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地府红包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2021-10-13 07:49 · 新商盟

次日上午,睡到日上三竿。

没课的安素东直接到校外的餐馆,花费一半积蓄,定制了一桌美食,鸡、鸭、鱼、肉、酒,应有尽有。

然后来到个无人角落,一一摆开。

虽然花的这些钱,对于现在的安素东来说很是肉疼,但他并没忘了昨天对几位神医的承诺。

况且能够沟通天地阴阳,与记载于史书和神话故事当中的人物,如此真切的交流,可是千金难换的际遇。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诚信!”安素东一边自顾自地碎碎念,一边把手机对准角落里已经摆好的美食,准备给他们发过去。

“咔!咔!咔!”

伴随着几声照相机拍照的音效,一堆美食凭空消失。

几分钟之后,便传来几声微信“叮!叮!叮!”的信息提示音。

地府·华佗:“好吃,好吃,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人,小老儿已经几百年没有吃过如此美味了!”

地府·扁鹊:“孺子可教,此生有此一徒,足矣!”

地府·神农:“这位无始道友,老夫今日邀众位神医来品尝新草,你却突然捣发来美食捣乱,我就想问,鸡腿还有没有?”

后面还跟着一个斜眼看的表情。

安素东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些人,哪还有鬼仙该有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个的老顽童。

跟他们逗了几句嘴,安素东不经意间随手乱点,竟然鬼使神差打开了百宝囊。

一眼看到那个姻缘符,心念一动,流光闪过,一道符纸出现在安素东手中。

是该来场姻缘冲淡心底忧伤了!

姻缘即是爱,为世人所期待,安素东心底莫名闪过一丝刺痛。

三年的追求与期待化为梦幻泡影,还是被最深爱的人所伤!

既然月老是司掌姻缘之神,那这姻缘符便是天意。

此刻只要安素东默念“柳婷婷”三个字,她便会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安素东狠狠暗呸,“那简直是玷污了这姻缘符。”

忽然,安素东想起一道倩影。

心头一动,随机口中轻轻吐出三个字:“沐灵烟。”

红纸瞬间化为七彩琉璃般的光华,一股瞬间窜进安素东眉心,一股嗖地远去,融进正在教室自习的沐灵烟清秀的眉眼当中。

安素东刚把手机装兜里,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老三,大清早的,你小子死哪儿去了?”接起电话,里面传来欧阳宽慵懒的声音,明显是刚睡醒,“有事儿没?陪我去买点周黑鸭去,打打牙祭。”

“老大和老四不是在宿舍?”安素东问道。

“一醒就开电脑,高喊战个痛,此时他们已经入魔,正在狂撸。”

“好吧,闲来也无事,我在校门口等你。”安素东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欧阳宽出来,直接叫了个滴滴。

二胖欧阳宽,长的胖可不是因其名,而是爱吃,尤爱周黑鸭,学校没有卖,打车也得出去吃。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饿肚子。

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欧阳宽突然指着他们叫来的那辆滴滴,低呼道:“老二,快看,沐灵烟是不是也上了那辆车!”

学生党,钱不多,所以欧阳宽叫的滴滴拼车,没想到竟然与沐灵烟同乘!

安素东的呼吸突然之间急促了起来,这是姻缘符的力量?!

“老二,你坐里边,我个头大,不方便。”欧阳宽推了推站在车门口有些局促的安素东,对着他挤了挤眼。

前坐已经有一个女生,沐灵烟自然坐在了后排。

沐灵烟礼貌性地看着安素东微微一笑,往旁边动了动,示意他坐进去。

然而只是这一笑,就让安素东心都醉了。

医大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沐灵烟,医大校花,众人心中的女神。

无数校草级帅哥和土豪富二代争相追逐的对象,但却从没有一人成功俘获芳心。

同样,也是安素东心目当中的女神,不过,属于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那种。

这么近距离接触,安素东能清晰地感受到身旁一阵阵淡淡的清香丝丝缕缕窜进自己的鼻尖。

随着车子一晃一晃,甚至他还和沐灵烟有一些肢体上的接触。

安素东紧紧攥着手,手心里全是汗,心想:“这尼玛也太神奇了吧,千里姻缘一线牵?!”

他时不时偷偷看向沐灵烟。

她一直看着窗外,安静恬淡。

披肩的长发,精致的面庞没有一丝瑕疵,白嫩里有些红润,像瓷娃娃一般。目若桃花,灵动无比,真是人如其名,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突然,安素东发现沐灵烟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继而双手紧紧按住了腹部。

不一会儿,沐灵烟眉头皱的更紧,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豆大的汗珠也滚落了下来。

眼看着沐灵烟由轻而重越来越难受,甚至快要有昏过去的迹象,安素东也顾不得想心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小心思,一把搭上沐灵烟的手腕。

“月事之间,体凉脾虚,肝火下行。”随着手腕处传递的信号,安素东大脑里医药盛典的知识开始飞速运转。

此时的安素东大脑一片空灵,一句句口诀从他嘴中缓缓说出:“头痛左右太阳穴,风池风府一样攻;连捏带按十余次,须臾头上即觉轻……”

而他的手,也精准地按在沐灵烟的各处穴位:合谷、阿是、三阴交。

不知是不是因为同为学医,医者无分男女,沐灵烟竟非常顺从。

虽然沐灵烟主修西医,但听到旁边这个男生念出的晦涩口诀,却如同天籁。

而且,他每按一处穴位,她的疼痛便减少一分。

安素东的手法和对穴位的把握恰到好处,多一份嫌多,少一分嫌少,以至于沐灵烟好几次都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了几声,让她尴尬不已。

安素东更是有些心猿意马,差点流鼻血,毕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不过五分钟的光景,沐灵烟便恢复了常态。

而安素东的手依旧按在她小腹阿是穴。

沐灵烟轻轻推开安素东的手,侨脸绯红,说:“我没事了,谢…谢谢你。”

虽然她一直以来都是女神级人物,可却从来没有跟一个男生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个,没事,不用谢。”安素东也有些面红耳赤,赶忙岔开话题,“这只是暂时帮你止住疼痛,等我给你个药方,你照着拿点中药调理一下,以后就不会再疼了。”

下车后,安素东心跳还没平稳下来,细细感受掌间留存着的余温。

这可是一双摸过女神的手,要是被学校那些男生知道,估计用眼神就能把安素东给杀死。

欧阳宽则直奔周黑鸭而去,对于他来说,那个才是当下第一要务。

安素东打开手机,编辑了一个药方,给沐灵烟发了过去。

他们出来都没带纸笔,所以互相加了微信。

不多时,安素东手机“叮咚”一声,是沐灵烟的微信消息。

沐灵烟:“嗯,收到,谢谢你。”

之后,两人相互介绍了下,再也无话。

安素东也把手机收了起来。

买完周黑鸭,返回学校,欧阳宽就大手一举,把一盒周黑鸭塞到安素东手里,说:“老三!来,吃着!”

欧阳宽自己也拿出一盒,在回宿舍的路上,大快朵颐起来。

“叮!”支付宝的声音。

安素东赶忙停下往嘴里塞鸭脖的手,拿出手机,生怕错过一个抢红包的机会。

天庭·财神:“无始道友,在不?”

安素东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失望,本以为又能抢到什么红包,没想到是财……

等等,安素东心下一动,紧接着化为狂喜。

财神啊!记得小时候家里就常常供奉着财神像,祈祷能够衣食富足,连年有余。

现在财神爷亲自找上来,倘若能攀上一丝半点的关系,那岂不是以后就能发财了。

想到这些,又想到母亲独自一人这些年把他拉扯大所受的苦,安素东飞快在手机上敲下两个字:“我在。”

而那一边的财神似乎更是激动,信息立马回了过来:“今日过了个寿,地府马面道友送的礼物甚得我心。事后方知,原来是无始道友在阳间有些门路,不知可否再麻烦道友帮忙……”

安素东知道,财神这是又嘴馋了。

“老二,能不能再给我一盒鸭脖。”安素东指了指欧阳宽手里的袋子说道。

“拿去。”欧阳宽二话没说,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两盒给他。

“得嘞!你先回宿舍,我一会儿就到。”说完,安素东转身走到一个无人关注的角落。

“咔!咔!”两声。几盒鸭子瞬间消失。

天庭。

财神看着怀里多出来的几盒鸭子,激动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边吃边喃喃道:“两千年了,两千年了啊!这反间的味道,真是怀念。”

“哗啦!”

支付宝响了起来,是红包的声音。

安素生看了眼,是财神发过来的红包。

“恭喜你获得500功德,已存入余额宝,请注意查收!”

后面还附上了一句话:“谢无始道友美食,常联系!”

与此同时,教导处主任梁聪办公室里。

“梁主任,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论用什么方法,我不想在学校中,再见到安素东!”

说话的人,正是沈浩波。

天雷无情,不过由于安素东手下留情,沈浩波和柳婷婷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很快便出了院。

而沈浩波一回校,就奔了这里而来。

在旁人看来,沈浩波是倒霉,被晴天霹雷给击伤。但他不可能找老天爷报仇,自然而然把这笔账也算在了安素东头上。

明枪不行,就来暗箭。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斜靠在办公椅上,并没有被沈浩波的无理傲慢激怒,毕竟他可是收过对方父亲的不少好处。

梁聪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苦口婆心地说:“学校以育人为本,要对每一个学生负责……”

“啪!”沈浩波把一个鼓囊囊的信封放在梁聪面前的办公桌上。

“沈同学,我作为教导处主任……”

“啪!”又一个鼓囊囊的信封。

梁聪将两个信封收入办公桌上的抽屉中,笑容重新挂在脸上,“当然,学校坚决不允许害群之马的存在!”

沈浩波点了点头,满意地走了。

“安素生。”梁聪轻轻念起了这个名字,脸上闪过一丝阴沉。

这一切安素生并不知情,他还沉浸在刚刚得到五百功德红包的喜悦当中。

如此功德值,应该能买本功法了吧?心情不错的安素东,在学校超市买了一包啤酒,哼着歌回到宿舍。

酒肉齐全,陆城和楚恒也不打游戏了,四人凑在一块,吃喝起来。

“哥几个,你们听没听说,市中医院要招实习了。”楚恒一边往嘴里塞着鸭脖一边说。

陆城想了想,说道:“应该去试一试,我们已经大四,多积累一些经验对以后有帮助。”

“兄弟们去,我就去!”欧阳宽干脆地说。

安素生紧接着道:“那我也不能落后啊。”

因为市中医院的考核出了名的严格,第二天一早,陆城就将几人喊起,一块去图书馆复习。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临阵抱佛脚也能多些通过几率。

至于安素东,他自信凭已融会贯通的神书医药盛典,过那个考核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他还是一起去了,马上就要毕业离开,总不能太过个别。

坐着看了一会儿书,安素东伸了个懒腰,一抬头,正好与一束目光相遇。

正是沐灵烟。

沐灵烟微微一怔,又遇见他了。昨天遇见他之后,沐灵烟的脑子里就经常闪现和安素生在车上的情景。

他念口诀时熟练又略带磁性的嗓音,他给自己按穴位时温和又舒适的触感。

甚至沐灵烟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安素生,但他明明不是自己心中所喜欢的那类男生。

那为何此时见到他,又莫名地想和他亲近。

沐灵烟微微摇了摇头,拿起一本书,走到安素生旁边坐下。

“昨天真是谢谢你了,你给的药方很管用。”沐灵烟低眉浅笑,对着安素生道。

肤若凝脂,目若桃花,这一笑不知另多少男人沉醉。

安素生也有些局促,说:“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图书馆里本就安静,即使刻意压低声音,还是被周围的同学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一束束诧异的目光向他们这个方向投来。

“我该不是花了眼吧,一向高冷的沐大校花竟然坐到了那个小子对面,而且还对他笑了?”

“要知道,多少校草级帅哥和富二代想和沐校花搭一句话都是奢望,这小子又是谁?”

“还能是谁,前段时间被沈浩波揍了一顿的那小子,惹上沈浩波,他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喽。”

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中,一阵脚步声向着安素生他们走了过来。

一个看起来很是健壮的男生,脸上满是嚣张,伸手在安素生摊开的书上敲了敲,说:“小子,这个座位我们龙哥占了,赶紧起来。”

安素生抬头,微微皱了皱眉,几人已经来到他们桌前。

看这阵势,来者不善。

“什么龙哥龙弟,你叫这座位它答应么?”赵恒撇嘴不屑道。

陆城歪过头,小声告诉安素生。

安素东这才知道,这龙哥名叫龙青,在学校中也是个混混头子,同沈浩波一样,仗着家里有些钱势,横行霸道。

而且,龙青也是沐灵烟众多追求者当中的一个。

安素生嘴角撇过一丝冷笑,对方来意已明。

随即伸手轻轻把桌子上那男生的手拨开,眼看向龙青,说道:“不好意思同学,我们正在自习,那边还有很多空位,想来这,可以等我们走了之后。”

“小子,你很嚣张啊,龙哥跟你商量是给你面子!给脸不要脸!”说着,后面一个小个子青年作势上来就要抓安素生衣领。

安素生按下作势就要起身打一架的欧阳宽,轻说一声:“没事,让我来。”

陆恒几人曾经见识过安素生的身手,也就没再做声。

不过沐灵烟的心里却没来由的一紧,紧张的看着其中的局势。

此时,小个子已经抓住安素生衣领,另一只手已然握拳朝他的面门砸了过来。

安素生不急不躁,抓住其抓在衣领上的手,一拨,一拽,一砸。

就听咔吧一声脆响,接着一声惨叫响彻在图书馆。

小个子捂着手腕瘫在地上疼的瑟瑟发抖。

健壮男本就离得近,见状也猛地挥拳朝着安素生打去。

这个健壮男一看就是练过,这一拳让身胖力壮的欧阳宽都不禁为安素生偷偷捏了一把汗。

当真是砂锅大的拳头,虎虎生风。

但安素生不躲,反而同样挥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两只拳头撞在一起。健壮男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紧接着腹部吃痛,被安素生另一只拳头狠狠击中。瞬间七荤八素,像一只虾米一样捂着腹部跪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

“竟然敢还手,兄弟们,揍他!”

龙青大吼一声,剩下的三个人齐齐朝安素生打去。

“砰!砰!砰!”三声过后,只听人的惨叫声。

场中站着的,只剩安素生一人。

安素生看着被自己打的几人,自言自语道:“还不错,比沈浩波强,最起码没跑。”

洗精伐髓,果然非同一般。安素生攥了攥拳,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转身看向已经吓得面色有些发白的沐灵烟关切道:“你还好吧?”

沐灵烟摇了摇头,对安素生竟然愈发好奇起来。仿佛眼前这个男生深不可测。

“帅,帅,这气质,这身手,这动作,简直是帅呆了!我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这样的老公才行。”

“帅哥,你还缺不缺女朋友?”

“没想到学校还有这么厉害的人,赶紧拍照片,发给宿舍他们,见了这人可千万不要惹。”

“哎呀,刚才怎么忘了录下视频!绝对热门。”

在一片对安素生或感叹或花痴的讨论声中,龙青等人已经从地上爬起,放下一句狠话,让安素生等着之后,就相互搀扶着灰溜溜地走了。

“为庆祝三哥大显身手,今天中午我请客,谁也别抢,内什么,沐校花,赏个脸一起呗。”楚恒拍了拍手,向着沐灵烟俏皮地挤了挤眼。

虽说楚恒是一个被他爸爸钳制的富二代,但在他们几个当中,零用钱还是比较多的。

他们几人也乐呵美餐了一顿。

不过,肚子里的食物还没消化。陆城就接到了导员的电话。

陆城看着安素生几人说:“导员说让我们几个去教导处主任办公室一趟。”

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安素生身上,有些忧虑。

他知道,安素生拦着欧阳宽不让他动手,一是没有必要,二是不想让他们趟这趟浑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吧。”安素生淡然一笑,说道。

教导处办公室。

安素生几人站在一旁,毫发无损。

龙青几人站在一旁,鼻青脸肿,恶狠狠地盯着安素生。

教导主任梁聪坐在椅子上,身体前倾,气冲冲地盯着几人。猛地一拍桌子,吼道:“怎么回事?!你们是来学习还是来打架的,真把学校当成你家练武场了?!还在图书馆动手!你们咋不上天呢!”

“这么喜欢打架是吧,好啊,我成全你们!所有人啊,开除学籍,身手这么好,你们去打拳赛好了!”

“一个个都是什么样子,吊儿郎当,有一点学生的样子?”

梁聪这个教导主任可不是白当的,整整训了十多分钟,不带重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良师模样。

良久,梁聪轻轻吐了一口气,指着龙青几人说道:“你们几个,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然后回来交代清楚,卷铺盖走人。”

龙青眼睛一跳,知道梁聪的意思,是想让他一会儿过来塞点好处,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谢主任体谅,我们处理好马上回来。”龙青说完,就带着几人离开了办公室。

像这点皮肉伤,谁都不知道不用去医务室。

“你们几个,收拾收拾走吧,我们学校不需要这样的渣滓,以后毕业到社会上也是社会的败类,影响学校声誉!”梁聪怒气冲冲地指着安素生等人。

安素生往前一步,不卑不亢地说:“主任,一人做事一人当,惹事的是我,打人的也是我。跟他们无关。”

看安素生一人揽了下来,陆城也有些焦急,赶忙上前道:“主任,是他们先动的手,安素生也是出于自卫,错不至于开除,您看能不能记个过。”

“难道被人打还不能还手就是对的了?”对于梁聪显而易见的偏心,欧阳宽忿忿不平地说。

听到欧阳宽的话,梁聪两眼一瞪,刚要发作,楚恒便凑上前,讪笑着说:“主任您别生气,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您原谅我们这一次,我们一定会好好谢谢您。”

说道谢谢两个字时,楚恒还特意加大了一些音量。

相关文章:

已拿下的单位已婚熟妇.绳结勒紧走绳

他的滚烫顶着她的紧致/男友的那个很烫很硬吧

手指往里面推进樱桃视频_阵阵娇吟粗吼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_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

老板把我裤子脱了强吻动态图/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