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两亲家全家互换/宝贝乖就在塞一个

2021-11-06 07:48 · 新商盟

“啊,混蛋,不要过来,不要碰我,敢动我,我杀了你!”

女孩看到洛天要玩真的,顿时害怕了,这个家伙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两只大手直接向自己的胸部抓来,顿时酒吓醒了一半,尖叫起来,脸上充满了惊恐。

“王八蛋,再敢动一步,信不信我杀了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

女孩真的吓坏了,又抓又咬,却是被洛天轻松的制住了,把她的双手按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望着她,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我可是你的客人,我当然好好的为你服务了,你就是报警我也不怕,嘿嘿!”洛天咧嘴笑着凑起大嘴就向女孩的脸上拱去。

“啊,不,我不要了,求你放过我,呜呜!”女孩真的害怕了,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开始求饶,还哭了起来。

“真的不要了?”洛天停了下来问道。

“不要了,求求你!”女孩可怜巴巴的说着,心里紧张要命,那点酒精早随惊吓和冷汗流了出来。

“好吧!”

洛天点点头,有些不舍的放开女孩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刚才的感觉真爽,其实如果女孩真的强硬起来,洛天还真的没有办法,他不可能真的上了这个丫头,尽管很诱惑人。

“王八蛋,让你欺负我!”女孩一解放出来,像只小狮子一样,扑在洛天的身上张开小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臭丫头,你属狗的啊,让你咬!”洛天伸出巴掌重重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女孩吃疼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看来刚才收拾的你还不够啊,再来,这次要来真的了!”洛天作势用力一把把她抱起来扔在沙发上,又扑了过去。

“好好,你赢了!”女孩双手挡在胸前,恨声说道。

“嘿,这还差不多,把这个喝了!”洛天一指桌上的水杯。

“哼!”女孩狠狠的白了一眼洛天,拿起水杯一饮而尽,而后看向洛天,不由的一呆,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穿上了,这也忒快了吧。

“容姐,要不要冲进去制止他,我怕会出事啊!”

门外面,那个大堂经理听到里面的叫声,喉结滚动了一下,那是又妒忌又羡慕啊,靠,这个办法我也会啊,而且还是熟练工呢。

“再等等!”

容姐双臂抱肩,站在那里,镇定自若,她不知道洛天用的什么办法,不过这小子的办法肯定不是好办法,但是她莫名的相信洛天,应该不会乱来。

“还等,再等都完事了!”

经理心里暗想,却是不敢说出来,毕竟容姐在这里有不容人怀疑的权威。

“唉,早知道如此,咱哥们也这样了,一颗好白菜啊,水灵灵的,身材火辣,还漂亮,只可惜让这新来的小子给拱了!”门口站着的几个服务生心里同样的懊恼不已。

十分钟后,包厢的门来了,洛天满面春风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脸有些红,低着头,一副乖的小媳妇一样,酒已经醒了,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喝多少,而是借酒发疯而已。

“容姐,搞定了!”

洛天冲容姐一笑,顿时引来那个经理和几个服务生的白眼,这有什么显摆的,哥们也一样搞定,只不过被搞定的这个女孩这么乖巧,不哭不闹,难道这小子那方面的能力这么强么?彻底征服了她?这些人心里倒是有些奇怪。

容姐疑惑的看了洛天一眼!”好了,都回去做事吧!”容姐挥手把经理还有服务生都赶走了,这才转过头来看向这个女孩。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子,是什么人,怎么喝这么多的酒,这种场合是很危险的,知道吗?”容姐语重心肠的劝导。

女孩摇晃了一下还有点昏沉的小脑袋:“容姐,我叫兰兰!”

“哦,你知道我?!”容姐一愣。

“不知道,是他告诉我的!”

这个叫兰兰的女孩葱指一指洛天,洛天笑着点点头:“容姐,她现在没有地方住,要不让她住你哪里?哦,实在不行,让她跟着我也行,只不过我住地下室,床有点小,但是挤挤的话——”

“大坏蛋,我才不跟你住一块!”这个叫兰兰的小姑娘不由的跳起来叫道。

“行了!”容姐一瞪洛天,还地下室能挤得开,怎么挤,挤床上啊!

看了一眼这个兰兰!”兰兰是吧,这样吧,我这里有房间,供客人休息用的,你酒劲还没过去,先休息一下,等晚上下班再说好吧!”

“好,谢谢容姐!”兰兰很开心的点头,脑袋确实有点发涨,很想睡一会。

“你随我来办公室!”安顿好兰兰,容姐扭过头对洛天瞪了一眼。

“是!”正嬉皮笑脸的洛天脸色一正,立马应了一声。

……

容姐的办公室是黑色调为主,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让人进来后,就有一种局促感。

“来,坐吧,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想应聘保安?”

容姐给洛天倒了一杯水,收了一下旗袍,双腿并拢,望着洛天,认真的问道,短短的一会儿,洛天帮助她处理了两件棘手的事,让容姐对洛天印象不错。

尽管洛天看上去有些桀骜不驯的模样,不过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是极为尊重,容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从洛天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深深的关心。

“容姐,我叫洛天,开始在工地上干活,搬砖,看到你的招聘,才过来的,真的想找个工作!”

望着眼前的女人,闻着那好闻的香气,眼神瞅了一眼容姐那露在外面的美腿,洛天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又嘿嘿一笑:“当然,如果容姐不满意的话,我可以离开。”

听了这话,容姐不由的一呆,打量了洛天一眼,最后苦笑了一下道:“现在你想离开,也不能让你离开了,你知道你今天惹到的那个南少是谁么?他叫南春华,是本市南天集团南火龙的独子,势力很大,据说和公安方面也有联系,你今天在我的场子里打了他,估计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不会给容姐添了麻烦吧?”洛天皱眉问道。

“你这家伙,不担心自己,反倒担心起我来了。”容姐苦笑道。

“容姐,放心吧,我不怕他们,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任何人都不行!”洛天认真地说道,他很想把他弟弟的死讯告诉她,可是感觉现在不是时候。“洛天,谢谢你帮我出头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件事我会摆平的。”

裴容有些感激的微笑道,随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另一边。

一间茶社的三楼厢房,一个一身纹龙,满脸横肉,看起来很强横的家伙,正在床上翻云覆雨,床上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娇笑连连,欲拒还迎,两个女孩身上的衣服加到一块,也不过是四只丝袜。

好巧不巧,男人正在兴头上,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看了一眼电话来电显示,男人极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喂,阿容啊,什么事?”

“三哥,是这样——”

电话里,裴容简单的将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

“什么,南春华?”

这个被称为三哥的家伙,正是南街区的地下老大,黄三。

此刻听见裴容惹到了南春华,顿时神色凝重起来。

“唉,阿容,不是我说你,这个南春华在南街区乃至东昌还是有些势力的,这件事,哎!好了,你也别太担心,这件事我来帮你摆平吧,等我的消息。”

黄三挂了电话,脑海里中浮现出裴容那绝美的身姿,却是把火狠狠发泄到床上的女人身上——

“容姐,怎么样?”

裴容办公室里,裴容神色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机。

“没事了,三哥说会帮我摆平的。”

裴容勉强的笑了笑,他从黄三的话里听出了对南春华的忌惮和不情愿,当年跟随黄三的几个女人,都有了自己的夜总会,只有自己还在给黄三打工,黄三曾多次暗示过她,裴容却一直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超过自己底线。

“那就好。”洛天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笑道。

与此同时,南街区一个豪华的别墅里。

一个五十多岁方脸大耳的男子,此刻正坐在沙发上训斥着站在面前的南春华。

“没用的东西,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到那个女人的场子里闹事,你不知道她是黄三的人吗?”

这个男子正是南春华的父亲南火龙,他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在夜总会被打的事。

尽管嘴上教训着自己的儿子,南火龙心里却也有些恼怒:“裴容啊,裴容,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不敢动你么?”

“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个贱女人在夜总会里让人打我,那打的可不止是我的脸,打的是我们南家的脸啊!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事说出去咱就不用混了,我看要不就给我贾叔打个招呼,把他们弄进局子里教训一顿!”

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却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毕竟洛天充其量也就是容姐的一个小弟而已。

“抓个屁,你以为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你以为人情是那么好欠的,混账东西,一天到晚打着老子的旗号胡作非为!”南火龙看着这个不成气的儿子冷声骂道。

“谁叫你是我老子了。”南春华不满的嘀咕道。

“你——”

南火龙眼睛一瞪,南春华顿时吓的一缩脖子,不敢吭声了,他知道自己老子的脾气,虽然自己每次惹事,他老子都会训自己,不过训归训,事后还是照样帮自己擦屁股,谁叫自己是他儿子呢。

果然,南火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也别再闹了,黄三是南街区的老大,三教九流都给他点面子,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以和为贵,我来处理吧,相信黄三还是给面子的。”

南火龙一捶定音,南春华虽然心里有些不甘,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毕竟离开了父亲,他连个屁也不算。

这时,南春华接到了一个电话,看了一眼,便接了起来。

“喂,小丽啊,想你了,来亲一个,嗯啊!”

说着也不管自己老爹还在旁边,拿着手机便往楼上走去,语言要多下流有多下流,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看着这个混账儿子,南火龙气的黑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南春华不清楚那个黄三的实力,他可知道,那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黑着呢。

起码在南街区这一带,黄三的能量不算小。

当然他南火龙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的南天集团的董事长,认识的人也不少,背后还是有靠山的。

那就是公安局的局长贾齐北,依靠着这层关系,南火龙在这里混的风声水起,也正因为这点,儿子南春华才敢这么肆无忌惮,没有少给自己惹事。

另一边,群英夜总会。

“容姐,我想让你看一件东西。”

想了想,洛天还是决定向裴容摊牌,毕竟,她是青龙的姐姐,有权力知道自己弟弟的死讯,他说的那东西便是青龙的遗物。

“哦?什么东西?”

裴容正在想事情有些入神,听了洛天的话,不由的问道。

“东西在我的住处,容姐你去了就知道了。”洛天认真的说道。

“在你的住所?”

裴容不由的一怔,一个刚认识的男人让自己去他的住处,裴容难免有些担心,况且她听洛天说过,洛天住的地方是在地下室的,那可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

“算了,那改天,我给你拿过来也可以。”看到裴容脸色变化,洛天也知道裴容在担心什么,苦笑了一下说道。

“走吧,我跟你去。”

裴容想了想说道,她从洛天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悲伤,而且通过今天发生的事情,裴容对洛天还是比较信任的。

“嗯!”洛天一笑,便跟着容姐一同出了夜总会。

路上,容姐开着自己的华晨宝马,洛天则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想到容姐即将得知的真相,洛天的心情也非常低落,只是看着车窗外灰暗的天色出神。

“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裴容突然说道。

“是么?容姐为什么这么说?”收回心神,洛天勾了勾嘴角,轻声说道。

“是的,我从你的眼神中能看的出来。”裴容专心开着车。

“每个人都有故事!”

洛天的眼神有些神往,那是一段难忘的岁月,自己带着

相关文章:

在学校游泳池游泳泳裤掉了——同桌把我抱到房间强吻胸故

男生的力气真的好大:男人动真情都有哪些表现

车里吻你很久的男人.四个室友三个基by长安九州

快穿攻略病娇黑化囚禁:用桌子角磨b的故事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被三个老汉玩_翁熄系列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