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都市超神狼兵》&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13 15:54 · 新商盟

八月的丰源市,烈阳如火,整月份温度都平均在四十二度之上。

今日更是高达四十五度,丰源市的柏油道就如同是巨大的烤盘一般。

正午十分,一个身着正装的男子出现在中环大道上,周围人都怪异的看着他。

这个城市的人都恨不得把自己脱光,而这人竟然穿了一身长衫长裤,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囊。

他有一张帅气逼人的面孔,但却又不怒自威,让人不敢靠近。

他叫楚云今年二十四岁,是雇佣兵之王,刚从冰冷的南极执行完任务归来。

阔别这座城市已有五年之久,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

五年前他正直大好年华,却遇到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事情。

那一天他和他的发小王政还有暗恋的对象李涵雪一同出游,不曾想竟然遇到了天霸集团的少爷雄天。

这雄天看上李涵雪起了色心,竟然强抢民女,最后强迫未遂,楚云王政二人赶了过来。

两人都是血气方刚怎会容忍,把雄天暴打一顿,王政最后一个却失手把雄天打死。

最终是楚云替王政顶罪,成了杀人犯,在有霸天集团不依不饶,被判有期徒刑。

他在监狱中,认识了一个名为龙鸣的男人,对他十分照顾,最终龙鸣将楚云带走。

龙鸣是世界雇佣兵帝皇,楚云被龙鸣收为徒弟,改名为楚飞,他在龙鸣的锻炼下,成为一名优秀的雇佣兵,如今更是有雇佣兵之王的称号。

五年无休,他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该看看乡下的父母。

楚飞看着周围诧异的目光,走进了百货大楼,想换套衣服,这里是他曾经的记忆,因为李涵雪的母亲是百货大楼的销售员,以前他可没少来献殷勤。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三楼,男士专区,正在挑选衣服的时候,背后传来颤抖的声音:“楚云,是你吗?”

楚飞转过身,双眸瞬间呆滞,这是一个秀雅绝俗,肌肤胜雪的女子,她双眸如一泓清水般的透彻。

楚飞的思绪立即追忆到五年前,脑海中青涩的身影与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楚飞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轻笑道:“雪儿,好巧!”

她正是李涵雪,五年前楚飞的暗恋对象,现如今也念念不忘的人。

李涵雪走到楚飞身前,一把将楚飞抱住,激动的说道:“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不告诉我?”

楚飞抱着李涵雪,所问非所答的说道:“雪儿,你瘦了!”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非常得体的男子,走了过来,眉头紧锁,一手将楚飞推开,怒喝道:“干嘛呢?干嘛呢?”

李涵雪一手将暴躁的男子拉住,对男子说道:“你也不看看这是谁!”

楚飞看的清楚,因为眼前的男子他熟的不能在熟了,因为他就是王政,楚飞帮顶罪的人。

王政仔细一看,感觉很是眼熟,楚飞的身影让他回想到五年前,他面色一震:“你是……楚云?”

楚飞相继看到两个熟人,沉寂的内心,有些浮动,淡笑道:“好久不见,现在我叫楚飞。”

“你怎么出来的?怎么这么快?”王政不敢置信的问道。

楚飞还未说话,李涵雪白了王政一眼:“会说话嘛?”

王政嘿嘿一笑,一手楼主李涵雪的肩膀说道:“老婆,我这不太激动了嘛!有口无心!”

李涵雪毫无痕迹的从王政手中脱身,一边说道:“说多少遍了,我们还没结婚,不要瞎叫!”

楚飞面色震动,眼神有些恍惚,虽然五年未见,但李涵雪在他心中的位置还是不可替代的。

楚飞强颜欢笑的问道:“你们在一起了?”

李涵雪面色有些尴尬,王政大方的说道:“可不嘛,我们在一起三年了,我看你的穿着刚回来吧,也是巧了,我们婚期已近,到时候让你当伴郎。”

李涵雪见楚飞面色不好,便说道:“中午了,我们去吃饭,为楚云接风洗尘。”

三人一同离开百货大楼,李涵雪向楚飞问道:“你想吃什么?”

楚飞心中百感交集,对吃喝并不在意,随口说道:“我好久没回来,也不了解,问政哥吧。”

“不用管他,给你接风洗尘听你的。”李涵雪脱口而出。

王政不喜的说道:“小雪,你在这样我就吃醋了。”

“吃些炒菜吧。”楚飞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因为在他看来两个人在打情骂俏,却不知王政是真的不喜。

李涵雪找了一个丰源市算是不错的餐厅,三人进入包间。

楚飞以不了解这里特色为由,将点菜的决定权交给李涵雪。

李涵雪一连点了十道这里的招牌菜,等到饭菜上桌,她兴致勃勃的给楚飞介绍每一道菜,更是热情的不停的给楚飞夹菜。

一边的王政面色铁青,双手紧握,不知不觉指甲深入肉中。

他看着自己的女友对楚飞如此热情,心生怨恨,根本不记得楚飞为曾为他顶了死罪!只感觉楚飞回来,是为了以他争抢女人。

王政面色不善的对李涵雪说道:“小雪你出来一下,有点事。”

李涵雪还不知王政怎么了,便跟着出了包房。

而楚飞以一个雇佣兵之王的判断与敏感,能够感受到此事应该与他有关。

包间之外。

王政看着李涵雪,愤怒的问道:“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楚云当年是因为我才会有牢狱之灾,我只是有些激动。”李涵雪眉头轻蹩,有些不悦的说道。

王政冷笑道:“我们在一起三年,你都不让我抱一下!今天久别重逢,就先来个拥抱,今天晚上是不是就要上床啊?”

“肮脏的思想!你需要冷静一下了!”

李涵雪面色涨红,看着怒火冲天的王政,也有些恼怒,竟然将她说的如此不堪。

楚飞在包间内听的清清楚楚,怕两人在继续吵下去,便在屋内先说道:“这是干嘛呢?这么半天也不回来,不是逃单了吧。”

楚飞说完,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王政面色铁青的说道:“没事,这就进来了!”

三人回到包间,气氛异常尴尬,谁也没有话说,自顾自的吃着。

王政暗中说道:“兄弟我虽然我以前对不起你,但我的幸福来之不易,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我的女人,哪怕只是一点征兆!”

同时他的手机翻找到一个号码,编辑好一条短信,便发送了出去。

天色尚早,楚飞三人离开餐厅,李涵雪向楚飞问道:“你有住的地方吗?”

楚飞挥了挥手机,笑道:“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宾馆已经订好了。”

李涵雪原本让楚飞去她家住,但王政已经这样,也不能不顾及王政的感受。

便对王政说道:“我自己先回去了,你送楚哥去宾馆吧!”

王政正有此意,对李涵雪保证道:“一定完成任务!”

楚飞心情不佳,对王政也有一种抵触情绪,便说道:“宾馆就在附近,不用送。”

说完,楚飞挥了挥手,便直接离开。

王政在后,盯着楚飞的背影,神色忽晴忽暗。

楚飞离开,走在街道之上,看着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他感觉很陌生。

李涵雪是除了他父母外最大的牵挂,本以为五年光阴,可以看淡一些,但不曾想当遇到李涵雪与王政在一起,他的心在颤动,心在滴血。

他感觉周围都朦胧许多,不知不觉就走到他的母校,第一中学。

正是学生放学的时候,校门外的小摊、嬉笑打闹的学生,还有早恋的情侣,缺一不可。

楚飞思绪追忆,终于露出笑容,正在这时,只见前方有一黑衣男,脸上带着口罩,手中抓着一个女款包包,极速的冲了过来。

男子的身后有个紧追不舍,身穿制服的年轻女警,口中还喊着:“站住!”

周围皆是学生,何时见过这一幕,纷纷让路。

楚飞没想到自己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感人,出门遇到抢劫的。

他也不能坐视不管,便挡在劫匪的必经之路上。

那劫匪见半路跑出一个程咬金,在奔跑之时,右手取出一把弹簧刀,对楚飞威胁道:“给我滚远点,不然老子杀了你!”

楚飞调笑道:“老兄,你就是一个劫匪,还真当自己是杀人犯了?来让我看看你的胆识!”

劫匪面色阴狠,前有阻碍,后有追兵,他冲到楚飞身前,手持弹簧刀,对准楚飞的的腹下刺去。

楚飞不惊不慌,笑道:“兄弟,这个位置,你是想杀我,还是想切我阑尾?”

话音未落,说时迟那时快,楚飞身形一闪,一拳飞出,只听一声闷响,直接将劫匪狠狠的砸倒在地。

楚飞将女包拾了起来,这时女警也赶了过来。

女警面容精致,因追赶劫匪,一脸的汗水,看着有种别样美,她喘着粗气,那胸前的宏伟,呼之欲出。

她来到劫匪身前,取出手铐,冷喝道:“光天化日之下,还敢抢劫!”

那劫匪突然暴起,左手出现一把匕首,向女警扫去。

楚飞一手抓住劫匪的背部,给拉扯回来,一个肘击将其砸晕。

女警面色涨红,显然受到一些惊吓,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处的衣服,被劫匪的刀锋划开,露出雪白一片。

楚飞见到偌大的浑圆,暗道,确实真材实料。

女警感受到楚飞的目光,眸中娇羞夹杂着怒意,对着楚飞冷声道:“你在干嘛!”

楚飞立即转移眼神,脱下自己的衣服,交给女警。

女警套上楚飞的衣服,将昏迷的劫匪用手铐铐上,然后对楚飞说道:“多谢见义勇为,但不该看的不要看!”

楚飞将女包交给女警,略显尴尬的说道:“情不自禁!”

楚飞转身正要离开,女警将其拦住:“别走啊!”

楚飞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姐姐,看你一眼,不会让我负责吧!”

女警狠狠的呸了一声:“自恋,别跟我攀关系,叫我凌静!让你别走,是让你跟我去录笔录,好人做到底吧!”

正在这时物主也赶了过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身穿休闲西服,穿着高跟鞋,乌黑的眸子中带着些许焦急。

她叫王珊珊,今年23岁,是一中刚来不久的教师。

凌静将包包交给王珊珊,并说道:“看看少不少东西。”

王珊珊急忙打开包,见里面现金身份证银行卡一样不少,连忙鞠躬道谢。

凌静指着楚飞给王珊珊介绍道:“是这位先生抓住劫匪的。”

王珊珊再次鞠躬表示感谢,但见到楚飞的面容时,眼中多出少许疑惑,但并未多说什么。

三人来到派出所,简单做了笔录,便离开了派出所。

派出所门外,楚飞与王珊珊站在一起,楚飞对王珊珊说道:“女孩子以后还是要小心一些,天也不早了,早点回家吧!”

楚飞说完便独自离开。

王珊珊双眸中带着疑惑,看着楚飞渐行渐远的背影,最终还是问道:“你是不是楚云?”

楚飞听到楚云二字,停了下来,转身看向王珊珊笑道:“你认识我?”

王珊珊面色一喜,直向楚飞跑了过去,笑道:“真的是你啊!刚我看你签字是楚飞,我还以为我认错了!”

楚飞看着王珊珊的面容,实在没有丝毫印象,无奈的说道:“以前叫楚云,现在是楚飞,你是?我还真是没印象了!”

王珊珊有些怨气的娇哼道:“哼!在班里除了涵雪,你眼中还有谁!”

楚飞听到李涵雪的名字,便确定了,这是老同学,但还是没有丝毫印象。

王珊珊见楚飞还是思考的状态,有些失落的问道:“真想不起我了?”

楚飞苦笑道:“岁数大了,记忆下降。”

王珊珊将一头秀发背了过去,再次说道:“我以前是短发的,同学们都叫我珊爷!”

珊爷二字一出,楚飞瞳孔放大,他瞬间记起一个下可斗同学,上可战老师的女汉子,全班都称之为珊爷。

那时候她一头酷酷的短发,行事作风霸道的无人能及。

楚飞在看现在浑身散发着女人气息的王珊珊,还有高耸的胸肌,感觉有些惊恐,不可思议的说道:“变化要这么大吗?”

王珊珊看着楚飞视线在她胸口处,面色娇羞,一手将楚飞的脑袋推开,没好气的说道:“看哪里呢!”

楚飞这才感觉到有些失礼,立即说道:“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啊!”

王珊珊看向不远处的学校,在看楚飞不算粗壮却给人安全感的身躯。

她感叹道:“我变化大,你变化也不小,谁能想到五年前一个奶油小生,能为了涵雪杀人入狱,五年不见,你变成了真正的男人。”

提到涵雪,楚飞面色暗淡下来,轻声道:“以前的事情,就随风而过吧,现在我叫楚飞。”

王珊珊能从楚飞的眼神中看出,他对李涵雪还是有感情的,便问道:“你知道涵雪和王政在一起,马上要结婚了吗?”

楚飞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能陪我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走一走吗?”

王珊珊耸了耸肩笑道:“好啊,那就当我报恩咯!”

天色渐黑,路灯闪烁,两人走在街道之上,聊一些往事,说些同学现状,这让楚飞暗淡的情绪有些回升。

有话题,能交谈,时间过的飞快,夜色越来越黑,已经到了晚九点。

楚飞这才想起,王珊珊可能还没吃晚饭,便说道:“珊爷,一起吃个饭?”

王珊珊的小拳拳打在楚飞的胸口上,佯装怒道:“不会聊天,叫我小仙女!”

正在这时,王珊珊的手机响起,她接起电话,连续点头数下,最后对着电话说道:“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王珊珊对楚飞说道:“我有点事,不能一起吃饭了。”

楚飞能从她眼中看到焦虑,便问道:“需要帮忙吗?”

王珊珊果断拒绝道:“家里小事,我先走了!”

楚飞打了个车,送王珊珊到了小区楼下,然后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离开。

楚飞正准备打车回宾馆的时候,只见一辆大众停在他的身前。

王政从中走下,走到楚飞身前,一把搂住肩膀说道:“兄弟我找了你一晚啊,晚饭没吃好我很愧疚,咱们找个地好好喝点,五年前你帮我顶罪,兄弟这么多年一直在做噩梦啊!”

楚飞一想也好,好好谈谈,明确的告诉王政,自己与李涵雪不会有事,迁怒李涵雪完全没有必要!

楚飞上了王政的车,王政直接将车开出市中心,楚飞疑惑的问道:“这是要去哪里?”

王政笑道:“喝酒可不能随便找地方,我带你去一个私人会所,好好玩玩。”

楚飞也未多想,就当是客随主便了。

不久后王政将车开到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楚飞暗自奇怪,突然一辆面包车,直冲而来,直接挡住他们的去路。

“这是谁啊,敢当老子的去路!”王政骂骂咧咧的走下车,楚飞也跟着走了下去。

面包车中走出一个身穿夜行衣的男子,面容被面具覆盖,身上散发这冰冷的气息,手中持有匕首,在月光照耀下,寒光闪烁。

那黑衣人身体暴动,直向楚飞冲来。

楚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慌不忙,当匕首来袭,身形一闪,完美躲过锋芒。

黑衣人身形立转,右手回旋,匕首以刁钻的角度再次向楚飞刺去。

楚飞毫无压力,他堂堂雇佣兵之王,这种级别的杀手,在他眼中就如同是过家家一般。

但是他在不经意间,用余光发现王政一脸淡然,他身经百战,才能如此冷静,而王政一个普通人如此淡定,就显得很是奇怪。

在回想起,王政故意将他带到这里,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个杀手与王政有关!

他面色瞬冷,如果真是这样,王政可就是恩将仇报,他绝对留不得,更加不放心让李涵雪与他在一起。

他原本想快速将杀手解决,但现在直接将实力隐藏,与杀手缠斗在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不久后楚飞将杀手的匕首打掉,在他刻意的设计之下,他与杀手相互锁住对方双手。

杀手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开来。

楚飞佯装焦急的模样,对王政说道:“我们现在谁也动不了谁,你快报警!”

王政心中思绪万千,他在饭店时,便联系到了雄子杰,也就是五年前他错手杀死的雄天的哥哥!

但是外面都以为是替他顶罪的楚飞是凶手,所以当他联系到雄子杰说楚飞出狱时,雄子杰便派出了杀手。

他设想的非常完美,杀手将楚飞杀死,与他无关,而且能够让李涵雪收心!

但万万没想到,楚飞竟然身手了得,与杀手打的半斤八两,这样一来让他的危机感更加强烈。

王政双眼血红,将杀手掉落的匕首拾起,当他紧握匕首时,血气上涌,大吼了一声,对准楚飞的后背便刺了过去。

楚飞立即确定,这一切都是王政所策划,那昔日的兄弟情,瞬间破碎!对于敌人,他可不曾手软过!

感受到王政已经袭来,他身体一震,巨力之下,瞬间脱离杀手的束缚,身体一闪,直接来到王政身后。

此时王政的匕首与杀手的心脏近在咫尺,王政没想到有如此变数,想收手的时候,楚飞一掌拍在王政的背部。

强大的惯性,让王政的匕首直接刺透杀手的心脏!鲜血喷了他一脸。

杀手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政说道:“你……”

话音未落,杀手便气绝而亡。

楚飞立即取出手机,精准无比的将这个画面抓拍了下来。

王政面色呆滞,松开匕首,杀手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他心中惊恐万分,时隔五年,又一次杀人,而且死的还不是楚飞。

他看着身上的鲜血,木讷的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楚飞在一旁鼓掌调笑道:“兄弟!多年不见,杀人的手法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王政慌乱的摇头说道:“不,不是我杀的!”

楚飞冷笑道:“不是你杀的,难道是我杀的?五年前我已经替你顶过一次罪,这次怕是帮不了!”

王政已经吓破了胆,看着楚飞说道:“兄弟,我本来是想帮你的!没想到失了手!你帮我最后一次,千万不要报警啊!”

楚飞将手机屏幕按亮,在王政眼前晃了晃:“你可是我兄弟啊!我怎么能报警呢?祝你平安!”

楚飞说完便离开了,而王政直接跪在了地上,一脸的惊慌失措,因为他在楚飞的手机中清晰的看到了他杀人的那一幕!柔光双摄,将他的脸照的清晰无比。

他整整在地上跪了一个钟头,才拖着已经麻木不堪的身体,开始处理尸体。

而这时楚飞已经在宾馆的房间,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休息。

夜正深,星光点缀,有的人安然入睡,有的人躲在角落中彷徨失措。

次日清晨,楚飞便打通了李涵雪的电话,因为他感觉有些事情,李涵雪应该了解一下,王政已经变了。

李涵雪接通电话,将家里的地址告诉了楚飞。

楚飞简单的洗漱一番,打了个车,便直接奔了过去。

距离很近,很快便到了李涵雪家,按响门铃,李涵雪打开门将楚飞迎了进去。

只见餐桌之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有小米粥、小咸菜、还有几个灌汤包,虽然简单但却很温馨。

李涵雪将碗筷摆好,对楚飞说道:“还没吃饭吧,一起吃点。”

楚飞也没客气,能看出来这是李涵雪特意为他准备的,不然一个人也不会准备这么多。

相关文章:

男朋友在他寝室上我,体育课老师把我按在树后

宝贝握着它|坐下去_裙子撩高乖乖撅好扇肿

男人正常尺寸多粗多长.螺丝虐乳小说

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上课不准穿内裤H文

父亲和公公慢点太大了好涨|顶死啊慢点桶同桌还在上课快停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