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嗜血狂徒在都市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2021-10-08 21:10 · 新商盟

老人的脸上略微有些褶皱,但一双眸子却是炯炯有神,看起来很是硬朗。

就在陈煜阳仔细的打量着这位传奇老者的瞬间,一个身影如闪电般穿行到了陈煜阳身边,一双大手狠狠的按在陈煜阳结实的胸膛之上,眼眸之中带着略微的兴奋。

“嘭”的一声闷响,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陈煜阳身上。陈煜阳眉头微微一皱,运了一身金阳真火,身体接受着巨大的掌力,却稳稳当当的站立着,没有半点摇晃的意思。到是按在他胸膛之上的大手瞬间通红。

“喔!!你小子真是个怪胎,你这一身修为起码属于A级超自然能力!太恐怖了!”

这双大手的主人正是和诸葛明一起来的诸葛日照。经受不住陈煜阳金阳真火的灼热,诸葛日照没有坚持多久就将双手收了回来,不住的在空中抖动着,叫道:“烫死我了,真是烫死我了!”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众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陈煜阳和诸葛日照这对翁婿,一脸沉默的女婿加上一脸滑稽表情的老丈人,这样的组合让所有人心中都憋着一阵笑意。

到是陈凌峰和诸葛明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诸葛明一脸微笑的来到陈煜阳面前,一把扣住陈煜阳的脉搏,几个瞬息之后又轻轻的放了下来,道:“不错,不错!好纯正的阳火,修为不弱!”

“怎么?你这老神棍看出什么来了?”陈凌峰一脸好奇的问道。

而诸葛明则再次朗声笑了起来,说道:“老爷子,你有个好重孙啊!这一身修为放在超自然联盟之中都能够排得上号啊!日照这小子说他是A级,依我看,这小子要是全力施为何止是A级能量啊!”

“诸葛爷爷过奖了!”陈煜阳见针插缝的说了一句。

“过奖?”诸葛日照狂笑了起来,道:“煜阳啊!你要知道我们家老爷子可是不随便夸人的。就算你叔叔我都不成被老爷子这样夸过!你小子真是幸福啊!不过你既然经过了老爷子这关,那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来,叫声爸爸听听!”

望着有些耍宝的诸葛日照,陈煜阳是一头的黑线,有些无奈道:“叔叔,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诸葛日照有些不耐烦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如此婆婆妈妈的!”

有些无奈的陈煜阳将目光投向家里这些长辈,只见陈凌峰和诸葛明这两个老家伙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似乎很开心。而陈振坤则是旁若无人的抽着烟看着报纸,陈震乾则是和陈馨晨交谈,陈洛书更绝,丢给他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然后哼起小曲来了。

苦笑了一阵,陈煜阳终于对着诸葛日照叫了一声:“爸!”

诸葛日照立马满脸堆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红包来道:“乖了,这是你岳母给你的见面礼!”

陈煜阳立时感觉一阵胃痛,但还是勉强的收下了。

不理会这对无厘头一般的翁婿,诸葛明望着满脸笑意的陈凌峰道:“老爷子,今天来是有些事情和您商量,我也不饶弯子了,就开门见山直说了!”

“说吧!什么事?”陈凌峰笑了起来。

“这个,您觉得煜阳和青青的订婚安排在哪一天好呢?”

“噗”陈凌峰当即一口茶喷了出来,然后转头向往正在和诸葛日照打机锋的陈煜阳,脸上多少有些尴尬。

“这个,这个,老神棍。”陈凌峰有些尴尬的拿起手边的茶杯又放下,然后又拿起桌边的抹布擦拭掉自己“不小心”喷洒出来的茶渍,脸色这才缓过来,道:“这个我们总要考虑一下小一辈的意见吗?不要让小一辈认为这是政治联姻,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当成独裁者,那就不好了吗?”

这两位重量级老人的谈话陈煜阳在一边听的清清楚楚,本以为自己这位利益至上的太爷爷会立马拍板下来,然后两人大谈特谈婚期,没想到陈凌峰会说出这么一番推搪之词,到是让他放心不少。

不过诸葛明这把年纪也是个人精似的人物,陈家这个老鬼如此说,有对着陈煜阳挤眉弄眼,他自然明白关节所在。于是笑道:“老爷子放心好了,这门婚事我们家青青是赞成的。不过说来也奇怪,原本那小丫头是极力反对的,后来一夜之间就变卦了,还扬言非陈煜阳不嫁!这个,所以……”

说着诸葛明笑眯眯的望向一旁的陈煜阳,问道:“煜阳啊!对于这门婚事你有意见吗?”

这让陈煜阳一阵头大,不过陈凌峰则是暗地里面对着诸葛明挑起了大拇哥,差点就要张嘴赞叹道:“高,实在是高!”

陈煜阳再怎么叛逆也不可能当众驳回诸葛家老爷子的面子,所以他心中一万个不情愿,也不成表现在脸上,依旧一脸平静道:“意见我没有。不过,我现在才十七岁,这么早就订婚感觉有些不妥!”

“再说了,就算要订婚也要有感情基础,不能委屈了青青不是!所以年轻人恋爱这个过程还是少不了的,要不一上来就直接奔主题,一点浪漫主义情调都没有的话,就算青青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会怨。我陈煜阳从来不委屈了自己的女人!”

陈煜阳的一番话让一旁的陈洛书暗暗叫绝,这番话义正言辞,字字在理,句句在情。尤其是最后一句,深的众多长辈的欢心,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女人,多有霸气啊!像是陈家的男人。

不过陈煜阳整体上是意思,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那就不想让家里面干涉自己的恋爱和婚姻。就算要娶也要自己去追求。只是这其中还隐藏了一丝退路,那就是万一两个人感情上合不来,那也能够好聚好散,至少不会影响到陈家和诸葛家现在的关系。

如果直接订婚就不同了,定了婚再想退就是悔婚,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好,好,好!小子,你这女婿我认定了!青青的眼光没错!”诸葛日照重重的拍了拍陈煜阳的肩膀第一个叫好,道。

不过诸葛家老爷子诸葛明却用一种十分深沉的目光望向陈煜阳,心道:好缜密的年轻人!修为还这么高!过了片刻,诸葛明才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们老人家也不想干涉你们年轻人的恋爱自由,该这么谈,该这么浪漫你们说了算。不过你们的恋爱必须给我一个期限,毕竟我们家青青已经二十一了,人生最青春的年华就在这几年了!”

陈煜阳同样回了诸葛明一个深沉的目光,道:“两年!”

“好!”诸葛明一拍桌子,道:“就给你们两年的时间!”说着朝着陈凌峰微微颔首,道:“老爷子,事情就先这样吧!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那我就先告辞了!”

“那好!”陈凌峰微笑着点了点头,道:“阳阳,你送一下你未来的岳父和爷爷!”

陈煜阳点了点头,一直将诸葛明父子送到门口。诸葛明这才回过头来,轻笑一声道:“小伙子,不错!很不错!临走的时候记得到我诸葛家来一趟,看看青青。我也有些话跟你交代,交代!”说着,诸葛家父子上了车,渐行渐远。

陈煜阳微微一愣,目光远送那辆精品劳斯莱斯,喃喃自语道:“临走?诸葛家老爷子好犀利的目光啊!”

送走了诸葛家的这对父子,陈煜阳立刻转回了将军楼。此刻将军楼客厅里面,陈凌峰,陈震乾,陈振坤三个老家伙再次老神在在的端坐在沙发上,似乎在说些什么,而陈洛书则站在一旁,脸上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

见陈煜阳回来了,陈馨晨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笑道:“好小子,深藏不露啊!千年冰山被你小子一夜就给融化了,还囔囔着非君不嫁。这事情要是在京城传开了,那你小子休想安生活命。”

陈煜阳脸上有些尴尬,重重的捏了捏眉心笑声道:“巧合,一定是巧合!”

“巧合?”陈洛书叫嚣了起来,一双剑眉跳动了两下笑道:“这也太巧了吧!你小子才来京城几天啊!居然就勾引了人家诸葛家的姑娘,说出去谁信啊!你还是乖乖的交代了吧,你到底把人家姑娘怎么了?”

傻傻的望着陈洛书这对父女不停的狂轰滥炸,陈煜阳有些气闷,道:“大伯,我和她真的没什么,您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不好!”

忽然,陈洛书一怔,然后阴阴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小子不会想要始乱终弃吧!”

“煜阳堂弟,如果真有什么也很正常吗?大家都是年轻人,总有那个走火的时候啊!说说,说说嘛!”陈馨晨压根就不信自己这位帅的掉渣的堂弟和那位冷若冰霜的诸葛家公主单独相处一夜,会没有什么风流故事。

陈煜阳一阵无语,懒得理他们,径直的坐到了陈凌峰对面的沙发上。此刻陈凌峰才一脸笑意的开口说道:“阳阳,你不是不赞同这门婚事吗?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陈煜阳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是柳下惠,对于诸葛青青这样美貌的姑娘怎么可能不动心呢?但是这门婚事还是要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如果能够既有感情,又能够形成政治联盟那固然好,如果……那就只能算了!”

“看来你比你的父亲当年成熟,也更加理性!”陈振坤叹了一句说道。

“阳阳,两年时间?你就真的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陈凌峰神色淡然的端起自己的军绿色水壶喝了一口,问道。

陈煜阳沉默了片刻,仰天呼了一声,道:“两年是我给自己的一个期限,也是给诸葛青青的一个期限,她如果真的能够等我两年,那我回来就和他订婚,如果她没有这份心,那这门婚事也就只能算了!”

“回来?”一旁的陈洛书有些糊涂的问道:“煜阳,你要上哪里去啊?”

此刻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懒懒的靠着沙发的陈煜阳,只不过大家脸上的神色各有不同,陈洛书父女是真的疑惑,至于陈凌峰则是期待,陈振坤和陈震乾这两兄弟更多的是微笑,不过也有些期待。

陈煜阳伸了个懒腰,将双手舒服的枕在头后面,对着陈凌峰笑道:“自然是去你们想让我去的地方!对嘛?太爷爷!”

陈凌峰此刻还不想点明,还想继续考考自己这个重孙儿,于是饶有深意的笑道:“阳阳,说说我们想让你去什么地方?”

“作为陈家的接班人,我这一生的轨迹估计早已经被你们这些长辈给规划好了。虽然我并不喜欢,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面对!要想真正的接掌陈家,必须要接手陈家相关的所有一切,其中最为重要的还是人脉。”

“不错,接着说下去!”陈振坤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欣赏自己这个孙子了,似乎这个孙子看问题的深度总不似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他那里知道陈煜阳接承了上古妖族无数年的底蕴,对于权谋已是了然于心,所以看问题的高度总会有所提升。

陈煜阳长长的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道:“作为陈家的接班人,我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军,二是从政,我说的对吗?”

陈凌峰一阵笑意的点了点头问道:“的确,不过这两条路还要靠你自己选择。不过无论你选哪一条,陈家都会成为你坚强的后盾!”

“阳阳,你现在可以不急着给答案,你有很长的时间考虑清楚。不过你只要记着一点,陈家绝对有力量支持你上位!”陈震乾笑道。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有答案了!”陈煜阳斩钉截铁道。

陈凌峰,陈震乾,陈振坤这三位老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就连一旁的陈洛书也惊诧的靠前了两步,想听听这位陈家的继承人到底会选择哪一条路。

就见陈煜阳缓缓起身,眼眸之中划过一抹深邃,一脸正色道:“我要从军!”

陈凌峰笑了,陈振坤笑了,陈洛书也笑了,只有陈震乾有些不甘道:“阳阳你可要想好了,不是大爷爷泼你冷水,如今不是过去,现在国无战事,想要在军队这条道路上走出来的话,那……”

“大爷爷,我明白的!”不等陈震乾把话说完,陈煜阳笑道:“国虽无战事,但从军这条道路依旧要比从政快得多!从政者无不是六七十岁才能上位,而且政治上的韬略牵一发而动全身。比起这些阴谋,我更喜欢阳谋!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只有真正掌控了枪杆子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说得好!”陈凌峰不禁拍起手来,说道:“当年我还是老首长身边的警卫的时候,老首长就曾经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作为陈家的儿郎,每个人体内流的都的军人的血脉,这种天性的抹杀不了的!”

说着陈凌峰转过面去,对着陈震乾说道:“老大,你是在政治这块地盘上时间太长了,所以养成了处处经营处处算计的坏毛病,畏首畏尾,不肯牺牲,只图享乐算什么大丈夫,算什么陈家的男人!”

多少年了,老爷子还没有这样当面训斥过自己的儿子们了,毕竟儿子们也都成爷爷辈的,有些话点名了大家面子都不好看,但今天老爷子也许是高兴,又或许是欣慰,才这番严词教训。

陈震乾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道:“父亲教训的是!是我太图谋安逸了!”

对于自己大儿子的态度,陈凌峰还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但他心中还有个疑惑,问道陈煜阳道:“阳阳,你和诸葛家那个老神棍定了两年的时间,两年真的就足够了吗?你这么有信心在两年之内有所作为?”

陈煜阳淡淡道:“两年时间对于军旅生涯也许只是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一部分,但是对于我和诸葛青青之间的感情,足够了!我给她两年的自由,两年的时间做抉择,两年之后她如果依旧是这个态度,那我就和她订婚!如果两年的时间其中发生了变化,那我也不想用一纸婚约捆绑人家女孩的幸福。”

“好,好”陈凌峰再次笑了起来,道:“不愧是我陈家的男儿,拿得起放得下!”

对于陈煜阳的表态,陈凌峰很赞赏,陈震乾和陈振坤这对兄弟却有些失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一旁的陈洛书却狡猾的一笑,道:“煜阳,你这可是以退为进啊!据说诸葛家的女儿可是刚硬,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别说是两年,就算是二十年,我怕她也会等你的!你这招,高,实在是高啊!”

不理会这个孙子的耍宝表演,陈凌峰又一次开口问道:“阳阳既然你选择从军,那全国十大军区你希望去哪里呢?太爷爷可以清楚的告诉你,北方六个军区陈家都能说上话,至于江南五省,那大部分是诸葛家的地盘,你考虑过没有。”

陈煜阳淡淡的笑了笑:“我想去北国,北国三省是个历练人的好地方!”

陈凌峰沉吟了片刻,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好吧!”

北国之地成天冰封雪地,又与沙俄接壤,可谓艰苦,远不比江南富庶平和。陈煜阳选择那地方从军,就连陈凌峰都没有想到。此时,陈凌峰的书房之内正进行着一场陈家高层的谈话,只是陈煜阳这个当事人不在其中,他也不想过多涉及老一辈人要考虑的东西。

此时的陈煜阳正一脸懒散的依靠在陈馨晨那辆红色的奔驰跑车之上,抽着烟。陈馨晨则是猫在车内,死命的白了陈煜阳一眼,没好气道:“你呀!真是害人害己,自己抽烟就算了,还让我跟着你吸二手烟,真是缺德!”

说归说,但陈馨晨并没有半点厌恶的意思,反倒是觉得自己这个堂弟抽烟的动作简直帅呆了。

一直烟完了,陈煜阳静静的良久,才上车,对着陈馨晨道:“馨晨姐,知道诸葛家在哪吗?”

“怎么?要去拜访老丈人?”陈馨晨略带玩味的一笑,车子一瞬间启动了,朝着诸葛家的进发了。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陈煜阳和陈馨晨已经近乎于无话不谈了,虽然年龄上有差距,但谁叫陈煜阳这个心理年龄比较神经病呢!陈馨晨常常和他开玩笑说:你长着十八九岁男人的面容却有一颗四十岁男人的心。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车子也很快来到了诸葛家庄园的门前,陈馨晨笑了一声说道:“你堂姐我还有约,就不和你进去了,你自己去吧!”

“好!”道了声谢,陈煜阳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再次矗立在阳光之下,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太阳,陈煜阳笑了,笑的就仿佛阳光一边炙热。

诸葛家不愧是深门大院,连看门的都是超自然能力者,他们身上的能量波动虽然不强,但陈煜阳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人一定是武修者。笑着迎上前去,陈煜阳朝着其中一位门卫道:“我叫陈煜阳,专程前来拜访诸葛爷爷!”

门卫先是一愣,然后瞬间堆起了笑容道:“原来是姑爷来了,请进!老爷子有交代,姑爷来了可以直接去大厅不用通传!”

对于姑爷这个称号,陈煜阳有些无奈,不过面上依旧是笑了笑道:“谢谢!”

诸葛家的庄园不可谓不大,走着走着,陈煜阳忽然感觉自己迷路了,找不着北了。刚想要找个人问问,猛的发现前面的亭子里面,一袭袅袅婷婷的少女正在关于赏花,看背影,很想诸葛青青。

陈煜阳快步走上前去,道:“诸葛小姐,好雅兴啊!”

女子一回眸,却是诸葛青青,不过她的神情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和诸葛青青完全不同。望见陈煜阳,女子一下子扑了上去,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兴奋道:“你来了!”

陈煜阳猛的眉心一皱,连忙推开身上的女子,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女孩子娇笑了两声,说道:“怎么?刚过两天就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未婚妻啊?”

陈煜阳的眼眸开始微微促狭了起来,漆黑的瞳子略显深邃,良久才道:“不对,你不是诸葛青青,诸葛青青身上有……”

下意识的感觉自己的话有些不合时宜,陈煜阳立刻停了下来。不过女孩子却不依不饶的说道:“有什么?你倒是说呀!”

陈煜阳有些好奇的观望着站在自己面前和诸葛青青一般无二的女孩子,心中暗自想到:脸虽然一样,但装束不对,这样的打扮未免太亲卫了,应该不是诸葛青青的风格。

只见那女孩子一身韩潮,长发束在背后,扎成马尾,脚上一双红色的LOUIS?VUITTON?高跟鞋,这绝对不是诸葛青青,但不是诸葛青青又是谁呢?陈煜阳想不明白,自己跟诸葛青青也算是朋友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双胞胎姐妹啊!

正当陈煜阳疑惑回不过神来的时候,女孩子再次娇嗔了一声,道:“呆子,你倒是说呀?我身上没有什么?”

“好了,子鱼,别闹了!”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略带着微微的清凉。

陈煜阳定睛一看,来人是正版的诸葛青青,那神韵是别人模仿不出来的。女孩子亲昵的一把拉住诸葛青青,拼命的摇晃着她的手臂道:“姐,你不是没告诉他有个妹妹和你长得一样吗?怎么他还是知道我不是你呀!”

说着女孩子嘟囔起小嘴道:“还说你们没什么?我不信!”

陈煜阳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对面的诸葛青青也有些尴尬道:“这是我妹妹诸葛子鱼!”

诸葛家花厅内,诸葛明诸葛日照这对父子望着一脸疑惑表情的陈煜阳笑道:“煜阳,别见怪,这个是青青的堂妹,她大伯诸葛日建的女儿,诸葛子鱼。子鱼这孩子就喜欢胡闹,也是我们惯的!”

听自己爷爷在自己未来姐夫面前这样“诋毁”自己,诸葛子鱼自然不依,很是生气的跑到诸葛明面前,一把搂住老人的脖子,拼命的摇晃道:“爷爷,你刚刚说谁胡闹啊!子鱼可是很乖的!”

诸葛明一阵无奈求饶道:“好子鱼,好子鱼,你饶了你爷爷吧!你看我都这么大年岁了,你在这样摇下去我身子板非散架了不可!”

“哼,那你以后还说不说我胡闹了!”诸葛子鱼不依不饶道。

“不说了,不说了!”诸葛明此刻哪里还有一点传说中X级强者的风范,整个一个sula爷爷的表情,这让陈煜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诸葛青青略略歉意的望了一眼陈煜阳,然后对着自己这个无法无天的堂妹呵道:“好了,子鱼。家里面还有客人,主意一下你的形象!你这样子非常的不淑女,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哼!坏青青,你敢咒我嫁不出去,我要是嫁不出去就嫁给姐夫,跟你抢老公!”诸葛子鱼撅着嘴哼道。

这对姐妹花的对话让陈煜阳有些喷饭,更让诸葛家明和诸葛日照大跌眼镜,心道:平常子鱼丫头胡闹的时候青青最多的在旁边咯咯坏笑,从来不成出言阻止过。更为奇怪的是,一向对这些世家公子没有好感,扬言终身不嫁的子鱼丫头居然说出和姐姐抢老公的话来,这,这简直都乱了套了。

不过归根结底这两件对于诸葛家来说相当不平凡的事情都因为一个男人的出现,此时此刻诸葛明父子不得不再次细细的打量起这个端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暗道:这孩子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诸葛家的两个丫头今天都出现在如此失态的言语。

陈煜阳被诸葛明父子看的有些脊梁发毛,最终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示意此事于他无关。

似乎也有注意到了自己玩笑过分的言语,诸葛子鱼朝着陈煜阳可爱的吐了吐舌头,辩解道:“呵呵,我和姐姐感情太好了!一时开玩笑过头了,你别见怪,千万别见怪,要是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弄得你和姐姐……那我罪过大了!”

虽然诸葛子鱼竭力的在解释什么,但越解释越是掩饰。诸葛子鱼眼神中的失落,诸葛明看的一清二楚,不过当着陈煜阳的面,也只有无奈摇头了。

“煜阳,陈老爷子准备把你安放在哪儿?”诸葛明回复了一下自己的神情,再次庄严起来问道。

陈煜阳浅浅笑了一声,道:“北国!”

“什么?陈老爷子疯了?”反映最为激烈的还是诸葛日照,听陈煜阳的话,诸葛日照立刻站了起来,道:“煜阳,你知道北国三省是什么地方吗?虽然你陈家在那里根深蒂固不假,但那里,那里的自然环境和政治环境……陈老爷子怎么会犯这种糊涂!”

“日照,甚言!”诸葛明呵了一声道:“陈家自有陈家的安排!”

“这不是陈家的安排,是我自己的决定!”感觉到诸葛青青目光中的低落和不满,陈煜阳微微一笑道:“北国虽然环境恶劣,但却是锻炼人的好地方,所以我才选择那里!”

诸葛明点了点头,道:“老头子老了,也不想干预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但是你要记住与我诸葛家的约定!”

“我会的!”陈煜阳望了一眼诸葛青青,点头应道。

“嗯!”诸葛明轻带了一声,朝着陈煜阳招了招手,说道:“煜阳,跟我来!我还有些事情和你单独说说!”

两人起身朝着诸葛明的书房走去,不过走了不远陈煜阳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拉扯了一下,然后一声蚊哼一般的声音传到他耳中:“我等你!早些回来!”

诸葛家老爷子的书房里面,陈煜阳正安静的和老爷子对视着,良久老爷子笑了起来,道:“很不错!很少有年轻人能够和我对视这么久不心虚,不害怕的!你是第一个,知道我今天把你单独叫来什么事情吗?”

陈煜阳望了望书房内遮住窗子的黑色绸缎,道:“陈家的事情老爷子说过不插手,那老爷子想要和我说的只能是超自然界的事情了!”

“聪明!”诸葛明扬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指着那块黑色窗帘说道:“超自然界同样也生存在这片社会里面,但他们就像这块黑布一样,属于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存在。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修炼的什么,但是能够修炼到这样的境界那就应该知道超自然界的存在,和一些一些等级划分!”

“知道一点,但是不太全面,我只知道超自然界是各种修行者组成的松散联体。其中按照战斗力划分为D、C、A、S、还有传说中最为接近神的X级别。至于其他还要靠老爷子指点!”陈煜阳直言不讳道。

“呵呵!”诸葛明笑声道:“你知道是只是一些大概而已,超自然界确实分为五个等级,这五个等级都是按照一个人身体里面的能量波动和战斗力来分的!”

顿了顿声音,诸葛明再次说道:“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各种超自然力量纷纷出现在现代社会的舞台上。他们包括东方修士,东方古武者,西方魔法师,西方圣骑士,还有异能者。二战结束之后,这些超越自然的力量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圈子,叫做超自然联盟,也叫异能者协会!”

“这个协会中由战力最强,也就是修为最为高深的十一个人组成联合委员会,成为世界超自然力量的最高领袖。这十一个人中有印度婆罗门的老怪物,欧洲教皇,美洲血皇,北欧的太阳神殿,中欧的兽王,英伦的亚瑟王,以及东方龙组的老家伙还有就是我!”

“您,您也是……”

诸葛明摆了摆手,示意陈煜阳不要太过紧张,接着道:“不错,我也是其中之一。这十一名委员还有三位,其中有一个是东方魔门领袖,叶诩。还有两位是出身异能界的,光明王和黑暗王!”

“我们这十一个老家伙各自代表一方势力,比如我诸葛家就代表了神算一脉的势力!”

“可是……”陈煜阳欲言又止道:“可是,这样十一股强大的势力结成的共同体要做些什么呢?”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十一个为了各自利益的势力松散的联合起来自然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在不引起正常人恐慌的前提下,一切超自然界的重大事情或争端,都要经过超自然联盟十一位委员的表决才能生效!”

陈煜阳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了,说道:“也就是说超自然联盟控制了世界上所有的超自然能力者!”

诸葛明摇了摇头道:“也不尽然,身处超自然联盟中的超自然者只是属于大半。各国还有些神秘的人物,派别并不屑加入超自然联盟。就如我们国家的昆仑山,武当山都是如此。还有超自然联盟有一条铁规,那就是不准干涉国家政权!两国若是开战,超自然联盟者不得相帮!”

“这有用吗?您老可是……”陈煜阳不禁有些好笑道。

“自然有用!”诸葛明道:“超自然联盟中所谓的不得相帮,是指他国超自然势力卷入非自己国家的内政!”

“哦,是这样!”陈煜阳有些疑惑道:“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明沉下脸色自顾自道:“超自然联盟只是一个松散的世界联合体,到了各个国家那情况又不一样。华夏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有太多奇能异士了,所以国家在这方面广招人才。如今隶属国家的超自然机构就有三个,龙组,凤组,还有异能盟!

真正为国家政权服务,属于国家核心力量的是龙组和凤组,至于异能盟,那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儿戏罢了!

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今后不要和龙组凤组的人对上,还有龙组凤组如若知道你这身修为绝对是会拉你入伙的,但是怎么决定还看你自己!”

“我明白了!”陈煜阳点了点头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陈煜阳有些好奇的问道:“老爷子真是X级强者吗?”

对于陈煜阳这个冒昧的问题,诸葛老爷子并没有恼,而的爽声大笑了起来,良久才凑近脸去,正色的问道:“在你的影响当中X级别的强者是什么模样?”

陈煜阳旋即道:“听人说X级别的强者是世界上最接近神的存在!应该很强大!”

诸葛明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所谓的人世间最为接近神的存在,其实是指某个领域接近神,或者是指能沟通某个神域位面,并不是指他的能量或者战斗力能够接近神!”

轻声叹了一声,诸葛明接着说道:“世界公认的五大X级别的强者,其中教皇是伊甸园耶和华在人间的代言人,血皇是魔界路西法在人间的代言人,他们都是最为靠近神的存在,能够沟通传递西方神魔两界的旨意。”

“至于龙组那位才是真正的散仙,还是八劫散仙!若论实力,无人能出其右!”

“那您是?……”陈煜阳疑惑道。

“我?”诸葛明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道:“我诸葛家传自诸葛武侯,以神算为名。在神棍领域无限接近于神,人们不是常说算无遗策,料事如神吗!我诸葛家就是!”

“哦,原来是这样。”陈煜阳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

诸葛明骄傲的笑了笑道:“阴阳五行,八卦天眼,我诸葛家尽皆通晓!梳理天际,天下大势无一漏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和他们并列于五大X级强者的原因!”

望着沉默中的陈煜阳,诸葛明接着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X级强者,只是他们某一种特殊力量能够沟通神界,或者能够无限接近神的位面,那就会被称之为X级强者!若是论起战斗力,魔门的叶诩要比我高出很多很多!现在你明白了?”

相关文章: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被黑人进入过程小说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158章你的奶真好吃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_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长相思兮长相忆主角顾兮兮尹司宸完整全文阅读

压在我身上说忍不住了|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