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旷世奇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章节目录

2021-10-11 08:04 · 新商盟

“我家老板是帝豪集团的董事长陈德阳,这位是我们董事长的公子,先生如果能饶了我们这次,我们帝豪集团定有厚报。”

“帝豪集团?”

张峥的眼睛微微一眯。

这个集团他上一世略有耳闻,是蓉城一家主营房地产的集团公司,资产上亿,虽然称不上大鳄,但是也算是在蓉城这个地方小有脸面了。

“对……对,我爸是帝豪集团的董事长,有的是钱,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可以三百万,不,五百万,你看怎么样?”

见到张峥的反应,陈留洋以为是自己的老爹管用了,连忙说道。

这个保镖也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双眼中涌现出希望。

哪知,张峥轻笑着摇摇头。

三番两次的挑衅,然后用区区一点钱财就想摆平此事?把他堂堂威震万界的剑神置于何地?

“既然你爹这么有钱,那就让他养你一辈子吧。”

话音落下,张峥便出手了。

他身形一动,伸出平淡无奇的右手,就这么简单的一挥,几乎都没听见什么声响。

就看见原本站在张峥跟前的陈留洋如同被扔出去的沙包,重重地摔在旁侧的墙上,发出一阵骨骼断裂的声响。

陈留洋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一头撞在地上,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少爷!”

保镖不由得失声大叫,

他可是专程来保护陈留洋的,现在对方竟然在他眼皮底下出事儿,让他如何向老板交代?

但他显然是想多了,因为他根本不用去交代。

处理完陈留洋,张峥目光转向了剩下的唯一一人。

“敢对我开枪,你胆子很大。”

“不过看在你是退伍军人,为国家出过力洒过热血的份上,我这次就给你一个教训。”

张峥眼神一冷,直接右脚抬起,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看着张峥的脚掌在眼中不断放大,最终落在自己的胸腹之间。

顿时,保镖男子只感觉如同一只铁锤用力敲击在自己胸口,肋骨几乎全都碎了。

“噗。”

同样一口鲜血喷出来,保镖男子昏死过去。

扫了一眼地上如同死狗一眼的三个家伙,张峥转身离开。

……

西南师范大学。

“哎呀,累死了。”

回到宿舍的潘月岚和周琴,两人放下行装,便都直接趴在床铺上。

暑假最后半个月,两人相约去乡村体验生活,结果却把自己折腾够呛,这一下子回到学校,只觉得这地方也算是天堂。

潘月岚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自己放了一首古筝版的纯音乐,静静地闭眼休息。

周琴却稍微躺一会儿就闲不住,翻身趴在床上,一边拿出自己的iPhone刷微.博,一边和潘月岚说话道。

“哎,我说岚岚,你对陈学长真的没感觉?他都快追你一年了,这种恒心,这种毅力,难道都无法打动你?”

“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就算如此努力十年二十年,还是没感觉。”潘月岚闭着眼睛道。

“那你对谁有感觉?别告诉我是今天火车上碰到的那个家伙。”周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一双眼睛盯着潘月岚。

“我真搞不懂你,那家伙长得一点都不帅,而且也没有钱,除了扮冷酷,哪一点比得上陈学长?”

“小琴,我不是颜控,所以外貌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周琴撇了撇嘴,“什么叫颜控,现在本来就是个看脸的时代。谁像你,放着好好的阳光大帅哥不喜欢,偏偏另辟蹊径,喜欢那种人。”

“谁告诉你我喜欢他了?我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喜欢上他?最多就是对他有些好奇心罢了。”

“岚岚,我告诉你,好奇心就是爱情的开始,它会促使你不断的去了解、探索,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周琴道。

“唔,是吗?我不这样认为。”

潘月岚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神色淡然,仿佛看穿世间万事的智者一般。

……

从小巷子出来没多久,张峥就收到了全校教职工关于开学聚餐短信,稍微收拾一番之后,他直接打车来到了西南路的凯撒酒店。

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虽然在这个五星级云集的蓉城市根本排不上号,但却是张峥学校附近最豪华的酒店了。

学校早就在这里包下了一个二楼的大厅,张峥到的时候,正看到学校领导带领新校长认识各个年级的老师。

“小张来啦。”

接待的领导眼尖,张峥刚下车就被看到,然后异常热情的拉着过来介绍道。

“来来来,小张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学校今年新来的校长,留美博士,邵烟邵校长。”

张峥目光抬起,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将近四十岁的美妇,穿着一身标志的职业套裙,一头波浪卷,脸上画着恰到好处的妆容,眼光深邃带着睿智,整个人看起颇为干练。

对于这位邵校长,张峥自心底里感激。

自己犹记得当初为了所谓的爱情不顾一切时,就是这位邵校长劝说自己好几次,甚至还把思想工作做到了老张家,可偏执的张峥还是一意孤行,最终悔恨终生。

“邵校长,这是张峥,负责高一四班的语文,暑假前实习了两个月。”

邵烟随着领导的介绍,看了张峥一眼,并没有过多情绪流露。

“邵校长,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张峥上前一步,发自内心的笑道。

邵校长伸出纤细白皙手指的三分之一,和张峥浅浅一握,同时报以一个招牌式的笑容,点点头致意。

“我记得邵校长还是蓉城市大唐集团的继承人,后来据传大唐集团急于发展业务,导致得罪了蓉城市的顶级家族,最终承受不住压力,公司破产,而邵校长也被迫从校长位置退下来,最终承受不住压力,精神抑郁,自杀身亡,只留下孤零零的潘月岚。”

“既然你对我有恩,只要到时候我有那个能力,定会保你家族周全。”

一个短短的握手,邵烟自然不明白张峥的心中已经是千回百转,她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同。

而且这目光太深邃,似乎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个经历人生沧桑的老者。

张峥本想出言提醒邵烟两句,但想了想,还是闭口不言,现在的自己和她并无丝毫交集,自己说出来,不过是空话一场而已。

……

张峥刚跨进大厅,就听见一道声音招呼他。

“张老师,快过来这边坐。”

目光转落过去,入目处是一个身材火爆,却长着一张娃娃脸,戴着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有些像邻家小妹的女子。

她叫马丽,是张峥的同事,两人曾经在办公室还曾有过一段暧昧的时间,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她就跟办公室的一个富二代一起了。

但这段感情也是无疾而终,那位富二代根本没打算和她走心,只是玩玩而已,等她怀着孩子,做着幸福生活的美梦的时候,对方已经搂着别的姑娘。

“马老师,好久不见。”张峥笑了笑,点头回应道。

“我说张老师,今天好歹也是正是聚餐,你怎么穿成这样,酒店的保安也能把你放进来?”

坐在马丽身边的周琴单手拖住脖子,余光斜斜地打量着张峥,一副嫌弃的样子。

今天来参加聚会的,大部分都穿着正装或者礼服,可张峥呢,一身简单的家庭装,牛仔裤甚至隐隐泛白,显得十分寒酸。

“马老师,你年轻貌美,家庭条件也不错,可别眼光浅薄,饥不择食呀。”

周琴不经意的瞥向张峥,意思更加明显。

“周姐,你说什么呢,我和张老师只是工作上有交流而已。”马丽勉强笑了笑,单手扶额解释道。

“你放心,我并没有追求马老师的意思。”张峥淡然道。

他这一世回来,除了那个在自己最艰难时刻都不忍抛弃自己的女孩儿之外,对其他人都看得很淡。

“哟,听你这口气,好像有哪个姑娘看上你似的,真该让她去眼科医院好好看看。”周琴嘀咕讥讽着嘀咕一句。

“行了,周姐,别说了。”

马丽摇摇头,不知为何,心里却有一丝落寞。

张峥默默的坐在一旁,高一的语文组共有七人,除了马丽稍微和自己关系不错外,其余的老师,也都是点头之交。

……

没过多久,一位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他是高一语文组的组长曾建。

曾建的眼睛在几个美女老师身上转悠一圈,不着痕迹的收回来,笑眯眯道。

“各位老师,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事,程青阳,之前在二中教书,现在来我们这边了,正好老徐退休了,以后的工作都由他处理。对了,这家酒店,可就是程老师家的哦。”

“真的是程青阳!”

周琴见到程青阳,双眼放光。

对于这样家里有钱,又长得帅气的成功男士,自然是周琴这样的人首选目标。

程青阳!

张峥前世在校教书的最大敌人。

对方为了追求马丽,不断的贬低张峥,几乎把他批的体无完肤,尤其在公众场合没少给他难堪。

程青阳带着微笑,一路和各位老师友好交谈,一一打招呼,轮到张峥的时候,他眼底闪过一丝明显的不屑。

但却仍旧主动伸出手道。

“小张?实习老师?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来这儿消费,一律八折。”

阴阳怪气,话里话外不怀好意。

他称呼其他人为老师,却偏偏叫张峥小张,最后还抬出自己的家庭背景。

而那句打八折的话,现在就是想在众人面前踩他面子,间接的表达张峥的穷!

张峥却看都看没看他,端起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淡淡道。

“程老师,我听说凯撒酒店的董事长已经正式退休,你为何不继承你的家业,偏偏跑去当一位人民教师,是觉得职业光荣?”

程青阳眉毛一挑,脸色立马阴沉几分,心中隐隐闪过一丝怒火。

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中的芥蒂,他和他大哥,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他的父亲很明显更偏爱他母亲,不然也不可能让他一个程家二少出来当一名教师。

“想不到小张知道还挺多,不过,凤凰再怎么落魄,那也是凤凰,而野.鸡再怎么扑腾,那永远也是野.鸡。”程青阳冷声道。

“呵呵,程老师的语文水平真令人堪忧,难道没听说过落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张峥面色平静道。

“小张,怎么说话的?”

语文组组长曾建不满的瞪了张峥一眼。

“人家程老师,有这样的家室,还肯投身教育事业,那是国家之幸,社会之福,你应该好好学习。”

“站起来,这个位置让给程老师,你坐旁边去。”

张峥坐在马丽旁边,旁边还有周琴,两位都算是教师行业中的顶级美女。

曾建也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眼珠一转就知道,程青阳显然对马丽更感兴趣。

曾建现在已经四十多岁,却仍旧还是一个语文组组长,连一个年级主任都混不上,可以说这辈子仕途差不多就到头了。

但却在这个时候,上天派来了程青阳到他的语文组,如果攀附得好,说不定还能混个教导主任。

至于张峥,一个新来的实习老师,直接就被他忽略了。

穷小子一个,关键还没眼色。

“凭什么?”张峥眉头微皱,看着曾建的目光有些寒意。

曾建嗤笑一声,大声道。

“凭什么?就凭你是实习教师,而我是语文组组长。”

周琴在一旁露出玩味儿的神色,马丽则是一脸担忧。

虽然曾建这个职位并不是很起眼,但却直接关乎着张峥能否成为真正的教师,此刻要是得罪了,后果不言而喻。

这桌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这里,甚至连邻座,一个个都投来带着兴奋的目光。

年轻人血气方刚,是最要面子的。

所以常有老人言:“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句话就是指的是年轻人不谙世事,不懂得处事圆滑。

不过让所有人失望的是,张峥顿了片刻就站了起来,让开几步道。

“这位置我可以让,但我坐过的位置,你恐怕坐不起。”

程青阳见张峥让座,认定对方不过是一个只会在言语上胜利的阿Q而已。

“呵呵,是吗?”

程青阳冷笑一声,整了整衣衫,对着马丽和周琴绅士一笑,这才优雅入座。

一系列的动作,看得周琴两眼花痴,拉着马丽激动道。

“啊,马老师,好Man啊!以后找男人就要找这样的。至于那张峥,完全不够看。都说人穷志不穷,可他不仅穷,还连穷人的骨头都没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扑通一声,程青阳连人带椅子翻滚到地上,他手中端着的一杯红酒,洒得白衬衫浑身都是,搞得无比狼狈。

“草,什么垃圾酒店!”

一个服务员此时正好在旁边,尴尬道。

“二少爷,这是你家的酒店……”

看着程青阳狼狈的一幕,张峥毫不意外,因为这小小惩罚正是他留下的。

“哈哈……”

看着程青阳狼狈的模样,以及听到他口中的脑残言论,好多老师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他们看张峥的眼神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怪异。

因为他之前说过,这椅子别人坐不起,没想到就真的坐不起。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只以为张峥早就发现椅子有情况,故意没说而已。

面对四处响起的笑声,曾建狠狠的瞪了张峥一眼,连忙将程青阳给拉了起来。

程青阳面色阴沉,但却无处发泄。

他此时也明白过来,张峥早就发现了这椅子有问题,而且还提醒了自己,但自己却没听进去,结果自食苦果。

这种想发作却又没法发作的感觉,让程青阳直欲吐血。

但却并不妨碍他把这笔账,算在张峥身上。

接下来的酒席,倒也顺利,只不过结束之后,也许是为了挽回面子,程青阳提出请客,让大家再去酒吧玩玩。

“安阳区最近新开了一家酒吧,叫banana,评价不错,我们去那儿吧。”听到程青阳要请喝酒,有人于是便提议道。

“好,就去那儿!”程青阳做了决定。

虽然酒吧这种场所其实不太适合老师,但谁都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何况明天才开学,现在算是私人时间。

“程老师,是不是有些破费了,我听说那儿消费可不低,人均至少七八百。”

程青阳大手一摆,豪爽道。

“哎,都是小钱,今天大家第一次见面,自然要玩得高兴。”

凯撒酒店的管理权虽然不在他手中,但程青阳也拥有一小部分股权,所以这点钱对他来说,不过是平时的零花钱而已。

“看来我们办公室以后有福了。”

“程老师,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呀。”

好几人见程青阳如此大方,觉得有便宜可占,立马马屁连天。

对此,程青阳很受用,期间目光不住的落在张峥身上,略带挑衅。

很快,一群人便簇拥着程青阳出了酒店。

同样是新来的老师,张峥的身边,就只有马丽故意慢了两步,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张老师,你还是和程老师道个歉吧,程老师家里有些背景,你刚才那么得罪他,到时候转正,难免他不做什么手脚。”马丽提醒道。

“道歉?他不配!”

张峥目光平静,淡淡回答道。

让自己道歉?

真是个笑话!

自己这一生闯遍九天十八域,踏灭无数宗门,被星空万族尊称为剑神,谁敢接受自己的道歉?

“张老师,你太倔强了,这种性格在社会上迟早会吃亏的。”

马丽皱了皱眉头:“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你不懂我。”张峥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马丽见他如此,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只会越走越远。

……

新开的这家酒吧坐落在安阳区的阳光大道,那里算是蓉城市城西的地理中心,每到晚上必定豪车云集,美女如云。

“这家banana酒吧,据说是咱们蓉城市一位大佬开的酒吧,非常安全,大家敞开玩,只要不惹事,绝对没问题的。”

程青阳正说着,迎面已经有经理过来迎接他,将他们迎入卡座。

“咱们怎么喝?既然来了,谁都不能怂啊。”

各种威士忌,人头马流水一般的送上来,有些好酒的直接抓住酒瓶就吨吨的喝起来。

曾建因为想巴结程青阳,所以经常是对方连喝都没喝,自己就是满满一杯下肚,很快就脸色通红,开始往厕所跑了。

“程老师,我听说这家酒吧,是钱天华的地盘,没想到你这么有面子,刚才连大堂经理都过来敬酒。”周琴夸张的道。

“你是说钱老板吗?他确实厉害,赤手空拳,就能在蓉城市这龙潭虎穴之中,打下自己的地盘,据说安阳区的区长曾经为难他,结果没过多久就换人了。”

“乡下来的,果然没见识,来到这儿就畏畏缩缩。”

谈笑中,程青阳看向缩在角落里自斟自饮的张峥,不由得满脸嗤笑。

过了半小时,程青阳就出去和人打招呼喝酒去了,无形中显示着自己上流社会的强大人脉。

这时,有被马丽吸引来的追求者,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这位美女,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马丽虽然也在卡座不显眼的位置,但她容貌清秀,早就在进入酒吧之时吸引了无数人。

马丽微蹙眉头,向张峥身边坐了坐,不自然地道。

“不好意思,我这儿有人了。”

这位追求者大约三十岁,穿着名贵的阿玛尼西装,腰间爱马仕的腰带,手腕上不经历显露出江诗丹顿的手表,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而且容貌也不算丑,落在这老师的圈子里,完全碾压所有人。

马丽虽然对这种人不感冒,但周琴就不一样了,她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位追求者,凭借她毒辣的眼光,一看就知道此人比程青阳更有钱有势。

脑海中念头闪过,只见周琴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此人身边,笑道。

“这位先生,我朋友初次出来玩,有些怕生,不如我和你喝如何?”

相关文章:

星光不知你情深全本,星光不知你情深小说无弹窗~

被灌满米青液好涨;现代生子文重逢

潇湘汐苑嬷嬷惩罚妃子扒开:坐他头上让他口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总裁看向两人结合处冒出白沫

摄影师和豹子阅读答案|汕头ktv公主是做什么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