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情掠爱小说在线免费,藏情掠爱无删节全文

2021-10-08 13:35 · 新商盟

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摇摇头,穆寒笙认出来,是刚才萧导搂着的那个。

“那可不是,据说周公子又要强上,可这次毕竟笙爷不在,那个女人性情那么刚烈,恐怕这会也吃了不少苦头。”

“活该,谁让她得罪了温婉呢。”

女人耸耸肩,一个名不经传的演员跟国/民女神有仇,这不是找死吗?

温婉?!

瞳孔狠厉的缩紧,穆寒笙瞬间明白了,大步的折头往回走。

包厢里凌乱无比,周公子把乔音音摁在沙发上,脸上多了几个巴掌印,发狠的红着眼睛,开始扯自己的腰带。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贱货,老子给你那么好的IP,还敢蹬鼻子上脸?”

他脱下裤子来,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

乔音音的手被领带绑住,两边的脸颊都高高肿起,嘴角淌着血。

虽然样子很狼狈,可却有种哀戚的美,眉间的依旧清冽,看得周公子怒火和欲/火高高升起,随便的把她裙子撩起来,就要硬上。

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喊着痛,恶心和抗拒,简直就是酷刑。

乔音音不甘心的闭上眼睛,没等来侵犯,反而是“砰”地巨响。

紧接着,恐惧的惨叫响起。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穆寒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整张桌子竟然都被他踹翻。

半个酒瓶被阎罗一样凶悍的他攥在手里,尖锐的玻璃碴滴着血,周公子颤抖着捂着脑袋,“笙爷,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滚!”

“是,是!”

周公子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乔音音冷眼看着,就算是被解救,可反而更觉得屈辱。

她讥讽的扬起猫眸,这算什么?

先是让纵容温婉找人强/暴自己,又假装英雄救美?

打个巴掌又给个枣,这个手段,可真是高明。

看着乔音音藏在发丝里面肿胀的脸,还有遍布吻痕的肩膀,穆寒笙强忍下火气,把外套丢在乔音音身上。

“穿上。”

乔音音丢掉外套,站起来就是一巴掌。

男人精致的面颊瞬间多了个红印,他的指尖触及,狭眸里掀起惊涛巨浪。

“乔音音,你疯了是不是?!”

“穆寒笙,我以为你对我再怎么恶劣,再怎么折磨我,也会知道分量,可我真没想到,你会找人来强/奸我。”

吼完这句话,乔音音攥紧拳头,跑了出去。

摸着脸上的巴掌印,穆寒笙的俊脸黑的堪比黑夜,简直比吃了个苍蝇还难受。

“该死。”

他恼怒的扯开领带,明明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可他就是没法低头。

再说他早就千叮咛万嘱咐,是哪个乔音音自己犯贱,他心里不安个什么劲儿?

“笙爷——”

司机跑了进来,急道,“不好了,乔小姐自己拦车走了。”

穆寒笙眸光射出寒冰,本来乔音音的妈早死,一直都是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现在那个老东西在牢里,乔音音再怎么委屈,除了骏园,也没有别的地方。

思及此,穆寒笙抿起唇,“开车,回骏园!”

昂贵的黑色轿车缓缓驶去,跟一辆绿色的的士车擦肩而过。

看着阴云密布的天,乔音音低声道:“司机师傅,麻烦去监狱。”

现在回骏园,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穆寒笙无尽的羞辱。

她晦暗的猫眸凝视着车窗外,哪怕骏园是所有女人挤破头想入驻的,可对她而言,也不如面对着冰冷的铁窗,还有那端的父亲。

“哎哟,这都快下雨了,怎么去那里啊。”

司机是个看起来很粗犷的女人,嗓音也有些阴阳怪气。

乔音音淡淡的撑起下颌,“去看我爸爸。”

闻言,司机师傅褐色的眼睛透过镜子细致的打量着乔音音,看见女人被撕裂的衣物,和袒露出来的白嫩肌肤时,呼吸悄悄地粗重起来,眼神里盛满兽欲。

“哦,原来是这样。”司机暗不做声的摁下车锁,继续道,“小姑娘,看你好像很眼熟啊,跟电视上的...谁来着,长得很像呢!”

“是吗?”

“是啊,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现实里还是第一次见。”

司机越说越兴奋,胸膛里激动地发出呼噜声,裹着丝袜的粗腿不住地摩擦着,嘿嘿笑道:“看你心情不是很好,听听广播缓缓吧。”

她摁下几个按钮,一股浓香扑了出来。

看见乔音音没什么反应,司机戴上口罩,这才摁下广播键。

诡异的香味混杂着嘈杂的新闻广播,简直比烈酒还让人眩晕。

胸口有些莫名的发晕,乔音音艰难的活动下五指,怎么忽然使不上力气了?

难道,是酒喝多了,酒精中毒?

正难受得拧起眉头,车子却开始不停的颠簸,乔音音差点五脏六腑都要绞成一起,受不了道,“师傅,这条路怎么这么颠簸?”

“哦,南外环那条路修,我带你从老城区的近路走。”

女人低沉的嗓音里带着莫名的兴奋,乔音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她看着窗外逐渐变得老旧破败的建筑,一股不好的念头升了上来。

不对。

乔音音冷静的咬住贝齿,南外环那条路是通向监狱的唯一路径,自己上午才路过,根本不会堵,又怎么能从老城区走?

危险的感觉逐渐扩大,乔音音正想喝止停车,广播里飘出来的声音,却让她冷汗直冒。

“紧急通知,请各位市民注意,最近有暴力型强/奸犯依旧在我市流窜作案,常做伪装,善用迷香来控制女性,已有三名受害人暴尸荒野,请各位女性注意观察,切勿轻易上当...”

肃穆的女声,突然被掐断。

乔音音满身冷汗的抬起头,却发现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车,狞笑着看着自己。

“你...”

立刻反应过来,乔音音死命的想开门下车,却无果。

身体也没有一点力气,乔音音强忍着爬上心头的恐惧,怒喝道:“放我下车!”

“美女,不要生气啊。”

司机师傅慢慢的摘下长假发,露出的白色发套和浓妆,看起来无比的惊悚。

他嘿嘿的笑着,朝着女人伸出手,“时间还早,不如陪哥哥一起玩玩吧。”

车子激烈的晃动,尖叫声四起...

夜色渐深,窗外狂风大作,夹杂着暴雨,不断地敲打着玻璃。

穆寒笙躺在贵妃椅上啜饮着咖啡,刚刚洗完澡的模样看起来优雅而慵懒,左手拿着本书,眉头却阴云笼罩。

平常品着醇香的咖啡,此刻却怎么喝怎么让人冒火,穆寒笙低咒了声,突然站起身。

“张嫂!”

含着怒火的呼喊,立刻让张嫂神色慌张地跑进来,“大少爷,怎么了?”

“让你们去找乔音音,她人呢?!”

“我们各个房间都找过了,监控也查了,少奶奶没回来过啊...”

嘴角抽/动几下,穆寒笙气得把矮桌踹倒在地,好一个乔音音!

几天没有教训她,敢当着众人的面挑衅他就算了,现如今,连家都不回了?

不回是吗?

那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墨眉隐含着冷意,穆寒笙盯着地毯上氤氲开来的咖啡渍,牵起冷笑。

“大少爷,我看...您最好是去看看少奶奶吧。”张嫂小心的说,“这几天新闻都说了,有出租车司机专门找年轻的漂亮女孩下手。”

话音刚落,张嫂就看见穆寒笙陡然沉下来的俊脸。

她还以为穆寒笙不为所动,又劝道:“大少爷,就算您再怎么跟少奶奶置气,可毕竟天色已晚,少奶奶又是明星,万一被人...”

话还没说完,穆寒笙就突然站起来,铁青着脸朝外走去。

银色的布加迪威龙冲在飘摇的雨幕中,大雨瓢泼,就算有雨刷,也依旧把视野挡得模糊不清。

穆寒笙修长的手指紧捏着方向盘,手背处,依稀可见青筋。

“乔音音。”他死死地咬紧牙关,“你要是敢出事,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想到张嫂说的可能性,今晚一直莫名躁动不安的心,就像被人捅了道口子。

慌乱又无序。

真是见了鬼,穆寒笙气不过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他平常的冷静理智,都他妈的被乔音音给吃了?

还是说,他真的...

不,不可能!

穆寒笙阴郁的垂下眼睫,迅速的否定自己那个荒唐的想法。

他只是因为还没有惩罚够乔音音,不想她这么快就被弄死,仅此而已。

所以乔音音...你绝对不可以有事。

城郊的破房子里,乔音音被银色手铐捆住,手和脚都被麻绳缠绕。

穿着红色套裙和黑丝袜的变/态男人站在她面前,看着女人凄美却又带着愠怒的凌厉表情,兴奋地嗷嗷直叫,“啊,宝贝,今晚我就是你的了!”

他猴急的甩掉高跟鞋,去脱长筒丝袜。

乔音音冷汗直冒,她差点以为这个变/态就要在车上侵犯她,索性被带到了这个破瓦房里,她应该还有求救的机会。

女人的眼尾扫过周围墙上挂满了的特殊情趣用品,了然的扯了扯红唇。

“喂——”

转动了下猫眸,乔音音用脚尖踢踢蹲坐着脱裙子的变/态男,娇嗔的道,“光用这点道具怎么够刺激啊,我看你这里还有鞭子,拿来咱们玩个尽兴啊。”

变/态男激动地抖了抖,恩赐一样的跑到墙边。

他的手还没碰到皮鞭,却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不对啊。”他迟疑的皱起眉头,瞪着乔音音,“你,怎么不哭不闹?”

从前他绑来的那些女人这时候早就吓哭,甚至吓晕过去了。

男人的反应正中下怀,乔音音了然于心的露出微笑,“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不知道。”

“我是乔音音。”

看着男人迷惘的表情,女人又提醒道:“那个十天半个月就传出绯闻,还有包/养丑闻的三线女明星,乔音音。”

“我想起来了!”

男人叫道,“你就是那个小狐狸精啊,难怪这么放浪,就连强/奸犯都不怕。”

乔音音故意轻甩长发,风情万种的挑起眉,“反正我都染了病活不长了,管他是什么人,能让我快/乐的,都是好人。”

“病?”

“我有性病,难道你没看新闻吗?”

变/态男顿时迟疑起来,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有这样的新闻...

他还是不放心,仔细的瞅瞅乔音音,眼神聚集在女人脖颈处的斑斑红痕上。

“唉,可惜我这个病已经不好治,皮肤都开始溃烂了。”乔音音惋惜的蹙起眉,“可惜了我养了这么久的好皮肤。”

“靠!”

看着乔音音的反应,变/态男气愤的一屁股蹲坐在地上,骂道:“真他娘的倒霉,老子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寻刺激,偏偏碰上你这个骚蹄子!”

乔音音绽放个冷笑,这种变/态绑架女孩,对方的反应越是恐惧,他就越来劲。

只有攻其要害,才有机会逃出去。

可没想到,刚才还垂头丧气的男人骤然暴起,掏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地瞪着乔音音。

“反正放你回去老子也活不了,不如老子现在就了结你,也省得你再害人!”

看着男人爆红的眼睛,乔音音暗叫不好。

“大哥,你要是杀了我,我溅你一身血,万一把你传染了怎么办?”

她的眸光仓促的在房间里转了转,看见了桌面上摆放着的相框,顿时灵机一动。

“你杀了我没关系,可万一被发现,那你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去,变/态男看见相框里的全家福,表情立刻变了。

“你威胁我?”

“这当然不是,只是我看大哥你家庭条件不是太好,出来做这种事情,也只是因为通过了其他途径发泄压力而已,你并不是个坏人。”

观察着变/态男的微表情,乔音音道,“我不怕死,不过,只求你跟我做个交易。”

“什么?”

“我外套的银行卡里有二十万块钱,你可以全拿走,只求你帮我把其中三万寄给我父母,我死了没关系,但他们还要生活。”

提起钱,变/态男明显变得迟疑。

他拎起外套抖擞几下,真的看见有张银行卡掉出来。

“你没骗我?”变/态男怀疑道。

他是真的很缺钱,普通的工人出身,可妻子的肾病要花费巨多钱,儿子又要上学,工作的压力巨大,让他难以找到途径发泄,才会做这种变/态的法子。

看着乔音音点头,男人想到了病床上的妻子,沉寂了几秒钟,还是拿着卡走了。

临走时,不忘凶狠的警告:“别想刷什么花招,要是密码不对,回来我就杀了你!”

听着外面车辆引擎发动的声音,乔音音才总算松了口气。

总算把命给留住了。

娇美的面容划过沉冷,乔音音费劲的扭动双腕,手指摸索到上衣的口袋里面,折腾了许久,才从里面掏出手机。

索性刚才那个男人虽然变态,但是至少没有搜她的身,手机还藏在口袋里。

趁着绑匪回来之前,她必须找人来救自己出去!

穆寒笙肯定是首先被排除的,乔音音想了想,还是咬牙摁下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电话的每一次“嘟”声,对于乔音音都是折磨。

索性,电话还是接通了。

“喂?”男人低哑的声音,带着床气,“乔小姐大晚上的联系我,想约啊?”

“温子珏。”

乔音音小心的察看了四周,确定没人后,才压低声音,“救我...”

五分钟之后,市中心的某栋高级公寓里鸡飞狗跳。

“音音,你等着,我现在就联系警察,别害怕,我立刻就赶过去。”

平日里最能言善辩的温子珏,此刻却心惊胆战,边颠三倒四的安慰着乔音音,边胡乱的套着衣服。

平时在镜头下一点瑕疵都不能出的小鲜肉,此刻却蓬头垢面,头发随便的扎起来,报了警就出了家门。

门刚打开,撞上的却是张禁欲俊美的脸。

看见温子珏自己出来,穆寒笙一把扯住他的衣领,“乔音音是不是在你这?”

“穆寒笙?”

温子珏愣了下,而后,冷笑着眯起桃花眸,“你的老婆失踪了来找我,正好,我今儿特别想揍你一顿!”

这个男人,娶了音音却又总虐她。

现在连乔音音被绑架都不知道,竟然还敢来问他?

越想越气,温子珏便铆足了劲冲着穆寒笙的脸揍一拳,“你丫要是不真心就别霸着乔音音不让!你他妈不稀罕当她老公,老子当!”

穆寒笙猝不及防的被砸向后墙,阴鸷得睁开双眸,却看见温子珏大步走向电梯。

“揍了人想跑?”他的长臂拦住男人,字字都透着狠,“把乔音音交出来。”

“穆寒笙。”

温子珏难得的认真,一字一句道,“如果你还想要乔音音活,就别拦我。”

穆寒笙的脸色瞬变。

窗外的雨不停地飘洒进来,破旧的瓦房就差四面透风,根本就不遮风挡雨。

“该死的温子珏,到底靠不靠谱?”

边嘴里恨恨的念着,乔音音自然不会傻到这段时间坐以待毙。

发现墙边有摔碎的啤酒瓶碎片,乔音音大费周折的挪动过去,捡起了一片,慢慢的磨着绑脚的麻绳。

这里离下山至少要半个小时,乔音音猜测,顶多一个小时,那个变态男就会回来。

期待着外面会有温子珏的车声,乔音音的心紧绷起来。

要是他不来,自己,恐怕就真的要死在那个变态手里了。

“音音,音音。”

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

乔音音吓得心里咯噔一下,往床边一看,却惊喜的叫出来,“温子珏?”

男人做了个嘘的手势,压低了雨衣的帽檐,动作帅气的从断墙翻了进来。

乔音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差点感动到热泪盈眶的感觉。

“音音,你没事吧?”确定屋里没人后,温子珏蹲到女人身后,“别急,我先帮你把这玩意解开。”

虽然温子珏平日里贱兮兮缠人的模样很油腻,甚至招人烦,可乔音音还是不能不承认,看见他,真的有种大船靠岸的安稳感。

弄断手和脚的捆绳,乔音音露出笑靥,“你自己来的?”

温子珏尴尬的抓抓发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门口一阵大笑。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虽然放浪,但说话却童叟无欺。”

变态男拎着黑塑料袋,春风得意的走进屋里。

看见乔音音还安然的待在屋子里,变态男露出得意的笑,“还算识相,没有跑。”

可嘴角还没咧起来,变态男的脸色立刻变了。

“怎么多了一个人?!”

他瞪着蹲坐在乔音音身后的温子珏失控的吼道:“你是谁?”

被发现了,温子珏无辜的摊开双手,“路过咯?”

“这是不是你找的警察?你这个贱货,竟然敢阴老子?!”

变态男怒目欲裂,立刻大吼着掏出枪,疯狂的扣动扳机。

乔音音反应迅速,搂过温子珏的脖子,子弹呼啸着从两个人的上方经过,穿透了墙壁。

“……”温子珏龇牙咧嘴,“你没跟我说他带着枪啊。”

“闭嘴啊!”

“他奶奶的,今天你们要是不死,老子就把名字倒着写!”

看见搂在一起的男女,变态男更加的愤怒,重新的抬起抢,就要射向两人。

可下一秒,屋内荡漾的却不是枪响,而是男人的哀嚎。

乔音音不明所以的抬头,却心惊:“穆寒笙?!”

她从来没奢求,穆寒笙会充当自己的救世主。

可那个一脚把变态男的脑袋踩在脚下,恍若神祗般降临的男人,不是穆寒笙,还会是谁?

“我的女人,无论荣宠还是受欺负,给予的都只能是我。”

修长的手指执着漆黑的手枪,穆寒笙看着女人怔愣的模样,迅速的瞥开双眼,扯着男人的衣领把他给甩了出去。

刚刚被穆寒笙踹到痛楚,变态男捂着裤裆惨叫,就算听见外面的警笛呼啸,也根本没有力气逃跑。

穆寒笙朝着女人走去,“走,回家。”

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字,乔音音眼底忽然掀起委屈和潮湿。家,真是讽刺,她哪里还有什么家呢!

她看着穆寒笙朝自己伸出的手,想到在包厢里的难堪,刚想说什么,温子珏却将女人扯进怀里。

“我说笙爷,反正你在外面温香软玉,又何必霸占着乔音音不让?”

用手臂勾着乔音音的脖颈,温子珏邪肆的扬眉,“不如,把她给我?”

相关文章:

口述下面被男朋友吸|被老男人玩的死去活来

准备射的时候怎么憋/轻轻用手捻着那颗小红豆

男朋友老想那个怎么办/乖放松我会很温柔的

美女性感三角裤 伸进三角裤

道具调教男扮女装&饥渴护士10p——糟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