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破天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13 19:56 · 新商盟

凡羽门,安列山脉东部,一个二流的宗门中。

晨曦才露出丝丝光晕,凡羽门木人巷外,就已经聚集了不下百名弟子在木人巷外等候着。三五成群,聚集在了在一起议论纷纷。心理既是几分激动,又带着不小的紧张。

隐隐之间,能够听到木人巷内,传出了一声声打斗呵斥的机械较量声。在这些声音入耳,木人巷外的弟子们,更加紧张了起来。

木人巷是凡羽门中一项外门弟子进入内门的自由考核院,里面拥有阵法控制的木头人,对考核者进行拦截。而考核者只要抵达木人巷另一方,不被赶出来,则能算过考核,成为内门中人。

可纵然如此,在凡羽门内,外门弟子想通过这条捷径进入内门。则是十分的艰难。

按照宗门的规矩,外门弟子想进入内门,唯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突破到聚气境,被长老们带入内门。另一个则是不需要踏入聚气境,以炼罡境的修为,独闯这条拦住无数外门弟子的木人巷。

可自从凡羽门,开宗立派足足三百年来。外门弟子以炼罡境修为通过木人巷,抵达内门的,却不足十人。就算如此,木人巷的存在,依然吸引着无数外门弟子的注意,一到每月木人巷开启之日,这里就聚集了上百名外门弟子前来挑战……

“里面的打斗声好激烈,进去的是哪位师兄?看样子很厉害?”

“是啊!我听到了一些木头破碎的声音,该不会里面那位师兄把木人巷给彻底破坏了吧?那样的话,我们不是直接进去就行了。”

“切!这个念头最好不要想,我凡羽门是什么地方?堂堂的武者修炼宗门,宗门中门规如此严格,你想投机取巧,门都没有。”

“这到也是,我们武者之间都修炼的是玄力,一共分为九大境界,分别是:炼罡境-聚气境-通法境-神魂境-凝玄境-化力境-通天境-千灭境-至圣境。其中炼罡境是对丹田淬炼加持,让天地灵气化罡后,自身借助罡气来增加自身的力量。只有罡气达到大圆满,才可踏入聚气境,彻底吸收天地灵气为玄力。如果我们这些炼罡境外门弟子想投机取巧,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看来,还是要用真本事才行。”

一名高大的弟子沉稳的叹息一声。修行的路上难上加难,仅仅炼罡境到聚气境之间,就拦住了那么多人,更别说是后面的境界了。

现在,他们没有其他的奢侈,只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考核,进入内门中修炼。

相比起外门弟子来,内门弟子的先天优势太多了。每个月不仅拥有修炼的丹药发放,而且,功法、玄技更是等着他们去修炼。

按照一个宗门的规划,外门弟子都是炼罡境,只有踏入聚气境才可成为内门弟子。因为在炼罡境与聚气境之间,拥有较大的差距,炼罡仅仅是借助天地灵气对丹田的淬炼。可聚气境不同,聚气境则是利用天地灵气对自身产生了玄力。

一旦踏入聚气丹田成玄力之后,便可修炼功法、玄技。借助功法和玄技的修炼后。实力便可成倍成倍的提升。而在功法和玄技中,又如武者一样,拥有等级划分,由低到高,分别是:人-地-天,每一阶中,又分为低、中、高。一共为九大层次。

其中人级功法和玄技一般很常见,原因无它。人级的功法都是由那些通法境强者以及神魂境高手自制创出来的,就算修炼,也只能以通法境或者神魂境为颠峰。只有那些地级、天级功法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当然,像这类的功法,凡羽门这样的门派里,肯定是当宝一样藏着,也不会拿出来。

不过,就算如此。这些人级的功法和玄技在外门弟子眼里,依然如宝一样存在着。

他们知道,只要能够进入内门者,就算他们这些炼罡境弟子再没天赋,在内门中的丹药、功法、玄技的支撑下,也能轻易踏入聚气境。

“蓬蓬!”

就当此时,木人巷的大铁闸门猛地拉开,从铁门的后方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身影狠狠砸到了地上,滚落了十几米后才停了下来。周围的弟子们一见,立即一个个退了开去。以免殃及池鱼。

“失败了?居然失败了?”

刚才几名议论的弟子,一个个把眼神转移了上去,目光看着那个从木人巷中抛出来的人。

这个人,足足一米八的样子,身体非常魁梧高大,身上的肌肉格外发达,头发紧扎在脑袋后面,伴随在他落地之处,却是一把巨剑,巨剑拥有两米长,五尺宽。此刻,他的那只巨手握在了剑柄上,隐隐还有血迹渗透流了出来。眼中充满了一片狠辣和坚韧。

“我认识他?他不是那个大块头秦飞吗?据说,他五年前就加入了凡羽门,至今整整五年了,现在依旧还处于炼罡境七层?挑战了木人巷不下三十次,没一次成功过。”

“切!空有一身块头又有什么用?原来是一个纸老虎,光会吓唬人,却没真本事?”

“哎!这个人废了。五年修炼,至今才炼罡境七层?要是我,我早回家种田去了。”

“可不是吗?”

四周一声声议论声音传来,却如同青天霹雳一样压来,让趴在地上的秦飞脸色一阵煞白,牙齿狠狠咬着嘴唇,隐隐可见一些血迹。

“又输了?我真笨,竟然又输了……”秦飞的脸色极为煞白,拳头紧紧的握住。这已经是他第三十一次挑战木人巷,可是整整三十几次的挑战,却一次次让他失败,被赶了出来。甚至在闯木人巷中,连第二关都没通过,这种失败了。这对于一名武者而言,这是何等大的耻辱。

秦飞没有去理会这些嘲讽的声音,每次挑战木人巷失败时,那些认识自己的人,都会对自己嘲讽几句。秦飞也习惯了这种感觉。

狠狠的握住了剑柄慢慢站了起来,嘴边渗透的血液被手一抹,轻轻的擦了过去。而那魁梧的身体各处,更是出现一块块青肿的痕迹。

在踉跄的站了起来后,秦飞提起那把伴随着自己多年的巨剑,狼狈仓促的向着木人巷外的院落行走了去。

“秦飞哥哥,你怎么样了?”

秦飞走到了院落门槛时,一个清脆声音打断了秦飞,在门口处,一个身穿着青绿色小袍子,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身材苗条、一张鹅蛋小脸,小嘴抿抿,眼珠子大大的少女。此刻正紧张的呼喊了秦飞一声。然后蹦着小腿朝着秦飞迎了上来。

“我……我没事,放心吧!欣儿……”秦飞苦涩笑了笑,嘴咳嗽了一声,可又很快掩饰了下去,不让自己出丑。

秦飞跟这些来挑战木人巷的外门弟子一样,都是因为先天天赋不够,以自身天赋踏入聚气境几乎没有任何希望。所以,才不得不投机取巧前来挑战木人巷。

在进入了凡羽门整整五年里,秦飞从小新人,一路走来。整整五年过去,至今才踏入炼罡境七层。依这样的天赋和修炼速度,虽然算不上是废物,可在凡羽门这样的二流宗门里。他已经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

可是,他与众人不同的是,当年跟他一起上山修炼的老乡,至今一个个都踏入了聚气境。甚至连当年那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弱小的小丫头在上个月,更是踏入聚气境,成为了内门弟子。可唯独自己,还继续停留在炼罡境七层境界。

“还说没事,你看你?身上到处都是伤?秦飞哥哥,以后不要再去挑战木人巷了。木人巷里根本不能让人通关,你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许欣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们两都是一个村庄长大的,小的时候,因为一起在水里摸鱼,许欣儿却不小心被大水冲走。后来被秦飞冒着生命危险才把她给救了上来。从那时起,许欣儿就一直粘着秦飞。就算如今,许欣儿成为了内门弟子,也跟过去一样,跟屁虫一样跟在了秦飞身后。

“傻丫头,秦飞哥哥没有你那样好的天赋。不努力的话怎么变强?”秦飞苦涩笑笑,给了一个白眼。有了小丫头的安慰后,秦飞的心情也好多了。

至少在自己每次失败时,这个小丫头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细心的安慰自己。

“以后欣儿保护秦飞哥哥!”秦飞的话语才落下,许欣儿忽然拉住了秦飞的手,小脸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句话很简单,很轻。又被眼前这个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小丫头嘴里说出来,秦飞似乎有些像听到一个笑话,可偏偏这句话却认真到了极点,连同秦飞也楞住了。

“欣儿!快过来……”

就在两人都楞住时,一个阴沉带着丝丝怒然的声音打断了秦飞和许欣儿。口吻和话语下,隐藏了一阵杀意涌来,纵然是秦飞,内心也不得不一惊。

许欣儿和秦飞都抬起了脑袋,顺着声音发源地看了上去。在两人身前大约不到三十米处,一名身穿着黑色袍子,头发乌黑,梳起来十分的光泽,一张修长的脸,皮肤有些白皙。身体瘦瘦的,却显得几分冷酷味道的男子正皱着眉宇,一股怒意感看向了许欣儿和秦飞。

秦飞看清楚这男子后,眉宇也稍微凝结了几下。此人名叫黄石,跟秦飞、许小欣一样,都是一个村庄的人,当年三人就是一起上凡羽门拜师学艺。

在他们三人里,这个黄石天赋最好,在进入凡羽门第二年里,就进入了聚气境成为了内门弟子。如今整整三年过去,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不过,他跟许欣儿不同的是,他非常势力眼。以前一起来宗门时,与秦飞到还和兄弟一样,有交往,可自从进了内门,结识了更多朋友之后,反而在他眼里就当秦飞成了一个不入眼的陌生人。

“黄石哥哥,你怎么也来外门了?你也来看秦飞哥哥的吗?”许欣儿挥着小手,对着黄石说道。

欣儿太天真了,在她天真的记忆里,他们三人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完全没有感觉到黄石对秦飞的敌意。

“看他?算是吧!”黄石讽刺的笑了笑,走了过去看了秦飞一眼,正色对着许欣儿,道:“欣儿,快回去吧!师傅正在找你,有一件事情找你去办!”

“师傅?”许欣儿听了这个名字,眉宇凝结了起来。不过随之又一惊。

“那好吧!”许欣儿知道,师傅找自己肯定是有要事。不然也不会叫黄石来找自己。“秦飞哥哥,师傅叫我。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保重吧!以后不要挑战木人巷了。以后欣儿为你想办法,让你进入聚气境。”

欣儿认真的看着秦飞,可眼里带着几分歉意。

“去吧!欣儿,修炼要紧。不用管我……”秦飞苦涩笑笑,有黄石在一旁,他总觉得不是滋味。而且,他们都是一起长大,心理对黄石的想法非常清楚。

“那我先走了。”听了这些话,许欣儿才稍微点点头,抿了下小嘴后。这才转身向着前方行走了去。

黄石看了秦飞一眼,也没打招呼。准备跟随就走。可行走了不到两步,却又停顿了下来,转过脑袋看着秦飞,道:“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欣儿了。从下个月起,欣儿就是我的未婚妻了。这是我和欣儿的订婚请贴,下个月可一定要来。”

正说着,黄石从怀里拿出了一张请贴,递给了秦飞。

不知怎么,在这张请贴和这句话一入耳,秦飞如同晴天霹雳。

“欣儿和黄石订婚?”这个意识一冒出脑海,秦飞脑袋一阵煞白、眩晕。

在他眼里,欣儿就跟亲妹妹一样。有她陪伴在身边,非常舒服,非常的开心。可是……可是在这张请贴递过来,黄石的这些话后,却如刀割切在了秦飞的心理……

难道……难道欣儿喜欢上了黄石?他们进入了内门后,就一直在一起?

不知怎么,秦飞心理一阵揪心的疼痛?

或许欣儿一直把自己当作哥哥一样看待吧?而她喜欢的男人却是黄石?

可是……为什么心中那么不甘?那么的难受……

是实力吗?是因为实力吗?自己没有实力?连欣儿也看不起自己吗?

“记得一定要来喔!这可是我跟欣儿的好事!”黄石把请贴递到了秦飞手里,然后大笑的朝着欣儿的背后追随了去。

秦飞没有去看黄石的离去,眼里一片呆滞愕然,心理一阵空荡,如行尸走肉一般?

“实力?我需要实力?如果我有足够的实力?是一名内门弟子,欣儿会答应他吗?”

秦飞紧紧的握紧了拳,心理非常的难受。这五年里,他不是没有努力,相反他比起其他人更加努力刻苦。

整整五年过去,虽然自身的实力没有多大变化,可一身的块头却被他炼了出来。一米八的身高,胳膊上的肌肉比一般弟子大腿还要粗,单手力握更是达到了千斤。如果两双手合力,可达到整整三到四千斤力量。

可纵然如此,这一切都远远不够,远远不能与聚气境弟子相比?

秦飞呆呆的眼神,背着巨剑,低着脑袋向着宗门外行走了去。木人巷一次次失败,他可以接受。可是黄石的那个消息,却如晴天霹雳一样落入脑海里……

这个消息让他一楞一楞的,他明白,明白自己的处境?没有实力?没有地位?没有天赋?拿什么跟人家去斗?拿什么跟人家去争?

走了大约五分钟,则来到了山门外,一处岩石峭壁瀑布湖处。这里上方是一处山岩瀑布,下方是一泽水潭,周围还有不少的岩石块。平时秦飞就习惯在这里修炼。

这里不仅够安静,而在修炼肉体时,秦飞更能借助这些岩石为自己增强体力。

“我难道真这么笨?这么没用?连喜欢欣儿的资格都没有?可我……我不甘心啊?”秦飞双眼有些赤红,终于忍受不住了,双拳猛地朝着水潭边缘上狠狠砸了下去。双拳落下,足足几千斤的力量聚集到了一起,导致了岸边沙土一阵膨胀,连同水潭中的潭水都产生了丝丝敛迹。

“咦!”

那层敛迹冉冉的漂浮向前方时,忽然那冰寒的水潭下,只见一道虚无白色的剑光轻巧的一闪。剑光闪烁的非常快和迅猛,可秦飞却清晰的放在了眼里。伴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去时,那道剑光又迅猛顺着水潭内钻了进去。

“水潭内有东西?”

秦飞立刻被那道剑光吸引了进去,在这片水潭处修炼,没有五年,也有四年半了。而且在炎热时,会一个人进入水潭内洗冷水藻。对这里,他比任何人都熟悉。

可刚才这一幕,让秦飞惊了起来。毕竟,以前根本没发现过这种变化。

不过,还是在好奇心的带动下,秦飞缓慢的靠近了水潭,把手里的巨剑放到了岸边,这把剑可不是普通的轻,当年为了让自己的肉体力量变的更加强大,秦飞可是花了整整五两银子帮他特意制造的,剑身重更是足足五百斤以上。

在把巨剑放下之后,秦飞的慢慢下水,眼睛盯着水潭那里,仔细的寻找着刚才那道散发出剑光的东西。大约行走在了离岸边不到五米时,此刻在水潭中央处再次一道光芒闪烁而起,秦飞见后,脸色一变。

这一下,这道白色的剑光却不像之前那样仅仅闪出一丝细小的剑光,而是大片的白色光柱覆盖蔓延开来。

“不好!”

秦飞快步一退,他不过是一个炼罡境七层的武者而已。哪有什么高强的实力,面对这种强大的阵势下,让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危机顺着自身涌了下来。

“嗡!”

秦飞的步伐一退,可那层白色的光芒覆盖了下来,导致了身体完全侵入在了所有的光芒中,根本动弹不了半分。而且,眼前的景象快速的变化了起来。已经不再是水潭,而是一片白色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站在白色的光芒中。来自四周却是一把把虚无的剑体,左右漂浮的旋转。游荡在了虚空之上。

“这里是……”

秦飞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景,依他的实力,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这一切。可偏偏,这种奇怪的事情却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这里的虚无剑体,如真实一样,漂浮纵横在自己身边时,更是如刀子切割在身体之上一般。

“嗡!”

就在此时,来自四周的剑体,一片片聚集,快速融合为了一道实质的虚影剑体,这道剑体足足手掌大小,从剑当中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生命力。仿佛这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生命。此刻正用一双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这把剑竟然有生命的迹象?跟人一样,拥有灵魂痕迹,拥有生命气息?这……怎么可能?”

秦飞脸色一变,剑如生命。这种事情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在江湖上,也有关于剑者的传说,秦飞听说的并不少。从剑中领悟出剑芒的人被称为剑者,领悟出剑气者被称呼为剑客,领悟出剑势者则是剑王。领悟剑意者则是剑圣。至于传说剑道者,却被称为剑神。

可是,从剑中领悟出力量来。何等艰难?不说是剑客,就算是剑者也极为稀奇?可以想到从剑中领悟力量是多么困难。可眼前,居然出现了一把拥有生命迹象的虚无剑体?

“嗡!”

秦飞的话语即将落下时,此刻,虚无白色的剑体,猛地之间剑光大震。巨体的虚无剑光仿佛一个巨体生命一样,散发出浓郁的剑光朝着秦飞的丹田处,猛地一闪冲击而来。

“嗡!”

如同铜钟清鸣一响,层层滚动的敛迹以秦飞身躯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开去。而在这阵敛迹当中,肉眼可见,那把虚无白色的巨大的剑体,正一点点慢慢渗透钻入到了秦飞的丹田之内。

相关文章:

口述被两个人添下面,男生压着吻我不让我反抗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一双白丝包裹的小脚轻轻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_啊教练好大在用力深些

谈谈和黑人作的感觉,病态忠犬男主

他帮我拉开拉链|把奶油涂在她的樱桃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