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碎:前夫,别来无恙》—闻璐,厉风行—全集阅读

2021-10-14 21:29 · 新商盟

第4章 她……确实很适合你。

走廊拐角处,厉风行对洗手间那边的一切毫无察觉,张漫雪扑过来抱他时,他愣了两秒,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的将人推开。

张漫雪似乎有些受伤,红着眼睛喏喏道:“行哥。”

厉风行盯着她看了半秒,才开口,“漫雪,我是念在我们曾经交往过,你又是我爷爷的主治医生,才帮你解决那些麻烦。”

男人的大手骨节分明,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铂金戒指,刺疼了张漫雪的眼睛。

她咬着唇,心里又漫出一股不甘心。

张漫雪声音低了几分,“嗯,我爸的事真的谢谢你。我知道,都怪我没用,家世不好,帮不了你什么,她……确实很适合你。”

“可是行哥。”她搓着手,有几分急迫,“我一直都在努力,想得到你家人的喜欢,这次回来,也是因为……”

“漫雪。”厉风行打断她的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对你,对我都好。”

他想到了当初她决绝的离开,眉目瞬间阴冷下来。

没了站这跟人谈话的兴致,厉风行从口袋摸出一张卡,捏着递给张漫雪,“我还有事,赎人的事你找人去办,这里有一百万,应该足够了,如果你解决不了,就打给秦助理,让他帮你处理。”

张漫雪接过那张银行卡,柔声道谢:“行哥,这段时间真的麻烦你了。”

看样子,他并没有他表现的这么绝情,那她就还有机会。

厉风行点点头,随后转身。

医院这一趟让厉风行耗费了很多时间,他回公司的路上都在解决事情,手机叮了一声,跳出提醒事项。

厉风行看到提醒事项时,愣了愣。

今天是闻璐的生日?

手机信息太多,各种微信消息,他往下翻,看到昨天上午一条的提醒事项:和闻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他都不知道。

厉风行沉着脸拨通秦助理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先不悦地开口:“昨天是我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些重要节日,我不是让你记下来,快到了要提前告诉我吗?”

“厉总,我昨天告诉过你了……”秦助理很委屈,“我上午说了一遍,下午你去谈合作,我跟着去又跟你说了一遍,还问你要不要订蛋糕,你只是嗯了声,我以为你说不要订。”

厉风行回想起来,似乎秦助理是说了,但是那时候事情多,没注意听。

他捏着眉心,又问:“那太太今天生日,你怎么没跟我说?”

秦助理道:“我打算跟您说的,但是您早上一直没来公司,闻总又说不舒服,派我去S市签下那个合作案,我就发微信告诉您了。”

说完,秦助理又补充一句:“这次我先订了蛋糕,还是那家的,厉总您下午直接去提就行了。”

厉风行挂了电话,打开微信,果然,秦助理发信息说今天是闻璐生日,还选了好几款礼物,附上店面地址方便他去买。

他这段时间真的太忙了,忘记了太多的事。

厉风行又揉了两下眉心,给某个珠宝店打电话,回公司处理完事情后,他去店里取了珠宝和蛋糕,早早回家。

于妈接了蛋糕和礼物,笑道;“先生真有心,太太知道一定很高兴。”

厉风行嗯了声,往二楼瞟了眼,“她不舒服?”

于妈点点头,“是啊,我看太太今早脸色就不太好,下午太太说要去医院,我想陪她去,太太拒绝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厉风行皱眉。

这都快六点了,去医院要那么久?

第5章 走到了尽头。

厉风行又穿上外套,驱车去医院,路上给闻璐拨了两个电话,不过无人接。

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海外电话打了进来。

是新加坡那边分公司的总经理,跟他说一批货被卡住了,不尽快签单解决可能就得损失上千万。

事情紧急,厉风行很果断地打电话订机票,绿灯一到就将车子掉头,顺便打电话给于妈,“你现在去医院,找找太太在哪儿。”

到了机场后,厉风行给闻璐发了两条信息,回来给她补结婚纪念日和生日。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去就去了好几天。

闻璐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窗外阳光刺眼,她在病床上躺着,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于妈,正在织小玩意。

“于妈,你怎么来了?”闻璐问,她挣扎着想坐起来时,腹部微微抽痛,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连着动作也是一僵。

“太太!”于妈见闻璐醒了,赶紧过去让她躺着,半喜半忧地说:“您已经睡了一天半,终于醒了。”

闻璐眨了眨眼,问:“于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于妈愣了愣,眼圈就红了,叹了声:“太太,医生说您得了那种病,孩子保不住了,我给先生拨了两个电话,但是没人接。”

“原来,孩子没了是这种感觉啊……”闻璐喃喃着,隔着被子摸着腹部,面色很平静,让于妈有点害怕。

于妈抹了一把泪,安慰闻璐:“太太,医生说了,你现在治疗不算晚,太太您还年轻,等病治好了,还会有孩子的。”

闻璐眼神一直空洞洞的看着天花板。

不会有了。

从那天晚上他不顾她的挽留,毅然离开,随后她看到另一个女人扑到他怀里,再到她腹中的孩子没了。

就注定她跟厉风行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太太,您别吓我。”于妈拉着闻璐的手,她虽然是从厉家调过来的,但是闻璐对下人好,没什么架子,于妈是打心眼把她当女儿看待。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骨髓您就没事,您先配合着治疗,先生一定会帮您找到合适的骨髓,您会没事的……”

闻璐终于回了些神。

原来这些事男人还不知道,那样更好,离婚不麻烦了。

闻璐扭头看着于妈,声音轻轻的,有些空,“于妈,这些事你就别告诉他了,行吗?医生那边也麻烦你去打点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于妈很犹豫,“太太,您这病太严重了。”

厉风行让她来医院时,还嘱咐过她,太太身体怎么不舒服跟他说一声,她知道闻璐得了重病时差点吓坏了,第一时间给厉风行打电话,只是厉风行都没接。

闻璐看着于妈,语气加重了,“于妈。”

她脸色苍白,气色很不好,但是眼神很倔,想要跟厉风行分清什么一样,于妈想到半个月不归家的先生,心里叹了一口气。

最后,于妈保证地点点头,“太太,我不会说的。”

闻璐身体很不好,加上流产,不在医院休养是不行的,于妈很照顾闻璐,尽量不在她耳边提厉风行的事,三餐都是做好带来医院。

不过闻璐整天在病房呆着也腻,偶尔会出去走走,把许久没看的手机打开,有几通来电,除了公司的,厉风行的未接电话八个。

她假装没看见,顺便把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她回了公司同事询问的问题,退出微信时才看到私家侦探的消息,前天发的,是她查号码的事有了着落。

闻璐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开了,滑动往下来,眼睛死死盯在某处,然后眼神光一点点灰败

相关文章:

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后半生)-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_圣手辣医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亚丝娜桐人h本全彩里番

为什么说微胖做起来舒服|舌头烂了个洞怎么办

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远古种田兽夫你好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