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不下堂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14 13:27 · 新商盟

“如今容不得你反悔,”夏侯衔微微稳了心神,看来这应该是容离玩的新花样,欲擒故纵吗?笑话,他夏侯衔岂能被她这点小伎俩骗了去。

“磨墨,”夏侯衔吩咐一声,小厮连忙上前,磨好墨掭饱笔后,恭恭敬敬的将笔递给夏侯衔。

夏侯衔执笔边写边念:“兹有妇容氏,虽为正妃,却德容有亏,善妒多言,又膝下无子,正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情愿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

写完后,夏侯衔以为可以看到容离卸掉强装冷静的姿态,变得惊慌失措痛哭流涕地向他求饶,他早就受不了这个女人了,如今能当面羞臊她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谁承想,抬头后看到的却是表情一派淡然的容离,此时见自己看向她,竟然还微微笑了一下,“写完了吗?”

夏侯衔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生出无力感,“按了手印签好字便生效。”

容离点了点头,走到书案前,将宣纸转向自己,先是执笔签了字,后沾了朱砂按好手印,虽然用不惯毛笔,不过小时学过书法,本身的字又有风骨,所以写出的字迹并不差。

一切完成后,将纸转回去,看着夏侯衔说道,“该你了。”

夏侯衔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这么干脆,难道不是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个女人真的想离开?

微微皱眉,夏侯衔看着理所当然拿着休书让他签字的容离,有片刻的晃神,之前他主动写休书,她甚至以死威胁,顾念着她身后的娘家,夏侯衔并没有做绝,如今这般痛快的要求自请下堂,那之前为何不要脸面的嫁过来,闹的天下皆知她的丑行,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启禀王爷,柔侧妃求见。”一名小厮跑来禀告,打断了夏侯衔的思绪。

“快请。”夏侯衔有些紧张,柔儿身子本来就不好,怎么还出了院子。

少顷,慕雪柔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因身子弱还在病中,所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走起路来若风拂柳,让人觉得若是不保护好了下一秒便会跌到在地。

她身穿淡粉衣裙,长及曳地,外着锦镶丝银披风,细腰束以云带,发间一支八宝珊瑚簪,蛾眉淡扫,走多几步便娇喘微微,夏侯衔连忙走过去,将来人拥在怀中,伸手替她紧了紧外衣,语气中带着心疼,“外面风大,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慕雪柔身旁侍候的丫鬟婆子连忙跪地告罪,她握了握夏侯衔的手,微微摇头,“是妾身出来的急,怨不得她们,爷不要动怒。”

“好好的不在院子中待着,怎么跑出来了?”夏侯衔语气软了几分,就好像慕雪柔是棉花捏的,一吹便散了。

“您闹这么大阵仗,妾身在院子里怎么待的住,姐姐再有不是,您也不能将姐姐休了呀。”慕雪柔微微推开夏侯衔。

缓缓走到容离面前,飘飘下拜,“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离本来好以整暇的看着戏,没想到竟然演到她面前了,眼角微挑,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还没待容离开口,夏侯衔便连忙将慕雪柔扶起来,“都说了你不用在意这些虚礼,自己身体不要了?”

说着还瞪了容离一眼,好像是她非让慕雪柔行礼一样。

容离有些无语,这男人脑回路有问题,“你俩一会再卿卿我我也来的及,先把休书签了。”

“姐姐,”慕雪柔似是有些着急,拉了容离的手,潸然欲泣,“姐姐可不要跟王爷置气啊,若是王爷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代他向姐姐赔不是,休书不是小事,姐姐可万万要想清楚。”

听听,一个小老婆代人家丈夫向正妻赔不是,这逻辑一绝啊,容离像看笑话般看着慕雪柔,拍了拍她的手,“跟我哭没用,我又不是男人,不吃这一套的。”

慕雪柔像受了羞辱一般,惊慌的后退了几步,眼眶红红,拿帕子捂着嘴轻轻哭了起来。

“你,大胆!”夏侯衔大怒,将慕雪柔揽在怀中,一手指着容离,“跟柔儿道歉。”

“呵,”容离这次是真乐了,“道歉?先不说我一个正室凭什么跟个侧室道歉,单就拿你马上就要休了我来说,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听你的命令吗?再说了,我说的是事实,眼泪在我这一文不值,与其有时间跟我哭,倒不如劝你赶紧把休书签了,好把她扶正。”

“你…”

“爷,柔儿没事,”慕雪柔趁抽泣的空当,赶紧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知理,“姐姐一定是被气着了,都是柔儿不好,柔儿不该来的。”

“好了柔儿,不哭,”夏侯衔给慕雪柔顺气,生怕她哭的背过气去,“以后再找你算账。”

夏侯衔瞪了容离一眼,弯下身将慕雪柔抱起准备走。

容离彻底无语了,“你字儿还没签呢。”

已经走出几步的夏侯衔,回过头看着容离,“这事过两天再说,回你院子好好反省。”

说完头也不回的抱着慕雪柔走远了。

夏侯衔顾念慕雪柔的身体,刚刚哭过又吹了风,心下想着,自己是怕慕雪柔落了病,才先行送她回房,而不是不愿签那张休书。

他怀中的慕雪柔更懊恼,自己这一趟来错了?她来之前明明两人休书都写好了,怎么王爷竟不签字?

就算顾着她的身体,也不差签字这一会儿啊?

慕雪柔贝齿咬着红唇,第一次为自己的心急而后悔,若是在院子里等着,那么今天容离是不是就被休了。

被丢在昕雪苑的容离,走到桌前将休书叠好放在自己的身上,带着小桃回到自己的院子,今日虽不知为何夏侯衔不签字,不过来日方长,她还不信这休书他永远都不签字。

“小桃,我休息一下,有事了再来唤我。”容离现在脑子有些乱,有些记忆一点点闪现,可能是属于原主的,她需要后整理整理。

“是,主子。”

小桃进内室给容离铺好床,服侍她歇下了,自己关好房门,坐在外间发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主子变了,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以前主子爱王爷爱的太卑微,现在……

总之,她更喜欢现在的主子。

里间的容离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过往的一幕幕似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容离,乃是丞相容源家的大小姐,容源与原配谢菡所出,容离上面有两个哥哥,容源并无妾氏,家里温馨和睦,容离乃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女孩儿,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大哥容敬习文,二哥容喆习武,因容离天性好动,容丞相为容喆请教习时,她便跟着偷偷学了些,二哥容喆跟她最好,自小便宠她,是以并未将她偷偷学武之事告知父亲。

大哥容敬虽也宠容离,可他身上带着些许威严,这让容离有些怕他。

容离十岁之时,遇见了夏侯衔,她那天做错事被父亲训斥,小小的她有些委屈便一个人偷偷跑到假山后哭了起来。

夏侯衔当时跟着皇兄来容丞相家做客,在花园里迷了路,正巧就碰见了哭的伤心的容离。

上前安慰了几句,容离见当时并不懂爱情,只是觉得夏侯衔一下子就撞进了她的心里,从那以后,容离一见夏侯衔便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着,她不太好的审美和痴迷夏侯衔的样子,让她名声在外。

中宫皇后对容离很满意,她觉得若是夏侯衔能有个强有力的岳家,对他以后继位大有助力,皇上的儿子不少,还有一位那么强势的人盯着,她得为自己的儿子好好谋算。

皇后跟夏侯衔透露出想要撮合他和容离的意思,没想到夏侯衔的反弹很大,他喜欢的是礼部侍郎家的三小姐慕雪柔,二人因琴结缘,情投意合,他可不想娶每天打扮的跟个调色板似的容离。

皇后自然不同意,告诉他王妃家世很重要,这对他以后有帮助,若是真喜欢慕雪柔,纳了侧妃便罢,一个女人而已,可不能毁了儿子的前程。

夏侯衔并没有听进去,皇后待夏侯衔走后,心生一计,将容离找来,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夏侯衔,容离当然愿意,她一直想当夏侯衔的妻子,只不过夏侯衔不喜欢她。

皇后摸了摸容离的脑袋,温柔的对她说,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让她嫁给夏侯衔,并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她到时不出声便好。

容离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皇后笑着让她回去了。

元宵佳节,皇上宴请群臣,各个大臣也都带了家眷前往,大臣在前朝和皇上聊天,大臣的家眷自然由皇后接待,待到了时辰再一起抵达晚宴会场。

容离跟着母亲来到后花园,向皇后请了安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这时一个倒水的小侍女无意间将茶水洒在了容离的衣衫上,侍女吓得跪地告罪,容离连说没事。

皇后关心的问容离有没有被烫到,还着人带着容离去更衣。

谢菡忙到了谢,想跟着一起去,被皇后不着痕迹的拦下了,有侍女在一旁伺候,安慰谢菡不用担心。

谢菡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女儿快去快回,不要给皇后娘娘添麻烦,便坐了回去。

皇后还打趣谢菡,容离这么懂事,怎么会给她惹麻烦呢?

容离被领走了,换好衣衫后,突然后颈一痛,她便失去了意识。

容离再次醒来,是因为一声惊呼,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她睁开眼竟然看到了幔帐,她不是被领去换衣服了吗?一扭头发现夏侯衔躺在她的身旁,此时他也刚刚转醒,目光还没有焦距,待看到身旁的她后,夏侯衔突然清醒了,在一看俩人的状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不到容离为了嫁他,竟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法子,他掀开被子,发现两人都穿着中衣,看来并没有发什么,不过此时就算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会相信,夏侯衔恶狠狠的瞪着容离。

他听到门外母后的声音响起,吩咐各位夫人先回御花园等候,丞相夫人留一下。

待众人走远,皇后让人带着谢菡在外殿稍候片刻,自己进屋关上房门,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她叹了口气,让二人穿好衣服。

夏侯衔一再否认他什么都没做,他是被算计的,可皇后看起来并不相信,容离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她还记得皇后跟她说的话,若想要嫁给夏侯衔就什么都不要说。

所以,她选择沉默。

当皇后和谢菡领着容离再次出现在御花园时,什么都没说,在坐的每个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当时小宫女领着容离去换衣服,可是半天不见她们回来,待皇后领着她们找过去时,发现之前领着容离换衣服的小宫女倒在地上。

待将她弄醒后,她跪在地上告罪,说本来领着容小姐来更衣,自己将容小姐领到偏殿让她稍加等候,叮嘱她不要乱走,端王爷吃过晌午饭歇在皇后娘娘殿中,怕到时冲撞了容小姐。待她拿来衣服后,不知怎么就昏倒了。

众人一听,心里明白了大半,容离见到端王什么样子她们还不知道吗,一时互相打了眼色,今天这事,不一般啊。

皇后连忙派人去找,谢菡的心微沉,自个儿姑娘什么样她还不知道吗,可别真干出什么糊涂事。

该出的事还是出了,待皇后带着容离来到外殿,谢菡心中怒火中烧,扬起手就给了容离一巴掌。

容离倒在地上,捂着脸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咬紧牙关还是什么都没说。

皇后将她扶起,埋怨谢菡打孩子干什么,又让人取了玉肌膏给容离抹上,她的脸这才没有肿起来。

接着便是皇后在晚宴时,小声告诉了皇上发了什么事,皇上当场赐婚,夏侯衔一脸铁青的领旨谢恩,从此彻底恨上了容离。

容离缓缓睁开眼,皇后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即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没坏了她和夏侯衔的母子情,反倒是黑锅让原主背,容丞相因为自家女儿做的事,也将立场偏向夏侯衔,虽然他们一家因为此事对容离失望万分,但是圣旨赐婚,丞相府就和夏侯衔绑在了一起,同时希望夏侯衔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女儿。

从那以后,原主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为了嫁给夏侯衔不择手段,在皇宫内院都敢算计人。

不止大臣的家眷知道此事,夏侯衔恨容离坏了他和慕雪柔的姻缘,不遗余力的抹黑她,原主在寻常百姓家也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相关文章:

肉细致文小说,啊,《捡个总裁做老婆》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女朋友被别人撑大了\把冰块一块一块的放进b里去

异性按摩,老师带我进,浮生相遇不负卿全文免费阅读

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老板强脱我的内裤(王牌小司机)

宝宝从小被肉长大h/男生真正爱你的肢体动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