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邪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10-13 21:33 · 新商盟

赵毅拦住了周刚,拍了拍他的肩头,“今天就到这里吧。”

他没有看到古锋眼中的冷意,只是在这一瞬间他发觉古锋的气质有所改变,使他心头都是一颤,这种感觉很不好,虽然是一闪即逝,但真实的出现了。

周刚还想要说什么,“我……”

可他刚开口,赵毅就是一瞪眼,冷喝道:“回去。”

脉轮境五重天的赵毅释放出威压,周刚脸色顿时一变,心中骇然,也恢复了理智,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盘膝坐下。

等古锋也回到自己的位置后,赵毅扫了一眼众少年,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问道:“刚才周刚和古锋的切磋,你们看到了,有谁知道周刚为什么两次落败?”

包括周刚在内的三十七个少年都茫然摇头,他们都是想不通,明明周刚比古锋强,还不是强一星半点,可为什么就接连落败呢。

古锋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心中暗想道:“显然是雷霆三式有破绽,连这点都想不到,这些少年都是猪吗?”

赵毅看着一个个摇头的少年,沉声道:“因为雷霆三式存在破绽。”

除了古锋外,三十七个少年都是大吃一惊,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雷霆三式可是百里飞扬大人所创,怎么可能会有破绽。”

“就是啊,百里飞扬大人可是十大圣尊之一的‘雷霆邪圣’。”

“百里飞扬大人所创的雷霆三式虽然是基础战技,但绝对不会有破绽。”

少年们都很是气愤,大声喊叫着,对他们来说,雷霆三式存在破绽,那就是在侮辱他们的偶像,在侮辱他们心中的神。

“雷霆邪圣?十大圣尊?也就是哄骗世人的说辞罢了。乾元大陆自‘乾元大圣’之后,已经五千多年没有出现圣尊了,封圣哪有那么容易。”

看着这些异常激愤的少年,古锋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暗想道:“我百里飞扬自24岁以来,就再也没有败过,纵横乾元大陆近500年,辉煌一生,世人传颂,可谁能想到我陨落之后竟然重生?成为了这个名为古锋的少年。”

周刚猛然起身,愤怒的大声吼道:“百里飞扬大人的雷霆三式没有破绽,刚才两次都是我大意了,没有发挥出雷霆三式真正的威力。”

自己最崇拜的圣尊遭到了质疑,周刚极为愤怒,若不是因为古锋,百里飞扬大人怎能被质疑?他双眼通红的看向古锋,恨意滔天,“古锋,出来再与我一战,我会用你的性命来证明雷霆三式没有破绽。”

少年们都看向了古锋,每一个都是愤怒至极。

古锋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赵毅神色不悦的摆手道:“周刚,你先坐下。”

赵毅可是一直都在观察着古锋,之前说雷霆三式有破绽时,只有古锋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显然是早就知道雷霆三式存在破绽,这也证明了之前的两次巧合并不是巧合。

周刚不敢违抗赵毅,狠狠的瞪了眼古锋,这才强忍着怒火坐下。

“我对百里飞扬大人也是万分敬仰,但雷霆三式的确存在破绽。”

赵毅话音一落,众少年就再次要维护自己的偶像,可赵毅却是抢先继续说道:“雷霆三式其实是从百里飞扬大人所创的战技《怒雷破》中简化而来,并不能算是百里飞扬大人所创。”

听到这个解释,少年们的情绪才平复下来。

“雷霆三式并不能算是百里飞扬大人所创,那有破绽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别人创的战技没有破绽,那才有问题呢。这天下谁能与百里飞扬大人平起平坐?”

“就是就是,百里飞扬大人创的战技绝对不会有破绽。”

少年们显得极为自豪,好像说的不是百里飞扬,而是在说他们自己一般。

看着众少年如此维护自己前世的名声,古锋心中颇为自豪,“恐怕自乾元大圣之后,也就我百里飞扬才被世人这般敬仰。”

乾元历4523年,雷国太子出生,名为百里飞扬。

乾元历4536年,雷国遭邻国靖国攻打,同年国破,太子百里飞扬失踪。

乾元历4547年,一青年独闯靖国皇宫,所遇之人无一合之将,轻松摘走靖国皇上人头,用其血留下四个大字:百里飞扬。

乾元历4819年,百里飞扬踏上‘封圣山’,成功封圣,得‘雷霆邪圣’之号。

乾元历5023年,不知百里飞扬为何再次踏上‘封圣山’,却是意外陨落,震惊乾元大陆。

有人猜测百里飞扬的实力是十大圣尊之首,虽然这只是个猜测,但百里飞扬绝对有着争夺十大圣尊之首的实力。

因为,在他封圣的当天就独战三位圣尊而不败,这份战绩足以傲视天地。

乾元历4523年到5023年,正好是500年,百里飞扬谱写了辉煌的一生。

“摘走靖国皇上人头之后,百里飞扬大人没有复国,却是开始游历四方,不断的历练自己。他虽然行事完全是凭自己的喜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他遇到不公之事必管,遇到夺人性命者必杀。”

赵毅一脸的敬仰之色,情绪激昂的大声道:“百里飞扬大人从乾元历4547年开始游历四方,到他踏上封圣山的这272年里,死在他手里的强者数不胜数,但每一个都是该杀之人。有人说不正便是邪,所以百里飞扬大人封圣后被称之为邪圣。邪圣又如何,我华国子民哪一个人不敬仰百里飞扬大人?”

这些话在三年里,赵毅说过不下百遍了,可众少年每一次都会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回家收拾行李,效仿百里飞扬那样游历四方,成为新的邪圣。

听着赵毅讲着自己前世的经历,古锋却高兴不起来,双眼之中尽是疑惑之色。

“当年我为什么没有复国呢?还有乾元大陆的第一美人慕容雪,我好像答应过她,等我封圣后必定迎娶她,可后来为什么没有娶她呢?”

“前世我再次登封圣山,是寿元将尽,准备最后拼一把,想要突破伪圣境,晋入圣境,追寻乾元大圣的脚步晋入更高的位面,可没想到被血衣魔圣偷袭而陨落。既然我重生了,那这一世一定要封圣,而且要让血衣魔圣付出偷袭我的代价。”

“血衣魔圣,这家伙叫什么名字了?真让人恼火啊,前世陨落之时,三魂七魄都受了伤,记忆变得零零散散,还丢失了一部分。恐怕现在世人对前世的我,比我自己了解的还要多吧。”

古锋有些苦恼,重生是好事,可以再创辉煌,可重生后记忆不全,这就让古锋有些无法接受了,关键是丢失的记忆,重要不重要他都无法确定。

突然……

热闹的气氛一滞,古锋不由得抬起来头,见所有人都脸色不善的向着草棚外看去,古锋也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当先而来,身后跟着三四十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这中年男子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却面带戏谑之色,大笑道:“赵毅,你是不是又在讲百里飞扬大人的故事呢?你那些连编带造的故事,也就是能哄骗这些没见识的小孩子了。”

赵毅脸色铁青,难看至极,咬牙问道:“秦正,你来这里干什么?”

中年男子秦正也不说话,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转身看去,他身后的少年们自动闪到一旁,露出了远处两个骑马而来的中年男子。

看清二人的长相后,赵毅不由得一怔,旋即快步迎上去,躬身行礼,“不知二位大人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望二位大人恕罪。”

赵毅心中在不停的问候着秦正家里的女性,这二人是‘碧水训练营’的教官,据说今年训练营招收弟子的考核就是由他二人负责,离着初考还有半个月时,秦正把他二人带到清河镇,显然是肚子里又冒坏水了。

二人先后下马,和赵毅简单的寒暄之后,颌下留着长须的陈禾直奔主题,说道:“往年考官手里是没有精英名额的,但今年的五个考官却得到了六个精英名额,多出来的那一个被我争到了,所以你们清河镇和秦正的沿河镇就有三个精英名额,多出的这个名额给谁都不好,我觉得还是用实力来争夺吧。”

草棚里的少年都激动了,谁也没想到精英名额能落在他们的头上。拿到精英名额就代表着直接成为碧水训练营的一员,可省去正常的三道考核。这对镇上的这些少年来说,这是一步登天的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我把沿河镇的名额给了李凯。”秦正笑着开口,他身后走出一个面带倨傲之色的少年,秦正拍了拍他肩膀,介绍道:“十五岁,脉轮境三重天,雷霆三式均都练到了大成。”

“还不错。”陈禾缓缓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向赵毅,“你们清河镇的名额给谁?”

赵毅看了眼古锋,稍微一犹豫,把那个名额给了周刚,介绍道:“周刚,脉轮境三重天,雷霆三式均都趋于大成。”

“也不错。”陈禾依然是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还剩一个名额,让学生们自由挑战吧,赢得场数最多者得名额,怎么样?”

“一切听大人定夺。”赵毅和秦正自然不会有意义。

赵毅安排了个少年去镇上通知老镇长,不多时老镇长带人搬来桌椅和茶具。

五张椅子一字排开,陈禾坐在正中,是为正座。

他左边坐着另一位名为牛元的教官,再左边是秦正。他右边是老镇长,再右边就是赵毅。

在五人依次落座时,镇上人听闻孩子们在与沿河镇争夺训练营的精英名额,都急忙赶了过来,将草棚围得水泄不通。

清河镇和沿河镇的两方少年,分别在草棚的两侧盘膝而坐,都在摩拳擦掌,要夺下那个能够改变命运的精英名额。

古锋盘膝坐在最后一排,腰杆挺得笔直,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

他原本是想在陈禾等人落座时开溜,可是没想到镇上人来的这么快,更没想到身体虚弱的娘亲也赶来了,而且还用目光鼓励他。

正是因为娘亲的到来,古锋不得不装出个样子,不然以他的性格,现在应该是手肘支着膝盖,手掌托着下巴,在琢磨怎么溜走。

古锋目视前方,心中却无比的纠结,“唉,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她儿子出人头地,我既然成了她的儿子,是不是应该完成她的这个心愿?可是我去那狗屁训练营里呆着,完全是浪费时间,那些教官有什么资格教我百里飞扬呢?”

落座之后,陈禾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茶,这才点了点头,“开始吧。”

跟随老镇长前来,负责记录的随从立刻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我先来。”

草棚左侧走出一个少年,是秦正带来的学生。

他对着赵毅的学生们一抱拳,高声道:“郑远,脉轮境二重天,雷霆三式小成,不知哪位前来赐教?”

话音一落,坐在古锋身边的一个少年起身来到郑远的面前,抱拳道:“王斌,脉轮境二重天,雷霆三式小成,请赐教。”

负责记录的人员立刻将二人的姓名和境界记录下来。

雷霆三式——电钻。

雷霆三式——电钻。

郑远和王斌使出了同样的战技,没有任何的花俏动作,双拳结结实实的碰撞在一起,发出雷暴般的响声,细小的电蛇和火花迸溅,绚丽夺目。

虽然都是脉轮境二重天的境界,但依然有着强弱之分,郑远比起王斌稍差半分,向后退了一步,而王斌如同脚下生根,不动不摇。

“清河镇王斌胜。”负责记录的人员宣布了结果。

两方的少年都在低声议论,指指点点,在琢磨自己面对对方时是赢还是输。

郑远退下,秦正的又一个学生上前,抱拳道:“张冲,脉轮境二重天,雷霆三式小成。”

张冲比起王斌又要强上一些,一拳击败王斌,而后又胜了一场才落败。

坐在最后一排,腰杆挺得笔直的古锋,看着这种无聊的比赛,眼皮是越来越发沉,后来就干脆闭上眼睛打盹,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惨叫把他惊醒了。

“耗子……”

古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身边所有少年都惊呼着冲了上去,将一个吐着血,倒飞过来的少年给接住。

周刚检查了一下小名叫耗子的少年的伤势,脸色顿时一沉,对着场中一脸得意之色的少年喝道:“罗牛,这只是比赛,你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

看着这个叫罗牛的少年,古锋眼珠子险些瞪出来,“不到十六岁长的像三十六岁,那一脸胡茬是怎么回事?和胡茬都连在一起的鼻毛又是怎么回事?”

罗牛一脸理所当然之色,“拳脚无眼,要怪只能怪他学艺不精。”

“就是,谁让你们学艺不精呢?”

“这点伤都受不起,就别做强者了。”

“这么怕疼,那就滚回去种地,做什么强者啊。”

罗牛身后的少年们自然不甘示弱,大声嘲讽。

周刚带着众少年反击,唇枪舌剑的对骂。

赵毅和老镇长却是在低声交谈着什么,脸上还带着笑容,对场中发生的事情当作没看见。秦正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两方对骂的少年,大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想法。而正位上的陈禾却是在吸溜着茶水,不闻不问。

那个叫牛元的教官却是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不耐之色,眼看着两方少年就要动手打起来时,他才怒喝一声,“拳脚无眼,比赛继续。”

两方对骂的少年顿时安静了下来,周刚狠狠的瞪了眼罗牛等人,和同伴将昏迷过去的耗子抬了回去,让几个落败的少年给送回了小镇。

罗牛那面很是得意,耀武扬威。

清河镇和沿河镇已经斗了不知多少年,从这些少年记事起就知道两个镇子是对头。自从赵毅回到清河镇,秦正每年都会带着他的学生们过来挑衅三四次,可周刚他们没有想到,沿河镇的少年这一次出手竟然这么重,显然是要在陈禾和牛元面前好好奚落清河镇一番。

相关文章:

指尖在花核上快速按压:燃情高粱地

尤少,别闹无删减版全文在线阅读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我被按摩师做了三次

好大好涨停吧:壁水(师徒H)完结

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