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拔出来下面会噗噗的响*说说你被几个人日过

2021-11-06 08:40 · 新商盟

我看就是条小河沟,还动不动放不出水!”

老马一愣,心想,“这女人今天是咋啦?又是调戏自己,又是埋怨大江。”

这会儿,牛大江从厨房里走出来,叫道“雅婷,老马,开饭啰!”

赵雅婷嫁给牛大江后,虽然从良了,但是家务事从来不做,全部由牛大江承担,不过牛大江也愿意,娶了个小媳妇,他高兴都来不及,这点事又算什么。

席间,牛大江拿出了家中珍藏的陈酿,兴奋的和老马整了起来,几杯下肚,不胜酒力的牛大江居然醉倒在饭桌上。

此时,老马也喝高了,刚准备回家,却被赵雅婷拉到了沙发上。

“老马哥,你醒醒酒再回家。”说着,赵雅婷就给老马端来一杯茶水。

“不了,雅婷,我回去睡会,你招呼一下大江吧。”老马想走,可是赵雅婷却坐到他身边。

一阵香气扑来,赵雅婷撩了撩乌黑的卷发,柔软的身子蹭着老马的胳膊肘,娇声道,“马哥哥,你陪陪人家嘛……”

此刻,老马醉眼朦胧,嗅着赵雅婷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感受到胳膊上贴着一团硕大的柔软,心有所动,“好好,我再坐一会儿。”

赵雅婷闻言顺势依靠在老马的肩头,诉苦道,“马哥哥,你知道吗?我最讨厌那个老家伙喝酒了!”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老马并没有推开举止过度的赵雅婷,反倒心痒痒了起来,他瞅了瞅餐桌上的牛大江,小声的说,“雅婷,怎么回事?感觉你今天对大江怨声载道啊。”

听老马这么一说,赵雅婷的眼睛红了,抽泣道,“马哥哥,你有所不知呀,那老家伙有多废呢!还喝酒,更废!”

老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两口子的夫妻生活不和谐了。

只是,像这种极度隐私的问题,赵雅婷为什么会说出来?而且,倾诉的对象选择了老马?

他可是牛大江的老同事啊,这要牛大江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搁?

老马心中犯着狐疑,嘴上却安慰道,“哎呀,夫妻之间要多包容,多理解,忍一忍就过去了。”

老马没有直接挑明,而是装着糊涂从中劝和,他想着总得给牛大江留点面子。

可赵雅婷并不买账,她恨铁不成钢的说,“包容?理解?他想得美!就他那废物的样子,我看一辈子不行了!”

“啊?!”老马暗自叹道,他没想到平日里做事雷厉风行的牛大江,居然是个废物!

难怪牛大江二婚后没有要小孩,就单单抚养着和前妻生的一个儿子,看来有点扯犊子了,这事情的背后还是有些缘由。

赵雅婷继续诉说着,“马哥哥,我的命好苦呀,我还这么年轻,老家伙就不行了,我这以后可怎么办呀?”说完还流了两颗清泪。

向来怜香惜玉的老马,见到这副架势后,顿时忍不住用纸巾给她揩泪,心疼道,“雅婷,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我会找机会问问大江,帮他想想法子。”

赵雅婷一把抓住老马揩泪的手,破涕为笑,“马哥哥,你说话算数不?”

突然被赵雅婷抓住,老马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太轻浮了,让赵雅婷徒然反感,不料却见赵雅婷的情绪好转了起来。

老马赶紧用另一只手拍拍胸脯,满嘴酒气的承诺道,“雅婷妹子,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

话刚说完,赵雅婷妩媚一笑,抓着老马的那只手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娇滴滴的撒娇说,“马哥哥,你要是骗了我,我可不会饶了你哦!”

一时间,老马头皮发麻,喉咙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此时,醉酒的牛大江就趴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同一屋檐下,老婆和老同事之间玩暧昧,他却浑然不知,这种巨大刺激感,让老马彻底无法自拔了。

借着酒劲,老马扑倒了赵雅婷,将她紧紧的抵在沙发的角落里,这个位置刚好是餐桌方向的盲区。

赵雅婷低声娇喘。

赵雅婷经验十足,动作麻利,弄得老马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等不及。

见赵雅婷已入状态,老马终于压抑不住自己那颗狂躁的心了,他两手撑住沙发靠垫,咬着下嘴唇,准备一鼓作气的大展身手。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窸窣声,赵雅婷猛的推开了老马,穿好衣服,理顺了长发,给了老马一个警惕的眼色,老马连忙正襟危坐,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品茶。

原来,牛大江的儿子牛江波放学回家了,一进门,牛江波把书包丢给了赵雅婷,看见沙发上的老马,喊了声,“马叔叔好。”

老马佯装醉醺醺的回应道,“哟呵,小伙子刚下晚自习啊,今天没去你妈那里?”

牛江波腼腆的笑了笑,跑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

“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老马居然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邱兰馨也不在家里。

“咦?人跑哪儿去了?”老马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进了厨房。

在家里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邱兰馨还没有回家,此时已是夜晚十点半,老马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在寝室里坐卧不安,觉得是不是要给邱兰馨打个电话,思来想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号码。

“呀!糊涂!”老马自嘲的笑了笑,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张小军的号码,看来是自己多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张小军”三个字,老马突然想起张小军临走前交代的一句话,心里顿时有了点眉目,直接拨通了张小军的手机。

话筒里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了,老马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张小军难道还在学习?

两分钟后,老马收到了张小军的短信息,说是正在和培训员讨论议题,问老马有什么事。

老马就给张小军回了信息,告知了邱兰馨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张小军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马叔,我刚打通兰馨的电话了,可没说几句,她的手机就没电了,你能帮我去看看她吗?”

“可以可以,你快告诉我去哪里找?”张小军心急,老马更急,这大晚上的,一个单身女子落在外边,多不安全啊!

“好像是蓝色妖姬,又可能是蓝色精灵,总之两个酒吧都找找。”

“酒吧啊!”老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的印象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顿时眉头紧皱道,“我马上过去,你等我消息!”

说完,老马就换了衣服穿上鞋跑出了门。

深夜的街道上,行人寥若晨星,老马一路狂奔,先来到了离家最近的蓝色精灵酒吧。

门口的霓虹灯很刺眼,老马低着头钻进酒吧大门,室内灯光昏暗,三两男女分散在各个角落,舒缓的轻音乐回荡在耳边,一名酒保上前服务,老马客气的摇了摇头。

这是一家清吧,宾客不多,老马转悠一圈,并没发现邱兰馨的身影,便赶紧出了大门朝另一个酒吧寻去。

蓝色妖姬酒吧的路程有点远,老马出门后就搭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心情相当复杂,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到了酒吧后,老马刚钻进去,就在震耳欲聋的DJ嗨歌声中蒙圈了。

舞池内人头攒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的青春男女,跟着音乐节奏不停摇摆,台上还有两个金发白妞跳着热舞,超短衣袖超短裙,丰满的娇躯裸露了三分之二,白花花的十分火辣。

这里是年轻人的夜天堂,老马第一次来,显得格格不入。他稳住心神,一头扎进了摩肩接踵的人群里。

到处弥漫着酒色的味道,其中还掺杂着刺鼻的香水味,老马原本就喝了酒,这会儿闻到了居然有种想作呕的感觉,他捂着鼻子穿梭在窄窄的过道中。

由于台下光线太暗,老马只好一桌接一桌的仔细搜寻,刚来到一群美女身旁时,一名身穿吊带背心的胖女人,端起酒杯就递给了老马,浓妆艳抹的肥脸上露出渗人的笑容。

“老帅哥,赏个脸,喝一杯呀!”

老马吓了一跳,连退数步,不巧人群过于密集,踩到了领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的脚上,老马只听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卧槽,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那名穿白衬衣的男子痛得直咧嘴,上来就推了老马一掌。

想着找人最重要,老马没有计较,连声道歉,可男子不依不饶,同桌的两名男子也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把老马围住了。

老马是退伍老兵,这架势并不畏惧,只是自己有要事在身,不便与之纠缠,所以一直陪着笑脸,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可是,老马的退让却没有得到对方的谅解,反而使对方得寸进尺,白衣男子揪住老马的衣领,目光凶恶的骂道,“老家伙,老子看你是活腻了吧!”

相关文章: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宝贝你好软 小说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绝品家教)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魂破九天

道具play珠串震珠_呜呜藤蔓不要

早晨起来含巨龙吃饭——男主下面很大进不去的肉宠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