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都市完美特工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2021-10-12 07:51 · 新商盟

“这个小枫啊,以后呢你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不方便的随时都可以联系我!”

“对了,你和般若的婚房我已经派人打点了,估摸着也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婚房一准备好,我挑个吉利的日子就让你们两个早点完婚。”

欧阳镇远的话太过突兀,突兀到叶子枫和欧阳般若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嘎,结婚?”几乎同时,欧阳般若和叶子枫叫了起来。

欧阳镇远到好像没事人款款道:“嘿嘿,看你们两个的表情一定是很惊喜吧!小枫,般若,其实我原本不打算这么快告诉你们两个这件事情的。我琢磨着得让你们两个年轻人相处一段时间,然后再告诉你们这个喜讯。不过今天看到小枫,我这一激动,就全给秃噜出来了!”

“不过说出来也好,反正这婚事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也好给你们两个年轻人一点准备的时间!”欧阳镇远若无其事的自圆其说着。

叶子枫若有若无的白了欧阳镇远一眼心道:一激动,我看你老哥你是蓄谋已久的吧?

欧阳镇远上来就谈结婚,叶子枫对于这次中海之行的任务感觉更加怪异起来。不过叶子枫到底是王牌特工,所以他的表情还算镇定。反而是欧阳般若,整个人都燃了起来。

“爸,你怎么能够让我和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结婚呢,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欧阳镇远立刻脸色一正道:“般若,怎么说话呢,小枫怎么能够算是陌生人呢,他现在可是你未婚夫。”

“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我才不要嫁给一个无赖色痞呢?”说着,欧阳般若哼了一声,一股脑坐在沙发上,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就是一阵不爽。

“小枫啊,不好意思,都是我管教无方,让你见笑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叶子枫到无心理会欧阳镇远的假客套,他的目光流转在撒娇生气的欧阳般若身上。

忽然,叶子枫嘴角一撇,露出诡异笑容:“中海之花生气时候的样子到是比平时美上三分,就凭这一点,可以给你再加一分,九分!恩,勉勉强强可以做我老婆。”

欧阳般若没想到面前这家伙居然无耻无赖到这种程度。

暴怒的欧阳般若顺手拿起手中的抱枕就朝着叶子枫丢了过去:“混蛋,谁要做你老婆,你给我去死!”

叶子枫到是不坏,稳稳当当的接过欧阳般若丢过来的抱枕,然后居然放在鼻尖上轻轻嗅了一番,然后继续调侃道。

“还不错,还算有些女人味道!”

本来已经气炸的欧阳般若这下真的炸毛了,猛的站起来,冲到叶子枫面前,然后指着叶子枫叫囔道。

“你个混蛋,你拐弯抹角的骂谁没有女人味呢?”

说着,欧阳般若丝毫不客气。虽然踩着高跟鞋,但欧阳般若还是对着叶子枫一记狠狠的撩阴腿。

叶子枫一愣,忙一躲,然后拍着胸口,故作紧张道:“太险了,太险了,这一脚要是被踢中了,那可不得了,那是要断子绝孙的!”

欧阳般若反而一笑:“哼,知道厉害就好。实话告诉你,本姑娘可不仅仅是钢琴十级,还是跆拳道黑带!怎么样,怕了吧?”

欧阳般若一阵洋洋得意,以为自己这一手能够断了对面这个无赖娶自己的念想。

不过比起叶子枫,欧阳般若还是太年轻。

只见叶子枫微微一笑,扬起嘴角,然后竖起手指在欧阳般若面前摇晃:“怕?未必吧,跆拳道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当个过家家还行,要在真正的高手面前,那可是不堪一击的,老婆!”

“混蛋,我说了我不是你老婆!”

气急败坏,欧阳般若再次抬脚,猛的一腿,直奔叶子枫的小腹。

欧阳镇远在一边看着,却不阻止。只是此刻的欧阳镇远,他的眸子中多出了一分好奇。

似乎注意到了欧阳镇远的表情,叶子枫这次居然没有闪躲,任由欧阳般若这一脚踹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欧阳般若自以为得手,洋洋得意。

不过当她的小脚触及到叶子枫小腹的时候才感觉不对。

欧阳般若这一脚上去,只感觉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劲道。而叶子枫依旧在笑,只是那笑让欧阳般若一阵恶心。

欧阳般若试图将自己的脚抽离,但却又好像被一股力道给吸附住了,怎么也离不开叶子枫的肚皮。

“老婆,怎么样,我说过,跆拳道不过是小儿科,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下你相信了吧?”

“牛皮大王!”欧阳般若恨恨叫了一声:“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术吸住了我的脚,快点放开我!”

“好吧,如你所愿!”

叶子枫依旧微笑,口中一口浊气吐出,肚皮一弾,居然将欧阳般若弾出去老远。

欧阳般若一个不妨,整个人飞了出去,准确的掉落在了沙发上。

只是欧阳般若飞起了过程中,自己的百褶裙却是迎风飞舞,叶子枫惊鸿一瞥,到是看到了自己不该看的。

“Kitty猫?嘿嘿,老婆,没想到你还挺可爱的!”

欧阳般若一愣,然后俏脸羞红,一把死死按住自己的裙角,对着叶子枫骂道:“混蛋,无耻。你给我死一千次,一万次!”

恼羞成怒,欧阳般若再次从沙发上跳起来,冲上来准备对叶子枫动手。

“住手!”这次欧阳镇远再忍不住,朝着自己的女儿呵斥道:“般若,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够动不动就动手动脚呢,成何体统!”

被欧阳镇远训斥,欧阳般若顿时眼眶一红,委屈道:“爸,明明是那个混蛋先欺负我的,你为什么还帮着外人说话!”

“什么外人不外人的,小枫是你未婚夫,你未来的丈夫,怎么能是外人呢!”

“我不管,我不承认,我不承认,就是不承认。想要我嫁给这个无赖,除非我死!”

倔强的欧阳般若一阵哭诉,抹着泪匆匆离开,朝着楼上跑去。

“回来,般若,你给我回来!”欧阳镇远佯装愤怒吼叫,然后匆匆两步朝着楼道跑去,追上了自己的女儿。

回眸,欧阳镇远小意的望了一眼已经坐在沙发上的叶子枫,然后压低声音跟欧阳般若道:“般若,般若,你听爸爸解释吗,爸爸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现在就要打电话给爷爷,让他来帮我评理!”

欧阳镇远一下子慌了:“别别别,好般若,这件事情千万别打电话给爷爷,他老人家有心脏病,可吃不消这个……”

“哼!”欧阳般若冷哼一声,并不想理睬自己的父亲。

到是欧阳镇远一脸苦涩道:“般若,其实爸爸这么急匆匆的给你定下这门婚事也是有我不得已的苦衷的。你可别小看下面那个小子,那小子现在可是掌握了我镇远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爸爸现在在公司的处境你也知道,如果不拼命的拉拢他,那……”

“那你也不能为了股权把自己女儿给卖了呀!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嘘,我的小祖宗你小点声。爸爸也没说把你给卖了呀,这不过是权宜之计,权宜之计而已。只要过了这段时间,等爸爸把那小子手里的股权全部骗过来,到时候爸爸就宣布退了这门婚事,这还不行?”

本来还哭哭啼啼的欧阳般若,美眸忽然一亮,道:“爸,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发四!”

权衡再三,欧阳般若终于吐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配合你演这出戏,让这个该死的家伙暂时住在我家。不过你要保证,尽快解决公司的事情,让那个混蛋滚蛋。”

“好好好,我保证,我保证!”

见欧阳般若松口,欧阳镇远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目送自己的闺女上了楼。

“艾玛,终于安抚好一个小祖宗,我欧阳镇远真尼玛是太机智了!”

长吁了一口气,欧阳镇远这才再次下楼,走到了叶子枫跟前。

此间的叶子枫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跟前,口中还叼着一根烟圈,一脸嘲弄的望向欧阳镇远。

虽然刚刚欧阳镇远和欧阳般若的谈话叶子枫并没听清,但叶子枫却会读唇语,所以这对父女之间的对话叶子枫一清二楚。

“呵呵,欧阳先生,不得不说你刚刚的谎话真是太拙劣了,也就只能骗骗您的女儿。不过我想你好像还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叶子枫陡然而变,这一点从他对于欧阳镇远的称呼上的改变就能够察觉出来。

“小枫啊,这个,那个……”欧阳镇远支支吾吾,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叶子枫解释。

叶子枫却吐这烟圈,直接打断欧阳镇远的话道:“结婚这件事情,到底是任务中的一环,还是欧阳先生你自己的主意?”

“这,两个都不是!”

“那是什么?”叶子枫狠狠掐灭烟蒂,目光汹汹,望向欧阳镇远。

欧阳镇远微微一愣,无奈道:“是,是叶老的意思!”

“哦,对了,小枫啊,这里,这里有一张你的入学证明。从明天开始,你,你就和般若一起上学,也好,也好相互增进一下感情。”

“到时候你,你入学的时候找一下杨主任就行,招呼我都打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那个你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我就先走了!”匆匆的丢下了一张中海艺术学院的入学证明,欧阳镇远逃跑一样的离开了叶子枫的视线。

而整个欧阳家的客厅内是一阵沉默。

中海之行的第一天,叶子枫的情绪就非常的不好。

中海市,欧阳镇远,欧阳般若,结婚?这一连串的事情串联起来,让叶子枫感觉这次的任务似乎并非如此简单。强大的第六感让叶子枫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帝都,国安六处调查科,整个共和国最黑暗也最隐蔽的所在。

一名身穿帅服的中年胖子此刻正乐呵呵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时不时的轻笑两声。

“姜成,那小疯子现在已经到哪里了?”

一位年近三十的大校军官恭敬的站在胖子身边:“罗帅,我这边刚刚接到欧阳镇远的消息,那小疯子已经成功的进驻到了欧阳家小妞的别墅里面!”

“嘿嘿,不错,不错,这飞来的艳福,想来那小疯子一定会很喜欢的,你说对嘛,姜成?”罗胖子恶心的笑着,不过他的话却很没底气。

“罗帅,我想恐怕不见得吧?那小疯子的脾气咱们都清楚。咱们如此坑他,说不定那小子会急眼。他要是发起疯来,那,那……”

听到姜成的话,本来志得意满的罗胖子立刻浑身一抖。

不过罗胖子还是回眸,强行辩解道:“姜成,这怎么能够叫坑呢?财色双收,这么好的事情,别人求还求不来呢!你说是吧?”

顿声,罗胖子强行安慰自己道:“再说了,这次任务又不是我的锅,那是老首长亲自下的命令。那小子就是再混,他还敢跟老首长顶牛不成!”

“哎,罗帅,我是担心那小疯子要是知道咱们这般算计他,他会撂摊子不干,到时候中海的局势可就不好控制了!”

罗胖子到非常有信心摇手道:“不会。中海是什么地方,他对于那个小疯子意味着什么,姜成你不会不明白吧?”

姜成沉默,似乎陷入回忆。

良久,姜成才开口道:“是啊,中海,伤心之地。当年中海一战,龙魂战队九大龙首死伤过半。自此之后东方再无龙魂。当年要不是老首长强行威压,那小疯子恐怕也要不辞而别远走他乡了。当年的事情要不是咱们运筹不济,恐怕,恐怕那场惨祸也不会发生,可叹……”

听到姜成的感慨,罗胖子脸色忽然一阵阴森得怕人。

“哼,三年,虽然三年时间过去了。但当年中海的惨剧那小疯子没忘记,我罗浩也没忘记。我悄悄在中海运作了三年,将欧阳镇远给推出来,就是为了今天。”

“欧阳镇远现在羽翼已丰,再加上他手里掌握的东西太过诱人了,那帮家伙现在终于忍不住再次跳了出来。我这次就是要顺着中海一条线将隐藏在我们内部的眼睛给挖出来。哼,我想那家伙是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龙魂的血债,我罗浩要一笔一笔跟他们清算清楚!”

姜成从来不会低估罗帅的决心和手腕,但此刻,他还是迷茫道:“罗帅,其实这也正是我担心的事情。如今的中海看上去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暗流汹涌。就凭借那小疯子一个人,可以力挽狂澜吗?”

“一个人?”罗浩冷笑起身,轻轻拍着姜成的肩膀:“姜成,你说错了,那小疯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别忘记了,他的身后有龙魂。”

“可是当年那件事情之后,那些人早已经退出了龙魂。可能是心灰意冷了吧,现在他们还能听从那小疯子的召唤吗?”

罗浩坚定不移道:“能。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够召唤龙魂,那他一定是龙魂之首,孽龙!”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罗浩继续道:“姜成,千万不要小看一个人的人格魅力,那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其实这次老首长亲自下令让那小疯子重临中海,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欧阳镇远父女,挖出在咱们内部的眼睛。另一方面也有重建龙魂意思。”

“这是一场局中局。不过,最终结果到底如何,还要看那小疯子的本事了。”

重建龙魂,这四个字听起来简单,但却是让姜成浑身的血液都颤抖了起来。

龙组之魂,护国神翼,这些词语一个一个串联起来,那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那是一块永驻的丰碑。

热血激昂过后,姜成忽然鬼魅的笑了起来,打趣道:“罗帅,其实我还有一点不是很明白。既然您和老首长早有计划,为什么不把这计划直接告诉那小疯子,而是要拐弯抹角的让那小疯子和欧阳家的小妞结婚呢?”

“这很好理解,因为只有和欧阳般若结婚,那小疯子才能名正言顺的入住欧阳家。这也是为了晃中海那帮人的眼,让他们猜不透咱们的真正意图。再说了,如果中海那帮人知道镇远集团的第一继承人有了未婚夫,你说他们的目光还会只盯在欧阳般若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吗?”

顿声,罗浩继续道:“当然了,其中也是老首长的私心,这一点你应该懂的!”

姜成一惊,连忙嘿嘿,嘿嘿笑了两声。

就在姜成和罗浩交谈的同时,罗浩桌面上的卫星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姜成急忙两步拿过电话,看着电话上的信号,姜成吓了一跳,面无人色道:“这个,那个,罗帅,那个小疯子的电话……”

说着姜成一把将电话塞给了罗浩。

罗浩顿时感觉手里抓了一颗定时炸弹一样,连忙紧张的朝着姜成使眼色:“姜成,你,你是他的直接联络人,这个电话应该你接才对?”

“可是,可是罗帅,这电话是打给你的呀!”姜成辩解,然后一摸脑瓜道:“哦,对了,罗帅,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我先出去了!”

说着姜成逃跑一般的离开了,只留下了罗浩一个人大眼瞪小眼,叫骂了一句:“没义气的东西!”

无可奈何,这位胖胖的罗帅只能接通电话,脸色一变,一脸谄媚道:“那个,小枫啊,你到中海哪……”

不过电话那头给罗浩的回应却相当不友好。

罗浩就听电话那边叶子枫的狂吼之声:“罗胖子,我艹你大爷,你居然敢阴我,你现在老实告诉我,你框我到中海到底是什么目的,你今天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我立刻调飞机去帝都,炸了你的办公室!”

“小枫啊,别激动,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炸东西,影响不好,影响不好嘛!”

“妈蛋,我现在能好好说话吗,你tm现在就告诉我诓骗我去中海结婚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的主意,老子灭了他。”

“这个,那个,这可不是我的主意,这是老首长的意思。他老人家急着抱重孙,老人家的心情嘛,你也要理解和体谅不是!”

这种时候罗浩可不敢承受对面那位的怒火,只能把锅甩给自己的老首长了。

果然,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这么说来我这次来中海的主要任务其实就是结婚?”

“你,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半响,然后悠悠说出了一句:“我知道了!”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盲音的声音,罗胖子这才喘了一口大气,不住的摸着头上的冷汗,侥幸道:“幸好,幸好!”

躺在床上,叶子枫无力的将卫星电话丢在一边,眼神空洞,注视着前方。

“结婚,老爷子的主意,真是见鬼。那个该死的罗胖子肯定还有事情瞒着我,不会这么简单,我此番中海之行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

一边说着叶子枫啪嗒一声点燃了一支烟,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摸着兜里的手机,但挣扎了半天,却又缩了回来。

无力躺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叶子枫吧唧嘴道:“罢了,罢了,已经三年没有和家里联系了,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吧。既然已经来了中海,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叶子枫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

按照叶子枫往常的脾气,如果知道自己被耍了,恐怕会连夜离开中海,回帝都要一个说法。不过现在叶子枫不想走,也不能走。

因为这中海还欠他一笔天大的血债,如果不将三年前的事情调查清楚,叶子枫是绝迹不会离开的。

这一夜注定无眠,辗转反侧良久,叶子枫也没有入睡。

叼着烟圈,歪着脑袋,叶子枫坐在床头发呆了好久:“既然睡不着,那总得找点事情来做做。这大半夜的参观一下自己未来的生活环境,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

没有开灯,叶子枫如鬼魅一般走出自己的房间,然后开始在欧阳般若的这栋别墅里面转悠。

这栋别墅虽然不大,但到也精致。

整个一楼,除了厨房卫生间以及客厅,还有三个房间。一间是叶子枫的卧房,一间是客房,还有一间书房。

逛游的一圈之后,叶子枫来到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和一楼基本相同。只不过做了小小的改动,将厨房客厅以及一间客房合并成了一间健身房。

这健身房虽小,但也五脏俱全,里面基本包罗了各种各样先进的健身器械。显然这是欧阳般若的私人场所。

而健身房的对面则是平行相对的两个房间。

叶子枫也没管那么多,开门就进了左手间的房间。

不过叶子枫进门之后,整个人就呆住了。

这间房间足足有七八十平,房间的灯光亮着,整个房间很是整洁,沙发,茶几不一而全。

房间的格调也是偏女性化,以粉色调为主,整个房间内若有若无的还能嗅到一股海蓝之谜香水的味道。

呆呆的站在房间门口,叶子枫整个人都呆住了,尤其是看到那圆形的床上散落着的一套百褶裙,还有一条kitty猫的小内内,这让叶子枫浮想联翩,有一种快要喷鼻血的感觉。

再看房间一侧,卫生间的灯光通明,还传来一阵阵哗啦啦的水流声,叶子枫更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

“嘿嘿,看来这应该是欧阳般若那小妮子的闺房。没想到这小妮子这么大胆的,洗澡的时候连房门都不锁的。”

一转念,叶子枫忽然一脸正色了起来:“不行,不行,叶子枫,你不能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了,要不然非得犯错误不可!”

紧接着叶子枫嘴角又翘起一丝坏笑:“不过好像这也不能叫犯错误,本来就是我未婚妻,偷看两眼怎么了?”

不过就在叶子枫纠结的时候,卫生间的大门忽然打开,一股清纯的香味扑鼻而来。紧接着叶子枫就看到裹着白色浴巾的欧阳般若从浴室内走了出来。

宽松的浴袍却也遮挡不住欧阳般若那曼妙的身姿,尤其是那笔直的大长腿,湿漉漉的长发,以及美人出浴后脸上微微的红润,更是将欧阳般若承托得完美无瑕。

欧阳般若和叶子枫两人相互凝望对方,呆呆愣神三秒。

最终一声尖锐的惊叫声打破了本该有的宁静。

“啊——混蛋,臭liu氓,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滚出去……”

洗完澡的欧阳般若本来心情已是平复了不少,但谁知道自己刚刚走出卫生间却突兀的看到了叶子枫那张讨厌的脸庞。而且那个无赖居然还不声不响的来到了自己房间里面。欧阳般若瞬间抓狂。

随手抄起换衣室内的镜子,欧阳般若直接朝着叶子枫丢了过去。

叶子枫则自然而然的一把抓住镜子,然后厚着脸皮嘿嘿一笑道:“老婆,我想这是个误会。”

“误会?你这个无耻下流的卑鄙小人,我踢死你。”欧阳般若顿时冷笑,毫不犹豫上前就是一个下劈,直奔叶子枫脑袋。

叶子枫一慌,道:“靠,不用这么狠吧!”

欧阳般若这个下劈,动作极快,叶子枫相信,这样的力道绝对能够劈碎一个滚圆的西瓜。尤其是欧阳般若那条腿,雪白不说,而且修长笔直,看起来很健美。

面对欧阳般若的突然袭击,叶子枫只是歪歪偏了一下脑袋。

欧阳般若的这道下劈一下落空,却狠狠的砸在了叶子枫的肩头。

叶子枫只是轻哼了一声,脸上却依旧微笑。不仅如此,叶子枫的身子还微微向前,大胆的伸手搂住了欧阳般若的纤腰。

欧阳般若猝不及防,整个人一下贴在了叶子枫身上。

此时此刻,欧阳般若和叶子枫之间真的属于零距离接触,那火爆的动作当真暧昧异常。

尤其是叶子枫的个头要比欧阳般若高上不少,再加上他轻揽欧阳般若的纤腰,使得欧阳般若整个人双脚成笔直的一条线,两人不该靠在一起的地方是紧密契合在一起。

此刻的欧阳般若是又羞又怒,呵斥道:“混蛋,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愤怒异常,却又无可奈何,此时的欧阳般若恨不得上去咬下叶子枫的一块肉才甘心。

而叶子枫依旧面带微笑,轻轻在欧阳般若的耳边吹起道:“老婆,我只想跟你说一声,穿着浴袍的时候不要做下劈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会走光哦!”

“叶子枫,你给我去死!”

说完之后叶子枫立刻一把给欧阳般若一个公主抱,然后轻轻的将欧阳般若丢在床上。

“嘿嘿,老婆,晚安!”说着,叶子枫不管抓狂的欧阳般若,而是一阵风一样的逃离了欧阳般若的闺房。

“该死,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欧阳般若无处倾泻,粉拳一拳一拳的落在自己的床上,简直愤恨到了极点。

不过就在欧阳般若咬牙切齿的时候,她的闺房大门再次打开。

叶子枫一脸无赖的伸出脑袋:“哦,对了,老婆,忘记告诉你了。粉色的Kitty猫比蓝色的可爱多了!”

“滚,你给我死一千次,一万次!”

欧阳般若猛的拿起床头的抱枕,狠狠朝着叶子枫砸去。

叶子枫却是将门一关,然后一阵风一样跑得无影无踪,只留欧阳般若一个人在房间内抓狂。

相关文章: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给美女同学开嫩苞

女主罗西柚全集,宁可余生不相见(罗西柚)小说精编版

男人上完床态度冷漠了|御宅屋 海棠书院h

{无删节}余情难眠小说在线免费完整版/余情难眠

口述真实乱过程_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绝世神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