒子,吴晨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肉疼之色,随即被笑容淹没。

这里面的东西可是他花了大价钱才得来的。

只不过,为了得到宋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只要能得到这个女人,那就得到这家价值千万的公司!

这点投资,他还是愿意的。

不多时,一道道人影从公司里走了出来,为首的可不就是宋莎吗?

“莎莎,你终于出来见……见……他是谁!”

吴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杨承,脸色瞬间变得狰狞。

他的女人,他矢志要得到的女人,此刻居然挽着别的男人!

“吴少,不好意思,忘记给你介绍了,这是刚交往的男朋友,杨承。”宋莎微微笑道。

人群瞬间哗然,一个个在吴晨、宋莎和杨承之间指指点点,嘴里不断地嘟囔着什么。

“男……男朋友?”吴晨脸色难看,这一刻他完全就成为了笑话。

但好歹也是个资深富二代,吴晨很快将心中的怒火压下,一脸冷笑地在杨承身上打量几眼,在脑海中回想江北市之中有没有这号人。

“杨承?倒是个好名字,只是不知道兄弟是哪里人啊?”

一听这话,一旁的宋莎脸色微变,刚要出声,却只听一旁的杨承已经回复。

“神农架。”

完……完了……

宋莎心里苦涩,直骂杨承是个大笨蛋!

这时候随便编个富二代的名头出来也好呀!

“神农架野人?”吴晨脸上的冷笑倒是越发浓郁,心中倒是对整个事情有了些计较,哼道:“莎莎,就算是你现在不愿意接受我,也没必要找个野人来忽悠大家吧?这对你们公司的形象可不好。莎莎,今天是我们认识半周年纪念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苍穹之泪。”

吴晨从黑衣助理手中结果礼盒,将其打开,却是能瞧见里面有着一条无比精致的蓝宝石项链平凡,雍容华贵,炫彩非凡。

“莎莎,碧海蓝天,代表我的心意,这条宝石项链是我花了一百五十万买回来的,送给你。”

“哇,宝石诶!”

“吴少好浪漫!”

“答应他!答应他!”

“嫁给他!”

……

一时间,四周的吃瓜群众都开始欢呼助声起来,倒是一旁的杨承皱着眉头走到吴晨面前,伸手将蓝宝石项链抓起,轻轻一握。

唦唦……

晶沙颗粒落下,随风荡去。

“还蓝宝石?不就是中看不中用的塑料吗?”

相关文章: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_真人强奷动态图 跨下新婚美妇

肉细致文小说,啊,《乘龙赘婿》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彩版」《婚宠撩人冷少的挂名娇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少女大战猛男|他的手指推进樱桃

宝贝快用小嘴|舔住它吸好不好宝贝儿不疼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