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靳沉】《限量蜜婚:总裁大人请自重》小说免费(在线版)

2021-10-14 09:02 · 新商盟

第17章 拿身体来换

“放乔安旭,可以!只要你让我高兴了,我就放了他。”说罢,他松开她,从新坐回沙发上。

对于靳沉这个要求,乔安安并不感觉意外。

这或许就是他报复她的方式。

“好,我答应你!”

话落,她扶着轮椅颤巍巍的站起来,站的过程中,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痛得她倒吸冷气,却还是忍着不适开始脱衣服。

靳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当她脱完最后一件衣服站在他面前时,靳沉的目光却落在了她胸口处。

上面还缠着纱布,只是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块,看上去十分吓人。

乔安安见靳沉脸色发黑的盯着自己的胸口,以为他是对纱布不满,她惨然一笑:“抱歉,我忘了,我这就解开。”

说着便把手伸往纱布的打结处。

靳沉瞳孔微缩,低吼道:“够了!”

乔安安手上动作停下,不解的望着他。

靳沉一脸厌恶,“你这幅残破身体,是在恶心谁?快滚回医院去,等你身体恢复了,再来取悦我。”

“求求你,让我见小旭一面吧。”乔安安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袖,“只要一面,拜托了!”

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乔安旭,现在连人的安危都不清楚,她怎么能放心离开?

而她却没有发现,胸前的伤口因为她的动作再一次拉扯开。

这一切落在了靳沉眼中。

这女人是在跟他耍苦肉计吗?

靳沉甩开她的手,厌恶的看了眼她刚刚碰过的地方,随后冷冷说道:“你再不滚,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

“……”乔安安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她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就如当初她跟他分手时,他说‘你会后悔的’。

现在他说中了,她已经后悔了。

乔安安动作缓慢的穿上衣服,摇摇晃晃的想坐回轮椅上,可没走两步就眼前一黑,身子下坠。

“乔安安!”

看见女人往地上倒去,靳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眉头紧蹙大步上前,把她身体接住。

她伤口不断渗血,靳沉的表情凝重了几分,抱起她大步走向办公室外,“陆三,备车!”

“我这就去!”听见声音,陆三赶紧准备车去了。

乔安安再次被送往医院,进了急救室。

走廊里,靳沉面无表情的清理着手上的血迹,那是抱乔安安时不小心沾上的。

隔着两件衣服都能把血渗透出来,可见她的情况很严重。

“靳少爷。”王叔走到靳沉跟前,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谢谢!”

虽然对这个靳家少爷没多大好感,但小姐两次进医院都是对方送来的,于情于理道谢都是应该的。

听见他的道谢,靳沉头也不抬淡淡的回答:“我只是不想她死在我办公室而已。”

“你!”王叔刚想反驳,可又想到了什么,只好把心中的火给压了下去,脸色不太好看走到一边去了。

小姐爱上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混蛋!

“靳少。”陆三接完电话从外面回来。

“搞定了?”靳沉随手把湿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

“是的,这个方案已经跟合作方谈好了,他们约您一会儿吃饭再详细谈论。”

“需要带女伴吗?”靳沉瞟了一眼急救室的大门,眼中一片漠然。

陆三不解的点了点头,“需要。”

难道靳少想叫乔小姐去?

“联系乔雨茉,让她准备一下,我一会儿过去接她。”吩咐完陆三,靳沉又看向王叔,“等乔安安醒了,你告诉她,要想乔安旭手脚健全的回来,就让她养好身体再来找我。”

语毕,他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个混蛋!”王叔气的不轻,见他走远了,回到了病房,眼下最重要的是小姐。

病房内,顾医生拿着听诊器,“心跳频率正常,血压频率正常,已经没事了。”

好吵……

乔安安醒来就察觉有人在她身边晃悠,感觉是在检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叔总算是松了口气,放下了心来。

“王叔?”乔安安睁开眼睛,视线有些模糊,看不太清。

见她醒了,王叔喜极而泣,“小姐,你可算是醒了,差点吓死我了!”

乔安安这才想起来,她在靳沉办公室扯裂了伤口,然后昏了过去。

“对不起王叔,我下次不会了。”乔安安自知理亏,乖巧的认了错。

王叔吹胡子瞪眼,“你还想有下次?”

“对不起嘛……”乔安安撒起了娇。

王叔心一下子就软了,但还是忍不住念叨,“这么大个人了,自己也不注意点儿,行了,你好好休息。”

“嗯,我知道了。”

这次她会好好听话养好身体,不光是为了让靳沉放了小旭。

更重要的是,身体好了,她也才有精力去弥补当年对靳沉的伤害。

他现在这阴晴不定的性子,是她造成的。

不管最后他原不原谅她,至少她要做出努力。

“小姐,想什么呢?”王叔打断乔安安的思绪。

乔安安露出一抹微笑,摇摇头,“没什么,对了王叔,是你送我回医院来的吗?”

她明明记得,她是在靳沉的办公室里昏倒的。

听见乔安安这么问,王叔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但还是如实回答了,“是靳家那小子。”

靳沉!

乔安安微怔,竟然是他。

她还以为,他最多就是叫陆三送她过来,没想到他会亲自送她来。

“他还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乔安安疑惑的看向王叔。

“他说要想少爷手脚健全的回来,就让小姐你养好身体再去找他,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王叔气的直搓手。

乔安安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眼神不知落在何处,“我知道了。”

“你还真打算去?”王叔诧异。

乔安安苦涩一笑,“总得把小旭救出来吧。”

王叔没说话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

乔安安看向门口,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闫秘书?”

闫秘书是乔父生前的首席秘书,在乔父患病住院期间,乔氏都是靠他才支撑到现在的。

他怎么会来找自己?

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嘛?

……

出租车上,乔安安心思沉重不堪。

从闫秘书口中,她得知因为靳沉跟乔雨茉订婚的原因,公司大部分股东居然都站在了秦莲那边,准备选举新的董事长和总裁一职。

如果公司落入她们手中,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父母?

只有拿到父亲的遗嘱,掌握绝对的股权,她才能稳住局势。

正想着,车子已经稳稳停下。

乔安安深吸了一口气,把钱付给司机后下车。

按着门铃,很快,黄管家来开门,见到是她笑了笑,“乔小姐。”

“黄叔你好。”乔安安对黄管家打了声招呼,视线往别墅的大门看了一眼,问,“靳少他……”

第18章 继续!

“在呢。”黄管家显然知道她要问什么,又提醒了她一句,“乔雨茉小姐也在。”

“我知道了,谢谢黄叔。”

乔安安心情很复杂,上次的不欢而散,她还记忆犹新。

可公司里的事,让她不得不来。

要拿到遗嘱,必须拿到保险柜的钥匙,而钥匙在失身的那晚,遗失在了靳家。

跟着黄管家进了别墅,一到客厅,乔安安就听到了乔雨茉的娇笑声。

顺着笑声看去,只见乔雨茉坐在靳沉身边,正拧着颗葡萄往他嘴里送。

靳沉有洁癖的事,乔安安很清楚,原本以为他不会吃。

却没想到,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靳沉只是稍微蹙了一下眉头,就把葡萄吃了下去。

乔安安瞬间白了脸。

而乔雨茉也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她又不是没有喂过靳沉葡萄,可直接就被他拒了,现在乔安安这个贱蹄子一过来,他就吃了。

果然又是拿她做靶子,故意刺激乔安安!

乔雨茉愤恨的朝乔安安看去。

这个女人像块狗皮膏药似的,总是不经意出现在她和靳沉之间,实在是太碍眼了,总有一天,她要这块狗皮膏药消失不见!

“靳少,乔小姐到了。”黄管家小声提醒道。

靳沉合上电脑抬眸看了过来,锐利的目光落在乔安安身上,令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黄叔,你带雨茉去花园逛逛,我和这位乔小姐单独谈谈!”

谈谈两个字被靳沉加重了力度,听在乔安安耳中,莫名的令她感到一丝心慌。

“阿沉,我不去花园,我就在这里陪你好不好嘛。”乔雨茉撒起了娇,声音腻的令人鸡皮疙瘩发麻。

她早被靳沉那声‘雨茉’给叫的迷昏了头,忘了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居然大着胆子顺杆子往上爬。

结果靳沉一记冷眼就令她闭上了嘴巴,乖乖的跟着黄管家出去了。

他们一走,气氛变得格外压抑。

乔安安花了几秒的功夫调整好心态,这才开了口,“靳少,我来是因为有把钥匙落在你的别墅,我能……”

“落在哪儿了?”靳沉扫她一眼,冷声打断道。

“应该是卧室的床底下。”

“那就去找吧。”靳沉起身,率先上了楼。

乔安安一愣,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随后赶紧跟了上去。

跟了靳沉进了卧室,她看着他把门砰地一声关上,她心里一慌,想到了那晚令她感到痛苦的回忆,她有些怕,“可以别……”

‘关门吗’三个字,在看到靳沉面无表情的脸后,被生生的咽了回去。

乔安安强压下内心的慌乱,跪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

床很大,要找到小小的钥匙,还真需要一点时间。

靳沉倚在门上,点了支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

他看着她跪趴在地上的动作,眼神不禁暗了暗。

这个姿势,让他想到了那晚,他就是让她这样跪趴在床上,从她后面进入的,那也是他进入她身体最深的姿势,想起来都让他回味不已。

现在他都想把她扔在床上,狠狠的要她几次……

靳沉喉结动了动,只觉得口干舌燥不已,他走到茶几前把烟头摁灭,端起上面一杯还未喝完的红酒一饮而尽。

“你到底找完了没有?”靳沉语气再次变得不耐起来。

乔安安听见他的催促,终于死了心,床底下没有钥匙。

“抱歉,我马上离开。”她站起来,低着头整理身上的衣服。

钥匙那到底丢哪儿了?

对了!

乔安安眼睛一亮,小旭那里还有一把。

“靳少,我能见小旭一面吗?只要说几句话就可以了……”话语戛然而止。

乔安安错愕的看着靳沉手指尖把玩的金属小件。

那正是她要找的钥匙。

他是故意的,故意不说钥匙就在他手里,让她去找,分明就是存心耍她。

哪怕乔安安脾气再好,这一刻也不免有些生气,但又不敢对面前的男人发泄,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自己忍下了。

“靳少,这钥匙你能不能还给我……”她指着靳沉手中的钥匙。

靳沉仿若未闻,“你刚才说想见乔安旭?”

“是。”乔安安没有否认刚才的话。

“我是不会让你见他的。”靳沉勾唇,残酷的说道。

乔安安抿了抿唇,“那你告诉我,小旭现在好吗?”

“死不了。”靳沉面无表情的撂下一句,走到床沿边坐下,拧起手中的金属钥匙晃了晃,“想要这个?”

乔安安点头,这是她来此的目的。

“想要可以,用东西交换。”靳沉看着她,语气玩味儿。

乔安安皱了下眉,“我知道了。”

她把手放在了衣服的纽扣上。

她的动作逃不过靳沉的眼睛,眸色一闪,冷嘲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献身?果真是个敬业的情妇。”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乔安安咬着下唇。

情妇两个字,哪怕听了这么多次,依旧还是那么刺耳。

“你说的没错,你在我这里,也仅有这点价值。”靳沉脸色阴沉,声音里还杂夹了丝丝怒火。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乔安安手指不安的绞着衣角,“我现在脱吗?”

靳沉看着她认真询问的表情,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

“脱?你觉得你现在的残破身体能让我起一点反应吗?”他嫌弃无比的打量着她。

被他用这种目光打量,乔安安不是不委屈,可她得忍,“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你的身体让我提不起兴趣,那你就想办法让我有兴趣,不管你是用手,还是……”

他的目光落在她略显病态苍白的嘴唇上,“用嘴,只要你能做到,钥匙我就还给你。”

竟然是这么无理的要求!

乔安安气的浑身发抖,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儿。

“你不愿意?还是不会?”靳沉见她不动,也不说话,眼里的危险似乎减轻了一点。“别说了!”乔安安打断他,闭了闭眼睛,再次睁眼时,眼中满是坚定,“我做,只要你把钥匙还给我!”

说话间,她朝他走了过去。

靳沉讥诮的嗤笑,“乔安安,你真是贱的可以!”

“……”乔安安心里刺痛,却没有反驳。

她走到他跟前,顿了几秒,坐在了他的一条腿上,他灼热的体温烫的乔安安不敢乱动。

见她没了动作,靳沉眉峰微挑,冷冷道:“继续!”

要怎么继续?下面又该怎么做?

乔安安脑子一片茫然,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挑起一个男人的反应,只能遵从本能的抬起双臂揽上靳沉的脖子,把身体紧贴了上去,然后凑上去吻他。

相关文章:

精编版—《聂先生:宠妻请低调》—全集【大结局】

《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免费阅读》无敌修真宗师小说全集全本章节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为什么总感觉下面湿乎乎的:他疯狂的吸着她奶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