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们曾相爱》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14 21:11 · 新商盟

面前走来的男人面色冷峻,一身修身西装,黑底暗纹的领带搭配白色衬衫,我从未见过他如此装扮,高贵中透着一丝邪气,竟令我不敢对视。

我的脸火辣辣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我搞不懂他怎么会出现的?他不是跟我约法三章在公共场所就算见到他也要装着不认识吗?

那么我现在要怎样表现?

“凌,凌枭,你怎么来了?”沉默许久,我讪笑着抬起头,自动忽略掉来自他眼底的愠怒。

“陪客户吃饭,不巧遇到你了,这位是?”凌枭斜睨着苏峰浅笑着,但笑意未及眼底。

“苏峰!”

不等我介绍,苏峰就站起来礼貌地伸长手,还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很疑惑。

我不知道阿木是如何对他说我的,但她从不晓得我是凌枭的地下情人,所以直至今日,她都不知道我生命中还有这么个男人存在。

“凌枭!”

凌枭伸手握住了苏峰的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看得我心惊肉跳。他给我的直觉永远都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高爆手雷,充满危险。

两人的手握了很久,握得指节根根泛白才松开,再故作不以为然地相视一笑。

“诺诺,饭后马上来公司一趟,我有重要的工作交代你。”

公司?工作?

我一下子愣了,和他在一起两年,我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有公司,什么公司?并且,公司在哪里?

我正要问,在看到他警告的眼神时,讪讪地点了点头,“好!”

“苏先生,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招呼客户了,再见!”

言罢,他优雅地点点头,迈着阔步满面春风地离开了。我却像个傻叉似得愣在当场,凌乱得一塌糊涂。

苏峰意味深长地瞄着我,唇角泛着浅笑。“秦诺,这是我的名片,不管你有没有工作,我都真诚的希望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谢谢!”

老实说,苏峰的真诚确实令人无法拒绝,我虽然痛恨这个行业,但我却热爱设计。我喜欢看到地球上出现一栋有一栋自己设计的东西,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成就感。

我应该,还能够站起来的吧?

我没信心。

阿木很久才回来,我真怀疑她掉马桶里了。看到我和苏峰生疏的样子,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我一眼,又失望地冲苏峰摇摇头。

似乎,她很想撮合我们俩,只是……看来,我必须找个机会要把我见不得人的事情告诉她了,免得她一次次为我操碎了心,又伤透了心。

我召来服务生买单,但苏峰却抢着付钱了,我没好意思跟他争。阿木有点痛心疾首,说如果知道是他买单,她应该再叫个三文鱼刺身的。

下楼的时候,阿木还在我耳边小声地碎碎念,说苏峰人真的很好,对我也很有兴趣,我不应该表现的那么高冷。

而我自始至终都没把凌枭出现的插曲告诉她,要不然她会暴跳如雷的。

我挥别他们俩后就进了地铁站,苏峰还疾走几步追上我,要我务必考虑一下他的建议,我答应会认真斟酌的。

进地铁站后,我给凌枭发了个信息,问他叫我去哪个公司。但他半天没回我,我纠结半晌就上了返家的地铁一号线。

只是一进地铁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分外刺耳的声音在我不远处响起,我转过头,看到一道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影子。

“哥,你不会还在为那个贱人生气吧?至于么?几张破照片就想让你身败名裂,哼!你放心,我有人会帮你正名的,对了哥,等会你叫助理去漳浦的天桥下把我的车开回去,堵车了没法走,我改坐地铁了,我还有三个站就到了。”

娇嗔的声音出自那个影子,她是连娜,连少卿的妹妹,说起来我们还是同班同学。只是,我们不是友,是敌人。

我死死盯着她的背影,齿关咬得咯咯咯的,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她误导我,那么我不会中了他们的圈套,更不会犯下那么大的错。

我恨她,恨不能杀了她!

连娜依然那么风骚傲娇,漂亮大方。她的着装会让整个地铁上的人自惭形秽,因为她身上没有一件物品低于十万,全身上下加起来,可以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

地铁里有无数双眼睛偷瞄她,她得意地昂起了高贵的头颅,露出她一身珠光宝气,自然而然地接受着众人羡慕嫉妒的眼神。

“小姐,你,你坐吧?”

一个帅气斯文的男生瞧着她站在身边,连忙惶恐地站起身让座。她看了这男生一眼,又瞄了眼有些脏的座位,微微蹙了蹙眉。

“谢谢,不用了。”

她冷冷道,眼角透着一丝不屑。她就是这样,永远都高高在上,永远都觉得她是公主。其实,在她痴爱的字母圈子里,她扮演的却是奴的角色。

那男生有些尴尬,红着脸纠结一阵又坐了下去。

我一直阴戾地看着她,她这些年没什么变化,气焰依旧嚣张得很。

可能是感受到我的视线,她不经意地朝我这边扫了一眼。而我来不及收回眼神,就那么杀气腾腾地撞上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句话真的说得一点都没错。

连娜愣了一下,随即阴森一笑,抬手拨开她面前的一个男子,趾高气昂地朝我走了过来,上下瞄了我一眼。

“哎呦喂,这不是C大的校花么,听说你被一群业界大亨轮攻了,咋没被弄死啊?还在这里挤地铁,是不是很穷啊?敢情你昨天跑来闹我哥的婚礼是心里不平衡呐,那你怎么不直说呢,我哥慈悲心肠,一定会给你点钱的。可你报复就不对了,你以为区区几张PS的照片能把我哥搞得身败名裂?笑话!”

她的嗓门很大,至少两米内的人都能听到她的声音,尤其是她夸张的肢体语言,简直无法直视。

于是,无数双看戏的眼神又从她的身上移到了我的身上,跟利剑似得,我无处可逃。

我蹙了蹙眉,“连娜,你造谣的时候肢体语言能不那么奴性吗?当这地铁里的人都是你主人啊?”

看着她尖酸刻薄的嘴脸,我真想一耳光给她挥上去。只是瞧着地铁里人多,我实在不好丢了斯文。但要说打嘴仗,我反击起来也是游刃有余的。

“你!”连娜脸一红,抬手一耳光挥了过来。

“啪!”

耳光飞来的时候,我迅速往后退了一步,以至于她那一巴掌打在了我旁边一个较胖的妇人身上。

我刚要跟她道歉,那妇人却脸色一沉,一个箭步朝连娜扑过去就拳打脚踢了起来。

“贱货,敢打老娘,长得跟他妈狐狸精似得。”

我不得不说,这妇人的力气真大,一拳头就把连娜打得一个趔趄。我自然是满心欢喜的,连忙往后挪了几步,腾出了地方让这妇人尽情发挥。

这种画面,我是喜闻乐见的。

“敢惹我,你这泼妇不要命了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连娜一边挡一边喊,狼狈得不行。想起她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心里着实很幸灾乐祸。

“我管你是谁,我两百斤的体重还怕了你不成?”

妇人越战越勇,打得连娜无法还手。周围的人都惊了,也没人过来帮忙,就连刚才迫不及待为她让座的男生都视若无睹。

我下车的地方要到了,凉凉地斜睨她一眼,走向了车门。

其实我是恶毒的,瞧着她被人打,我心头无比酣畅。只是,这点小窃喜不会持续多久,因为她带给我的伤痛,远远比这个残酷得多。

地铁停了过后,我阔步走了出去,紧接着连娜也冲了出来。她头发也乱了,衣服也被撕坏了,就连价值不菲的耳环都掉了一个,跟被人轮了似得

我没有理她,加快了步速出站,然而她却不打算放过我,阴森森地朝我小跑了过来。

“贱人,有种你别走。”

我没理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地铁站。如今我已经搅得连家不安宁了,在没把握让连少卿坐牢之前,我绝不会过分地刺激他们。

连娜的那个字母圈子我是有所闻的,都是一群心理不正常的人,我不会愚蠢得自投罗网。在这尔虞我诈的现实社会里,我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地铁站外寒风刺骨,还飘着几片小雪花。

我走下阶梯的时候,看到了一辆再熟悉不过的布加迪威航,这是连少卿的座驾,当年还是我帮他挑的颜色。

他戴着墨镜坐在车里,应该是看到我了,把墨镜缓缓取了下来。一双眼睛赤红如血,脸上还有几条抓痕,估计是方倩茜的杰作。他骗了一个急于嫁入豪门当少奶奶的女人,当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看他眼中杀机很浓,连忙转头想从另外一边的阶梯下去,却被紧随我身后的连娜堵住了。她面目狰狞地冲我笑,跟面对一只蝼蚁似得。

“跑啊贱人,我他妈的看你往哪跑!把我们家闹得鸡飞狗跳的,谁借你的胆子啊,不知道连家是干啥的么?”

连娜嘶叫着朝我扑过来,杀气腾腾的。她还比我矮半个头,扑来的样子有点滑稽。估计她是看到连少卿在,有恃无恐罢了。

我在她靠近的瞬间错开了,她很不意外地摔了个狗啃屎。我迅速从另一端扶梯跑了下去,想要找个地方拦车逃离。

连少卿轰着油门冲了上来,速度很快。而连娜也跑下扶梯追来,一边追还一边喊抓小偷,把一行路人喊得热血沸腾,还有些傻不拉几的家伙想上来抓我。

我真背!

我实在是高估了连少卿一家子的人性,忘记了阿木警告我的话,让我别没事在大街上转悠,免得再次引起他们的杀机。

当年的事情我不光是受害者,还掌握了一部分连家见不得光的东西,但这几年因为没找出别的重要证据,这些东西我就没曝光。

而连少卿当年之所以算计我,也正因为这些东西,眼下有这么个杀人的机会,他们又如何会对我留情呢。

我在飞奔中能想到这么多的矛盾,却无法摆脱身后追逐我的人和车,我有些慌不择路,便在转角的地方准备横穿过马路从另外一边逃,这样他暂时追不上我。

而就在我穿马路的时候,连少卿却油门一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撞来……

“诺诺!”

“秦诺!”

尖叫声从我身后传来,是阿木和苏峰的声音,他们似乎在天桥上看到了这一幕。然而连少卿却不顾一切,依然疯狂地踩着油门想撞我。

我想他是疯了,再次想置我于死地!

我眼睁睁看着那呼啸而来的车,根本无处可逃,而我心中的悲伤却多过害怕,我实在想不到,当年那个体贴温柔的男人,内心会是如此凶残恶毒。

连少卿,你这混蛋,我若不死,一定会让你下地狱的。

就在我以为会血肉横飞的时候,一辆黑色大奔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直接横在了我的前面。我听到一阵剧烈的,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便是“轰”的一声巨响,连少卿的车很不意外地撞上了我面前的车。

但好在他在这之前刹了车,他的引擎盖掀了起来,安全气囊也弹出来了。我面前的车差点侧翻压到我,不过最终没有翻,被撞凹了车门。

我吓得脚下一软,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都在哆嗦。

就那么一丁点的距离,就那么一刹那,我差点就粉身碎骨了。按照连少卿的车速,我必然不会有全尸的。

想起我被撞得血肉横飞的模样,我无法控制地干呕了起来。

我缓了好久才抬起头,看到面前车里露出一张布满寒霜的脸,紧张、恐惧和愤怒在他眼底流转,他紧绷的唇角似乎还有血迹。

这一刻,我的心疯狂地跳动了起来,两年了,我终于在凌枭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藏不住的情愫,他是在担心我吗?

我怔怔地望着他,哆嗦着唇想说点什么,却发不出声音。他眼底的恐惧在慢慢散去,咬着唇悄悄吐了一口气。

随即,他眸色一寒,推开门冲到连少卿的车前,一把把他拽出了驾驶室,抡起拳头就砸了过去。

“混账!”

他一拳又一拳地打,面色狰狞至极。我从未见过他如此暴戾的模样,就像一头被惹怒的雄狮,在疯狂地打击惹他的人。

连少卿想必也是吓到了,苍白着一张脸完全没有还手,任凭凌枭那结实的铁拳打在他身上,脸上。

我瞬间就泪眼婆娑了,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感动。这个生命的男人如此怒发冲冠,可是为我?

心头好像有种别样的东西悄然流过,一切恐惧都不在了。

阿木飞奔而来扶起了我,抱着我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我知道她在害怕,恐惧,跟三年前看到我浑身是血地躺在医院一样。

“我没事,我没事的阿木!”我极力宽慰她。

“那个畜生,那个畜生,诺诺,我们绝不饶恕他,绝不!”

当年的事情阿木大都知道一些,所以她对连少卿的憎恨不亚于我,她是个特别重感情的小女人。

我转头看着被凌枭打得满脸是血的连少卿,忽然间觉得他好可悲。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当年算计我是为何。他一次次违背人性的底线,变得越来越可怕。

肩上忽然多了一件带着温意的衣服,我回头看了眼,竟是苏峰脱下外套披在了我身上。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我,又看了看疯狂揍人的凌枭,没有说话。

“别打了,你别打了,你谁啊你!”

连娜匆匆赶到,气急败坏地去拉凌枭的手,他却眉峰一寒,抬手就是一耳光抽了过去。她那娇小的身板哪里经得起那狠狠的一巴掌,顿时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

然而可笑的是,她愣了一下就爬了起来,满脸的戾气瞬间就消失了,甚至变得有些低眉顺目。

我晓得,看到凌枭这样强大的气场,她内心深处的奴性又犯了。

凌枭把连少卿打趴过后,又狠狠踹了他一脚,才轻轻抖了抖一身修身的西装又阔步回到了车里,瞥了我一眼,不,应该是看我身上的衣服一眼,不悦地蹙眉。

“上车,去公司!”

相关文章:

婚礼新郎罚跑步新娘验身/前任约吃饭是什么心理

风韵多水的熟妇在线播放|男朋友猛吸猛揉我的奶

男主暗恋女主的娱乐圈文~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教室系列高H小说

留守村妇寂寞春情泛滥 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