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神狼兵——【都市超神狼兵】全文免费阅读列表

2021-10-14 09:38 · 新商盟

楚飞两人坐在餐桌前,拿起碗筷,吃着早餐,李涵雪突然问道:“楚哥,在里面的这五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楚飞淡然一笑:“吃喝拉撒,没什么好说的,倒是你怎么和王政在一起的?”

李涵雪苦笑道:“当年在你进去之后,我得了抑郁症,王政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追求了我两年,因为五年前的事情,一直感觉亏欠你们,我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正在这时外面的门铃响起,李涵雪将门打开,双眼带着血丝,面色及其难看的王政出现在门前。

李涵雪面色一惊,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王政连忙问道:“你有楚云……不,楚飞,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李涵雪指着客厅里正在吃早饭的楚飞说道:“在里面!”

王政立即冲了进去,然后对李涵雪说道:“小雪,你先进卧室呆一会,我找楚哥有点事!”

李涵雪见王政风风火火,感觉有些不对,便回到了卧室,特意留出一道门缝。

王政坐在楚飞身前,焦急的问道:“楚哥,那个相片,你打算怎么处理?”

楚飞顺手取出手机,在王政眼前晃了晃:“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王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楚飞的手机,献媚的说道:“楚哥,照片就删了吧,尸体我已经处理好了,不会出问题的!”

楚飞眉头一皱,冷笑道:“这么简单,还要法律做什么?”

王政见楚飞没有要删除的意思,面色瞬变,看着楚飞问道:“那你还想怎么样?别忘了,我们可是兄弟!”

楚飞笑了,因为他感觉兄弟二字从王政口中说出,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

“当年你杀了人!我替你顶罪,明知道我一直喜欢小雪,我一进去,你就开始追求小雪,两情相悦就好,我不计较,但昨天你还想害我,这就是你口中的兄弟?”

在卧室中的李涵雪,面色一震,一脸的不敢置信。

王政瞬间慌乱,他不知道楚飞是怎么发现的,急忙说道:“楚哥,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害你?”

楚飞冷笑道:“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昨天那个杀手是你找的吧?”

王政急忙摇头:“不是……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楚飞将手机拍在桌子上,冷喝道:“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或许还有机会,不然他会成为让你牢底坐穿的证据!”

王政心态彻底崩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知道小雪喜欢你,我苦苦追她两年,在一起三年,她都不让我碰一下,原本婚期将至,没想到你却出现了,我知道我是个混蛋!但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幸福!”

楚飞能看出王政是真的爱李涵雪,恋爱三年,不让碰一下还在坚持,也不容易。

而且两人婚期将至,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五年中铁血无情的楚飞,终于动了恻隐之心,不为王政,只为李涵雪。

楚飞将手机收了起来,对王政说道:“人在做天在看!照片删是不删,我要看你表现,记住做人不要坏了良心!”

楚飞随手拿了一个包子,便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停顿了一下,对王政说道:“对小雪好点!”

楚飞离开后,李涵雪终于无法控制的哭出声来!

王政脑袋嗡的一响,迈着沉重的步伐,打开卧室的门,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李涵雪问道:“你都听到了?”

李涵雪悲痛的问道:“如果我没听到,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我不是告诉我,是他杀的人,你为了保他,花了上百万吗?”

王政面无血色,急忙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李涵雪撕心裂肺的说道:“我还没有聋!你们说的我听的一清二楚!替你顶了死罪,你还想害他,王政!我真是看错你了!”

王政双眼血红,大吼道:“我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嘛!”

李涵雪泪水直流,她知道王政是爱她的,但如此行为,让她无法接受。

她指着大门对王政说道:“你走吧!”

王政摇头,扯着嗓子喊道:“我不!我追了你两年,在一起三年,你就因为这点事让我离开?”

“这点事?”

李涵雪目瞪口呆,她感觉王政已经疯了,人命关天,这点事?

她看着王政有些恐惧的说道:“你不走,我走!”

王政看着李涵雪离开,气的浑身发抖,怒火喷发,仰天长啸:“你为什么要回来破坏我的爱情!”

他走出李涵雪的家,双眼阴森恐怖,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楚飞!我要让你死!”

李涵雪出了自家小区,打电话把楚飞约到美食一条街。

美食一条街简称美食街,是曾经他们三人最喜欢的地方,小摊小位很多,还有小炒烧烤,虽然不贵,但却很美味。

楚飞来到美食街,就看到了亭亭玉立的李涵雪,但面色很是难看。

他走了过去,看着李涵雪问道:“怎么突然把我约到了这里?”

李涵雪凄凉一笑:“自从你出事后,就不曾来过,五年了,物是人非。”

李涵雪还没等楚飞反应过来,便将楚飞拽到一个九元美味的小摊位。

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一箱啤酒。

当菜上桌,李涵雪自己喝了一杯啤酒,看着楚飞问道:“你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替他顶罪?”

楚飞在接到李涵雪电话的时候,就感觉她是知道了,所以并不意外。

楚飞将眼前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当时我也恨不得杀了雄天,但是我怂啊!王政帮我完成心愿,那时又是我兄弟,顶罪也没什么大不了!已经过去这么久,没什么好说的,吃菜!”

李涵雪也没在说王政如何,而是说起了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

她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楚飞知道李涵雪心情不好需要宣泄,一开始也没阻拦,直到她打开第七啤酒,双眸已经雾气弥漫。

楚飞一手将啤酒夺了过来,对其说道:“不能在喝了!”

李涵雪身子颤栗,缓缓抬起头,那精致秀美的面孔缓缓流下两行晶莹泪滴。

哭的让心碎,哭的让人心酸。

楚飞拿出一包湿巾递给了李涵雪,李涵雪无助的抱住楚飞,在他怀中哭泣:“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对待王政了!”

楚飞知道有些事情,只能用时间才能淡忘,说再多也无济于事。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借给李涵雪这个怀抱,听她哭诉。

正在这时,楚飞感到身后传来阵阵杀气,还有喧闹的声音。

他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将近两米,一身西服正装的男子,带领着一群手持钢管、砍刀的壮硕男人走了过来。

美食街的顾客,全部被这群人赶走。

西服男身边正是不久前给他跪地求饶的王政!

只见王政在西服男身边,指着楚飞说道:“雄总,就是他杀了雄天!”

被王政称为雄总的人,正是雄天的哥哥,现在天霸集团的第一合法继承人雄子杰。

雄子杰看着楚飞冷喝道:“小子,杀了我弟弟你还敢出来?你知不知道,对你来说监狱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你出来,只有死路一条!”

楚飞还未说话,李涵雪看着雄子杰身边的王政,气的浑身发抖,明明是王政杀的雄天。

李涵雪仿佛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卑鄙无耻!”

王政已经彻底黑化,看着李涵雪,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说我卑鄙无耻,老子就是要弄死你们!”

雄子杰看着李涵雪的绝色容颜,对王政说道:“你的马子倒是不错嘛!可惜给你带了顶绿帽子!”

王政一脸献媚,实打实的小人嘴脸,对雄子杰说道:“您喜欢的话,杀了楚飞,她就是您的,您随便玩!”

楚飞双眸凶光流转,杀意流露,紧盯着王政,冷喝道:“死性不改!自寻死路!”

王政仰天长笑,鄙夷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些身手,但在我雄总面前还敢狂!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楚飞将李涵雪扶到座位上,轻声说道:“小雪,你先休息下,马上就好!”

李涵雪已经喝醉,见到王政更是气急攻心,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楚飞心中甚慰,他不想让单纯的李涵雪,见到下面血腥的一幕。

他走到雄子杰身前,两人对立而站,他冷然道:“想怎样?放马过来!”

雄子杰淡笑道:“你还算是个爷们,还真有些欣赏你!不过你必须死!”

雄子杰大手一挥,身后的三十大汉,手持武器,直向楚飞冲了过去。

楚飞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身体暴动,直接冲进人群之中,手脚并用,拳拳生风,招招入肉!

而对方却无一人能捕捉到他的身形,手中的武器也都成了无用之物。

伴随着一声声闷响、惨叫声不绝于耳,三十大汉逐一倒下!

雄子杰面色震惊,因为这可不是普通的大汉,而是清一色的退伍兵,竟然被楚飞如此轻松的打倒。

他焦急的大喊道:“你们这些废物,快站起来!”

楚飞在人群中肆意游走,拳影闪烁,直到将最后一人轰飞!

“弱不禁风!”楚飞不屑的说道。

随后抬起头,双眼如野兽一般盯着不远处已经呆住的雄子杰:“你说呢?雄总?”

雄子杰看着楚飞的眼神,感觉到深深的畏惧,慌乱之中取出一把手枪,直逼楚飞:“我承认你很强!但是没想到吧!我有枪,最后的赢家还是我。”

楚飞不以为然的说道:“哦!那你倒是开枪啊!”

雄子杰此时杀意十足,不止是因为杀弟之仇,更是不敢让如此恐怖的敌人留在世上。

他双手持枪,扣动扳机,子弹向楚飞直飞而去。

楚飞在枪林弹雨中都闯荡过,这种射速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威胁,身形晃动,幻影闪烁,轻松躲避开来。

“砰!砰!砰!”

雄子杰见楚飞竟然能够躲避子弹,慌乱之下连续动扳机。

子弹射来,楚飞一一躲过,直到第六枪后,他稳住身形,向雄子杰逼近。

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柯尔特M1917型左轮,口径11.43毫米,弹容6发,继续开枪啊!”

雄子杰一惊,转身拔腿就跑!

楚飞双眸中露出一丝冷笑,身体一跃而起,一手向前,直接抓住雄子杰的肩膀,猛地一拽,直接被摔到身后。

噗通一声,狠狠的衰落在地上。

楚飞走到雄子杰身边,冷喝道:“光天化日之下,这么明目张胆!找死是吧!”

雄子杰看着楚飞,威胁道:“我警告你!我是天霸集团的继承人,你要是敢动我,你绝对活不成!”

楚飞双手扭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冷笑道:“今天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继承人!”

正当楚飞要动手的时候,身后传来颤抖的声音:“住手!”

楚飞转身一看,王政面色涨红,正用刀逼在喝醉的李涵雪脖子上。

他暗骂自己,竟然把这疯子给忘记了!

楚飞强装平静,对王政说道:“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行为吗?你真的要继续错下去吗?”

王政双眼血红,疯狂嘶吼着说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只想让你死!”

雄子杰走到王政身边,对王政说道:“千万别放手!只要我在,我保你无碍!”

王政已经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雄子杰身上了,不然也不会铤而走险。

“王政!你恨我害我,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小雪可是无辜的!”楚飞试图劝说道。

王政冷声道:“少说废话,你给我跪下!”

楚飞面色一冷,士可杀不可辱,他何时跪过!他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王政一手扯住李涵雪的长发,恶狠狠的说道:“不跪!我就让她毁容!”

楚飞心中挣扎,但看到李涵雪痛苦的样子,膝盖不自觉的弯曲下去,他的自尊还不足以让李涵雪为他送命!

正在这时李涵雪睁开双眼,看着楚飞大声喊道:“别跪!让王政杀死我吧!活着也只会徒增痛苦罢了!”

楚飞双膝终是落地,双眼直视王政:“放人!”

王政看着跪在地上的楚飞,心花怒放,疯狂的笑道:“楚飞你不是很强嘛!还不是要跪在地上求老子!”

楚飞见王政得意忘形,没有防备,右手飞速摸起一块石子,对准王政手中的刀弹射而去。

那石头速度飞快,如子弹一般,将刀打落。

楚飞身体暴动,冲刺到王政身前,还未等王政反应过来,一拳将王政打倒。

为了防止雄子杰偷袭,一脚飞出,将其踹倒。

楚飞将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李涵雪扶了起来,然后走到王政身边,掐着他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

他双眸凶光流露:“你在不断的突破我的底线!”

王政没有了人质,顿时怂了,在看到楚飞凶狠的样子,立即祈求道:“大哥!我刚才是鬼迷心窍!我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楚飞冷笑道:“放了你!忘了刚刚用小雪威胁我了?”

说着的同时,狠狠的将王政摔在地上,提起一根铁棍,疯狂的轰击在的王政身上殴打。

王政惨叫声与求饶声,接连响起。

但楚飞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如果这不是都市之中。王政怕是已经死了,就是这样也只用了一分力而已。

不多时王政身上鲜血直流,李涵雪虚弱的说道:“放了他吧,在错手将他打死,不值得!”

李涵雪开口,楚飞这才住手,见李涵雪面色苍白,十分难受,背起她准备回家。

临走前对王政说道:“自己去自首吧,我会赔偿你医药费。”

李涵雪在酒精与王政的双重刺激下,回家就再次昏迷了过去。

楚飞照顾了李涵雪整整一晚,直到次日清晨,他出去买了早餐,顺便办了自己的事。

当回到李涵雪家时,她已经醒了过来,看到楚飞手中的早餐,苦笑道:“昨天吃的都吐了,还真有些饿了。”

楚飞将早餐摆上桌,对李涵雪说道:“昨天的事情就忘了吧,一切从新开始,一会吃完我陪你出去散散心。”

李涵雪强笑道:“忘记很难,不过我会加油的!忙碌的工作,应该会让我好过一些,要不一会陪我去面试工作吧!”

楚飞知道李涵雪能够这样已经实属不易,便笑道:“好!你开心就好。”

两人吃过饭后,就离开了家,正要走出小区的时候,只见一个浑身裹着绷带的人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楚飞视线之中。

楚飞看着臃肿的男子,从内到外都没认出是谁,最后从他眼角处的黑痣,认出这是王政。

王政怎会自首,他也知道雄子杰已经指望不上,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打感性牌,求得楚飞的原谅。

他走到楚飞身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仰视楚飞,伤痛欲绝的说道:“我错了!”

楚飞对王政的品性已经看透了,不抱有一丝希望。

他眉头一皱说道:“我不是让你去自首嘛?还来这干嘛?”

王政见楚飞面色,只能转移到李涵雪身边:“小雪,我昨天头脑发热,做了难以谅解的事,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让我楚哥放我一条生路吧。”

李涵雪面色冰冷,看着王政没有一丝感情。

“起开!”

这时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但王政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继续跪在两人身前,装成弱势群体的样子。

“不原谅我,我就不走!”

围观者议论纷纷: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都不和善。”

“这是做什么?伤层这样,人都跪下了,怎么还不依不饶。”

楚飞什么场面没见过,豪不在意,倒是李涵雪面色有些难看,对楚飞说道:“我们走!让他在这跪着吧!”

楚飞正想离开的时候,王政一手将他的腿抓住。

楚飞最后提醒道:“现在去自首还来得及!在我这没完没了,我会让你后悔的!”

王政爬在地上,抱着楚飞的大腿死活不放,还哭喊着说道:“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让你走!”

楚飞露出一丝冷笑,心想还好早有准备,不然还真被他缠住了。

他从裤兜中取出一踏照片,直接扔向空中,被风一吹散落开来,飞向各处。

王政一看,这些相片竟然都是他杀人的那张照片,他面色瞬间苍白无比,松开了楚飞,慌乱的去捡散落在各处的照片。

他拾起来十几章照片后,狼狈的爬到大街上,正准备捡照片的时候,发现被人踩到了。

他抬头一看,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正居高临下看着他。

王政瞬间瘫倒在地,汗如雨下,那女警取出一个手铐,对王政说道:“跟我走吧!”

楚飞打远就看到,这个女警正是凌静,抓劫匪时巧遇的大胸女警。

他走了过去,打着招呼说道:“美女静官,缘分啊!”

凌静见是那天见他春光外漏的楚飞,面色一红:“跟你有什么缘分!”

楚飞又扫向凌静的胸部,凌静感受到楚飞的目光,面色一冷:“变态!”

楚飞干咳几句,随后说道:“别误会,我看你警服也换了,那我的衣服呢?不会想留下珍藏吧!”

凌静这才想起楚飞的衣服还在她家,将自己的名片递给楚飞,并说道:“等我下班联系我。”

王政听着两人交谈,看着楚飞咆哮道:“你特么害我!”

楚飞看了眼王政,淡然道:“错了就要挨打!你还用不着我害,好好吃牢饭吧!”

楚飞离开,王政被凌静带走。

李涵雪看着楚飞说道:“这些照片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楚飞直接说道:“昨天让他自首是我给他最后的机会,我知道他很难缠,所以就准备了这些照片,有备无患,没想到今天真的用到了。”

李涵雪面容呆滞,她想起五年前楚飞替王政顶罪坐牢,而五年后的今天,王政自食恶果,也被警察带走,果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

楚飞看着李涵雪面色不好,关心的问道:“你还好吗?”

李涵雪轻笑道:“没什么不好,他罪有应得,陪我去找工作吧!”

风雪国际,丰源市上层人士汇聚的地方,其中最中央最显眼的地方,是一座金碧辉煌,占地接近两千平方米的别墅。

别墅之内,卧室之中,雄子杰吊着石膏躺在床上,口中不时传出哎呦哎呦的声音。

床边坐着一个美妇和一个带着上位者气势的中年男人。

那美妇面色不善,对雄子杰说道:“儿子,你放心,你这亏不会让你白吃的!”

这美妇正是雄子杰的母亲王慧琳,耳边的中年男人是雄子杰的父亲雄世豪,也是天霸集团的掌门人。

雄世豪向雄子杰问道:“听说你带了三十个退役军人都打不过他?他是什么背景?”

王慧琳怒喝道:“雄世豪!儿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管什么背景?你还是不是男人?”

雄世豪眉头一皱说道:“妇人!我们在丰源市可以只手遮天,但这个世界比我们厉害的人太多了!”

雄子杰在一边说道:“爸!他就是五年前,打死弟弟那个人,父母都是乡下人!”

雄世豪面色一震,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他是五年前,打死小天的那个人?”

雄子杰点头狠声说道:“是的!我带人找他麻烦就是想给弟弟报仇!”

雄世豪双眼爆出凶光,冷声道:“五年前杀我小儿!五年后伤我长子,我要让你家破人亡!”

在楚飞的帮助下,李涵雪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楚飞又陪着李涵雪逛了一下商场,为她挑了一身合适的正装。

忙完这些,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就在这时,楚飞的一台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这台手机款式老旧,功能简单,里面只收录了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楚飞,她……叫叶子倩,是师父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肉,帮师父守护她三年,师父......只相信你!”

电话被紧急挂断,楚飞心情沉重。

佣兵界最近暗流涌动,师父龙鸣作为佣兵之皇首当其冲,很多人都想对他不利。然而龙鸣的实力冠绝佣兵界,即使多人联手,几年下来,那些人依旧不曾得手,反而被龙鸣屠了一半。

三天前,不知是谁泄露消息,佣兵界突然传出龙鸣有一个女儿!幸好,佣兵界各自为政,消息扩散缓慢,只在排名第九的贪狼佣兵团内部流传,且他们得到的信息也只有,龙鸣之女今年26岁,单身,现居丰源市,事业有成这几点。

龙鸣有女儿一事,包括楚飞在内,知道的人一共不超过十个!如今消息却被贪狼佣兵团所知,这里面的猫腻,根本不用多想。

也是在三天之前,楚飞突然接到龙鸣命令,要他以回乡心切为由回到丰源市,直到刚刚,龙鸣才下达了真正的命令——保护叶子倩三年。

“师父既然信任楚飞,楚飞当以性命守护!”

良久,楚飞仰天长出一口浊气,他预感到,三年之内,佣兵界会经历一次大清洗!

“司机大哥,去海天酒业大厦。”

楚飞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开车的师傅是一个年近四十的油腻中年男子,他上下扫了一眼楚飞后啧啧叹道:“小伙子,你也是叶子倩的追求者?长的倒是不错,别怪老哥多嘴,追求叶子倩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一个不是开豪车穿名牌,你......我估计你没什么戏。”

楚飞苦笑,趁机询问叶子倩的情况。

司机师傅狠嘬了一口枸杞茶,悠然叹道:“一看你这样子就是刚回来,叶子倩在咱们丰源市,那可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六年前的高考状元,京华大学高材生,二十岁修完所有课程,提前两年毕业直接回到咱们丰源市开了一家酒厂!两年前,海天酒业大厦完工,叶子倩彻底展露头角,吸引了上百有为的年轻人的追求,你猜怎么着?”

楚飞识趣搭茬,司机师傅神情激动道:“不管是富二代还是事业有成的凤凰男,咱们的叶女神都让他们吃了闭门羹!哈哈,兄弟,你这样的,我估计你连海天的大门都进不去!”

楚飞挠了挠头,他没想到叶子倩风头居然这么盛!

在出租车上特意的去搜了一下叶子倩和海天酒业,楚飞打消了应聘成为海天酒业普通职员的想法,打算换一个角度接近叶子倩。

像叶子倩这种女人,心性一定很高傲,寻常人根本不会进入她的眼睑。

而楚飞,别的不说,在品酒和酿酒的方面,绝对不会输于丰源市任何一人!

下了车,楚飞径直走向海天酒业大厦门口。

“站住!干嘛的?”

楚飞的穿着简单朴素,头发也剪成了平头,虽然看着精神帅气,但这座大厦出入的富二代多了去了,所以连带着保安也变得眼界很高。

“我是你们董事长新请来的评酒师,小倩呢,让她过来接我。”

看着两个凶神恶煞的保安,楚飞不以为意道。

“什么评酒师,我看又是一得了妄想症,想追求董事长的!”

“小倩?我把采臣给你喊过来好不好?”

两个保安终于确定楚飞来者不善,一左一右围住楚飞就要把他架走。

楚飞站着不动,任凭两个一米九,二百斤的壮汉架着却纹丝不动。

保安心中大震,其中一个恼羞成怒,摁开了腰间电棍。

“兄弟,这就要对不住了。”

电棍都掏出来了,楚飞也只能回应,一个反手将保安撂趴在地,悠然走进大厦。

“……”

剩下的一个保安一脸懵逼,呆立当场。当兵八年,从业十年,他从未见过人类有如此身手!

“愣着干嘛?!叫人啊!!”

地上的保安忍住剧痛狂喊,傻愣着的保安终于反应过来,掏出对讲机疯狂大叫有人闯楼,欲对董事长图谋不轨……

进了大厦,楚飞啧啧赞叹,叶子倩不愧是师父唯一的血肉,年仅二十六岁,公司看起来却相当可以!

“小妹妹,麻烦问一下,小倩在哪个房间?”

前台是一个看起来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妹,青涩气息还未完全褪去,被楚飞刚才的动静吓的缩在桌子旁边,不停的摁着电话,看来是要报警。

“啊!”

突然听到楚飞问话,前台手一哆嗦,电话瞬间掉落,随着电话线晃来晃去,里面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喂……小刘,小凌,跟我走!”

看到前台小妹不说话,楚飞耐住性子,露出一口白牙,璨然一笑,继续问道:“大姐,小倩在哪儿一层,哪个房间,我有事找她。”

“在……在709,啊!董事长今天不在,她……她有事出去了,刚出去不久!”

前台小妹脱口而出,话刚说完突然意识到出卖了董事长,连忙改口。

“好的,董事长不在,我上去逛逛就走。”

随手揉乱了前台小妹的头发,楚飞哈哈一笑,正要上电梯,背后突然传来声音:

“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

楚飞无奈耸肩回头,身后涌来十几个保安,一个个杵着电棍,领头的保安队长身材壮硕,脸型刚毅,眼睛精光闪烁,凭直觉,此人应该是特种兵退伍。

“兄弟们,一起上,一定不能让他接近董事长!”

先前要拿电棍捅楚飞的保安此刻气势汹汹,绕过保安队长喊话。

十几个保安却不为所动,只是一起看向了队长。

楚飞暗暗点头,虽然是保安队,在这队长的带领下,俨然有部队的纪律。这很重要,会在关键时刻影响任务的执行力。

“慢着!”

保安队长双眼盯住楚飞足足三秒,突然发话。

相关文章:

重生影后:总裁大人,放肆宠!【全章节】精彩小说全文章节

【仰望彼岸天堂】热门小说全集/仰望彼岸天堂(无删减列表免费)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_都市之群芳争艳

解开衬衫揉捏酥胸,好湿好大好硬占满了我

完整版《最美女房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