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嗜血狂徒在都市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10-08 20:15 · 新商盟

第一次见面自然不会约在诸葛家,是一家叫做玫瑰餐厅的幽雅地方。玫瑰餐厅的包厢里面,陈煜阳穿的正是那一身白色的阿玛尼西装,显得格外庄重。不过却不曾系领带,所以庄重中又有些不羁。

此刻诸葛家的诸葛日照还有他妻子独孤凤正仔仔细细的端详着这个未来的女婿,尤其是独孤凤,那嘴咧的,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神情。到是一旁的诸葛青青面带冷色,并不怎么说话。

诸葛青青在陈煜阳看来绝对是美女,瀑布一般的长发垂在背后,头上系着一条蓝色丝巾,瓜子脸蛋,眼眸乌黑发亮,却总是透露着冷意。一身粉色的连衣裙,脚下蹬着一双白色的长筒靴。只是,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仿若落上了一层寒霜一般。

饭桌上,诸葛日照只是和陈煜阳讲着一些关于和陈洛河一起的往事,陈煜阳静静的听着。不过下意识的,陈煜阳却发现那个距离自己很远的女孩子居然不声不响的悄然移动着座椅,似乎在向自己方向靠过来,微白的脸上透着一股红润。

立时,一阵清凉的感觉袭涌上来,陈煜阳有些疑惑的朝着诸葛青青的方向望了过去,诸葛青青瞬间脸色一红,似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有些手足无措。这些微小的细节自然都落在了诸葛日照和独孤凤的眼中。

两人相互打了个眼色,然后对一边的陈馨晨说道:“额,这个我们夫妻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你们年轻人随意聊聊!”

说着两人站起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陈馨晨人精一样的人,自然明白其中深意,立马站了起来,道:“我去送送叔叔阿姨!”

片刻之后,房间里面只剩下了陈煜阳和诸葛青青两人。陈煜阳的目光似乎并不太喜欢往诸葛青青的脸上瞟,似乎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要比诸葛青青这种大美女更加有吸引力。

此刻的诸葛青青见身边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只顾自吃菜,心中一阵不忿,气的差点当场跺脚而去。不过瞬时她又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心想:诸葛青青,你这是怎么了?平常多少公子哥围着你转你都不屑一顾,今天怎么会为了个男人动了真火呢?

好一阵子,陈煜阳才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这位娇美的未婚妻,然后站起身子,一步一步朝着她走了过去,微微一笑道:“诸葛小姐,我们出去走走如何?”

陈煜阳的靠近让诸葛青青心中一阵乱,但冰凉的身体却仿佛被阳光照射一般暖和舒服,这让她开始不知所措了起来。下意识的紧紧跟在这个男人身后,拼命的去感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暖意。

出了门,账早已经有人结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大马路上晃悠着,忽然一队年轻人朝着自己的和诸葛青青的方向迎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一些京城公子哥。为首的男人大概在三十左右的模样,一脸阴沉的笑意。

“哟,这不是冰美人吗?怎么想起找男人了?”男人话语之间流露出刻薄。

而他身后的一帮年轻人也跟着起哄,只见男人一步一步来到陈煜阳面前,笑道:“小子,刚到京城的吧!看来你并不懂京城的规矩,诸葛青青这座冰山可是有人定了,你小子别不识趣,要不然我让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陈煜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尤其是男人望向诸葛青青时敬畏加询问的眼神,使得陈煜阳一阵好笑,道:“这位兄弟,你的演技太拙劣了,作为业余爱好者,你起码有点敬业精神好不好!如果演员都像你这样用眼神向导演请示,那导演岂不是要累死!”

男人一怔,道:“你丫的找死!”

男人虽然看上去暴怒,但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到是陈煜阳有些无奈的望了一眼瑟瑟发抖躲,紧紧抓住自己衣角的诸葛青青,说道:“别演了,诸葛家最为惊才绝艳的女孩子,集聪慧和美丽于一身的诸葛青青小姐待在京城这么些年了,如若连这种小场面都会吓成这样的话,那就太假了!”

诸葛青青楞了一下,一看自己的小伎俩被人家识破了,不禁大方的走上前,对着男人冷冷道:“行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

男人心底一怔,不禁有些不解,心中暗道:大姐大不是让我们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但他依旧是点了点头,带着一帮人离开了。

一段不疼不痒的小插曲过后,陈煜阳和诸葛青青依旧在漫步,似乎刚刚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终于来到了一片人工湖前面,陈煜阳很是懒洋洋的背倚着栏杆,朝着诸葛青青笑了笑,问道:“你我两家的世交,你和我之间的婚姻也是政治联姻,身在这样的家族有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尽可以提出来,我会向两家长辈解释的!”

诸葛青青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将自己约出来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顿时有种无力感和羞愤感。尤其是看到那一脸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时,她更加不知道该如何说话。此刻诸葛青青不由的开始暗自骂自己:平常聪明绝顶,冷静的像冰一样的诸葛家神算到底上哪里去了,为什么看到这个男人自己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呢!

不过两只手指搭在诸葛青青脉搏之上的陈煜阳则是眉宇越来越紧,过了好久才缓缓的放下诸葛青青的手,叹息一声说道:“九阴绝脉!”

从见到诸葛青青的第一面起,陈煜阳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虽然堪称绝色,但脸色苍白的却有些不正常。吃饭期间诸葛青青的气息的靠近更是让他感觉到一阵清凉。自从练就一身金乌太阳真火之后,陈煜阳已然是寒暑不侵之体,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感受到一阵清凉呢?

如今探测了诸葛青青的脉搏之后,他才有些感慨天妒红颜,居然让这样一个女孩子拥有了九阴绝脉。

妖族典籍中有对于九阴绝脉的记载,不论人妖仙魔,身上都有无数脉络。其中九条是阴脉,还有九条属阳脉。天生阳脉闭塞者,不能吸收天地阳气,称之为九阴绝脉。仙,妖,魔拥有了这样奇异体质之后,修行阴寒功法,事半功倍。但惟独人族拥有了这样的体质之后,必死。

似乎听到了陈煜阳刚刚的叹息,诸葛青青连忙退了几步,脸上神色有些惊惧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陈煜阳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诸葛小姐,别紧张。九阴绝脉这种事情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是什么绝密。传说九阴绝脉者,智慧超乎常人,不过倒是你这样一个女孩子得了九阴绝脉却是让人感到惋惜而已。”

诸葛青青无力的抽泣了两声,慢慢蹲在地上,道:“其实我也不想的,我宁愿上天不要给我这样智慧,我宁愿又笨又傻的做个平常的女孩子。你知道吗?每天子夜的时候我都会冻得浑身发抖,难以入睡。

我没有朋友,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我。就连妈妈都不敢靠近我,我是个怪物,彻头彻尾的怪物!我……”

诸葛青青的积攒了多年的怨愤,不甘,委屈,在陈煜阳面前毫无保留的爆发了出来。其实聪明的女孩子也有孤独也有无依无靠,想找人倾诉的时候,此刻的陈煜阳成为了一个默默的听众。

听着女孩的心声,听着她从小到大所有感动的,悲伤的,好玩的故事。面前的女孩子似乎不在冰冷,说道开心的时候她会笑,也许那开心的事情只不过是她的母亲陪着她睡了一晚,说到悲伤的事情她会哭,也许也只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不小心触碰到她的手,然后猛的又缩了回来。

“后来渐渐的,渐渐的长大了,京城好多的男孩子想追我,但他们全部都不敢靠近我。只要一靠近他们就会感觉到了冰山一样,身体冻得发抖!”

“所以久而久之的他们都称呼你冰山美人!”

“呵呵,是这样的!其实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我也幻想过爱情。可是似乎老天并不成给我这样的机会。她给了我容貌,给了我智慧,却不成给我爱与被爱的权利,这也许就是我一生的悲哀吧!”

诸葛青青的心中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两人就这样瘫坐在地上,靠的很近很近,仿佛这抹京城的月光下只有他们两人一样。听着女孩的心里的酸痛,陈煜阳不禁有一种对于人世间的无力感慢慢的涌了上来。

忽然陈煜阳心神一动,问道:“你多大了?”

女孩有些疑惑的转过头,这才发现原来身边的这个男人居然和自己如此靠近,不禁有些惊骇,嘴上有些语结的回答道:“二,二十一!”

陈煜阳点了点头,沉吟了半刻道:“一般九阴绝脉者最长活不过十八,看来你爷爷神算诸葛明为你花费了很大的力气!”

似乎被戳动了心灵的伤痛,诸葛青青沉默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有些惨淡的笑了起来说道:“是啊!我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去。你还是找别的女孩子订婚吧!”

陈煜阳微微一愣,哑然失笑的感觉到诸葛青青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醋味,不禁有些霸道的按着女孩的肩膀说道:“订婚这种事情岂能是儿戏?有我在,你死不了!”

似乎感觉到男人无与伦比的强势和犹如太阳一般火热的双臂,诸葛青青的脸上突然扬起一阵从来没有过的红韵,舒服的嘤咛了一声。

不过陈煜阳并不理会这些,脸上正色道:“我可以将你治好,等你的病好了之后到底要不要和我订婚你自己决定!我不希望强人所难,但也不希望一个女孩子就这样痛苦下去!”

“真的?你真的能够将我治好?”诸葛青青脸上有些不可置信,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

作为一个妙龄少女,谁都不想就这样带着不甘和遗憾离开人世,饶是诸葛青青这样聪明的女孩子也一样。

陈煜阳有力臂膀慢慢的将身边的女孩扶了起来,一脸阳光的笑意,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是不怕靠近你,更不怕触碰你的吗?”

诸葛青青微微一动,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巨大热量,心中大定,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慢慢的松开了自己铁钳一样的双手,陈煜阳从身上掏出了一支精品黄鹤楼,悠悠的点了起来,深吸一口,这才对饶有深意望了一眼诸葛青青,又对着停在远处广场上的奥迪望了一眼,道:“既然相信我,那就让那些跟着我们的人早点回去睡觉吧!人家跟了我们这么长时间了,也累了!”

“恩,我听你的!”诸葛青青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脸羞赧的掏出手机,匆匆的发了条短信。

对于诸葛青青陈煜阳的感觉更多的是怜惜,毕竟这样一个被病魔纠缠了二十年的芊芊女子摆在是谁都会给予关心和爱护的。夜幕下,诸葛青青和陈煜阳犹如一对璧人一般缓缓而行,只是其间诸葛青青不住的将自己的身子望陈煜阳身边靠拢,似乎在找寻那久违的温暖。

“在京城,你有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吗?”陈煜阳忽然问道。

诸葛青青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有!我在京城有间自己的房子!”

“那好,如果你对我放心的话,我们就去那里!”陈煜阳声音很清淡的说道。

“好!”

两人随意的打了辆车,奔着诸葛青青在京城的房子去了。一路之上女孩仿佛有些累了,可爱的小脑袋就这样重重的搭在陈煜阳的肩头,睡着了。女孩淡淡的呼吸,喷出芝兰的芬芳,让陈煜阳心头一阵邪火。

扬起指尖,想要抚一下那睡得正香甜的脸颊和女孩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长发,但想了想,陈煜阳抬起的手臂又轻轻的放了下来。一张俊美的脸庞转向车窗,摇头叹息了一声。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睡的正沉的女孩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当车子到地的时候,诸葛青青一觉也醒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身边的男孩,道:“对不起,我睡着了!不过谢谢你,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

陈煜阳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并不表示什么,只是很绅士的下了车,然后绕了一圈过来给女孩开门。

诸葛青青的房子并不算大,但却非常雅静别致。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陈煜阳忽然坏坏的笑了起来,说道:“你不怕引狼入室吗?”

女孩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反问道:“你是狼吗?就算是,那就让我变成一只母狼好了。谁让这天底下只有你敢靠近我,敢碰我呢!”

陈煜阳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逗一下诸葛青青,没曾想饭桌上那个冰冷无比的女孩子居然破天荒的说出这番话来,这不禁让陈煜阳有些尴尬的捏了捏鼻尖,呵呵笑了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诸葛家被称之为神算一族吗?”诸葛青青给陈煜阳倒了杯茶,然后问道。

“应该是传承自诸葛武侯的威名吧!”

诸葛青青点了点头,说道:“确是如此,诸葛家秉承天命,能够历朝历代站立于朝堂之上确实有武侯老祖宗的原因。但诸葛家的确也有过于常人之处,诸葛家每一代子孙都知晓天象,能够洞察天机道理,补测吉凶,算定未来!所以诸葛家才被外界称之为神算!”

不理会陈煜阳,诸葛青青自顾自道:“其实今天出门之前我已经给自己算了一卦,虽是否极泰来,但却终究不是很明朗。不过身为诸葛家的传来,我天生就不信卦象,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说着诸葛青青一张绝世的容颜缓缓的靠近陈煜阳幽深的眸子,静静盯了好久,才道:“我能相信你的,对吗?”

嘴角轻扬,陈煜阳露出了一个微涩的笑意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起码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呵呵!”诸葛青青淡淡的笑了一声,有些苦涩道:“你是这天底下第一个敢和我这种怪物交朋友的人!以后你会常来看我,陪我聊天的对吗?”

陈煜阳再次点了点头,女孩紧绷之后神色一阵雀跃。可以说陈煜阳是诸葛青青的第一个倾述对象,这些年来痛快的不痛快的事情她都在陈煜阳面前表露出来,甚至有很多秘密诸葛日照这个当父亲的都未必知道。

两人的性格似乎很合拍,话匣子打开,又一次聊了很长时间。

夜已经渐渐入深,诸葛青青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小嘴唇冻得发紫,颤颤巍巍道:“你,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去找你。陈老爷子,要,要是知道你,你夜不归宿,会,会担心的!”

双臂盘在胸前,诸葛青青的两只小手微颤的搭着自己的臂膀,浑身蜷缩在沙发上。陈煜阳眉宇紧缩,压低着声音道:“想不到你的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在不赶紧打通闭塞的九条阳脉,你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

说着陈煜阳一双大手想要将蜷缩在沙发另一头的诸葛青青给拉起来,双手刚刚触及到诸葛青青的臂膀,一股寒意猛的涌了上来。诸葛青青有些痛苦的哀求道:“你快走,求求你快走,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发病时候的样子!你快走!”

陈煜阳一下子怒了,道:“混账,你现在都朝不保夕了,还顾及这些!”

双手运足了金乌太阳真火阳气,陈煜阳十分霸道的将诸葛青青给拉了起来,抱在怀中。紧紧的贴着陈煜阳宽阔温暖的胸膛,诸葛青青原本还在摇头哀求,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就沉静了下来,下意识的感觉到浑身一种真实的温暖,原本蜷曲的双臂死死的搂住了陈煜阳的脖颈,不肯放手。

“不要离开我,好冷,好冷!!”诸葛青青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神智不清的呢喃着。

“好,我不离开,我不会离开的!”陈煜阳此刻似乎在用一种哄小女孩入睡的语调哄着怀里的诸葛青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看着怀中的可人儿睡熟了,陈煜阳这才将她放了下来。紧接着,一道橙黄色的光韵将整个屋子照耀的通亮通亮的。

翌日清晨,当柔和的阳光带着善意的笑脸,顽皮的从窗外的树叶枝杈一跃而过,来到了诸葛青青的闺房中。陈煜阳轻声了沉吟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疲惫的双眼,发现自己正舒服的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胸膛正贴着诸葛青青那张微微红霞的脸庞,只是眼角上似乎还有些未干的泪痕。

女孩睡的很香甜,脸上时不时的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陈煜阳不忍心打扰着睡梦中的天使,于是就这样安静的躺着,一双深邃的眼眸一会儿眺望窗外,一会儿又凝望着沉睡的女孩,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金乌太阳真火是天地间最为霸道的火焰,从上古妖族的记载看来,只有巫祖祝融的祝融真火方能够与之媲美。昨天晚上陈煜阳强行用第二重金乌太阳真火打通了诸葛青青闭塞的九条阳脉,同时也为她驱除了残留在体内二十的阴毒。

不过让陈煜阳想不通的是,自己如此消耗法力修为直到累的不醒人事,但今天一早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修为猛涨,原本体内橙色的金乌太阳真火已经开始有些泛绿,境界也越过了真阳绝火的前期阶段,直接跳到了后期。

“难道真是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吗?”陈煜阳皱着眉头喃喃轻语了一句。

似乎听见了陈煜阳的声音,女孩的小脸蛋微微不舍的在他温暖宽大的胸膛上蹭了两下,长长睫毛翻动着,明亮的眸子略带着迷离的睁了开来。诸葛青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男人阳光般的笑意,略略有些羞涩的离开男人的胸膛,道:“你醒了?”

这时,陈煜阳才缓缓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问道:“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诸葛青青楞了一下,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有些不敢置信的双手相互摩擦着,一下子激动的叫了起来:“好了,好了!全好了!不冷了,一点也不冷了!谢谢你,谢谢你!”

望着再次活泼跳动充满着青春气息的女孩,陈煜阳静静的沉着声音道:“我昨晚已经将你九条闭塞的经络给打通了,还汲取了你身上二十年的阴毒,不过你这具身体已经侵泡在阴寒之中二十年了,要想彻彻底底的像正常人一样,还需要阳光的调节。你要有心理准备,二十年的阴寒之气,自然要二十年的纯阳之气才能够化解。

我身上的真阳之火太过霸道,为你打通经脉已经是铤而走险,如若一个控制不好必会将你烧成灰烬,所以要彻底根治,还需要你自己努力!”

“不过你放心,你的命是保存下来了。阴毒已去,你的身体也可以像往常人一样,只不过体温会比平常人低一些,不过就当是免费空调好了,只是你日后要多多汲取一些阳光,这样你身体的温度会回升的稍微快一些!”

“我知道了,能够有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能够将我的命留下来,就算再阴寒我也不在乎!”诸葛青青冲着陈煜阳甜甜的一笑说道。

陈煜阳很潇洒的套上白色的西装,抖了抖领子道:“我也该回去了,一夜未归,恐怕老爷子要吹胡子瞪眼睛了,家里也要三堂会审。你也赶紧回家一趟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诸葛叔叔,我想他会很开心的!”

“你,你不吃完早餐再走吗?”诸葛青青怯生生的问了一句,显然脸上有些期待。

“不了,我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回去晚了家里人着急!”听陈煜阳直接回绝了自己,诸葛青青心情有些低落,只是嗯了一声。不过当陈煜阳走到门前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笑着笑道:“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对于我们之间的政治联姻你如果有别的想法可以提出来,我不喜欢勉强女孩子!”

话音刚落,陈煜阳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前。诸葛青青略微迟疑的退了两步,神色有些委屈。慢慢的关上门,一个人蹲倚在门背后低声的抽泣了起来,呢喃道:“你是第一个上我床的男人,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没有自己的车,陈煜阳是打车回的军区大院,京城军区大院的将军楼里面众人见陈煜阳回来了,脸上神色各异。大有三堂会审的架势,尤其是陈振坤,胡子都要撅起来了,见自己这个放浪形骸的孙子冷冷了一声哼!

到是顾奇和李英伟巴巴的上前,有些谄媚道:“煜阳表弟,在大商场里面我就看出来了,您是高人啦!果真是真人不露相,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将京城著名的冰山美人给推倒了。我拜你为师,你将泡妞的绝技交给我吧!”

“是啊,是啊!您这手绝活怎么也不能让他失传下去啊!您得教教我们哥两!到时候我们也不至于找不着老婆啊!”李英伟一旁嬉皮笑脸的应合着。

“你们两也不看看我煜阳堂弟这幅天生女人克星的模样,就你们两,听说过丑人不整容就想当电影明星的吗?”陈馨晨冲着顾奇和李英伟就囔囔道,弄得一家子本来很严肃的批斗大会变成了泡妞取经大会了。

陈家老祖宗陈凌峰哈哈一乐,道:“煜阳,小家伙不错,有乃父之风。当年你老爸在京城可是数一数二的风流公子,迷倒在你老爸脚下的女人如今还有待字闺中的呢?那可是一搓一撮的啊!”

“爸,您怎么能够这么助长他们这些不正之风啊!阳阳这孩子才多大,十七岁啊!如今就学会这些,那将来还怎么能够成就大器啊!”陈振坤有些气不过了,对着自己的父亲直翻白眼道。

一旁的陈震乾到是略带笑意道:“振坤,你都多大了,不要用这些腐旧的思想来束缚孩子!这是孩子的本事,你看看京城多少公子哥都没有将那冰山一样的小丫头攻克下来,阳阳这孩子一出马,就马到功成。这说明什么,这是个人魅力,一种求不来的气质,有这么个孙子,你这老家伙还不知足!”

陈凌峰很是肯定自己大儿子的观点,点了点头,正色道:“如若这小子连个小妞都摆不平那以后他指望他能够摆平什么大事情啊!就像顾奇和李英伟,你们两个小子要风流,老头子我管不着,但是有一点你门必须摆得平,不要到最后让老陈家出面给你们擦屁股。这才叫本事!”

陈家老祖宗的一番话让顾奇三人一阵兴奋,不过很快又蔫了下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陈煜阳身上,神色说不来的羡慕。

“老爷子的话一针见血呀!爸你就不要用这些老观念来束缚孩子了,我相信阳阳这件事情会处理好的!”陈洛书也是一边打边鼓道。

“你们,你们……唉!!!”陈振坤终于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不过依旧对着陈煜阳栗色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屋内的众人,陈煜阳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说道:“大家都说完了吧!能够听我说两句了吗?”一步一步的来到了陈凌峰的跟前,陈煜阳有些怨气的笑了笑道:“我不喜欢被人摆布。诸葛青青天生九阴绝脉,注定活不过十八岁的。我想你们这些老人家不会不知道吧!你们居然为了政治联姻让我娶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死的女孩子,这对我不公平,对诸葛青青也不公平!”

陈煜阳的几句话太有震慑力了,陈老爷子瞬间就傻眼了,陈震乾和陈振坤也有些惊诧,就连陈洛书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道:“我,我一直以为那是传闻,难道,难道真有其事不成?”

陈老爷子缓缓的站起身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而陈震乾和陈振坤也有些苦涩的闭起了眼睛,似乎是在默认着什么。此刻陈家之内一片静寂,没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声说话,但无一例外,这些小一辈的眼神中都有些愤愤。

吧唧了一声嘴巴,陈煜阳接着冷笑了一声说道:“天生九阴绝脉,根本就是碰不得的,沾边立即浑身冰冷,更别说男女之事。哪个敢和九阴绝脉的女人行床第之欢,立时暴毙,我的爷爷,你以为你孙子我是超人不成!”

“什么??该死的诸葛明怎么没有和我说这事?”陈凌峰瞬时退了两步,就连一众小一辈的也都惊恐的站了起来。

全场只有陈煜阳依旧谈笑风生,淡淡的笑容永远仿佛阳光一样:“别担心,太爷爷。你重孙儿我就是一个超人,超自然能力者!”

陈煜阳最后的几个字声音很小,很小,只有陈凌峰能够听到。陈凌峰先在浑身一震,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这个重孙儿,再后来居然笑了,笑的无比畅快,对着陈煜阳和陈震乾,陈振坤还有陈洛书道:“你们到我书房来,说些事情!!”

陈凌峰的书房内,一众人的目光都瞄向陈煜阳,但是面色各异,谁都不先开口说话。最后还是陈家老祖宗陈凌峰先张了张嘴,问道:“说说你的想法吧!还有交代一下昨天晚上你和诸葛青青到底做了什么?”

陈煜阳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这场政治婚姻还是先放一放吧!”

“放?”陈振坤冷冷一笑,有些怒气道:“怎么放?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陈家和诸葛家在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这种事情能够当做放屁一样就这么算了!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政治头脑?”

“爸,你等阳阳把话说完也不迟,这样火急火燎的再把孩子吓着!”陈洛书有些反感自己的父亲总是将政治挂在嘴边上,做什么事情总要和政治生命以及政治斗争联系起来。

“大小子说得对!振坤,你现在已经问鼎中央政治局了,做事情还是要稳当一些。不要什么火气都往孩子身上撒!”陈凌峰端起自己破旧的军绿色水壶,喝了一口,眯起眼睛望着陈煜阳,老神在在道:“比起这场政治联姻,其实老头子我更想知道昨天晚上你到底和诸葛青青做了什么?”

陈煜阳白了一眼自己这个老谋深算的太爷爷,笑道:“没什么?给她治病而已!现在不论这场政治婚姻能不能成,诸葛家都要欠我们陈家一个人情。这样的结果不正是你们想看到的吗?”

众人脸上神色又是一怔,都疑惑的望向陈凌峰,只见陈凌峰缓缓的站了起来,认认真真的打量了陈煜阳一眼,叹息了一声淡淡道:“阳阳,你做得不错!”随即老人话锋一转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治好了诸葛家公认的天才少女,却又不娶她!如若她终身不嫁,那令当别论,如果她一旦嫁给别的世家,那么后果……”

陈煜阳的眼神中突然散发出了一种浓烈的厌恶之意,他非常明白这位陈家的老祖宗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直接打断陈凌峰的话道:“救与不救全在我,嫁与不嫁那是诸葛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哎!!”陈凌峰再次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孩子和你老子一个性情!”

“性情是天生的,改变不了,我只能改变我对人对事的态度。放着一个身得绝症的女孩子不救,这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则!”陈煜阳似乎没有半点畏惧,不卑不亢道。

“好吧!这些事情都随你!不过老头子我想知道,你怎么会成为一个超自然能力者的。陈家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基因,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人修炼的功法?”

陈煜阳沉吟了一下,道:“这个可以保密吗?”

“当然!”陈凌峰乐了,笑了一声说道:“你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的权利,你不说我也不再问,就当我不知道好了!”

“谢谢!”陈煜阳依旧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虽然很厌恶这些老人家以政治为主的作风,但是起码的尊敬老人陈煜阳还是懂的。

就在陈凌峰和陈振坤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就听陈馨晨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太爷爷,诸葛家老爷子来了,正在楼下等着见您呢!”

“好快啊!”陈煜阳眉宇轻皱,下意识的望了一下门外,心中暗想道。

“蹬蹬蹬蹬”陈家四代五个人的身影纷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此时诸葛家老爷子诸葛明早已经在楼下会客厅里面等候了。见到陈凌峰从楼下下来,诸葛明三步跨两步走上前去,朗声笑道:“老爷子,身体还是这么硬朗!”

“你这老东西也比我小不了多少,别在我面前装嫩!”陈凌峰笑骂道。

从这样简单的对话中,陈煜阳看得出来,陈家和诸葛家的关系并不一般。诸葛明,那个传说中X级别,最靠近神的存在,昨天在陈煜阳心中还多少有些神秘。但今天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一身白色的绸缎装,上面印刻着一张让人看不懂的图案。

相关文章:

好紧好湿硬的好大 公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绝美佳人

快穿之扑倒男神h高辣屋/男朋友不如前男友活好

手指在女朋友在下面游动_我被五个男医生做了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总裁在车里从后面进去

网球王子之最强教练 网球王子之助教别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