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冷婚暖爱:顾少的心尖娇妻》小说阅读

2021-10-08 19:13 · 新商盟

第15章:会做饭的顾可爱

米粉用滚烫的水汆过,用碗盛着,碗是青瓷的,弧腹,圈足,釉面的青,素淡雅致。

砂锅里的骨头汤一直用小火温着,舀出来的时候带着香气,浇在青瓷碗里,将米粉又浸了个彻底。

最后将火腿、巴骨肉、木耳等三鲜佐料加上,叠一层蛋皮,撒上几许葱花,三鲜粉也就完成了。

宋青葵不喜欢香菜,但是能接受葱花,这一点顾西冽记得很清楚。

虽然他也不明白香菜和葱花到底有什么区别,不都一样么,但是宋青葵就是不喜欢香菜,且深恶痛绝。

顾西冽将米粉端上桌的时候,宋青葵也刚好选完领带,银灰色的领带配黑色的西服,都是深沉内敛的颜色,怎么搭配都不会出错。

她拿着领带从衣帽间出来,正好看到顾西冽将青瓷碗端上餐桌。

顾西冽放下碗,侧头看了宋青葵一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吃?”

宋青葵有些茫然的走到餐桌前,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米粉已经吃了几口了。骨头汤熬得浓郁,米粉泡得不软不硬,一口吸溜进去,顺滑无比,还有炒得入味的巴骨肉和火腿,真的是味道绝佳。

宋青葵把碗吃了个底朝天,连汤都没剩一滴。

顾西冽正在整理袖口,看了一眼那干净的碗,眉头微蹙,“你饿死鬼投胎?平日里都没吃饱饭吗?吃这么快也不怕被噎死。”

宋青葵抿了抿唇,垂下眼眸,小声回答,“太好吃了,不小心吃太快了。”

她脸颊有些泛红,不太好意思的模样。

顾西冽不再说话,拿起一旁的领带准备给自己套上。

宋青葵见到他的动作,急忙从餐桌旁起身,因着动作太急,连带着椅子刮擦着地板,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吱——

顾西冽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头,看向宋青葵。

宋青葵几步走到他身前,手指抚上领带,声音温柔,“我来给你打领带吧”

她离他很近。

这是他们分别六年后,她第一次主动的靠他这么近。

如此近的距离,他低头就能看到她的头顶,有一个璇儿隐藏在发丝间,那是倔强的标志。

他还能清晰的看到她的睫毛在颤动,像振翅欲飞的蝴蝶,轻盈又小心。

他的喉头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声音却带着讥诮,“我又不是没长手,需要你打领带?在美国的六年,别说是领带了,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的。”

宋青葵微微咬唇,抚着他领带的手指僵了一下。

这六年的横亘和陌生,还有他隐隐的恨意,都在这话里体现出来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宋青葵一听他说洗衣服,脑子里便想到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缩在小小的洗衣台吭哧吭哧刷衣服的模样,忽然……莫名想笑……

好像……太可爱了一点,委屈的,愤恨的,可爱。

这么想着,心底那些涩意消散了不少,甚至隐隐有些愉快。

她抬起头,直视着他,“因为你给我做了好吃的三鲜粉,所以我想给你打领带,想要回报你,可以吗?”

她的眸光如水啊,浓郁得化不开的温柔和期盼,一下子便荡进了男人的心中,让人瞬间————

丢盔弃甲!

顾西冽只觉喉头更加干渴了,他不自在的偏过头,“快点,我赶时间。”

宋青葵笑了,手指轻巧的翻飞,很快便将领带打好了一个温莎结。

她退后两步,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

顾西冽抬手碰了碰,轻声咕哝:“这么快。”

“嗯?你说什么?”宋青葵没听清楚他的话。

顾西冽穿上西装外套,回了句,“没什么。”

他说完便走向门口,换好鞋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忽又想起什么,对着宋青葵说道:“牛奶温在厨房里,你记得喝了。”

他说完便出了门,电话正巧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便听到江淮野在电话那头咋呼道:“姓段的那小子在长江北路被堵到了,你不是要剁了他么,快过来!”

第16章:超跑里的段清和

  长江北路上,一辆银色的帕加尼Zonda F飞驰,这辆豪华超跑把城区的大马路跑出了F1赛道的既视感,引擎轰鸣,在挤挤嚷嚷的车流中如入无人之境,过弯甩尾,嚣张肆意。

偏生其它车辆连一声喇叭都不敢按,什么奔驰宝马都得老老实实给它让路。

原因无他,贵,忒特么贵。

贵也就罢了,东西城富贵人多,豪车超跑比比皆是,主要是那车牌,不是刻板的数字和字母的组合,只有几个单词。

ILOVEU。

众所周知,这车牌只属于一个人,段清和。

男人的爱好,香车和美人。

二者都齐全,才算是正宗顽主,圈里的二代三代们才能和你勾肩搭背,和你同喝一瓶贵州茅台。

但在东西两城里,说到爱车,谁都得服气段清和,都得竖个大拇指,俯首认输,且心服口服。

段清和爱车,尤其爱超跑。他专门圈了块地儿建了个车库,占地近百亩,足足五层,就放他那些车。

莲花跑车,兰博基尼这些在他的车库里只能放在第一层,因为太平常。

他的车库里装满了男人的梦想,什么轩尼诗毒蛇GT、柯尼赛格CCR这些全球限量版他是出一辆买一辆,当天空运到位,装进他的车库里。

还有LykanHyperspt,一个车灯就能买个劳斯莱斯,车上的座椅都是金线缝的,也在他车库里。

别人败家是败得有滋有味,他不,他就是败给自己的怪癖。

什么怪癖?

他有洁癖,严重的洁癖。

每天要洗数遍澡,换数套衣服,甚至于连上厕所,马桶里都得扑着鹅毛,以掩盖那些污物和臭气。

夸张,又理所当然。

所以那些豪华超跑,他买得多但是换得也多,无外乎,今天这辆过了个水坑弄脏了,明天那辆有人坐了留了股香水味,他都嫌弃。

除了一个,宋青葵。

他的洁癖在宋青葵面前,丝毫不起作用,仿佛老天开了眼,终于给他送来一个不会让他恶心想吐的女人,反而是想亲近,更亲近。

谁都不知道,当他第一眼看到宋青葵的时候,他心里山崩海啸,极为震颤。

可是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让任何人看出来。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极具矛盾的—————

妖冶秾艳和纯真娇憨并重。

妖冶,是那种冷静自持,却眼神张扬的妖冶。

那是在多年前,一中的后门口,不良少女们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将宋青葵围了起来,领头的想扇她巴掌,手还没扬起来,就听到她说。

“你今天敢在我脸上扇一下,明天我就扒了你的脸皮,要了你的命。”

不良少女们轰笑,仿佛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

宋青葵的语调却很平静,“不信?你身上穿得什么?地摊货,价钱不过百。我身上穿得什么知道吗?限量款,两万五。这代表什么?我有钱,你没钱。你今天敢在我脸上扇一下,我明天就把钱砸在你那些所谓的哥哥身上,请他们带你去市里最好的酒店,好好伺候你,再拍一些照片,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

瞬间,鸦雀无声。

不良少女们一向欺软怕硬,哪里听到过这些堪称恶毒的话,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作鸟兽散。

等人都走完了,宋青葵皱皱小鼻子,咕哝道:“胆子这么小,学人当什么古惑仔啊。”

纯真又娇憨。

一点傲娇,

一点逗趣,

如猫儿,如花儿,方寸生春。

他当时坐在围墙上,看到了这一幕,眼里不自觉就溢满了笑意。

心里瞬间掀翻了天啊。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

那一天,流年空岁,她在他眼里成了霞月天星。

他好想,吻她。

相关文章:

男生饥渴了浑身难受@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_乱小说录目全文|极品全能兵王

被前夫弄怀孕了.肿大好胀

抽搐gif动态一进一出i~靴下求死全集

想让男朋友穿自己的小裙子/总裁在镜子前面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