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爱gif图片/他的手指扣着我的蜜豆

2021-10-13 19:01 · 新商盟

就有公司高薪要请我以后去他们那里上班。

毕业一年,我也结婚了,对象是我初恋,大二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谈恋爱。

我一直觉得,我这辈子运气真好,就像是做梦一样。

可是好梦易碎,这句话真的不假。

事情发生在结婚纪念日之后,何雪总是怪怪的,以前她很喜欢素颜,不会化妆的,现在每天出门之前,都要在镜子前面打扮的花枝招展。

我问她怎么突然喜欢上化妆了,她就掐我腰,说要是她再不打扮一下,我就会被其他年轻女人给勾引走了。

那天何雪穿着的是一个开V领,前面又有蕾丝的连衣短裙,看上去非常的靓丽。

我非常正直的欣赏她的身体,目光毫不掩饰。

何雪骂我流氓,去洗了个澡然后就出门上班了。

我记得清楚,她穿了一条黑色蕾丝的内裤。

之后我也去公司里面上班了,在公司里面我挺受欢迎的,因为我在人事部做经理。上班到下午的时候,就有同事组织了下午聚餐,要叫我一块儿去。

临下班的时候,我给何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晚上我有事情,得稍微晚一点儿回家,同事聚会。

何雪声音特别甜,告诉我没关系啊,她回家早,先睡觉就好了,让我别担心。

说真的,对于何雪,我特别喜欢,觉得能够有这么个老婆,简直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挂断电话之后,我也就和同事们离开了。

吃饭的地方,在我们公司旁边的一个酒店,吃完了之后那些同事们就提议要去唱K,我也没办法拒绝,随众流,就跟着他们去了。

在唱K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儿其他的事情,让我特别的不自在和尴尬。

公司里面有个女孩儿张茜茜,一直对我有好感,就是那种想追我的意思。我结婚了啊,在公司里面一直都是公开的,何雪还和我参加过几次聚餐。

可张茜茜还是没有一点儿退避的意思,经常在我眼睛边晃来晃去,经常想约我去吃饭,我都只能一直拒绝。

而且因为是同事,真的不好说什么。

唱K的时候,喝了几杯酒,有点儿头晕。突然一个带着香水味的身体,就扑到了我的身上。

张茜茜俏脸微红,抱着我的脖子,声音特别软腻的喊了一句周同哥,陪我唱首歌呗?

我脸都憋红了,想推开她,她特别用力的抱着我,整个人都挂在我身上了,我也没推开,同事们就开始起哄,说让我唱一个。

在唱歌的过程中,张茜茜还一直搂着我,死死的扒着不放开。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我是个正常男人,早就有反应了,可张茜茜就像是没察觉到一样,还是坐在我的身上。

一首歌唱完了,我已经尴尬的待不下去了,而且要和这个张茜茜再继续下去,肯定得出事儿。

所以我放下话筒,就要起身离开,可这个时候,张茜茜却做出来了一副很不舒服,要吐的举动,同事们都催促我赶紧把她扶到卫生间去,别吐外边儿了,大家还玩儿呢。

我没办法啊,张茜茜也是站不稳的样子,只能把她给扶过去了。

洗手间的灯光有点儿暗,换个说法,就是灯光很暧昧,只不过进了洗手间之后,张茜茜就没有吐了,而是勾着我的脖子,声音特别的酥软,说:“周同哥,我真的好喜欢你,我还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我不介意你有老婆,我也不要名分,只要你偷偷的和我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我被张茜茜的直接吓了一跳,说让她别想那么多,我们不可能的。接着就要转身离开。

可张茜茜却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让我走,并且吻上了我的唇。

第二章:多出来的

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被张茜茜吻住之后,她轻哼了一声,整个人感觉都软了。

可我却清醒过来了,何雪还在家里面等着我,我不能对不起她啊。

我狼狈的弯着腰,从洗手间里面跑了出去。

也没和同事打招呼,就跑出去了KTV,然后打了个车,往家里面赶去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心跳都还特别厉害,脑子里面一直是张茜茜那副媚态的脸,她的确很漂亮,可是我却不能对不起何雪。

把衣服整理好,然后问的哥要了张纸擦掉了嘴巴上的口红,我才松了口气。

回到家里面的时候,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客厅里面没开灯,卧室灯也关了,我怕身上有香水味儿,先去洗手间洗了一个澡,才进去的卧室。

躺上床之后,我还是觉得浑身欲`火难耐的,被张茜茜勾的特别难受。

轻轻碰了一下何雪,她轻哼了一声,说老公你回来了啊。

我慢慢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腰间,轻轻的往上放。何雪又轻哼了一声,说你早上不是才要了吗,累了一天了,还那么不老实。

接着她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说睡觉吧,我好累了啊,不想动。

换做平时,何雪这样说,我肯定就不做什么了啊,老老实实的就睡觉了。

可现在真的清醒的怎么都睡不着,所以我就没理睬何雪的话,就那么挑逗她。然后何雪也开始喘息了起来,然后声音断断续续的说我真坏。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就是征服欲了。

所以我抽出一只手,把灯给打开了。

另外一只手,在脱自己的衣服,开灯之后我就已经看见何雪的俏脸都开始发红了,她双眼迷蒙的看着我,让我快点儿。

我正准备起身压上去她的身体的时候,我却突然僵住了。

因为我看见,在何雪的脖子上,有一处红色的痕迹,感觉就像是吻痕一样。

可是我从来不会这样去吻何雪,何雪也说,要是去上班的时候,脖子上都被种满了草莓,到时候就要被同事们调侃死了。

我身上的那些欲`火,一下子就灭了。

看着何雪的脖子,我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慌张还有愤怒感。

而何雪还来拉我的腰,让我别逗她了,快点来,做完了就睡觉了。

我从何雪身上翻身下去,坐在床边点了一根烟,然后声音沙哑的说让她坐起来,告诉我她脖子上面的吻痕,是怎么一回事儿?

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心里面都在发抖,何雪也从床上爬起来了,她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脖子,说老公你说什么呢?什么吻痕?

我强忍着心头的颤抖,还有想要甩何雪耳光的愤怒,声音特别沙哑的说:“早上我们是房事了,可我没习惯给你种草莓,你离家的时候,你脖子还是好好的,吻痕是谁的?”

何雪却过来抱着我,然后手放在脖子上的那处红色痕迹上,说老公你这么小心,不相信我啊,就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儿一直很痒,我就挠了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一个红印子啊,怎么可能是吻痕。

听何雪的解释,我愣了一下,她依偎在我的怀中,声音很软腻的说:“老公,我知道你很爱我,可你也要相信我啊,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可能去找别的男人?而且我也只爱你一个人啊。”

说完之后,何雪还让我仔细去看她脖子,说真的不是吻痕,是抓痒的痕迹,不信的话,她再给我挠一个出来。

说着,何雪就要去挠脖子。

我这个时候也稍微清醒一点儿了,心想我有点儿小题大做了,何雪平时下班就回家了,怎么可能去胡乱在外面找人?

想清楚了之后,我就抓着何雪的手,让她别去挠脖子了,是我错了,不应该不相信她。

何雪委屈的抱着我,然后声音特别小声的说,她不怪我,我也是因为太爱她,所以才会这样的。

和何雪在一起很久了,结婚也很长时间,可对于她的身体,我还是格外的迷恋。

第三章:怀疑

过了半晌之后,何雪双眼迷离的抬头,说老公,我不行了。

两个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要了何雪两次,她才软绵绵的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之前何雪睡衣没有全部脱下去。

我本来准备帮她把衣服拉好,然后再睡觉,结果我却看见,何雪的内裤,竟然是一条粉色的。

我整个人当时都僵住了,何雪出门的时候,明明是穿着的黑色蕾丝的内裤啊。

我强忍着心头的慌张,然后小声的问何雪,她回来之后洗澡了吗?

何雪迷迷糊糊的说:“怎么这么问啊,肯定洗澡了啊,早上被你那么折腾,我怎么会不洗澡。”

听到何雪这样说,我顿时就松了一大口气,洗澡了就对了,洗澡了才会换内裤。

我抽了根事后烟,觉得自己真的神经兮兮的,总是小题大做。

一觉睡到天亮,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何雪已经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了,我从床上翻身起来,何雪就和我说:“老公,今天晚上我们也有同事聚会,到时候我就晚一点回来哦。”

我先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要是太晚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我打车过来接你。

何雪笑嘻嘻的过来吻了一下我的唇,说她会自己打车回来的,让我放心。

今天何雪穿的又是一件带着白色蕾丝的衣服,白皙的胸口被遮挡在蕾丝下面,若隐若现的。

我心里面总是很不自在,感觉何雪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去上班的时候,我还是神不守舍的,张茜茜来找过我,说晚上想请我去她家里面,她下厨给我做饭,昨天她喝醉了,失态了。

我被吓了一跳,要去了张茜茜家里面,她肯定能直接脱`光了把我往床上拖,我哪儿敢去?

拒绝了张茜茜之后,我跑去厕所抽烟。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把电话拿起来一看,是我以前一个发小打过来的。

不过这个人吧,以前是个混子,之后跟着大哥混,在一个会所里面当上了经理,也算是混的人模狗样的。

只是会所那些地方,是个男人就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基本上不和他联系,因为怕何雪知道了之后,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接通了电话,我吐了口烟,接着问:“怎么了磊子,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干笑的声音,说:“同哥,你干什么呢?”

我说自己在上班,同时问他说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还得忙工作呢。

结果电话那边的声音就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和不自然了,半晌之后磊子才说出来一句话,说:“同哥,嫂子是叫何雪对吧?”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然后说:“是,怎么了?”

磊子苦笑了一声,说:“你也知道哥们儿我做的这点儿事情,这两天有几个客户包了我们会所,今天我偶然听到了何雪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耳熟,偷偷猫着去看了一眼,越觉得像是嫂子,要不你过来一趟看看?”

听到磊子这么一说,我脑子里面当时就懵了。让磊子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磊子叹了口气,说:“同哥,你非得逼我说,男人女人之间那档子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两天包场子的客户,玩儿的有点儿过,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说的,可是想着不能让女人把你坑了不是?”

我却感觉到天旋地转,手机差点儿没有拿稳。

我告诉磊子,我马上就去他那边,让他等着我。说完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离开公司之后我就立刻打车。

磊子上班的会所,在市中心的位置,会所的门头还是那种镀金的大字,写着金夜会所四个大字。

车停在会所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在外面站着的磊子,他穿着一身西服,正在来回张望着。

磊子瘦高瘦高的,剪了个平头,颧骨高耸,面相就很刻薄,不过对我却是真的还不错。

下车之后,我快步的走到了磊子的身边,磊子给我打了招呼。

我现在身上都是发抖的,沙哑着声音说带我去,他们在什么地方!

磊子的表情很不自然,他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同哥,他们刚才一群人从会所又开车走了,好像是换地方玩儿了。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嫂子,你先别太着急。

我眼睛都红了,说我能不急么?然后我就追问磊子,说他们会所有没有监控什么的,让我看一下。

第四章 出轨

磊子面色露出为难,然后咬了咬牙,说他为了兄弟也豁出去了,接着他就带着我去了会所看监控的地方。

我在出入会所的监控视频里面,果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躺在我身边几年的脸。

何雪从会所里面进来的时候,就穿着早上离开家里面时候穿着的衣服。

之后磊子给我调到了她离开的时段,她不是一个人从会所出去的,而是在一个年纪明显不小的中年男人怀中,两个人特别亲昵的走出去的,甚至那个中年男人的手,还在何雪的腰部一直轻轻拍打。

他们身边还有些男女,都在笑着说什么话。

我整个人都觉得天旋地转,磊子劝我别太着急,回去和嫂子好好聊聊。

我没有说话,只是告诉磊子今天的事情谢谢他了。然后我就回了家。

到家里面之后,我一直等到深夜,何雪才回家。

我一直坐在客厅里面抽烟,何雪进屋之后,一边换拖鞋,一边疑惑的说:“老公,你怎么还没睡呢?我不是和你说了今天和同事有聚会么,你不用等我啊。”

我看着何雪,心里面却很凉,然后沙哑的声音,让她老实和我说,她今天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何雪换上了拖鞋,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之后她过来抱我的胳膊,声音发腻的说:“老公,你不相信我么?我真的和同事聚会去了啊,我这里还有聚会的照片呢,你要不要看?”

可听着何雪的这番话,我心里面却更加的难受了,如果何雪只是一时犯错,她和我坦白,和我解释,我都一定会相信,可是她却想把我当成傻子一样,给我带了绿帽子,还要把我蒙在鼓里面。

我强忍着一触即发的怒火,拉开何雪,与她分开一段距离。何雪却是扑了过来,勾着我的脖子,手也在解着我衣服扣子,声音甜的发腻的同我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她一直爱着我,心一直在我身上,从我们相遇到现在,她对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换做平时,我早就把她压在身下了。

可我脑袋里总是冒出监控录像里的画面,我所有的欲望就全被浇灭了。

我明明看到了啊,已经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何雪同别的男人亲密的举动了。我要不要将我看到这录像的事情同何雪说,让她跟我好好坦白呢。

我还什么都没说,她就满脸委屈的说:“老公,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这两天的确有老板想打我的主意,有的场合我也不得不去,可是我爱的是你啊,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

说话之间,何雪的双眼都是泪水了。

我愣了下,看着何雪,忽然松了一口气,觉得何雪并没有背叛我。

甚至我一时间觉得有点对不起何雪。我什么都没问,就给何雪扣上了出轨的帽子。她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经常应酬到深夜,她也没有怀疑过我。

或许监控摄像头里的场景是有什么误会呢,这样想着,我就相信了何雪说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何雪突然抱着我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了我的唇。

我呼吸加重了几分,随即熟练回应她的吻,最后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加重。

我要了她几次后,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转了个身,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旁边空荡荡的。

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唤了声老婆,没人应答。

我却听到一些动静,是从厕所那边传来的,好像是有人再打电话声音。

何雪在同谁打电话?

我疑惑着下了床,轻手轻脚的走到厕所那边,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男人的声音,另一个是何雪喘息的声音。

我心中一紧,想着何雪不可能在家里面藏着男人。即便我这样想着,我的身心也忍不住的颤抖。我深吸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将厕所门拉开一条缝,探着脑袋朝里头看去。

里头光线很暗,换句话说是光线暧昧,何雪坐在马桶上,衣着暴露,手机放在马桶的冲水按钮前,同一个男人视频。

看到这一刻的瞬间,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强忍着要冲进去的冲动。我看不见那男人的样子,但我却是能听见那男用口述的方式,教何雪一些姿势,何雪不仅一一照做。

第五章,自相矛盾

我僵硬着身子将门轻轻拉上,强忍着要杀人的冲动,转身离开。

我想给何雪留点面子,毕竟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要是立即冲进去,一切都会变得糟糕起来。

回到床上后,我摸了摸旁侧何雪睡的位置,何雪并不在,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着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还是不想同何雪分开,一定是有人勾引何雪,何雪才会迫不得已那样做的。

我得找到是谁勾引何雪,得找那人说清楚,何雪是我的女人,要警告下那人,不要再打何雪的主意才行。

这样想着,我就睡着了,再一次醒来是第二天清晨,睁开眼的时候,何雪已经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了,我从床上翻身起来,何雪抱着我的腰,抬头冲着笑着,同我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出门去了。

何雪今天穿着带蕾丝的露肩装,在配上超短裤,打扮的花枝招展,十分靓丽。我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事情,面色很是难堪的拿起手机,打通了张茜茜的电话。

张茜茜是何雪的闺蜜,同何雪结婚后,张茜茜就将她电话给我了,一直以来为了何雪,我都没有打过张茜茜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的手有些颤抖,电话那头传来张茜茜调侃的声音,说我给她打电话还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说完就问我打电话给她有什么事情。

我的声音欲言又止,我能感觉得到我的声音在颤抖,我问她最近同何雪怎样。

电话那头说还挺好的,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好。

我咽了口唾沫,反倒是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她,何雪最近有没有同别的男的走的特别近,又或者,何雪最近身边有没有别的男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我立即焦急了起来,我能感受得到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想这是在害怕。

在我耐不住,要催促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情要你去问的吧,我虽然和何雪玩的好啊,但这方面的事情……”

“拜托你了,这方面我也不太好问,我知道这样不好,我也不该怀疑何雪,但何雪最近太奇怪了,我……”我眼珠不断地在眼眶里头打转,身后冷汗直冒,紧握着手机的手不断地颤抖,就在我要说不下去的时候,电话那头,张茜茜叹了一口气,抢了我的话头,同我说她会试探性的帮我问问,会帮我注意一下的。

我连忙对张茜茜说着谢谢后,挂断了电话,可我的心里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他一下一下的顶了进去:为啥老司机喜欢腿粗的

【完整版】天命之人——全文阅读全集

《医妃天下:摄政王的绝色医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撞开宫口灌尿_医疗器械检查虐文

我就蹭一蹭小说/刚洗完澡坐在哥哥腿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