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倘若我们曾相爱》&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14 19:39 · 新商盟

送我回到别墅后,凌枭就准备离去,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扑上去抱住了他,还恬不知耻地踮起脚尖吻他,如饥似渴的。

明知道他不准我主动靠近,我却顾不得。不知道为何,我今天特别想要激怒他,挑衅他。甚至于,我希望他占有我。

可能是害怕,或者是孤独。

其实我并不是如饥似渴的女人,因为直至今日,当了两年情妇的我,依然还是处女之身,这对一个职业情妇来说,肯定是莫大的耻辱。

我所住的地方是A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这里住的大都是有钱人的二奶三奶什么的,真印证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句话。

别墅区里的女人们每天津津乐道的无非就是金钱和性,我作为她们中的一员,有时候是个尴尬的存在。

我渴望有种归属感,哪怕对方是一个不能正大光明带出去的男人。我在怕,怕自己某一天又被害死了,连个为我收尸的人都没有。

我的技巧很生涩,甚至笨拙。因为在认识凌枭之前,我爱上的是个衣冠禽兽,是个gay!

凌枭愣了一下,抱过我一把扯掉我的大衣反吻住了我,我没羞没躁地迎合着他,用自己生涉的手段挑逗他。

他喘着粗重的气息,风暴般地吻着我,揉捏着我,甚至把我衣服都要扒光了。当我以为他终于决定要占有我时,却还是在最紧要的时候刹车。

我分明感受到他汹涌的烈火,却硬生生被他控制了。他死死咬着唇瓣瞪着我,样子狰狞可怕,我弄不明白他的眼神是怒还是悲。

而后,他重重地摔门而去,一句话都没说。他如此这般两年了,我完全弄不明白他养我的企图。

“凌枭,你这样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对着紧闭的门扉吼道,狼狈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被他拽疼的手腕,抹了一把脸,却发现我竟然被他吓哭了。

好糗!

我瘫在床上缓了很久,到浴室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脱掉衣服往浴缸一泡,手臂上一条密集的疤痕就悄然涌现了,宛如张牙舞爪的蜈蚣,从肩头到臂弯,很显眼。

这是三年前那场意外留下的杰作,那时候我的整只手臂被撞得血肉模糊,这些皮肉都是一块块缝上去的。好在这疤痕很细,又在医院做了磨皮,不经意还察觉不到。

只是这疤痕背后的恨,却令我刻骨铭心。

我恨那该死的虚伪的连少卿,也恨自己当年的愚蠢,没看清那混蛋接近我是另有企图。我因为一念之差害死了凌晟浩,也害得自己变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这两年每天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跟着那些小三儿们今天做SPA,明天跟她们逛街购物,我一身锐气在两年前被打击得荡然无存,变得毫无斗志。哪怕是当小三,我也是非常不合格的。

我为自己感到可悲!

我在浴缸里把自己泡得一身泛白才起身,套了个浴袍出去了。

我准备给凌枭拨了个电话,想对自己今天的反常举止道歉。他并不知道我的过去,也不知道我今天去兰月酒店所为何事,但我今天的行为很反常,我怕他多想。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里面却没有声音,我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是他,还是他太太,或者是别的人。作为一个拿不上台面的女人,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明知不可为而为,那不是找死么?

我轻叹了一声,准备挂电话,那边传来了凉凉的两个字:“讲话”。

“对不起!”

我酝酿了半天,却只说了这三个字。电话那头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就传来嘟嘟的声音。我鼻尖有些莫名的酸涩,慌忙昂起头望着窗外。

夜色清凉,雪还在飘,这是个不眠夜。

天明的时候,卧室的门轻轻被打开,李嫂送了一份报纸进来。瞧着我还在阳台吹冷风,摇摇头走了过来。

“小姐,你又一夜没睡?”

“睡不着,他们的消息出来了吗?”

“恩!”

我接过报纸扫了一眼,在看到主版以大篇幅报道连少卿婚礼被搅浑时,心头一口恶气终于释放了一些。

媒体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要多损有多损,上面把连少卿祖上三代都给扒了出来,含沙射影的讽刺了一番。

我瞥了眼报告的撰稿人,会心地笑了笑。阿木这家伙,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默默地支撑我,不愧是好姐妹。

如果我猜得没错,在网络媒体上,那对贱人也已经上了头条了。我再无兴趣去深究下文,打了个电话给阿木。

她很快接通了,语气傲娇得很,“别口头谢我,十点半东区金钱豹,不见不散!”

“标准五百块!”

“加五百,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什么人?”

“到时候就知道了,速来!”

挂了电话,我迅速洗漱了一番,穿了套稍显活泼的衣服:深蓝的弹力牛仔裤,一件宽松彩色毛衣,外加一条能当披风的围巾。

待我匆匆来到凯旋广场时,阿木已经在广场中央的雕塑下等我了。她身边站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穿着一身轻松的休闲装,面露浅笑。他的五官轮廓分明,浓眉下的眼睛尤其明亮,非常阳光的一个人。

我意味深长地冲阿木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家伙当了那么多年的腐女,快奔三的时候竟找了这么个阳光帅气的男子。

若放在之前,遇到这样的男人她第一时间肯定纠结这是受还是攻,啧啧啧!

“你好,秦诺!”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礼貌地伸出了手。

“苏峰,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也剪得干干净净,我一下子好感度大增,觉得阿木这家伙傻人有傻福,肯定会幸福的。

她走过来一把挽住我的手,一张脸笑得令人毛骨悚然。“诺诺,这下子那口恶气可算是出了吧?”

“算是吧!”

等连少卿把牢底坐穿时,才是我彻底放下的时候,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刚开始,我不会那么沾沾自喜。

“既然气出了,咱们就该干嘛干嘛了。”顿了顿,她瞥了眼苏峰,“阿峰,我先进去点餐,别让她进来阻止我点餐,要不然吃不到大龙虾,她抠!”

阿木说完就跑了,跟兔子似得,也不稍微掩饰一下她吃货的本质,就这么赤果果地曝光在男友面前,真是的。

我尴尬地睨着苏峰,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阿峰,她这人就这样,吃货,你别见怪。其实她别的都好,人好心好工作好,还好打抱不平。”

作为好友,她掉链子,我得给她撑起啊,于是我无所不用其极地赞美她,把她夸得天花乱坠,简直操碎了心。

而苏峰只是浅笑着,陪着我朝金钱豹走去。末了,他说了这么一句,“她是我表妹,我们打小就认识。”

吃饭的气氛非常诡异,我搞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阿木见我大仇已报,寻思着给我介绍男朋友呢。

席间她不停地让苏峰给我夹菜,倒饮料,大献殷勤。而我如坐针毡,脸也火辣辣的发烫,实在是尴尬呀。

且不说我现在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三,就算我是单身,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也无法坦然去面对一段新恋情,何况对方条件还不错。

阿木介绍说,苏峰的父母都是公司高层,他自己还弄了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建筑设计工作室,刚起步,还属于名不见经传的那种。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本人,留美海归,还是名校双硕士,自身的硬件软件都是拿得出手的。

这样的男人,我怎么敢祸害,我是如此阴晦,又是那么的自卑。

好在阿木没有把这事在台面上挑明说,只是用眼神暗示我,我故作不知,寻思要找个什么样的人借口开溜。

“听说秦小姐也是学建筑设计的,曾经还负责过跨国项目?”苏峰没来由的问了这么句,我手一颤,筷子就落地了。

阿木连忙叫服务生又给我拿了一双来,还瞪了眼苏峰,“阿峰,这顿饭是我宰诺诺的,咱们能只谈风月不谈其他吗?”

“没事啦,我是学设计的,只是学艺不精,负责项目时出了事,就没再继续从事这个行业了。”

我讪笑着解释,并不想让苏峰和阿木尴尬,不知者无罪嘛。这件事是我心里迈不过去的坎,是不堪回首的。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些。”苏峰脸一红,有些无措。

“没关系,都过去了。”

“诺诺,你们俩先聊着,我去趟洗手间。”

阿木吃了一半又开溜了,临走时还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似在告诉我要抓住机会。我怕是要辜负她了,因为我心里压根没想过这问题。

她一走,我和苏峰更尴尬了,他好几次张嘴要跟我讲话,但又顿住了,也不晓得在顾忌什么。而我更没话了,对于陌生人,我都没话。

“秦……”

“苏……”

我正想打破沉默,苏峰也开口了,我耸耸肩,让他先说。

“秦小姐,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高就?”他笑了笑,试探着问我。

“我没工作。”

自从成为凌枭的地下情人过后,他就不要求我工作,更何况,我目前的状态是被死亡,想要恢复身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噢,既然没找到合适的,那请问你愿不愿意屈尊去我的工作室。我才刚刚开始起步,很需要一个有经验的合作伙伴。”

“我?”我愣了一下。

“恩,我刚接了一个项目,目前找不到合适的伙伴,听阿木曾提及你是建筑设计师,就冒昧的多问了一些,还请你别介意。”

他虽说得轻描淡写,但我晓得他肯定去深入查过我的档案,否则不可能一开口提的是合作而不是打工。当年我毕业后在建筑业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业界的一些老油条还是知道我的。

只可惜,我现在对这个行业深通恶绝,早就没了兴趣。或者说,我的灵感和智慧在三年前已经磨灭,我现在一无是处了。

“秦诺,我真的很欣赏你,你当年发生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那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不能因为这一次打击就退缩啊……”

“我……”

“不好意思,她没时间!”

就在我不知如何拒绝苏峰的时候,左侧有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言语中似乎还透着一点风雨欲来的寒意。

相关文章:

偷拍美女蹲厕撒尿大图:男朋友在里面放了3个小时

女装 人妖 改造 调教|好想要哦受不了了小说

我要尿在你里面不许流出来:芭蕾舞男的有反应吗

他老是吸我,那晚我们疯狂/污文,女主下面被塞东西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