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盛宠假面名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10-11 21:50 · 新商盟

深夜,刚刚搬到公寓不过三天的孟诗婷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房间一切从简,玻璃杯里的白开水是唯一待客的东西。

师采萱抬手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诗婷,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既然你已经跟飞宇离婚,那这孩子也没有留下的必要。这是十万块钱,拿去当手术费吧。”

孟诗婷盯着那个信封看了看,半晌,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来。

“十万块,这就是你偷走我婚姻和家庭之后给我的补偿?是不是我收了这钱,从今以后你就不会良心不安了?”

“……”孟诗婷一滞,语气却软了下去,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来:“诗婷,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自己不能因为和我置气就不拿孩子当回事。先不说单亲妈妈有多辛苦,光是你们那个家庭状况也给不了孩子什么条件。倒不如收下,做个生意再找个人嫁了,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也不错,冷家……不是你该肖想的。”

师采萱说的对。

孟诗婷的家庭连小康都算不上。父母亲一辈子是工人,哥哥是个酒吧经理,弟弟刚上大学,还有退休在家的爷爷奶奶。一家人过着为了几毛钱要和菜贩讨价还价的日子。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三年前为了摆脱这样的生活,父亲选择和几个同乡建厂做生意,正是起色的时候,却被其中一名同乡卷走了所有资金,作为负责人的他背负了堪比十年房贷的债务。

也正是那时候,她选择和已经在大学期间谈了两年的冷飞宇结婚,拿了彩礼钱缓解了家里的危机,却也因为如此,哪怕她婚后终日小心谨慎的伺候公婆和丈夫,也从未给得到过婆婆的好脸色。

若是她尚在冷家,怀孕生子这样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操心。而今年……她离婚了,害她离婚的罪魁祸首正坐在她对面拿着十万块钱让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怎么样?想好了吗?”

师采萱说完,看着半晌未动的孟诗婷终于向着信封伸出了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

“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们现在就……”

“啪——”黄色的信封狠狠的师采萱在她的脸上,红色的钞票四散飞扬,将她尚未出口的话直接堵了回去!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为了钱不择手段吗?!”孟诗婷冷冷的看着她,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师采萱!亏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抢走我的丈夫,破坏我的家庭,现在连我的孩子都要杀掉,你以为我会乖乖任你摆布吗?!”

“啪——”

师采萱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自己扇了一巴掌倒在沙发上的人,冷声道:“这一巴掌,是你刚刚砸我的后果!你非要留着孩子,不就是看中了冷家的家产,想要给自己一分筹码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就算你把孩子生了下来,这孩子也是要被冷家带走养在我的名下的。冷家需要的是一个身份地位能够和飞宇相当的儿媳妇,你们婚姻三年又如何?不过是给他们家当了三年的免费帮佣罢了,谁又在乎呢?你口口声声的说是我破坏你的家庭,那么你离婚的时候,他们有一个人站在你这边的吗?!”

孟诗婷的心像是被狠狠地刺了一刀。

是,冷家没有一个人希望她留下来。曾经全心全意追了自己两年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丈夫亲手把离婚协议书递到自己面前,一向信任自己的公公在看到那份‘**证据’之后便坚信自己不贞再也不认自己是儿媳妇,更别说从不待见自己的婆婆更是恨不得自己彻底消失。

那是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家啊,为什么却转眼成了地狱呢?

师采萱弯下身子,双手撑在茶几上,凑近了孟诗婷:“我今天是来通知你的,不是跟你商量的。我也跟你说实话吧,阳阳是冷家的长孙,以后冷家的一切都注定是他的,我不会让一个没出世的孩子来夺走属于我孩子的东西。”

冷阳——是师采萱和冷天宇的孩子,三年前两人***,紧接着师采萱出国,在国外瞒着所有人将孩子生了下来。

“我从没想过让我的孩子去跟你的孩子抢东西,从我净身出户开始,冷家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要。”孟诗婷一字一句的说道,话语中的严肃丝毫没有作假。

师采萱最讨厌她这幅视金钱如粪土的高洁模样,恨不得直接上去撕下她的皮,只有看到她嫉妒和贪婪的一面才会觉得舒服。

——凭什么?凭什么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可以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她不是一向胆小懦弱吗?为什么跪在地上哭泣着求自己留下孩子,或者拿着钱乖乖听话吗?

“是么?可是我不信!我亲耳听到公公说要将财产留给你的孩子!今日你要是不打掉这个孩子,我就让你和他一起消失——你,信不信?”师采萱的眼中渐渐染上一抹疯狂。

孟诗婷心中一悸,不敢相信的问道:“就为了所谓的财产,你一定要我的孩子偿命吗?!”

“是!”

“我不会同意的!”

“由不得你不同意!”师采萱说着,却是转身向着门口走去,不过一闪身的时间,再出现时,脸上已没了多余的表情,剩下的只有决绝。

公寓大门“砰”的一声用力关上,空气中似乎有回音颤了颤。

师采萱拎着一个白色的罐子重新站在了公寓的客厅中。

“你想做什么?”孟诗婷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师采萱手上的罐子让她没来由觉得危险。

“做什么?呵。”师采萱微扬起下巴,将手上的罐子抬了起来:“当然是……送你去死了!”

刺鼻的气味在白色罐子打开的瞬间充斥了整间公寓。

孟诗婷瞬间明白过来!

“你疯了!你要烧了这里吗?!”

“你说呢?”师采萱笑的张扬,用力的将手中的罐子肆意挥洒,透明的液体像下雨一样不断的落在房间各个角落。

“住手!”孟诗婷连忙扑上去抢夺那装满了汽油的罐子。

却不想师采萱早就防备着,直接往旁边一躲,顺手一挥,冰凉的液体瞬间洒在了孟诗婷的裙子上。

“砰”的一声,已经空了的罐子被丢在脚边,师采萱从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来。

“我再问你一遍,这孩子你是打还是不打?”

孟诗婷摇了摇头,一如既往的坚定:“无论什么时候,哪怕下一刻我会丢掉性命,也绝不会放弃他。”

“好,很好。”师采萱笑了两声,脸上的表情谈得上惊悚。

三年,她独自一人在国外将冷阳养大,异国他乡受尽了委屈才爬上了纽约时尚首席设计师的位置,衣锦还乡就是为了让冷阳能够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疼爱他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她用尽了方法让孟诗婷众叛亲离,眼看着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就算让她同归于尽也无所谓!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威胁到冷阳的孩子除掉!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死吧!”说着,师采萱将手上的打火机用力向地上砸去!

“砰”的一声,火机瞬间炸开,零碎的火星沾染了汽油,火舌瞬间蔓延!

孟诗婷随手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就要扑火,师采萱一把拉住她。

“想灭火?我说了,不把孩子打掉我就让你死!怎样?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到火势大了起来,一切都完了!”

“你放手!”孟诗婷用力一甩:“师采萱,你真的疯了!”

不过耽误片刻,火势便已经从地上蔓延到了卧室门口,整个客厅都被火海包围着。眼看着扑灭不了,孟诗婷扭头向着门口跑去。

“想跑?!你做梦!”师采萱本就离大门近,此时更是直接挡住了出路:“只要有我在这里,你就别想出去。你的孩子会断了我孩子的路,所以,我就要断了你孩子的路!”

呛人的烟雾弥漫了整个公寓,火舌将屋内仅有的几件家具吞噬殆尽,又向着大门烧来。

“师采萱,再不逃就来不及了,你难道想让你的孩子从今以后没有妈妈吗?”孟诗婷心中焦急。

师采萱想到冷阳,不觉有些动摇,可是眼看着事情已经做了,火势已然无法挽回,当即咬了咬牙:“那又怎样?如果我无法为他争取到更多,那么我就算活着又如何——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要不要把孩子打掉!”

“咳咳……咳咳咳……”孟诗婷想走走不出去,想灭火也根本不可能,焦急之下竟然直接向着师采萱扑了过去,想要强行破开房门。

师采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猛地一推,直接将她推到在地,正压在一处正在燃烧的火焰上。

沾染了汽油的裙子瞬间燃烧起来!

“啊——”孟诗婷惊声尖叫:“采萱救我!救我!”

师采萱没想到她身上会着火,当下连忙从旁边抓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就想着孟诗婷身上扑去,打了几下却丝毫不见火势变小,而客厅里的火已经蔓延到大门了!

再不走,就真的要命丧当场!

她只是想吓吓她让她去拿掉孩子而已,可从来没想过要把自己的命交代在这里!

孟诗婷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企图将身上的火灭掉。师采萱看着她痛苦的身体,赫然转身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采萱——”

停在楼下的黄色轿车格外的显眼,师采萱仓皇失措的钻进车里,趁着周围没人直接将车速开到了最大,一路向前奔驰着。

红色的火焰不断在眼前闪耀,孟诗婷痛苦的哀嚎在耳畔回响,如同地狱里生出的魔咒,将她紧紧的禁锢。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直接横在了路中间。

一旁急刹车的卡车司机伸出脑袋冲着师采萱怒骂:“哪个不长眼的?!会不会开车?!人命不值钱是吗?!妈的,真晦气!”

人命不值钱是吗?

师采萱紧紧的抿着嘴唇,看着还在骂骂咧咧的司机一眼,突然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眼中闪过一抹凶狠。

朱唇轻启,冲着那司机回了一句:“人命啊,真的……很不值钱。”

痛。

深入骨髓的痛,像是身体的每一处肌肤都被灼烧着一般。

到处都是红的。火焰是红的,血液是红的,师采萱看着自己的眼睛也是红的。撕下衣物时的疼痛感,爬到阳台时的灼热感,跳楼时的失重感……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紧紧的将她吸住。

“救我——”孟诗婷大叫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一片雪白,浓郁的药水味钻进鼻孔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自己身在何处。

“你醒了。”清脆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孟诗婷转过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孩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你已经昏迷三天了,医生说了,要是今天能醒就一切好说,要是今天醒不了,就要把你送去UCI。”

大脑的反应有些迟钝,孟诗婷迷茫的盯着护士看了半天,又将她的话细细的品了半天才终于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怎么回事?她这是……获救了?有人在她从阳台上跳下来之后把她接到医院来了?

“孩子,我的孩子……”孟诗婷猛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似乎看到大片鲜红的血液!

一双手附上小腹,孟诗婷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的孩子……”孟诗婷抬头怔愣的看着护士,将自己的希望放在了她的身上。

“太太,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自己拼了命想要保住的孩子,最终还是没有守住。

从决定离婚开始她就将自己的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这个孩子上,一心只想抚养孩子长大,相依度过这一生。她从未肖想过冷家的任何财产,为什么师采萱连一个孩子都不愿意放过,非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毁掉才甘心吗?

除掉孩子之后呢?是不是要把自己也杀了?

——不,她已经杀了,她已经把自己推进了那场火海!

“师采萱……”孟诗婷被子下面的手紧紧地握着,双眼中是深恶痛绝的恨意。

孟诗婷将被子直接掀起,却在下一刻被护士拦住了。

“太太,你要去哪儿?你现在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到处行动,否则伤口很可能会裂开。”

孟诗婷抿着嘴唇摇了摇头:“不,伤口裂开算什么,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也没关系。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只要能为我孩子报仇,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护士早就被孟诗婷的样子吓到了,她只知道这是一个流产的病人,哪里知道背后的事情,连忙焦急的拦着她:“太太,你不能走,你这样走了我怎么跟司先生交代啊!”

“让我走……”不过走了两步,腹部的伤口便撕扯的疼痛,孟诗婷的脸色变得苍白。

“太太……”

“让她走!”

温润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明明声音舒缓平稳,却让人觉得有种不得违逆的威严。

一旁的小护士吓了一跳,抬眼看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连忙鼓起勇气开口道:“司先生,太太她……”

司玉华挥了挥手,那护士连忙像得了赦免一样离开了。病房之中只剩下一男一女两人。

孟诗婷早就疼的动弹不得,往前挪动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极限,来不及去想门口的男人是谁,此刻的她心中只有报仇!

司玉华站在门口看着她,红色的血液渗透了病号服,有越渗越多的迹象,但她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一般。

直到孟诗婷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司玉华猜测着现在总该放弃了吧,却没想到对方咬着牙扶着一旁的凳子努力站了起来!

司玉华一怔,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再看向孟诗婷时眼中多了一分探究。

“苏琳。”

司玉华喊了一声,门外里面有一名女子走了进来,一身职业套装,蓝上去精明干练。

“少爷。”

“把她扶回去。”

“是。”

苏琳刚伸出手,孟诗婷却直接推开了她。苏琳的眉头皱了皱眉,不动声色。

“我必须离开。”语气坚定,毋庸置疑。

“离开?”司玉华皱着眉头看着她:“就凭你现在这样,怕是还没走出医院大门就已经失血而亡了,还想报仇?”

孟诗婷不疑有他,仍旧向外走去。她走的很快,即便是挪动,也未停下一步。

“你该不会是知道自己报不了仇,所以给自己找个死法,免得见到你那没出生的孩子太过愧疚吧?”

孟诗婷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像是被‘没出生的孩子’这几个字触动一般,紧攥着拳头站在原地。

苏琳很有眼色的走上前去扶着她往病床走。

经过司玉华身边时,孟诗婷用力一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求求你,帮帮我。”

“帮你?”司玉华挑了挑眉。

“我叫孟诗婷,今年25岁,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懂外语,没有工作经验。结婚三年,家务事也好照顾人也好我都可以做的很好。假如我能活到70岁,我还有45年的时间。我愿意将我剩下的45年全部交给你,不管是粗活累活还是职场工作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孟诗婷的泪水终于滑落,向着司玉华的方向拜了下去:“求你帮我。”

红色的鲜血渗透病号服,在地板上留下鲜红的印记。

司玉华的目光有些恍惚。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人跪在自己面前求他,可是……

司玉华的语气松了松:“你起来吧。”

孟诗婷拼命摇头:“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帮我,我要求不多,只要给我一份工作就好。”

“一份工作?”司玉华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给我一份工作,我会拼命的榨干自己,直到爬上比仇人更高的位置,我要祭奠我被毁掉的婚姻,我要亲手为我死去的孩子报仇,我要让他们尝到侮辱我家人的代价!”孟诗婷咬牙切齿的说道。

“先说说你的事情,我再决定是否帮你。”

此话一出,孟诗婷才终于松了口气,任由苏琳搀扶着回了病床上。

苏琳抬手按了床头的铃,便等着医生的到来便听床上的人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大学谈了几年的丈夫被回国的大学室友抢走,怀孕三月被逼流产,家境差距被夫家权势压迫强制离婚,被诬陷不贞连带着家人遭受侮辱……

这一切噩梦都是从师采萱回国后才开始的,甚至当她说到那个名字时语气中都有掩饰不住的恨意!

直到她全部说完,医生进来又为她重新包扎之后,房间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

许久之后,司玉华才开了口:“我是个商人,不会做赔本的生意,想要我帮你,就拿出足够的本钱才行。”

“我会努力……”

“光努力不够。”司玉华将目光从窗外放到她的身上,目光严谨:“只要我想,哪怕只是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都有数不清的人来应聘,你想要的工作时又一定发展空间的工作吧?那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胜任呢?”

“……”孟诗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甚至连面前这人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的身份地位能够帮到自己。

“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交易?”孟诗婷疑惑的看着他。

“是。”司玉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说你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正好,我们公司最近打算向这个行业发展,为了招揽人才面向全国举办了设计大赛,你去报名,只要你能够进入百强,就证明你有这个实力,我就聘用你,甚至给你总监的位置,如何?”

“少爷!”苏琳惊讶的出声,然后司玉华却挥了挥手,当下她只好闭上了嘴,只是看向孟诗婷的眼中多了几分不满。

“可以是可以,只是我现在……”孟诗婷想到冲进公寓找到自己的师采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现在无家可归,你可不可以帮我准备一个安身的地方?我可以先去做些兼职当房租……”

如果不是这女人是被他救下来的,他几乎要以为这人是故意接近自己了。这么多年来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其中不乏用了各种手段的。

司玉华觉得好笑,抱着手臂看好戏一样的问道:“你想住哪儿?”

“不管哪里都行,我已经没什么奢求了。”孟诗婷说的真诚,眼中还带着一些惶恐,生怕自己的要求太过分惹得对方不高兴。

苏琳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心中想着这女人到底是太笨还是太聪明,就听到司玉华的声音传来:“给她安排公司的公寓。”

“是。”

孟诗婷这才舒了口气,连忙说道:“谢谢您。”

“你好好休息,我等着你的发挥。”说着,司玉华转身便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开口问道:“我能不能问问,你的前夫是谁?”

孟诗婷一愣,脸上露出一抹悲戚来。

“冷氏集团少东家,冷飞宇。”

“!!!”司玉华的手骤然握紧!

相关文章:

小攻主人控制排尿:入室强奷系列小说

男主整夜不拔出来的描写*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神秘的爱液不要了好爽|为什么要9浅1深

315曝光! 绝对不要买的6款网红护肤品, 真的不好用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