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白姝娆,阎夜冥的小说《阎少宠妻无节制》全文

2021-10-09 20:38 · 新商盟

第19章:一直很喜欢你

“阿冥!”

看到阎夜冥下车,被称作沈小姐的女人亲昵地迎了上来。

同时按捺不住好奇心地往车里看了看,但车子已经开走,加上车窗只开了一点点,她看不真切,只能讪笑着问道。

“车内坐的人是谁啊?”

阎夜冥没有回答,淡淡的转移话题,“什么时候回来的?”

见他不欲多说,沈茜也没有追问,笑着回答道。

“今天早上刚到!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对了,伯母让我晚上去你家吃饭,既然遇到了,不如就一起吧!”

沈茜神色自然的提议,却遭到了阎夜冥的拒绝。

“不用了,我公司还有事要处理!”

沈茜的神情僵了下,不过很快便又恢复正常,走过去挽住阎夜冥的手,举止亲昵地撒娇道。

“走嘛!”

“上次伯母还说希望我做她的儿媳妇,如果看到我们一起回去,她肯定很高兴……”

沈茜意有所指地暗示,这话如果放在以前的任何一个时候,她都不会这么说,可是今天不一样。

坐在车上的那名神秘女子给了她巨大的危机感。

还有阎夜冥的态度也是,缥缈得让她根本抓不着。

所以她着急了,顾不得大家闺秀该有的矜持,开始明里暗里的各种暗示。

可惜,阎夜冥却不吃她这一套。

神情冷漠地拉开她的手,语气疏离地说道。

“是吗?我妈那个人净喜欢乱点鸳鸯谱,改天我会和她说清楚……”

四两拨千斤的几句,将两人之间的那点暧昧关系撇得一干二净。

也让沈茜大受打击,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鼓起勇气表白道。

“其实……其实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如果你想结婚,我可以……”

现在就嫁给你……

沈茜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阎夜冥毫不留情地打断。

“谢谢,不过,我已经给我妈找好儿媳妇了!”

“什、什么?”

沈茜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故作大方地问道。

“是哪个女孩这么幸运,竟然能够得到阎大少的青睐?要不晚上一起带出来吃个饭吧!”

“她这个人比较害羞,不习惯有外人在场,还是下次吧!”

一句话让沈茜的表情彻底龟裂,闭上眼,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却还是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

晚上

阎家公馆

“来,茜茜啊!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其乐融融的餐桌上,阎夜冥的母亲王雯珮热情地给沈茜布菜。

“谢谢阿姨!”

沈茜端着碗,乖巧地接过。

王雯珮看着她这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很是满意,一时没忍住将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你们现在的女孩子啊!就是喜欢那种奇奇怪怪的审美,每天生活节奏那么快,还要节食保持身材,以后嫁进我们家,我可要把你养丰腴点才行!”

一句话说得沈茜羞红了脸,却也只是低着头,什么也没反驳。

倒是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阎夜冥放下筷子,看着王雯珮正色道。

“妈,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下午我已经领证结婚了!”

王雯珮噙着笑,一脸暧昧地看着阎夜冥和沈茜,“想不到你们两个年轻人比我还要着急!”

沈茜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仍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阿姨,不是我……”

“什么?”

王雯珮“啪”的一声将碗放下,冷声道。

“我不管那女人是谁,赶明儿你赶紧和她把关系断了!”

“我是不会和她离婚的!不管你同不同意,都没有关系!”

一句话表明了阎夜冥的立场,也让王雯珮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用力地拍了下桌子,怒声道。

“所以你现在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阿姨,您不要生气,我相信阿冥看上的女孩子,肯定差不到哪去!”

“再好也没有用!只要对象不是你,我都不满意!”

王雯珮气难平地说道。

闻言,沈茜脸上的神采黯淡下去,看起来犹惹人爱怜。

王雯珮更是为她感到忿忿不平,看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儿子心中更是来气。

“你看茜茜有什么不好?高学历高智商,身材好气质佳,而且为了配上你的学历,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国外待了两年。”

“可你回报他的是什么?在她学成归来的当天,和别的女孩子领证结婚?”

“你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铁石心肠的儿子?”

王雯珮絮絮叨叨地数着沈茜的优点,每说一样,心中对儿子的不满就又多了一份。

看着阎夜冥的眼神也愈发不待见起来。

但是,不管她如何说,阎夜冥都像个没事人一样不为所动。

“你倒是说句话啊!”

说到最后王雯珮自己都觉得口干舌燥没啥意思,却还是盼着儿子能给一点回应。

“我吃饱了!”阎夜冥姿态优雅地解决完盘中的最后一点食物,站起身对她们说道,“你们慢用。”

对刚才讨论的事情只字不提。

王雯珮被他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气得肝都要炸了。

却见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担心他又回公司,或是去找那女人,赶忙跟着起身追出去……

第20章:爱你卑微到尘埃里

“等等,你要去哪里?”

“公司还有事要处理……”

阎夜冥一边穿外套,一边说道。

倒也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在办公的时候被母亲一个连环夺命call叫回来的,现在吃好了,当然得回去把未完成的事情补上。

即使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此时在王雯珮听来,也只认为这是他的一种说辞而已。

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

“你是不是又要去找外面那女人了?”

“我绝对不允许!”

王雯珮将他穿好的外套扯下来,打定主意不让他离开。

都说婆婆和儿媳妇是抢同一个男人的两个女人,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只不过王雯珮这么做的目的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妈,你冷静点!我是真的有事!”

“都几点了,有什么事不能放着明天再处理?茜茜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难道不该和她叙叙旧?”

看着无理取闹的母亲,阎夜冥有些头痛,却还是耐着性子。

“妈,我和沈茜先前已经续过旧了!而且,依着我已婚的身份,我认为保持距离对我们彼此都好!”

“阿姨,您就别逼阿冥了,我想他一定是真的有急事……”

说话的是沈茜,她显然是听到了阎夜冥刚才所说的话,一脸的强颜欢笑。

但是她的善解人意并没有缓和王雯珮心中的怒气。

“你看,连沈茜都比你懂事!”

阎夜冥将外套搭在臂弯,拿过公文包。

“既然这样,你就认她做你女儿吧!也算是皆大欢喜!”

阎夜冥淡漠地说完,也不管王雯珮的反应如何,转身往外走去。

王雯珮被他这话怼得脑袋一阵眩晕,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看着阎夜冥已经走到玄关口,王雯珮登时就急眼了。

“阎夜冥,今天你如果敢从那个门走出去,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

……

书房

“叩叩”的两下敲门声后,沈茜推门而入。

“阿冥,我可以进来吗?”

“有事?”

阎夜冥将视线从电脑前移开,语气淡漠而疏离。

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沈茜的脸色僵了僵,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这是阿姨让厨房炖了鸡汤,你快趁热喝了吧!”

“知道了,你放着吧!”

阎夜冥说完后,又将视线投注到电脑屏幕上。

过了一会儿,却发现沈茜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还有事吗?”

“阿冥,是不是我的喜欢给你造成困扰了?”

沈茜咬了咬唇,半晌后才又开口道。

“之前我不知道你已经结婚,才会说那些让彼此难为情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还有阿姨,她只是一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才会不让你走,你给她时间,她一定会想开的……”

沈茜说得一脸的愧疚和不好意思,饶是阎夜冥之前对她再有微词,这会也不得不放下介怀,反过来安慰道。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放在心上。”

沈茜这才绽开笑颜,指着桌上的汤说道。

“那汤……你快趁热喝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阎夜冥点点头,端起汤一饮而尽。

喝完后,阎夜冥重新又将视线放在电脑屏幕上,并没有注意到沈茜端走空碗时,眼里一闪而过的欣喜。

……

浴室里,密密麻麻的水如雨般倾洒而下,落在男人欣长健硕又肌理分明的身躯上。

阎夜冥站在氤氲着白色雾气的空间里,不断地有水珠从他的发梢滴落,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往下滑。

他闭着眼睛,只觉得全身的温度随着这热水的蒸腾逐渐攀升,脑海中早已是旖旎一片。

那个大胆而性感的女人,一犟一笑都是那么的勾人。

尤其是她的手摸到他下腹处的灼热时,那无辜而懵懂的眼神,更是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姝娆……白姝娆……”

薄唇无意识地溢出粗重的呼吸声,重复叫唤着某些简单的字眼。

突然,他感到腰间一紧,睁开眼,发现腰际不知道何时多出一双手出来。

“放手!”

阎夜冥略一定神,便猜出来人是谁。

“放手!”

背后的人不仅没有放开手,反而还将婀娜的身子贴得更近。

近得连阎夜冥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身材曲线。

“阿冥,我爱你,求求你!把我当成你心中的女人,要我一次!”

沈茜紧紧地抱着阎夜冥,仿佛一放松力道他就会消失一般。

在药效和软香温玉的刺激下,阎夜冥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丧失。

但他还是花费了巨大的意志力掰开沈茜的手推开她,冷漠地说。

“沈茜,别作贱自己!”

被推开的沈茜脸上闪过一抹受伤和几分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自己对他来说竟然半点诱惑力也没有。

“不!爱你我早已卑微到尘埃里!”

沈茜摇头,一把扯落围在身上的浴巾,连唇带人贴了上去……

相关文章:

振动棒颤抖哭泣求饶:不哭放松一会就不疼了高H

首席职员|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前后夹击 溢出 粗大|巴掌责打臀瓣红肿

上海卫视主持人陈蓉 东方卫视陈蓉的节目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全部给我吞下去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