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章节】嗜血狂徒在都市小说在线目录阅读

2021-10-08 08:15 · 新商盟

陈洛河的话让陈煜阳有些迷糊了,但跟后病房之中就传来了几位老人的爽朗的笑声:“震乾,振坤,老子说什么来着,二小子不是一张空口的赌约能够约束的!输了吧!回京城之后给老子乖乖的将那瓶五十年的茅台送过来!”

陈震乾和陈振坤两个五六十岁的人了,此刻脸上一阵青红,尤其是陈震乾,一阵白眼给了陈洛河,没好气道:“二小子,你害的你大伯我输了一瓶茅台,到时候你要补上,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这三位老人的作风让陈洛河一头的黑线,楞了半天才道:“你们,你们拿我打赌!!”

“洛河呀!你儿子让三位老人家担惊受怕了这些天,拿你消遣消遣那是轻的,要不然老爷子动怒,你的日子就难过了!”一旁的陈洛书恶作剧成功的模样嘿嘿一笑说道。

陈洛河心中有些不悦,但又不好说什么。

陈家的这祖孙四代,五名核心成员在苏杭的医院里面聊了好久好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陈煜阳做了如何的决定。只不过从这之后,为期四十九天的医院突击防护解除了,那些驻军也都各回各处去了。

几位神秘的陈家人也在当天回京去了。只不过他们留在陈煜阳心底的震撼却是久久不能平息。站在自家阳台上的陈煜阳不知不觉的点起一支烟,苦笑摇头道:“原来我还是根深苗红的红色血脉!”

印射暗黑的夜空,陈煜阳黝黑的眸子更显深邃,只是那阳台上的闪烁的烟头显出些妖艳的红。

叶倾城的步子虽然轻雅,但依旧清楚了落在了陈煜阳的耳边,也许是随着修为自己的听觉也灵敏了些吧!陈煜阳暗自笑了笑。只听叶倾城甜美的带着些责备的语气悠悠传了过来:“小鬼,不学好,学你老爸抽烟!”

话音刚落,叶倾城就来到了陈煜阳身边,这对母子有很慵懒的趴在阳台上面,凝望深邃的夜空。只是陈煜阳英俊的脸上带着浓浓的饶有深意的笑容,良久才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平静的问道:“老妈?你藏的够深的,乘着这个机会把你的事情和儿子我交代交代吧!”

叶倾城瞬间身躯一怔,然后掩饰的笑了笑,道:“你这小鬼,还学会人小鬼大了。老妈我有什么事情要向你这小鬼交代的!”

陈煜阳指了指夜空,又指了指叶倾城,笑道:“你身上奇异的能量波动还有你身后的强大组织!”

暗黑的夜空下,一对母子就这样静静的相对着,打着机锋。看到自己外貌年轻无比的母亲叶倾城依旧不想道出心中的小秘密。陈煜阳笑了一阵,摇了摇头说道:“我出院的第一天唐博就很兴奋的告诉我,苏天成一家都死光了。而且唐博那小子还说他们死在一种诡秘的暗杀力量之下!”

不紧不慢再次从身上掏出一支精品黄鹤楼,不过陈煜阳并没有着急的点上,而是一直在微笑,道:“亲爱的母亲大人,您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叶倾城似乎也有些慌了,撅着嘴说道:“这个能说明说明?他们的死和我无关!”

“此地无垠三百两啊!”陈煜阳微微一笑,漆黑的眸子再次凝望向夜空,刁着烟,打了个响指,一团橙色的火焰从他的手上慢慢燃起,照耀得整个夜空有有些妖异。轻轻的靠近手指上的火焰,深深的吸了一口,吞云吐雾般了一会,陈煜阳再次深深的望向自己的母亲,道:“怎么样?还要继续隐瞒吗?”

叶倾城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按住自己的想要叫出声的嘴,声音有些压抑道:“妖族焰火!”

几个瞬息的功夫,叶倾城平静了下来,又一次懒散的靠在阳台上,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身处于超自然界的范畴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早些告诉你一些事情对你有好处!”

“超自然界?”陈煜阳疑惑的问了一声。

叶倾城点了点头,道:“是的!超自然界!其实在东方的土地上很早很早以前就有关于各类神话的传说。那些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只是上古神话的缔造者逐渐逐渐的消失在了地球的位面,所以对于上古神话现在也是无稽可考。”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存在。华夏这个国度传承了五千年,自然有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比如说修真,华夏的修真界又分为修道,修佛,修妖,修魔,修灵,修武、这些隐修门派或者门阀世家的子弟都拥有着超自然的力量,所以被称之为异能者,或者超自然者。”

“除了华夏,世界各地都有一些超越自然的力量存在。比如说圣教廷,不如说欧洲吸血鬼,兽人,比如说太阳神殿,还有印度的婆罗门一族!二战之时东西方发生了圣战,也就是这些东方修士和西方神魔力量的战争。最后以东方惨胜草草收场!”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想下面应该还有故事才对?”陈煜阳笑道。

叶倾城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圣战也让大多数人觉察到了地球上这些诡异力量的存在,于是便有人开始致力于超自然联盟,也就是异能者联盟。经过了百年的发展,超自然联盟已经相当强大。而且他们对于东西方修炼的各种差异,拟定了一份超自然力量的等级报告。也就是如今世界超自然力量的等级划分!”

“这个我感兴趣!”陈煜阳又一次打了个响指,笑道。

“别插嘴,仔细听。你老妈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好好记着!”叶倾城白了陈煜阳一眼,接着道:“全球包括华夏,超自然力量等级是根据个人的最大能量波动来的。一般正常人的人能波动,也就是战斗力只有15—20之间。而超自然者要比平常人高出很多。世界超自然者共有五阶段,DCASX。他们的力量都很强劲。”

陈煜阳嘿嘿一笑,说道:“那老妈您属于哪个阶段啊?”

叶倾城道:“你老妈我勉强属于C级!”

“老妈应该是修真者吧?”沉默了一会儿,陈煜阳再次问道。

“为什么这么认为?”叶倾城有些好奇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似乎是想吊一下他的胃口。

不过陈煜阳却是一脸正色,说道:“因为自从我记事以来你永远是这幅模样,现在走在街上谁都不可能认为你是我妈!顶多认为你是我姐姐!传说只有修真者才能够永远不老,不是吗?”

“呵呵!”叶倾城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不过还不全面。华夏的修行界种类很是繁杂。不过至于修佛,修魔,修道,修妖都大同小异,基本差不多。只有修武的人不一样,修武的人没有元婴,他们修的是金丹大道。金丹一成,他们的寿命就能突破人类极限。修武者的金丹和修真者的元婴差不多。

不过有一点在超自然联盟的等级里面是可以体现出来的,那就是不论东方西方,只要达到S级别的强者,那都能够超脱生命的极限!”

“那我现在属于哪一级别呢?”陈煜阳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脑袋搁在手臂上,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这个要用仪器去测量的!”叶倾城摇了摇头。

两人再次有些沉默了下来,良久,陈煜阳才直起身子,一脸正色的问道:“你的事情,老头子知道吗?”

叶倾城的脸色微微一变摇了摇头,道:“他还不知道,我不想让他觉得我不正常!”

“可是!”陈煜阳欲言又止了一下,不过还是下了下决心说道:“可是你的生命应该比他悠长很多,到时候他老了,你却一点没变,是个人都会怀疑的!”

“这……”叶倾城有些迟疑了。

忽然,陈煜阳带着坏坏的笑意问道:“老妈你属于修真中的那个类别啊!”

“修,修魔!”

“哦!”陈煜阳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说道:“天魔策和九天魔神诀你练过吗?”

叶倾城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儿子,有些惊诧道:“这,这两本法决是上古魔门不传之秘,不过现在已经失传了。你,你怎么会知道了!”

陈煜阳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全在这个里面!”说着他转过身形背对着叶倾城,淡淡说道:“我北上之前将这两本典籍默写下来给你。也算是给我那么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外公的一份礼物吧!”

“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太爷爷,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外公。你们两个真是一对,什么都不告诉我!”陈煜阳似乎在调侃,但言语之中的伤感却让叶倾城一阵刺痛。

轻轻的抚着儿子已经长成宽阔的背脊,叶倾城眼角有些湿了,哽咽道:“对不起!”

沉静了许久,叶倾城才再次开口问道:“你真的决定要北上?”

陈煜阳重重的点了点头,深邃的眸子仰望着天空的星斗,语气有些厉狠道:“我不甘平凡,我不想做个蝼蚁一样的小人物。以前没有这样的机会,但现在有了,我绝不放过。好男儿,穷则可退居江湖逍遥其身,达则要耸立朝堂权掌天下!”

当陈煜阳踏出苏杭医院的那一刻起,他身上的伤就已经痊愈了,而且身体里面的红色血液在不停的翻滚着。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答应自己太爷爷陈凌峰的要求北上,而是借病养伤待在苏杭,希望陈家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考虑。

也许是何玲玲的背叛让他看透了现实,又或者他的身体里面本就有不甘平淡的野心。所以当陈家老祖宗给他燃起希望的时候,陈煜阳就已经暗自下定决心要动身北上。

这一个月的时光,陈煜阳做着所有平常人家的孩子都会做的事情。和父母谈心,帮助陈洛河打理武馆,有时候还亲自下厨做饭。一家人尽享天伦之乐,其间虽然京城方面也多次打电话询问,但都被陈洛河以伤势不成痊愈挡了回去。

这一个月里面,陈煜阳更多的时间还是消化吸收自己那位“叔叔”交给自己的东西,巩固修为。如今陈煜阳的金乌太阳真火已经稳定在了第二重,橙色火焰,金阳绝火的境界之上,同时他还从上古妖族天庭的书库里面找到了最为适合自己炼体之术《妖皇诀》。

修炼不足一个月,陈煜阳的身体就犹如钢精水泥一般,身上的肌肉结实的仿佛砖块,每当陈煜阳赤着这上半身站在阳台之上,总能够引来无数少女羞涩的目光。

“一个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京城方面也有些按耐不住了。近几天你就可能动身北上,今晚这顿就当我们给你送行吧!”从来不喝酒的陈洛河今天破例开了一瓶茅台,给自己和儿子斟了起来。

一旁的叶倾城也并不阻拦,只是望向陈煜阳的眼神有些不舍。

陈煜阳微微一笑,也不客气,只是道:“老头子,京城方面还没有下定决心,我并不着急。如果他们没有明确的表态,那我是绝对不会动身北上的!”

陈洛河一怔,问道:“你在等什么?”

“等一个明确身份。陈家如果不能拨乱你私生子的身份,那我绝对不会回去。”顿了顿身声,陈煜阳接着说道:“又或者他们直接指定我为陈家唯一的接班人!要不然我要以什么身份去京城呢?”

听自己儿子的话,陈洛河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心中叹息道:太像了,太像了!这个孩子的性格和自己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永不低头,永不服输。可是……

这顿饭吃的很融洽,陈洛河和陈煜阳这对父子在也没有提及京城的事情,到是叶倾城的脸上有些奇怪的神色。饭后,陈煜阳随着自己的母亲再一次来到了阳台之上,叶倾城说道:“那东西已经交给你外公了,他想见你!”

陈煜阳的指节有节奏的敲打着阳台上的护栏,良久才深出一口气道:“可以告诉我叶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吗?”

叶倾城微微一笑,道:“以前你问过我,我总是逃避这个问题。因为我并不想再过那些嗜血的日子。不过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你外公叶诩,明面上是叶氏集团的掌舵者,但实际上是魔门领袖!”

“哦!我知道了!魔门??”陈煜阳轻轻叹了一声。

“魔门是华夏修真界中最大的门派,他又分为妖,魔,鬼,怪四类,只是他们各自为政而已!魔门屹立于华夏千年,是唯一一个可以和正道修真门派抗衡的势力!而且他们已经深深的根植在华夏政坛之中,不似正道修真门派那样清高!”

陈煜阳的手指越动越慢,到最后直接停了下来,说道:“这是一支神秘的支持力量,现在暴露出来,并不是很好!”

陈煜阳要想接承陈家的地位,那就必须要学会从全盘考虑,所以他此刻虽然很想见见这位魔门领袖,自己的外公,但他还是遏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渴望。对此叶倾城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

“对了老妈,上次说的那个超自然等级,那个X级别是什么?”陈煜阳忽然问道。

叶倾城缓缓说道:“X级别属于地球上最为靠近神的存在,基本上都是些有望破碎虚空的人。如今这个世界上公认的X级别的老怪物一共有五个,圣教廷的教皇,黑暗血族的血皇,印度婆罗门的老怪物,还有就是华夏龙组的大长老,剑神龙白!”

“才四个,还有一个呢?”陈煜阳好奇道。

叶倾城嫣然一笑,道:“还有一个就是你未婚妻的爷爷,华夏诸葛家族,神算诸葛明!”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过,京城方面似乎也有些着急,看到陈煜阳依旧没有动身的迹象。陈家老祖宗陈凌峰果断的对外宣布了陈煜阳陈家接班人的消息,同时还将陈洛河这个私生子给扶正了,申明陈洛河永远是陈家的一员。

苏杭机场,陈煜阳只是拖着一只简单的旅行箱。陈洛河和叶倾城这对夫妇并不成来送行,到是唐博偷偷翘课来为自己的死党送行。

下了车,唐博和陈煜阳一个熊抱,也不理会机场众人怪异的目光,许久两人才分了开来。唐博重重的一拳打在陈煜阳的胸口,说道:“臭女人,以后去了京城你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别像上一次一样,躺在医院里面一个多月,让我担心!”

“我会的!”陈煜阳眼角有些湿润道。

“这次镀金回来之后,你这臭女人就是正宗的太子党了,到时候一定要多关照关照我!”唐博打趣道。

“扯淡!”

两人渐行渐远,慢慢的来到了通道前,沉默了良久是唐博再次有些感伤道:“臭女人,何玲玲那小丫头这次事情受了很大的刺激,你……”

唐博话到一半见陈煜阳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也忽然闭口了。只听陈煜阳冷冷笑了一声,说道:“她收刺激关我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如今苏浩南死了,至少她还落下了一只手机和一副钻戒!”

“臭女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唐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唐博的记忆中,陈煜阳从来不成说过这样刻薄的话。不过旋即唐博也释然了,爱之深,恨之切。也是人之常情。如若陈煜阳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才奇怪。

陈煜阳无可奈何的苦笑了笑,带着一抹辛酸道:“人是会改变的!不想受伤害,就必须改变自己!螳螂,你也是,以后我不在做事情不要太冲动。别说你家只是唐门的一个分支,就算是唐门的核心弟子做事情也要谨小慎微!”

唐博再次有些五雷轰地,结巴道:“臭女人,你,你刚才说什么?”

陈煜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到了京城我会联系你的!”

说话间,陈煜阳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通道之中,只留下唐博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飞机上,陈煜阳带着一副巨大的墨镜,但却怎么也遮不住他英俊如太阳神的容貌。总是有空姐朝他抛媚眼,更有甚至主动上前,道:“先生,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这话听得陈煜阳有些别扭,看着空姐职业的微笑,陈煜阳淡淡道:“给我一本《孙子兵法》谢谢!”

“好的,您稍等!”

手捧着孙子兵法,但陈煜阳怎么也看不进去,此刻他的脑海之中总是回荡着何玲玲的模样。轻声叹息了一声,给了自己一个自嘲的笑意,陈煜阳喃喃道:“男人,拿得起也要放得下,更何况你根本就没有拿起过!”

飞机起飞了,轰隆隆的震动让陈煜阳一阵耳鸣,好就才缓过来。四望了一下这头等舱,陈煜阳有些惊异的发现,这舨前往京城的飞机上有很多深藏不露的武修着。看起来他们身上的能量波动都不低。

此刻他不禁想到了自己母亲叶倾城临行前的再三叮嘱:“京城是块藏龙卧虎的地方,超自然者云集!尤其是武修者。修行皆中,修真者大多淡泊名利,并不卷和京城的事情。只有武修者和天生异能的人才会在京城走动。

武修者和修真者并不一样,同样的境界,他们的近身战斗力要比修真者强大的多。千万不要将修真者想的和小说里一样,他们的力量其实很有限,尤其的修道者他们追求道,追求长生,所以对于战斗来说他们是外行。偶尔几个法术,威力是有,但却打不中人!”

连自己的母亲对武修者都如此忌惮,陈煜阳自然也是很小心。

一路之上除了被美丽的空姐骚扰之外,也没有什么可说了。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抵达了京城国际机场。当陈煜阳拖着黑色的皮箱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出通道的时候,早已经有人在这里等候了。

陈煜阳定睛一看,等候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伯,陈洛书。不过陈洛书身边还站着一位绝色美女,只是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似乎已经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了。

见到陈煜阳,陈洛书立刻冲上前来,笑道:“你小子终于来了,让三位老人家可是等了好久!”说着陈洛书一转身,朝着陈煜阳介绍道:“小子,见过这位美女。她是我女儿,你堂姐,陈馨晨!”

陈煜阳很礼貌的摘下了脸上的巨大墨镜,伸手道:“馨晨姐好!”

不过陈馨晨到是没有伸手,只是呆呆的望着陈煜阳,良久才开口一句:“好帅!”

陈洛书被女儿这种花痴行径给打败了,一头黑线,连忙簇拥着自己这位侄子上车,而陈馨晨则是被陈洛书给硬拉上车的。上车之后,陈馨晨面对着自己这位帅到掉渣的堂弟充分发挥自己鸭子的长处,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

不过陈煜阳总是微笑着应和,而且时不时的从自己这位热情的堂姐嘴里面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通过陈馨晨的八卦,陈煜阳对于陈家的具体成员构造也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自己爷爷一脉除了父亲陈洛河,大伯陈洛书之外还有一个大姑姑,陈洛妍,大姑姑的丈夫是位商人,他们有个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大表哥,叫做李英伟。

至于大爷爷家却只有两个女儿,陈洛灵和陈洛宣,她们各自有一儿一女。听完之后,陈煜阳暗自想到:原来陈家的香火也不是那么鼎盛,传到第四代陈家真正意义上的男丁也就自己一个人而已。

陈洛书的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京城军区大院,大院门口早就已经有人等候,不过只是一些低一级的军官。军区里面的大佬一个没看见,不过话又说回来,军区里面的大佬就算是想要巴结自己家的老祖宗和爷爷们也要看看身份。迎接孩子这种事情他们又岂能屈尊降贵呢?

军区大院正中,三家连体的将军楼。陈洛河指着那栋超大的房子,对着陈煜阳道:“阳阳,那三间正中间一间是你老太爷的,左边一间是你大爷爷的,右边一间是你爷爷的!我们先进去吧,别让老人家等急了!”

陈煜阳望着那栋三氏连体的将军楼,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古代都是长者为尊,右面为尊,怎么自己爷爷的房子会出现在右边,而大爷爷的房子则是出现在左边,这似乎不符合逻辑。

陈洛书仿佛看出了陈煜阳心中的疑惑,低声说道:“父亲虽然年龄没有大伯大,但官却比大伯高,所以按照官场的规矩他的房子才会出现在右边!”

陈煜阳这次饶是如此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大伯其实是想告诉自己,陈家的掌舵人是爷爷,而不是大爷爷。

三人三两步走到了门前,还不及陈洛书敲门,两个机灵的女孩子就涌了出来,张头探脑的望着,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陈煜阳身上。陈煜阳心想,这两位应该是自己的表姐吧!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苦笑。

就见两个女孩子咯咯一笑,对着陈洛河道了一声:“大舅舅!”然后刷的一声来到了陈煜阳面前,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认真的打量着陈煜阳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良久,这两个女孩子才停止了他们肆意的目光,道:“你好,煜阳表弟,我是你二表姐黄诺诺!”

另一个也跟着说道:“我是你三表姐,顾灵儿!”

这两个女孩子的出现让陈煜阳一阵摸不着头脑,不过更令人奇怪的还在后面呢?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是夺门而出,三人脸上都有一种看到解放军亲人的感觉,其中一个斯文的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孩子,一把拉住陈煜阳道:“煜阳表弟,可把你盼来了!”

此刻,一直笑着不吱声的陈馨晨走上前来,冷色道:“顾奇,怎么?想和你大表姐抢人不成!”

话音刚落,三个女孩子立刻形成了一个阵营,对那个叫顾奇的进行打压。而顾奇边上的两个男孩子却是一脸爱莫能助的模样。随着一千五百只鸭子的连番炮轰,陈煜阳终于知道这些被女人压迫的男人为什么见到自己会有一副恶汉看到烧鸡,农民看到解放的神情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的陈煜阳却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声雄浑的声音:“好了,也闹够了,还不让阳阳进来!”

一时间,陈煜阳发现自己这三位表哥,两位表姐,一位堂姐全部蔫了下来,默默的往回走。只有顾奇故意放慢脚步,在陈煜阳面前小声说道:“煜阳表弟,你不知道,如今这家里面的第四代你可是掌舵人,以前我们几个表兄弟一直没有找到组织,总是被她们女人压制着。现在好了,你来了,我们终于看到希望了!”

“有这么惨吗?”陈煜阳笑声问道。

顾奇一愣,说道:“何止是惨啊!简直是惨不忍睹。我们这三个表兄弟每年的压岁钱都要上缴一半,每次她们还故意拉我们去打牌,然后联起手来赢我们的钱,哥哥我现在穷的是连个妞儿都泡不起啊!”

“呵呵!”陈煜阳笑了笑,感觉和这个顾奇还挺投机的,所以一路聊着。虽然绝得顾奇的话可能是真的,但陈煜阳依旧只是当做一个笑话在听。

客厅之内,三位老人早已经坐在饭桌上等候了,一见陈煜阳,陈凌峰立马笑了起来,道:“阳阳,来太爷爷这边坐!”

这个举动虽然平常,但在这种大家族中却透露着深意。众人心里也是明白,心道:老祖宗真的要扶这个表弟上位了,以后还要和他多亲近才好!

饭桌上陈煜阳表现得很是恭敬有礼,主次分明。尤其是喝酒,爽快无比,三两的杯子,一杯接着一杯,两三斤酒下肚之后依旧面不改色。惹得顾奇,李英伟和黄自强心中暗暗咂舌:真是怪物。人长得这么帅气,还这么能喝酒,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顿放下来,对于这些新的家庭成员陈煜阳也了解了一个大概。当他不住的观察着自己这些表哥,表姐,堂姐的时候,三位老人也在不动神色的观察着他,三人面面相觑的望了一眼,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酒到残局,陈家老祖宗陈凌峰放下手中的翡翠象牙筷子,轻笑了一声,说道:“阳阳,你未来岳父知道你来京城了,特地派人送来请柬,让你晚上去吃顿便饭。顺便相个亲,不要怪老爷子我不提醒你,好好表现,诸葛家的女儿可是水灵啊!”

陈煜阳几乎和陈凌峰同时放下筷子,眉头微微一皱,喃喃轻语了一句:“神算诸葛家?好快的动作呀!”

在陈家的第一顿团圆饭吃得还算是其乐融融,饭后老爷子陈凌峰也不理会众人,打盹去了。陈震乾和陈振坤也赶着去那个神秘的权利中心。至于陈洛书则是回部队了,怎么说也是个少将军长,部队还是要回的。

此刻陈家将军楼里面只剩下了陈家第四代的几个小辈。顾奇一脸懒洋洋的倚靠在沙发上,有些幸灾乐祸的对着陈煜阳说道:“煜阳表弟,哥哥实在是很同情你呀!诸葛家是小妞可是冰山一块,京城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一亲芳泽,那些公子哥的下场都是很惨的!”

“嗯,顾奇说的是实话!”一向言语如金的黄自强点了点说道。

李英伟更加是一脸无奈加无辜的表情。到是陈馨晨有些看不过眼,哼了一声道:“煜阳,别听这些家伙乱嚼舌头。他们三个哪个不成打过青青的主意啊,最后都被人家修理的十分惨,所以他们是在挟私报复!”

“馨晨姐,你这话我可不赞同。诸葛青青人虽然漂亮,但毕竟是冰美人。敢于进她周身三米的都会有一种冰寒刺骨的感觉!我就见过她两次,但那中痛苦记忆犹新啊!煜阳表弟,对于你的悲惨命运我很同情啊!”黄诺诺到是和他哥哥黄自强不一样,很活泼,话也很多。

“诺诺,人家诸葛青青人虽然冷了点,但也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吧!你有点危言耸听了!”顾灵儿指尖无意的放在指尖的嘴唇上,痴痴的笑了笑,说道。

“到底这么样见过了就知道了!何必这样乱猜呢!”陈煜阳并不如何相信自己这些表哥,表姐的话,他一直认为眼见为实。

黄诺诺无奈的拍了拍手,说道:“好吧!但愿你不会和他们一样,是那种见了美女就花痴的主。要不然,表姐我可是真为你的终身幸福担忧啊!”

“我提议,咱们去逛街怎么样?正好给煜阳表弟挑几件相亲用的衣服!”顾灵儿忽然站了起来,道。

对于顾灵儿的提议其他两个女孩立刻响应了起来:“好啊!好啊!”

不过没有人发现,李英伟,黄自强,顾奇正一脸黑线的望着陈煜阳,那脸上神色似乎感觉世界末日要到了。李英伟立刻站了起来,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下午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一步!”

说着连忙夺门而出。黄自强自然也不落后:“诺诺,你陪表弟好好玩玩,那个,这个,我今天还有一个案子要解决,然后交给老爸!我也先走了!”

“哥,你不会也想走吧!你整天游手好闲的,你应该不会有事吧!”顾灵儿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的哥哥,其余两个女孩更是一脸杀人的模样,顾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边框,故作沉稳道:“这个,这个当然,哥没事,哥不走!”

看着自己这些个表哥见了鬼的反应,陈煜阳知道,今天下午绝对是能够折腾死人的一下午。

三个美女,两个帅哥开着一辆奔驰在大街上晃悠,那绝对是吸引人眼球的事情。京城各大著名的商场几乎都快跑遍了,陈煜阳一整个下午几乎都在充当形体模特这个角色。每当他从试衣间里面走出来,三个女孩子都会放声尖叫。

要不是陈煜阳拦着,这三个小富婆能够将他试穿的所有衣服都包下来。这让一边干看没机会试的顾奇有一种天理不公的感慨。想想,自己这些年被压榨的零花钱就这样全部给这小子买衣服了,顾奇心里多少很不平衡。

对着身穿白色阿玛尼西装,气质脱俗的陈煜阳酸酸道:“兄弟,你说做男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陈煜阳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顾奇的肩头,道:“有名片吗?给一张我?”

不知所以的顾奇随手掏出一张名片给了陈煜阳,陈煜阳一脸阳光的笑意几步来到了站台的小姑娘面前,小姑娘长得虽然不算绝色,但也是清纯可爱,一看就知道是打工的学生妹。见陈煜阳大步朝着自己走来,小姑娘一脸羞涩的低着头。

“小姐,能有幸请你喝杯咖啡吗?”陈煜阳的声音极具磁场,将小姑娘哄的一愣一愣的。

“真的可以吗?”小姑娘一阵惊讶,接着有些失落道:“可是我现在在上班!”

“没关系的,这是我的名片,记得下班联系我!”陈煜阳很优雅的将顾奇的名片递了上去。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过当他还没走多远就听见一声兴奋的雀跃声:“他约我了,他约我了!”

陈煜阳也不理会,直接来到了目瞪口呆的四人面前。然后冲着顾奇说道:“怎么样?还算有魅力吧!下了班这小妞一定会联系你的。你不是说你穷的都没钱泡妞了吗?别说兄弟我不给你机会,这个美丽的夜晚好好珍惜啊!”

陈馨晨她们三个女孩子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弟弟居然还有如此不羁的一面,果真大开眼界。

折腾了一下午,这姐妹三个给陈煜阳倒腾回来十几套衣服,每一套都是价值不菲。不过她们眼中却没有什么肉疼的样子,看上去还有些欢喜。毕竟陈煜阳这张迷倒众生的脸配上这些衣服,简直帅的让她们莫名的兴奋。

晚上陪着陈煜阳一起出席相亲会的自然是陈馨晨这个堂姐,怎么说也是陈家人,看起来正式一些。再说陈馨晨和诸葛家也比较亲近,由她出面再好不过了。

相关文章:

留守村妇寂寞春情泛滥 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情人舔得我好爽_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桂花香

ntr漫画 女友被班主任ntr漫画

女友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点击量总排行榜

放在里面边上楼顶边律动/取白带是疼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