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书包网浪荡吸吮办公室

2021-11-10 07:46 · 新商盟

混混沌沌中。

在一间阴暗的房子里,一位穿着军装的白发老者正站在陆轩的面前,他双肩上挂着满满的勋章,摇头叹息道:“陆轩,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首长我”陆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毅的脸上满满是痛苦之色。

“狼牙的第一兵王,特勤部队的第一军医,国家第一保镖……”首长喃喃自语道:“你是华夏国史上第一个能获得这么多荣誉的军人,却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首长,能给我一次机会嘛?”陆轩面庞青紫,感觉都快窒息了,他无法想象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可怕的事情。

“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首长说完,一把扯掉了他胸前的狼牙吊坠。

“啊!不要!”一声惨叫声在简陋的出租房内传来,陆轩从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经常都重复着做这种噩梦,真是特别难受。

都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害的,陆轩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绝世的容颜,神色愤懑又是无奈。

此时,陆轩看了看手机,已经是7点半了,得赶去上班了,他洗漱之后,急忙赶上了公交车,半个小时后,赶到了腾远集团公司的大门口。

滴的一声,当陆轩刚刚走到停车场外,一辆路虎揽胜的车子按响了喇叭,似乎是在叫自己,陆轩走了过去,当靠近车门时,副驾驶的车窗降了下来,看到的是一张倾国倾城,却又冷冰冰的俏脸,正是董事长宁宛西。

依旧是一套OL制服,将宁宛西的娇躯包裹的曼妙不已,这种制服的诱惑,是个男人都得想入非非,更何况是一位超级大美女。

陆轩目光难免一热,而宁宛西不冷不热的说道:“你的户口本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陆轩说了一声,正想再说点什么时,宁宛西说道:“上车!”

“上车?”此刻,陆轩愣住了,办理辞职手续,需要上车的嘛,难道还不在大厦内办理,陆轩一肚子的疑惑。

见他傻站着不动,宁宛西黛眉一簇:“我没有闲工夫陪你耗着,赶快上车!”

即使辞退,这个月的薪水也得给我吧,今天可是1号,3月份上了整整一个月的班,陆轩为了一个月的工资,硬着头皮上了宁总的路虎。

当陆轩坐好后,宁宛西直接开着车子,驶离了腾远大厦,陆轩好奇道:“宁总,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宁宛西不动声色道。

陆轩靠在座位上,笑道:“宁总,你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不会是想把我给卖了吧。”

戏虐的笑容,让宁宛西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她没有说话,而是对陆轩这个人,更加的有些讨厌。

陆轩瞧着宁总美目里的厌烦,下意识的朝着门窗那边挪了一下屁股,这个小动作,让宁宛西又好气又好笑起来。

半个钟头过后,路虎停在了江宁市的民政局门口,陆轩看到民政局的牌子后,有些错愕道:“宁总,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登记结婚!”宁宛西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如果不是系了安全带,陆轩绝对会直接从座位上一小子跳起来,他震惊的看着宁总,一脸的惊呆之色。

半晌过后,陆轩苦笑道:“宁总,我只是吹了个口哨嘛,我也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你也犯不着这样吓唬我吧。”

“拿着……”宁宛西从车子的扶手下拿出一样东西来,丢到了陆轩的身上,乍眼一看,竟然是宁总的户口本。

此刻,陆轩快急哭了:“我说宁总,你来真的?”

连户口本也带来了,还能是假的,陆轩感觉自己脑门被雷给劈了,被雷的不轻,自己一没钱,二没车,三没房,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小保安,宁宛西看上自己哪一点了?

不过这三样,宁宛西都不缺。

宁宛西瞧着他这副跟死了爹的模样似的,没好气的笑道:“你以为我说的好玩的,你把这个协议签了,我们就去把结婚证办了。”

此时,宁宛西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纸协议,交到了陆轩的手里,陆轩拿着协议,仔细的看了一遍。

甲方:宁宛西。

乙方:陆轩。

第一条,乙方必须每天抱豆豆不少于一小时。

“豆豆是谁?”作为乙方的陆轩问道。

宁宛西语出惊人道:“我女儿,现在三个月大。”

“你女儿?”陆轩目光有些怪异,宁总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个女儿出来了,要知道,她的病,可是男人勿近的,更别谈圈圈叉叉了。

宁宛西冷冷道:“豆豆是我在国外抱养的,她生出来体质非常弱,需要一位父亲温暖的怀抱,来帮助她的成长。”

“原来是这样,我每天可以去抱她,犯不着领结婚证吧……”陆轩古怪的说道。

没想到冷如冰霜的宁美人,还能有同情心泛滥的时候,陆轩暗忖着,每天去免费抱抱小宝宝,倒是无所谓的,结婚,实在太危险了。

“我不希望豆豆长大后,知道她是我抱养的,我想让她知道,他曾经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宁宛西正色道。

“这个可以理解!”

第二条,在协议的两年之内,乙方必须以亲爸爸的身份来与豆豆交流,帮助其成长。

第三条,乙方不得私自进入甲方的房间,不得有对甲方有不轨企图。

陆轩看到第三条,心里暗暗发笑,企图?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第四条,乙方要在外人面前,隐瞒与甲方之间的关系,否则赔偿甲方一百万的名誉损失费。

第五条,两年后,协议自动失效,双方离婚后,甲方会一次性支付乙方两千万的酬金,而乙方不得非法占有甲方其他财产。

第六条,乙方未得到甲方同意,不得自行提前终止协议,否则赔偿甲方一百万元的违约费,若甲方提前终止协议,会一次性支付乙方两千万元。

两千万!陆轩看的是一阵咋舌,眼睛都不禁的冒出金光来,我的个乖乖,这相当于一年一千万的年薪,实在是太诱人了。

即使陆轩签了这份协议,他也并没有什么损失,只是每天抱抱小宝宝,而且只用抱一个小时,可不是什么专职奶妈,两年之后,再离婚,天底下还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陆轩,今天算是相信了,他看向宁宛西:“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想你应该明白,两千万对于我来说不算个什么,我只是希望豆豆能健康快乐的长大到两岁。”宁宛西不冷不热道。

藤远集团坐拥几百亿的资产,两千万对于宁宛西这位集团总裁来说,当然不算个什么,简直是九牛一毛,可陆轩不一样了,他家里在农村,家庭条件不好,又是一个保安,两千万对于他来说,那可是相当于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了。

陆轩心里仍然感觉有些奇怪,问道:“宁总,藤远集团可是有着几千个男同志,为什么你会选择我这么一个小保安?”

“你做事散漫,一点上进心都没有,所以,我想你应该会非常的知道知足。”宁宛西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希望招一个白眼狼进来。”

所谓知足者常乐,陆轩当个保安都能当的乐在其中,而且明明有着一流的开车技术,完全可以当个司机,却是安心于做个小保安,可见其胸无大志。

当然,这都是宁宛西的推测,最重要的事,宁宛西并没有说出口,陆轩有着结实的臂膀和胸膛,能给小宝宝最温暖的怀抱,这是那些小白脸们所不具有的。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陆轩抽笑了起来,也难怪,如果宁总真找来一个白眼狼当冒牌老公,那可是找罪受了。

“好,既然宁总这么看的起我,我就答应了。”陆轩忍俊不禁的说道,刷刷两声,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再说这还是一件不用卖力气的事,陆轩当然不会拒绝,只不过天天要面对一张绝艳却又冰冷的脸蛋,还是有些难受的。

宁宛西接过协议,也在协议上签下了名字,一式两份,她与陆轩一人一份,旋即,他们一同下车,走进了民政局。

民政局二楼的办事处的大厅里,此时大厅里空荡荡的,都看不到一对新人,现在才8点半的样子,民政局的公务人员也才刚刚上班而已。

“阿姨,麻烦你给我们办一下结婚证。”宁宛西此刻俏脸多出一丝柔和之色,倒不像平时的这么冷颜了。

陆轩坐在她旁边,面对着坐在工作台后,一位扎着马尾辫的五十岁左右的大妈,同时乖乖的交出了户口本,放在桌子上。

“你们确定要结婚?”大妈狐疑道:“今天可是愚人节,忽悠我可以,可别把自己给忽悠进去了。”

大妈瞧着一身保安制服的陆轩和一身白领制服的宁宛西,而且OL制服的女人,即使冷了一点,可这模样,比那些大明星都要好看几分,大妈目光颇为的有些怪异,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么好的白菜,咋让猪给拱了。

即使陆轩人高马大的,长得还不赖,可保安的衣装直接把他给判了死刑,大妈心里直摇头,可怜我那儿子,是外企的IT工程师,找的老婆却是不及她的一半漂亮,这人比人,气死人啦!

陆轩感觉到了大妈目光的愤慨,撇了撇嘴道:“大婶,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那个年代了,愚人节结婚投的是新鲜,谁规定愚人节不能结婚了?”

大妈气的是白眼一翻,这小子拐着弯骂自己老了,过时了,一个破保安,有什么好拽的!我儿子一个月的工资,比你一年还多。

即使大妈心里不痛快,可她不得不承认,一个小保安能娶到一个美若天仙的老婆,确实够霸气的。

宁宛西眼角的余光向后头扫视了一眼,现在已经8点半了,还是没有一对新人来登记结婚,似乎愚人节,不是一个吉利的日子。

对于这位冒牌老公的口才,宁宛西倒真是有些佩服,骂人还不带脏字的,轻声道:“阿姨,我们是来领结婚证的,帮忙给我们办理一下吧。”

多漂亮的闺女呀,竟然会看上一个保安,天杀的!大妈摇头叹息一声后:“去旁边的房间照个合影,然后再过来。”

照相的师傅看到他们二人的打扮,也是错愕不已,心里的羡慕嫉妒恨,差点没一头撞到墙上去,即使民政局的照相人员,可也算得上是一位公务人员,自己娶了个黄脸婆,人家保安却是抱得美人归。

这个世界太危险,保安都能逆袭,其他的事情更可能会发生。

当宁宛西与陆轩拿着登记结婚照放到大妈的面前时,大妈拿出两张表格,让他们填写,签上自己的大名,当一切手续办妥的时候,砰的一声,大妈在结婚证上,盖上了鲜红的印章。

陆轩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一时间感慨良多,即使是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但的的确确结婚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手持结婚证的一天。

宁宛西手里紧紧握着结婚证,目光有些轻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她心情更加的复杂,自打小,她便得了对男人的厌恶证,从来没有与男子接触过,可是她在25岁的芳龄,结婚了。

而陆轩22岁,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可是对于这个便宜老婆,陆轩还真是不敢有丝毫的杂念,免得落得跟公司那胖子一样的下场,一个过肩摔,狠狠摔在地上。

宁宛西开车将陆轩送到离公司200米的地方,让他自己走过去,不忘说道:“后天,我会来接你到我那去,你准备一下。”

说完,宁宛西将车子开进停车场,像平常一样,照常上班。

要开始与便宜老婆同居的日子了,两年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陆轩摇头笑了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十分的玄妙,回到停车场的陆轩,继续当着他的小保安,而他根没事儿人一样的出现,着实把杜胖子给惊到了,得罪总裁,还能安然无恙的,牛!

腾远集团每个月的1号会准时发放上个月的工资,第二天,陆轩正好轮休,带着卡里的几千块,去了出租房附近的一家银行里,准备把工资打给乡下的老爹和老妈。

在银行里,排队等候是一个极其无聊的过程,许多男男女女都是掏出了智能手机,在手机的大屏幕上滑动着,看着新闻,玩着游戏,陆轩跟风似得往口袋一伸,但立马摇了摇头,还是别拿出来丢人了。

相关文章:

生日当天被人泼硫酸毁容,手术后奇迹恢复原貌

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娇喘连连尤物美艳贵妇 两男一女3p姿势与方法

军恋见面晚上怎么过:军人在部队性需求

老人在公园做b.做完爱后把哪个放在里面睡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