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白姝娆)阎少宠妻无节制小说&(全集阅读)

2021-10-08 15:06 · 新商盟

第15章: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你、你说什么?”

陶燕愣在当场,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所以……”白姝娆点点头,正要开口,不想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重重的掷物声所打断。

“啪!”

陶燕手中的遥控器在撞到白姝娆的额头后,重重地落到地上。

伴随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白姝娆明显可以感觉到贴着OK绷的伤口又有暖流在涌动。

但她却无暇去顾及。

因为那边陶燕的情绪已经失控,在遥控器掉落到地上以后,又有一个枕头扔过来,紧接着是床头柜上的水果、鲜花、水杯……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陶燕像是疯了一样,陷入癫狂!

此时她的眼里没有女儿,几乎所有可以拿的起来的东西,都被她当作武器,毫不犹豫地扔到白姝娆的身上,嘴里还夹杂着各种责骂和怒斥。

“如果早知道你会这样,当初我就不该把你养大!”

由始至终,白姝娆都站在原地,不走、不哭也不闹,就静静地立在那里,任由陶燕将所有压抑、复杂的情绪宣泄在她的身上。

既不辩解,也不阻止。

但是眼里的失望,心痛和了悟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她想,这大概是她母亲最大的心里话了吧!

从很早以前她就知道,陶燕一直将自己婚姻的失败怪罪在她生不出儿子的事情上,从没有认真的想过,当一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是怀着目的接近你的时候,你的一举一动,根本就没有对错可言,因为不管你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错的。

不过事情的缘由到底如何,又有谁知道呢!

有时候白姝娆自己也会想,如果她本身是个男孩子,是否很多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至少她不会只是挂名拥有着那些股份,然后让白耀先以女孩子就该在家相夫教子当个花瓶为由,禁止她接手公司的业务。

这也是为什么陶燕即使知道范承易出轨,还要逼她和范承易结婚的原因。

她太需要有个名义上的儿子来进驻到已经改名易姓的陶氏集团,好和黄雅丽的儿子抗争。

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她根本不在乎会不会牺牲女儿的幸福。

因为这些年她就是这么苦过来的!

“如果你心情好点了,就听听我的想法吧!”

“今天这件事情可能会让你受到牵连,对此我真的感到很抱歉,这些年我在学校一直有在兼职挣钱,几年下来的积蓄加上平时攒下的生活费要想让我们母女过上一段安稳的日子还是可以的!而且以后我也会更加努力的赚钱,一定不会让你……”

“够了!收起你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妈……”

“别叫我妈!你要是不能让你爸重新接受我!我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

陶燕说得毫不留情,每一个字都像是利刃一样狠狠地扎在白姝娆的心里。

“你就那么爱他?情愿守一辈子的活寡,维持一段无爱的婚姻吗?”

“对!我就是这么爱他!没有他我一刻也活不下去!明天我就出院了,如果你不能让你爸爸来接我,我情愿死在医院!”

闻言,白姝娆痛苦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时,她的眼里早已被漠然所代替,连声音都是从未有过的清冷。

“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会想办法……但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我就是个独立的个体,再不会顺着你的意愿活着……

后面的话白姝娆并没有说出口。

但她脸上的悲凄和决绝,早已泄露了一切。

“娆娆……”

陶燕也愣住了,许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儿,半晌后才呐呐地开口。

但是白姝娆却没有给她机会,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离开病房后,白姝娆无助地走在大街上。

繁忙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匆匆忙赶路的行人,只有她形单影只,孑然一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脑海里,范承易的心虚愧疚,白姝妍的无辜可怜,父亲的疏离冷漠,还有黄雅丽和吕淑芳逼她签下那些合同里时的得意嘴脸,无一不在缠绕折磨着她的脑神经。

她也不知道,怎么有天活着活着,就走到了这种众叛亲离的地步。

就连她唯一觉得可以依靠倾诉的母亲,在得知她解除了婚约,又被父亲赶出家门时,对她仍旧只有谩骂和责备。

罢了,反正从小到大,不管她做什么,在母亲的眼里都是错的。

流露出喜怒哀乐是错,耍性子小脾气是错,就连学习成绩优异无需让人操心都是错的。

只因这样一来,白耀先就更没有回家的理由了……

第16章:情愿死在医院

从回忆中醒来,白姝娆自嘲的勾了勾唇角,不知道是在笑世道的不公,还是笑命运的捉弄。

“明天我就出院了,如果你不能让你爸爸来接我,那我情愿死在医院!”

脑海中突然闪过陶燕决然的话,白姝娆敛住心神,到底不敢不认真对待,毕竟她可担负不起害死母亲的罪名。

可是要让白耀先去接陶燕出院,在他们一家人关系最和谐的时候,这都是天下红雨的事情,更别说已经撕破脸皮的现在。

白姝娆为难的皱起眉头,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好的方法和理由。

就在她走投无路,准备回去向白耀先妥协握手言和的时候,一个矜贵冷漠的男子浮现在心头。

如果是他的话?

是否会有更好的办法……

白姝娆从包里找出那天阎夜冥留给她的名片,依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

“哪位?”

电话很快便被接通,低沉如小提琴的磁性嗓音让白姝娆的心跳慢了几拍,但还是强作镇定地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阎先生你好,我是白姝娆……我想问一下,关于那天你说结婚的事……现在还作数吗?”

白姝娆忐忑地说完这段话,几乎是屏息凝神地等着阎夜冥回答,她甚至害怕,下一秒对方会说不认识她。

毕竟像阎夜冥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想嫁给他的女人千千万,实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她的身上。

白姝娆紧张的等待着,好在结果并没有让她失望,沉默了几秒后,阎夜冥的声音又隔着听筒传过来。

“看来白小姐是改变主意了?”

明明是疑问句,阎夜冥用的却是肯定句,这种掌控全局的淡定冷静,让白姝娆握着手机的手一紧,但一想到此次打电话的目的,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句。

“是……不知道阎先生有时间吗?有些事我想要当面和你谈……”

白姝娆半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

她并不认为,在阎夜冥那么聪明的人面前,有伪装的必要。

就连她之前的拒绝和挣扎,只怕在阎夜冥的眼里都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给你十五分钟,我在伊顿会所!”

说完这话,阎夜冥直接将电话收线,连给白姝娆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绕是如此,白姝娆也不敢抱怨什么。

匆匆拦了辆车赶往阎夜冥口中的伊顿会所”

到了伊顿会所,白姝娆说要找阎夜冥,便有服务员带着她来到一个包厢门口,敲了敲门后让她进去。

敞亮的包厢里,白姝娆进去便看到阎夜冥身形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如一只优雅的海豹。

“阎先生,你好……”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白姝娆还是紧张得心跳加速,几乎结巴。

她躬着身,努力让自己的姿态放得更低一些。

阎夜冥没有说话,指了指面前的位置示意她坐下,然后清冷的吐出一句。

“看看桌上的文件。”

刚坐好的白姝娆怔了一下,抬眸,果不其然看到桌上放着一份文件。

她拿过来,却看到上面写着婚前协议四个大字。

尽管早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在心里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白姝娆拿着文件的手还是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不过她还是很快便又冷静下来,却没有着急把文件翻开,而是大胆地迎视阎夜冥的目光,鼓起勇气问道。

“阎先生,我能问一下你和我结婚的原因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太久,就像一道难解的数学题一样,让她破切的想要解开。

可是,世界上有些事情却注定没有答案。

又或许是有答案,只是她没找到正确的方法解开而已。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阎夜冥的声音冷漠疏离,带着高不可攀的矜贵,“你只要知道,你和我结婚,能得到什么就行了!”

“那我能得到什么?”白姝娆脱口而出。

“比如白氏集团,还有寰娱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阎夜冥修长的身形往后一靠,眸光沉静地睨向白姝娆。

白姝娆心神一震,眼中的震惊更甚。

早就听闻帝世集团有着自己的情报网,对任何事情都了若指掌,却没想到阎夜冥竟然连这个事情都知道。

想到先前以那样屈辱的方式被迫拱手让人的股份,白姝娆的眸中迅速聚拢起一股怒火,垂落在身侧的手掌不由自主地紧握成拳。

知道白姝娆已经被自己开出的条件打动,阎夜冥再次开口,“和我结婚,我不但可以帮你夺回白氏集团,还可以帮你教训那一群欺负你的人。”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和我合作,但别说白氏集团股份,恐怕白家你都回不去!”

相关文章:

总裁推高衣服握着柔软|别人妻最好玩

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我国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第一级

我一边喷水一边叫床:闺蜜的男友好大好硬好爽

增长变粗*为什么喜欢内she

【精品热门】无敌长生劫小说最新章节TXT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