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限量蜜婚:总裁大人请自重》番外版小说试读

2021-10-12 13:43 · 新商盟

第13章 换心手术!

是四年前的她。

看着她昔日的笑脸,靳沉的眸底越发深沉,在思索着什么。

片刻后,他开口,“回别墅。”

车子在风雨中快速疾驰,没过多久,回到了别墅。

靳沉走进客厅,发现乔雨茉还没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黄叔,把她赶出去!”

“阿沉你……”

乔雨茉瞪大眼睛想说什么,靳沉一记冷眼扫过去,“滚!”

见他是真的动了怒,乔雨茉不敢再说什么,咬着唇狠狠瞪了请她离开的黄叔一眼后,一脸不甘的走了。

“把房间里的床包括地毯全部换成新的。”

对黄叔命令完,靳沉快步上楼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接收陆三发过来的邮件,随着他一页一页的浏览,他的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冷,里面的阴鸷寒芒都快溢出来了……

“靳少!”陆三电话接的很快,好像一直就在等这通电话似的。

“资料是真的?”靳沉问,语气平淡,听不出里面有什么情绪。

但就是这样的靳沉,让陆三越发的谨慎恭敬,“是的靳少,资料是真的,并且我已经跟希尔家族求证过了,乔小姐的确是因为心脏患病而被退婚回国。”

“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靳沉半敛着眼皮,让人看不清他眼里有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直到过了片刻,他突然挥手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抬起了头,眼中含着一股无法遏制的狂怒,目眦欲裂的低吼道,“乔安安,戏弄我好玩吗?”

什么得了心肌梗死,不想连累你,所以才会跟你分手。

什么为了乔氏,为了父亲的病才出卖自己。

统统都是骗人的!都是借口!

“你们姐弟俩真是好样的!”

既然不惜生命也要算计他,那他就让她活着,好好活着,用背负着亲人性命的方式活着!

他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靳沉冷冽的勾唇,森冷的眸子十分骇人,让人看了就寒意遍布全身。

……

“小姐,你醒了?”

乔安安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王叔惊喜的笑脸。

“王叔,我这是……嘶……”乔安安稍微动了一下身子,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她倒抽一口气,冷汗都出来了。

王叔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抬手制止她的动作:“小姐你别动,你刚做了手术,不能乱动。”

“手术?”乔安安楞了一下,“什么手术?”

“换心手术!”

换心……

乔安安不敢置信的抚摸上心脏的位置,能清楚的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强有力的跳动,说明这是颗十分健康的心脏。

这意味着,她可以活下去了。

然而乔安安却高兴不起来,顾医生曾经说过,她的心脏脉干比普通人要细,要找到一颗与她匹配的心脏,概率是千万分之一,几乎是不可能找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四年来一直没有换心的打算。

可现在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做了换心手术,那这颗心是哪来的?

思及此处,乔安安的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不安,抓住王叔的衣袖,忍住胸口的剧痛问,“王叔,你老实告诉我,这颗心是谁的?”

王叔扭过头,目光闪躲,忍住不去看她,“小姐你别问了,好好休息,听话,我去叫医生来给你做个检查。”

说完,把袖子抽回来,准备出门。

乔安安急了,“王叔,求你告诉我!”

王叔停下,回头看她,遍布皱纹的脸上满是不忍。

乔安安大概明白了什么,眼前一黑,差点昏厥,“是……爸爸吗?”

“是老爷。”王叔眼眶有些湿润,叹着气承认了。

乔安安没说话了,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一样瘫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眼泪不停地流,浑身散发着悲痛欲绝的气息。

她早该想到了,她的心脏脉干细小,就是遗传的乔父。

四年都找不到的心脏,突然就移植到了她的身体里,来源不用去想都知道是谁。

看着乔安安宛如死灰的模样,王叔很是担心,“小姐,你别太难过了,你的心脏刚换,受不了刺激。”

“什么时候?”乔安安忽然问。

王叔没反应过来。

乔安安重新问了一遍,“爸爸他……什么时候去世的?”

“三天前,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听顾医生说老爷突然就不行了,去世前单独见了少爷一面,少爷出来后就让顾医生为你做手术,说这是老爷要求的。”

“爸爸……”乔安安泪如泉涌,大声的哭了出来。

王叔看了心里挺不是滋味,“老爷他或许不是一个好丈夫,可他是个好父亲,这是老爷自己的选择,对老爷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安慰完乔安安,王叔就去找顾医生去了。

她刚醒来,还要做全面的身体检查。

一番检查下来,顾医生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心脏状态良好,目前没有排斥现象,乔小姐,恭喜你重获新生了!”

“可这样的新生代价太大了。”乔安安淡淡的回了一句,把头偏向一边,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顾医生也不在意,对王叔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出了病房。

“小姐要不要喝点粥?”王叔替乔安安掖了掖被角问。

乔安安摇头,她现在什么都吃不下,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乔氏。

“乔氏现在怎么样了?小旭现在在公司吗?”

乔父死了,乔氏的股票肯定会大跌,董事们说不定现在乱成了一锅粥,还有秦莲母女当搅屎棍,也不知道小旭能不能把公司稳定下来,乔安安有些担心。

王叔知道她担心什么,劝说道:“放心吧小姐,公司不会有事的,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好身体,其他的不用想那么多。”

“我知道,我就是放心不下……”乔安安看向窗外,神色忧虑。

“有什么放不下的,你要相信少爷。”

门外,冷峻的男人目光一瞬不离的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房里面,他单手插兜,背影高大挺拔,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带着十足的压迫感,让人无法靠近。

此刻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心情似乎不错,眼神中都多了一抹柔和。

“乔老爷子的骨灰什么时候下葬?”靳沉突然问了一句。

他身后的陆三闻言,恭敬的回道:“三天后。”

靳沉眸色微闪,随即又恢复一贯的深邃,“到时候你在参加葬礼的宾客里安排一个医生。”

乔父下葬那天,乔安安一定会赶过去,他可不想她到时候出什么事,不然他还怎么让她后悔,她算计他的行为?

靳沉收回目光,眼中的柔和立马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寒意,“回公司。”

“是。”陆三随即跟上。

乔安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向门口

第14章 葬礼

“小姐怎么了?”王叔循着她的视线看去。

乔安安不是很确定的回道:“刚刚门外好像有人。”

并且她觉得那道视线很熟悉,但她不敢确定是不是那个人。

应该不是吧,他那样的人,怎么会纡尊降贵来看她一个卖给他的情妇呢,乔安安扯出一丝难看的苦笑。

王叔去看了门外回来,摇头说:“外面没人。”

“大概是我感觉错了,王叔,给小旭打个电话吧,告诉他我醒了,省得他担心。”

“我这就打。”

王叔拿出手机给乔安旭打电话,结果没有人接。

“小旭可能再忙,晚点再给他打过去吧。”乔安安没有多想。

“那小姐你先休息,我去外面给你买点粥。”王叔收起手机,拿了钱包出去了。

乔安安确实有些累了,身体里的麻醉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醒来这么一小会儿,睡意就袭了上来,眼皮子直打架,最后撑不住闭上了。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了开门声,以为是王叔,“王叔你回来了?”

“哟,你醒了啊!”回应她的不是王叔慈祥的声音,而是一道尖酸刺耳的女声。

乔安安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门口,一见来人,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秦阿姨,你来做什么?”

秦莲靠在门口没有进来,仿佛病房里有什么细菌一样,满脸的嫌弃,“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真是让秦阿姨失望了,我还活的好好的。”乔安安并没有为秦莲这句类似于诅咒的话而生气,语气毫无波澜。

秦莲捂唇咯咯直笑,“真是可惜了,没想到老头子竟然会把心脏捐给你!不过这样也好,我倒要看看,没有了那老东西,你们姐弟俩怎么扳倒我。”

乔氏,包括乔家的一切,都是她和雨茉的!

乔安安从秦莲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她目光如炬的看着秦莲,咬牙问,“爸爸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那天她献了血,爸爸的身体已经稳定下来了,暂时不会有事,可就过了一天,爸爸就……

要说这里面没什么,她是一万个不相信。

面对乔安安的质问,秦莲一愣,随即耸了耸肩膀,“你可别污蔑我,那老东西躺在病床上那么痛苦,说不定他是自杀。”

“不可能!”乔安安怒火中烧,大声道。

秦莲撇了撇嘴,不屑的瞟她一眼,“随你怎么想,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三天后老头子下葬,你作为女儿应该不会缺席吧?”

乔安安咬着唇,忿忿的瞪着她,没有接话。

似觉得自己打击的还不够,秦莲又假装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笑的不怀好意,“哦对了,葬礼那天,靳少会以老头子未来女婿的身份去吊唁,到时候你作为大姨姐,可得好好招待他啊。”

乔安安大脑一阵眩晕,脸色白的可怕,再也控制不住,冲着秦莲大吼,“滚,给我滚出去!”

“你当我愿意待在这儿啊,我还嫌晦气呢,最后再告诫一句,你可得好好活着,靳少和雨茉的婚礼,你这个姐姐还要出席呢,哼哼!”秦莲心里得意极了,拎着包施施然的走了。

乔安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力抓住被单来压抑住内心的愤怒。

她不能中计,秦莲说这些,就是故意激怒她,让她身体崩溃。

她不能上当!

不过有句话秦莲说的没错,她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为了给母亲报仇,为了乔氏,为了小旭,为了爸爸的这颗心脏,也为了瑾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三天后。

乔父下了葬,宾客渐渐散去。

乔安安在王叔的搀扶下回到休息室里,脸色白的吓人。

王叔不禁训斥道:“身体都还没好就非要来,幸好没事。”

“好了王叔,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今天是爸爸下葬的日子,我怎么能不来呢。”乔安安虚弱的笑着说。

王叔拿她没辙,这丫头看着性子温吞,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执拗。

“喝点水。”

“谢谢王叔。”乔安安接过水杯喝了口水,突然想起了什么,把杯子放下,皱着秀眉问,“王叔,小旭还没有消息吗?”

三天前小旭说忙完手头的事情就去医院看她,可她等到了晚上都没出现,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刚开始她还安慰自己,他是有事,可这都第三天了……

王叔也很纳闷和疑惑,“没有,早上我打电话还是没人接,那母女俩刚才还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儿说少爷不孝,连老爷下葬都不出现。”

“她们还真是逮着机会就给我姐弟上眼药啊。”乔安安讥诮道,提起秦莲母女,她就满心膈应。

唯一让她好受一点的是,今天的葬礼,靳沉并没有出现。

不然那对母女的气焰会更加嚣张。

“可不是。”王叔恶心坏了这母女两,也懒得多提,把话转回了正题上,“小姐,少爷平时做事很稳重,不是那种去哪儿几天都联系不到的人,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

乔安安心一紧,觉得不是没有可能。

乔父一死,她和小旭两个人就阻碍了有些人的利益,比如秦莲母女。

“王叔,快,给闫秘书打个电话,让他调取一下三天前小旭最后出现在公司的监控。”

王叔二话不说赶紧去打电话。

闫秘书动作很快,没多久就发了一段监控视频给乔安安,乔安安在监控里看到乔安旭和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起。

那中年男人不知道对乔安旭说了些什么,他脸色明显不对,怎么看都像是被那中年男人威胁了,最后两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走了。

这跟绑架也没多大区别。

那中年男人是谁?又是谁派去的?

乔安安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小旭……”

“小姐,要不咱们报警吧?”王叔也很着急。

乔安安咬着唇摇头,“没用的,这伙人敢在乔氏大门口带走小旭,就代表他们根本不怕我们报警,恐怕就算我们报警了,也不一定找得到他们。”

“那……那可怎么办啊?”

乔安安捏紧拳头,没有回答。

她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连带走小旭那伙人是谁都不知道,根本无从下手

相关文章:

胖女人下边是不是特别松|异性接东西会注意碰到手吗

啪啪时里面痛是什么原因:他的21厘米做很疼我都哭绕

被男朋友亲了之后腿软#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覆雨翻云gl_老公半夜醒来要我

吃了男朋友的前列腺液_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