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邀上台表演小说_该死的别乱来

2021-10-08 20:46 · 新商盟

因为距离太近,苏小雅精致的容颜便出现在了老姜的面前,妈的,这女人长得也太漂亮了吧,皮肤白嫩无暇吹弹可破,甚至连多余的毛孔都没有。

可惜是个鸡,要不然老姜倒是不介意尝一尝。

因为苏小雅直接凑上来的,老姜想要躲避都不能,那炙热的呼吸便扫在了老姜的脸上,酥酥麻麻痒痒的,顿时让老姜心里火起。

可就算是有了感觉,老姜也依然无动于衷,就苏小雅做的那事儿,指不定跟多少男人发生过关系呢,老姜作为医生,有轻微的洁癖,这样的女人完全提不起自己的兴趣。

“老姜,你不愿意接近我是不是因为嫌弃我呀!”

老姜往后退了一步,跟苏小雅保持了安全的距离,听到苏小雅这么说,也没有心情去敷衍,直接说:“你胡说什么呢,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我的职责只是给你治病,你要是没病的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赶紧离去吧!”

老姜算是看出来了,苏小雅从一进门就企图引诱他,这小浪蹄子,说不定最近缺男人了。

老姜有些郁闷,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至于苏小雅费尽心思的引诱她吗,就苏小雅这样的长相,随便找个男人,只要她愿意叉开腿,那些男人还不趋之若鹜?

“咯咯咯,姜叔,你这么严肃干啥,笑一笑,笑一笑才有大姑娘小媳妇愿意接近你呀……”

说完,又恬不知耻的朝着老姜走来,故意将低胸装往下拉了拉,露出了那曼妙的部位,低头一看,那深邃的勾便清晰可见。

咕咚!

老姜吞了一口唾沫,原本他之前就被高甜甜惹得火起,现在又被这么一勾引,一种想法就出现。

不过最终,老姜还是压下了那种想法,往后退了一步,很严肃的说:“你干什么?”

看到老姜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苏小雅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眼睛亮了起来,迅速往前走了一步,将她那诱人的地方紧紧的贴在了老姜的身上,然后对老姜说:“你说我干什么呀?”

眉眼如丝,说话娇滴滴的,再次让老姜有了感觉……

“姜叔,你是不是无能呀?”

苏小雅似有若无的将目光放在了老姜的两腿之间,笑嘻嘻的说!

你才无能呢,你全家都无能!

老姜心里咆哮着,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装作有些嫌弃的将苏小雅推开,严肃的说:“苏小雅,你究竟有完没完?”

看着老姜直接生气的样子,苏小雅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像是很惊喜的样子,收起了刚才那勾引的动作,一脸严肃的对老姜说:“姜叔,我其实真的是找你治病的!”

“什么病?”

老姜愣了一下,有些不习惯苏小雅突然变得严肃的样子。

在她觉得,就苏小雅这样的女人,本来就应该是浪荡的那种,此刻装作良家女的样子,让老姜觉得她有点做,说不定心里正在想着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也不一定呢。

苏小雅又谨慎的在周围看了一眼,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朝着老姜那边的输液室看了进去。

“姜叔,我刚才叫门那么久,你怎么不给我开门?”

老姜心里咯噔一下,顺着苏小雅看了过去,莫非苏小雅知道什么?

“我,我正在上厕所呢!”

老姜随意的说着,警惕的看着苏小雅。

“原来这样呢,我还以为姜叔你金屋藏娇了。”

说话间,她趁着老姜不注意,迅速的去那边输液室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之后,嘿嘿笑着说。

“行了,有话就直接说吧!”

老姜此刻也看出来了,苏小雅表现出这种样子,的确像是有什么病找他看,只是这种病可能不那么简单,说不定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姜叔,他们都说你的医术好,所以我就来找您试试,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说到这里,苏小雅像是想打了什么伤心事似的,瞬间又哭唧唧的低着头不敢再去看老姜。

“你说吧,让我治病总得说你得了什么病吧!”

老姜忍住心底的厌烦,耐心的对苏小雅说,不管怎么说,他首先是医生,帮苏小雅治病是应该的。

“嗯,姜叔,是这样的,我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可现在,我男朋友提出跟我分手,所以,我才来找你的!”

老姜无语,她男朋友跟她分手,她找自己有什么用?

似乎看出了老姜眼底的不理解,苏小雅一咬牙便直接对老姜说:“我得了一种怪病,去医院治疗医生都说没办法,所以我只能来找你。”

莫非是艾滋?

老姜的脸色变得复杂起来,目光中也透出了一抹郑重。

“小雅,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医,医院都治不了的病,我怎么能治得了呢?”

老姜是从心底不想帮苏小雅治病,要是真的是艾滋的话,老姜虽然不能治疗,但有一种祖传的方式暂时压制!

“不行,姜师傅,您还没有听我得的什么病,您怎么就能拒绝呢!”

老姜无语,这是直接赖上自己的节奏呀。

“那行,你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再老姜的催促下,苏小雅一咬牙,小声的对老姜说:“我跟我男朋友干不了那事儿,我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我那个地方被堵塞,有点像传说中的石女!”

“石女?”

老姜惊到了,苏小雅可是干那种事儿的,怎么可能会是石女?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但因为病情罕见,医生也不能确诊,我跟男友试过,可试过很多次,都不能成功!”

听到苏小雅这么说,老姜顿时来了兴趣,莫非她迄今为止都没有被开发过?要是这样的话,那老姜就有福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要先检查一下!”

老姜若有所思,看向了苏小雅,就苏小雅这样的身材跟脸蛋,要是真的得了这种病,那岂不是给自己送来的福利?

想到刚才因为苏小雅的到来坏了老姜的事情,老姜心里便有了怒气,要是能让苏小雅给自己一番补偿,其实也不错。

“检查?”

苏小雅有些犹豫了,那岂不是要脱裤子?

不过看到老姜一本正经的样子,苏小雅又一咬牙直接说:“好,就在这里吗?”

苏小雅果然跟高甜甜不同,这要是高甜甜的话,还需要老姜跟她说一些吓唬她的话,想方设法的让她妥协。

可苏小雅却简单多了,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苏小雅对于男女之事很开放,不愧是在夜店上班的。

“就去里面吧,里面有一张床,你直接躺在上面。”

里面的那张床苏小雅看到了,她其实也有点排斥在老姜面前脱裤子的,可一想到自己的病,一想到要跟自己分手的男友,苏小雅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躺在床上感受了一下,硬邦邦的,好在看起来还算干净。

“老姜,你实话告诉我,你这张床上躺过几个女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是不愿意检查的话,就马上离开!”

老姜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不能以常理来对付,用这种强硬的语气,反而比那种哄来哄去要好得多。

“脾气还挺大,好了,我不说了,你帮我检查吧,我需要怎么配合你?”

说到这里,苏小雅的俏脸便红了起来,她刚才之所以对老姜这么说,就是为了最后再试探一下老姜,看老姜是不是那种见色忘义的男人,要真的是那种色眯眯的男人,她有可能不会让老姜治疗。

老姜的态度让苏小雅彻底的放弃了戒心,不再多说什么了。

“是不是这样?”

苏小雅痛快的将衣服脱掉,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裤裤,蕾丝面料,就算是隔着小裤裤,里面的风景也隐约可见,后面更是用几根线挂着,将那诱人的香臀勾勒得更加挺翘,白嫩细腻的肌肤白的发光,看起来弹性十足,让老姜有一种直接上前去拍一把的想法。

想到那啪啪啪的声音,肯定很带劲儿。

感受到老姜的目光,苏小雅娇羞的朝着老姜看去,在看到了老姜眼底的浴火,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娇笑着对老姜说:“我还真的以为你无欲无求呢!”

到了这个份上,要是还不能引诱老姜,那就是苏小雅的失败了。

老姜有些尴尬,回过神之后便走了过去,扶着苏小雅的翘臀,让苏小雅将那里展现在自己面前,然后拿起手电筒,仔细的检查了起来。

此刻,苏小雅的全部便暴露在了老姜的面前,让老姜惊喜的是,苏小雅的那里居然十分的粉嫩,一点积压的暗沉都没有。

这个发现让老姜激动起来了,他也有点相信苏小雅之前说的那话,她现在的身体还没有被男人开发过呢。

想到这里,老姜便激动地难以自制,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

接着,老姜又对苏小雅别的地方进行了检查,这才发现苏小雅的后面居然有些痕迹,明显就是被干过的样子。

老姜心里不耻,这样的女人还真是重口味呀。

虽然这样,老姜还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番,并没有说出来。

“怎么样,老姜,看得出来吗?”

苏小雅有些着急,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你先等等,我还要进一步检查,从外面看起来,似乎跟一般人没有区别呀!”

苏小雅点了点头,俏脸红了一下,谁让自己太着急呢?

老姜拿起桌子上的手电筒,将手指放在了她的那里,撑开了一点之后,便企图将另外一根手指伸进去。

可刚伸进去了一个指腹,苏小雅就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身体扭动着,显然是有些疼了。

老姜的眉头皱了起来,紧,真的特别紧,紧得都有点不正常了。

“疼,老姜,你轻点!”

苏小雅气喘吁吁的,刚才还有点红晕的俏脸变得苍白了起来,紧紧咬着贝齿,露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老姜不得不将手指拿出来,然后放下了手电筒,对于她的情况,老姜已经大致了解了。

“怎么样了?”

疼痛不见,老姜的手指拿出来苏小雅就感觉到了,虽然那里还有点疼,可苏小雅却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有些急促的问了起来。

“情况有些不好,我只能说可以试试,但具体的治疗方式还需要跟你说一下,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看着老姜一脸严肃的样子,苏小雅也紧张了起来,迫不急的问道:“什么方式,只要能治疗我这种病,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

老姜对于苏小雅迫切的心情有些不齿,看来这女人早就想着被男人干了,也幸亏她的了这种病,要不然根本就轮不到自己。

“我有些奇怪,既然你这里不能用,那你跟你男朋友做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现在年轻人火气大,苏小雅要说她跟男朋友什么都没有做过,老姜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老姜的问题让苏小雅羞红了脸,原本她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可要是因此让老姜生气的话,不给自己治病那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里,苏小雅只能红着脸吞吞吐吐的说:“我们是用其他方式,要不他就到我的后面,要不就是我帮她用手或者其他解决。”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雅涂着口红的唇一张一合,想到她有可能用这个帮男友做那种事情,老姜就觉得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儿已经站不住了。

苏小雅的话,也让老姜之前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果然是这样的。

再去看那明显带有痕迹的菊花时,心里就变得不齿起来。

这种强烈的反差感,也让老姜对苏小雅那未被开发的地方变得炙热起来。

“原来这样呀,我刚才还疑惑呢,不过小雅,想要治疗你这个病,我必须要用一种特殊的手法按摩一番,将你的通道打开,然后再模拟你男友该做的事情,看能不能将通道打开。”

刚才老姜试过了,那里真的很紧,老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一根手指伸进去,想要做那种事情,其实也是很不容易的。

但让老姜惊喜的是,苏小雅那里并非全部都堵塞,只是在入口的地方有一个壁障,只要将那个壁障打开,想要进入的话就容易多了。

“那是不是我的身子也破坏掉了?”

苏小雅有些不情愿,她很爱自己的男朋友,想要将第一次留给自己的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家世不错,除了看中苏小雅的美貌之外,还看中了苏小雅还留着第一次。

毕竟,现在的女孩子,能够将第一次留下的不多了。

“没错,这是肯定的,但这也是我唯一的办法,你想要让自己恢复,就必须要有所失,要不然的话,就只能继续如同以前那样忍受不能跟男友办事的痛苦。”

“您的意思是说,你确定可以治好我?”

老姜自然不会说出这么肯定的话,毕竟,这样的情况老姜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只有理论,没有实践,自然不可能把话说的太满。

“只能说尽量,以前我师父遇到过这样的病例,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但多少有点把握,说不定能够治好。”

“那,您尽量吧!”

苏小雅一副认命的样子,毕竟,失去第一次能让自己恢复的话,那也是划算的。

“好,你忍住,可能会有点疼!”

老姜心里大喜,原本以为还需要过多的去说服呢,却没有想到苏小雅这么快就答应了,刚好节省了老姜的口舌。

看着苏小雅娇羞的样子,那含羞的脸颊微微泛红,双眼微微眯起来,看似紧张,又带着一丝期待。

看到这里,老姜心里也稍微平衡了一点,苏小雅打搅了他跟高甜甜的好事,现在用自己的来偿还他,这对于老姜来说才算公平。

再说了,自己要是真的做成了,那不仅尝到了苏小雅的滋味,还能够让自己名利双收,岂不是更好。

毕竟,苏小雅这种病,大医院都治不了,要是自己能治好的话,到时候岂不是说明自己的医术比大医院的那些专家都要好?

看着苏小雅微微张开腿,那红嫩的两片唇中间一道浅浅的痕迹,无比诱人。

几乎没有太多犹豫,老姜再次弯腰凑在了苏小雅的那里,伸出手指先在边沿的地方摸了一下。

那明显的感觉,让苏小雅有些激动,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可那种酥麻的感觉还是让她忍不住收缩了一下。

等到适应了老姜的把玩,她才稍微的好了一点,静静地等待着老姜的继续。

老姜尝试着将手指伸进去,可依然只是进去了一个指腹,想要再进去一点,就像是遇到了阻力一般,怎么都进不去了。

看着苏小雅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老姜便知道想要再次进入还是有点问题的,就算是苏小雅的忍耐力再好,一般的疼痛可以忍受,可要是疼痛加大,苏小雅肯定承受不了的。

“我先用手指试试你那里承受能力怎么样,你一定要忍住,等进去之后就好了。”

“嗯,我会忍住的。”

苏小雅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恢复正常,心里就激动,此刻,老姜说什么就是什么,自然没有问题的。

好紧!

虽然老姜已经有了准备,可在他试图将手指伸进去的时候,依然受到了强烈的阻拦。

老姜没有继续往进走,而是手指微微弯曲,在她的那里很有技巧的揉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刺激了起来。

苏小雅很快就感觉到了老姜的动作,那种干涩的感觉慢慢的有了一点缓解,稍微的舒服了一点。

对于苏小雅的感觉,老姜也有着最直接的感觉,感觉到自己初步的尝试有了作用,老姜便将手指稍微的伸进去了一点。

“嘶,疼!”

虽然只是一点点,可苏小雅却疼的脸色都变了,身体也下意识的弯了起来,像是要逃离似的。

当苏小雅对上了老姜的目光的时候,被老姜严肃的样子给震慑到,又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这才哪跟哪呀,你要是现在都忍不住,那我就不用治疗了.”

抛却冲破这层壁障要忍受的疼痛不说,就一会儿要破了苏小雅那层膜,疼痛也是可想而知的。

苏小雅咬着唇一脸委屈,想到自己跟男友尝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而每一次自己都疼的死去活来的,苏小雅便咬牙忍住了。

“姜叔,你继续吧,我可以忍受。”

老姜等得就是苏小雅的这句话,等到苏小雅平静下来之后,手指再次动了起来,因为第一次刺激的余味还在,这一次苏小雅来感觉就比之前稍微的快了一点。

在老姜的刺激下,那红嫩的地方微微展开,有晶莹的泉水无声无息的从深处缓缓流了出来,老姜在苏小雅的翘臀上扶了一下,感受着苏小雅那白嫩的肌肤,目光却盯在了苏小雅胸前的两团饱满上。

那两团饱满很大,估计被很多男人揉捏才变得这般大的。

想到这里,老姜就说:“我现在必须刺激的你有了感觉,让那种爱的汁液流出来起到润滑作用,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不过,我只在这里刺激似乎有些不够,所以……”

苏小雅对男人还是很了解的,在老姜看向她胸前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老姜想的是什么了。

白嫩的小脸盖上了一层红晕,像是熟透了的柿子一般,咯咯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真的无欲无求呢,原来也是有所需求的呀!”

苏小雅的话太过露骨了,可老姜就是喜欢这样露骨的挑逗,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可心里的那团火却燃烧的更加旺盛了。

“我这不都是为了给你治病吗?”

不管老王这是借口还是真的,苏小雅都没有选择,她想要变成正常的女人,那就必须要相信老姜,答应老姜的要求。

而且,苏小雅被老姜这般的一捣鼓,其实也是有点想了。

“行吧,你看着办,只要能治好,怎么都行!”

听到苏小雅这么一说,老姜心里更是得意,果然是小骚货,这种要求都愿意,说不定早就等着自己干她了。

这些年她一直没有被男人开发过,却接触到了各种男人,其实早就想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老姜心里也就没有了压力,一把将苏小雅的上衣掀开,那白嫩的两只巨大的圆球就那么跳了出来,嗖的一下出现在了老姜的面前,瞬间就晃花了老姜的眼睛。

好大,好白!

老姜下意识得惊叫了起来,长大嘴巴,咕嘟一声,便有唾沫从喉管滑落,心跳也跟着急促起来。

感受着老姜那吃惊地目光,苏小雅也有些娇羞,可在娇羞的同时,也有淡淡的自豪,要知道,她的这一对可是货真价实的,比那些做过手术各种垫的强多了。

现在只是看到,就让老姜目瞪口呆了,这要是再摸到的话,那岂不是更难以自控。

老姜压下心底的激动,缓缓的伸出了手,一手一个摸在了苏小雅那白嫩的两个馒头上,弹性十足,中间的两个草莓受到了刺激,瞬间就立了起来,老姜用手指轻轻地捏了一下,便惹得苏小雅一阵娇喘。

那喘息,如同夜猫叫春,又如同能够刺激人欲望的药物,让老姜更是无法自拔起来。

“姜叔,我有点难受,差不多了吧!”

被老姜各种把玩,苏小雅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第一次有了这种强烈的感觉,只是摸着做空,便能能够让她拥有如此的感觉,就好像在沸水里蒸煮,又好像在大火中炙烤。

唯一的清凉,便是老姜那略微带着一点老茧的手,只需要那么一动,一揉,一捏,便能让苏小雅酥麻到骨子里,有点难受,又有点舒服,这种奇妙的感觉,以前她是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

此刻,她向来没有太多感觉的那里,也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像是有一汪清泉,就那么潺潺流出来,水汪汪的,早就淹没了她仅有的一点理智。

老姜看着苏小雅那扭动着身体,搔首弄姿的样子,便再次将手指伸进去,就在苏小雅意乱情迷,被那种美妙的感觉吸引的时候,他的手指顺着那仅有的一点空隙,嗖的一下直接伸了进去。

嘶……

那突然而来的疼痛让苏小雅瞬间白了脸颊,但很快,她心底的难受就被眼前的惊喜给刺激到了。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老姜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她身体的深处,从来没有被人攻破的那层堵塞着自己的东西终于没有了。

“姜叔,是不是好可?”

看到苏小雅惊喜的样子,老姜便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老姜刚才其实也有点冒险,因为之前觉得只有一层壁障隔着那条通道只是一种猜测,冒险进入的那一刻,他还是紧张的,害怕自己猜错了。

现在看来,似乎自己没有猜错。

“这只是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一步,还没有进行模拟呢。”

“什么?还要模拟吗?不都通了吗?”

苏小雅有些不愿意了,毕竟,她之前答应老姜的前提是因为那里被堵塞了,所以才不得不答应老姜,可现在都疏通了,再模拟的话,不就是有些多此一举吗?

还真是个言而无信的小娼妇呀。

老姜心里有些不耻苏小雅的行为,冲着苏小雅笑了一下,只是笑声有点冷。

你要是觉得现在这种程度就是好了的话,你大可以现在就离开。

老姜要是不说的话,苏小雅还真有这种想法,可老姜这么一说,苏小雅反而不敢了,顿时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老姜。

“姜叔,究竟怎么回事,莫非还有别的问题吗?”

苏小雅下意识的问了一下老姜,此刻,老姜的手指还在他身体里,那种明显的异物感,让苏小雅有些难受,要是现在可以离开的话,她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去找男朋友,然后跟男朋友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再将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男朋友。

“自然有问题,不仅有问题,问题还很大呢。”

看到苏小雅的脸色变了,老姜也没有理会,接着说:“你只是感觉疏通了,那只是我用特殊手法打开了你的壁障,然后将手指伸进去了,可要是我的手指拿出来的话,之前被我打开的壁障又会再次合起来,到时候你依然是原来的样子。”

“怎么可能,不是都通了吗?”

苏小雅有些不能接受老姜说的这些话,脸色变得苍白一片。

“怎么就不可能了,其实道理很简单,手指的粗细程度跟那个地方的粗细程度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而且手指相对比较硬,力气也大,要是换成那个,你觉得还能就这么轻易的就进去吗?”

苏小雅不说话了,她虽然还有点不相信,可她不敢冒这个险,再说了,老姜刚才说的话已经很直白了,而且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她不敢不相信。

“苏不起姜师傅,我太着急了,您继续吧!”

老姜也并非想要真的惹怒苏小雅,听到苏小雅这么说,态度也就稍微好一点了。

更何况,接下来的治疗,还需要苏小雅的配合。

“好!”

老姜答应了一下,那探入苏小雅身体里的手指便开始动了起来,一开始只要轻微的一动,苏小雅便会疼的脸颊苍白,那难以忍受的疼痛,终于让她意识到,刚才老姜说的话的确没有错。

为了以后自己的幸福,苏小雅硬是咬牙忍住了。

不过,随着老姜手指的悸动,苏小雅所承受的痛苦就越来越小了,甚至有一种淡淡的美妙的感觉传来。

这种深入体内,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喜悦,跟她之前听小姐们们闲暇时议论的那种欲生欲死的快乐极其相似,当时她为了隐瞒身体的异样,硬是装作也很懂的样子,甚至为了能够跟小姐妹们有更多共同话题,还偷偷看了一些言情小说。

此刻,她真正体会到了这种快乐,也真正意识到了,那种由内而外的兴奋,只要是经历过,不管任何美妙的词汇,都没办法形容她心底的兴奋。

之前自己病没有治好的时候,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美妙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苏小雅的俏脸便红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那沉重的喘息中也带着淡淡的清甜,美妙的让苏小雅想要大喊大叫。

“啊,老姜,我好舒服……”

“现在就已经舒服了吗?一会儿还有更舒服的。”

苏小雅的样子感染了老姜,老姜终于使出了看家本事,手指更快速的转动了起来,苏小雅里面的很细腻,也很温暖,或许是从来没有被开发过吧,再加上那种异于常人的紧致,早就让老姜的那里胀痛的不行了。

可要是就这么直接进入,老姜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尤其是当他看到苏小雅那放在小腹上白嫩的柔夷,以及如同樱桃一般诱人的红唇,老姜就想要让她用这些部位,将自己包裹。

“小雅,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只是你也知道,我跟你没有太多的感情,所以,剩下的就看你了!”

老姜虽然说的很含糊,但是苏小雅却是明白的。

她的那些小姐妹说过,有时候为了找她们的男朋友享受,她们就需要刺激男朋友,等男朋友有了反应才做。

之前苏小雅跟自己的男朋友也做过,只不过让他帮着老姜做,苏小雅总觉得有些不不好意思。

“这,能不能你自己来?”

苏小雅有些为难的说。

老姜听了之后,只能略微有些遗憾的说:“你要是不愿意也行,我只能试试了,不过因为没有被刺激到,也不知道能不能直接进入,要是不行的话,就只能等改天了。”

苏小雅才不想等到改天呢,今天都让她受了这么多罪,而且接受了老姜这么多然她觉得难为情的治疗,再说了,她还想治好了回去跟男朋友尝试一下呢,种种比较之后,苏小雅一咬牙便说:“那好吧,我试试!”

老姜听到苏小雅终于答应,激动地都快要跳起来了,急忙对苏小雅说:“好,那就开始吧!”

说完,老姜便迫不及待的将白大褂掀开,将裤子解开,那早就不甘心只躲在里面的小兄弟便弹跳了出来,嗖的一下,便出现在了苏小雅的面前。

好大!好粗!

苏小雅在看到老姜的小兄弟之后,顿时眼睛就直了,她没有想到,老姜居然有这么大,想到自己那里的紧致,要是被老姜的进去之后,会不会更疼了?

不过听小姐妹们说过,男人的那里越大越粗,坐起来才越舒服呢。

之前她也听说过小姐妹们说过她们遇到的男人的尺寸,那些尺寸跟老姜比起来,根本就不算大,而那些小姐妹们却夸赞不已。

要是那些小姐妹们知道老姜的尺寸,会不会直接找上门想要尝一尝?

苏小雅一时间想得有点出神,同时,又红着脸握住了老姜的那里,感受着那炙热的温度,以及柔软嫩滑的手感,心里莫名的有些激动,想着,要是男友的也能这么大就好了。

用手指试了一下,似乎男友的比老姜的还差好多呢。

老姜知道自己的本钱十足,在看到苏小雅的表现之后,更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便得意了起来。

苏小雅的手法居然很熟练,在她的把玩下,老姜好几次都想要直接冲进去,要不是他还想要尝试一下被苏小雅含着的感觉,他估计就直接进入了。

在苏小雅握着老姜的时候,老姜的手指也没有停歇,继续的动了起来。

“小雅,你能不能用嘴巴?”

老姜直接提出,苏小雅愣了一下,也没有拒绝,红着脸答应了。

毕竟,她都已经答应跟老姜做那事儿了,用嘴巴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再说了,她现在已经想的不行了,也希望早点结束,好让自己恢复正常。

看到苏小雅答应,老姜心里邪恶的笑着,忍了好几天的兄弟,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被苏小雅含着的那一刻,那股异样的温暖瞬间就包裹了自己,让老姜差点没有忍住直接射掉了子弹。

哆嗦了一下,老姜好容易才压下了心底的激动,继续一边刺激着苏小雅,一边把玩这苏小雅那对白嫩的大宝贝。

还别说,老姜越是刺激,苏小雅就显得越是激动,嘴巴动的也越快。

尤其是那灵活的舌尖,每一次扫在老姜的那里,都让老姜有了一种心跳加速的愉悦感,恨不得直接叫出声来。

而这种刺激下,老姜的手指也向着更深层次探了进去,惹得苏小雅尖叫连连,气喘吁吁,终于,忍不住了,松开了嘴巴,喘息着对老姜说:“姜叔,可以了吗,我实在难受的不行。”

小浪蹄子,终于彻底被他征服了。

老姜心里得意,此刻也顾不得再装什么正人君子了,喘着粗气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宝贝从苏小雅的手里拿开,顺着苏小雅的那里便刺了进去。

“啊,疼……”

就算是有了准备,可在老姜刺进去的时候,苏小雅还是疼的脸都白了,下意识的就夹紧了腿,恨不得将老姜推开。

这才进去了一点点,还没有冲破那层壁障呢,老姜还是有点低估了那层壁障的阻碍,想要凭借自己宝贝的力气冲破,估计还有一定的难度。

不过,要是这么容易就冲破的话,那苏小雅也不需要找他了,直接跟她的男人多尝试几次就可以了。

“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现在才进去了一半,要是不能坚持的话,以前的苦就都白受了。”

听到老姜这么说,苏小雅虽然一百个不情愿,可还是忍住了,咬着牙说:“姜叔,您继续吧,我能忍住!”

老姜不再犹豫,在苏小雅身下的一个穴位揉捏了一下,再次用力,这一次,直捣黄龙,直接刺到了最里面。

“啊,好疼!”

苏小雅疼的脸上直接变了颜色,整个人都轻微的颤抖起来,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这眼泪,也不知道是伤心的眼泪还是开心的眼泪。

刚才那疼痛,让苏小雅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

每个女孩子对自己的第一次都很在意,都希望将第一次献给自己最喜欢的男人,可苏小雅做梦都没有想到,夺走自己第一次的居然是老姜。

不过想到自己的病被老姜治好了,苏小雅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要是这个病治不好的话,男友肯定会跟自己分手,她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看到苏小雅难受,其实老姜也不好受,苏小雅那里实在是太紧了,原本紧致是好事,可太紧了却也不行,此刻,老姜觉得自己被苏小雅夹得都有些疼了,要是再这么下去,估计还没有动呢,老姜就会缴械。

这对于老姜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小雅,你要放松一点,你这样的话只会更疼,放松下来,慢慢就会习惯的,也就不疼了。”

苏小雅疼的不行,现在只要能让自己减轻一点疼痛,让她做什么都愿意,也就乖乖的听了老姜的话,让自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果然,苏小雅放松下来之后,老姜觉得好受多了,小兄弟也没有了那么大的压力,那种美妙的感觉便慢慢的出现,只是进入还远远不能让他满足,还需要冲刺再冲刺。

随着老姜一点点的动,苏小雅依然很疼,伴随着那种疼痛,苏小雅丢失的理智也慢慢的回归了。

“姜叔,您现在出来吧,实在是太疼了,我不治了!”

苏小雅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反正现在已经通了,到时候就跟男朋友一点点的尝试,也没有必要让老姜占便宜了。

小贱蹄子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呀,老姜心里冷笑,却也知道再坚持没有意义,再说,他要的从来都是自动送上门的猎物,要是强迫的话也没有用。

于是,老姜便提醒着苏小雅:“小雅,今天好不容易通了,就这么放弃的话,说不定会继续堵塞,你确定要结束?”

苏小雅现在清醒了,她觉得老姜这么说,根本就是想要满足自己,至于堵塞什么的,之前说不定苏小雅还会相信,可现在,苏小雅却是一点都不相信了。

“不用了,回去我跟那朋友试试,今天谢谢姜叔了,这是我的诊费。”

老姜虽然有些遗憾,可想到毕竟破了苏小雅的那层膜,老姜又觉得挺值得的,便也没有再坚持,直接离开的苏小雅的身体。

苏小雅忍住了那不适的疼痛,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迅速的将衣服穿好,将一沓钱给了老姜。

“用不了这么所,我其实也没有做什么。”

“不,这钱你一定要拿着,对了,今天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

老姜明白了,小贱蹄子不仅是翻脸不认人,还准备用钱堵自己的嘴呀!

有钱赚,老姜又怎么会不拿呢,这事儿,就算是苏小雅让他说,他也不会说的,于是便将那一沓钱拿在手里,笑呵呵的说:“小雅你放心,你今天只是来找我治感冒的!”

听到老姜这么说,苏小雅这才算满意,点了点头将衣服穿好,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很快,电话便打通了。

“喂,亲爱的你在哪里?”

不用说,老姜也猜到苏小雅应该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了,那娇滴滴的声音,老姜有一种牙齿都被酸倒的感觉。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苏小雅顿时急了起来,急忙又说:“亲爱的,你不能跟我分手,我的病已经治好了,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呢,想要你的小宝贝狠狠地干我呢。”

不愧是在夜店工作的,当着老姜的面,也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就算是老姜听到,也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显然,对方也被苏小雅的消息惊到了,接着,便听到苏小雅问了那个男人的地址,说十分钟后就到,然后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苏小雅那明显有些异样的脚步,老姜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有时候高兴地太早反而不好,一会儿有她失望的时候,所谓的乐极生悲就是这样吧。

自从苏小雅离开之后,老姜便久久不能平静,干了多年了,突然开荤,若是得不到满足,那边心心念念的都想要得到满足,此刻的老姜,就是这种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老姜的电话响了起来,当看到是高甜甜的时候,老姜的眼睛就亮了,心里一边念叨着老天对他不错,刚走可苏小雅,高甜甜就来了。

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慢,急忙将手机拿起来,迅速接通。

相关文章:

大胆66人体 大胆人gogo体艺术

恋上女人花|女上男下下吸吮奶动态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小受第一次会痛几天&痛打臀缝打肿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_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甜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