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谋婚:娇妻乖乖的(独家版本)原文在线阅读

2021-11-10 08:44 · 新商盟

第5章 我没有浴血奋战的喜好

“什么?”

她闭着眼,睫毛因为紧张而轻颤,很快她睁开眼,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我来例假了,不方便。”

似乎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乔律言松开她,挑了挑眉,冷声道:“要知道撒谎是件很不讨人喜欢的事。”

“我是说真的。”叶子夏抬起眼眸,直视他:“如果乔先生不相信,我可以证明。”

说罢,她竟然要拉开裙子。

乔律言审视着她,一瞬间失去了兴致,收回了自己的手,“够了,我还没有浴血奋战的喜好。”

叶子夏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抓着裙子的手也渐渐松懈了下来,可心还是砰砰直跳。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让人庆幸。

她不敢再乱动,僵着身子,默默祈祷着赶紧到家。她现在就像是站在一个随时会吞噬她的火山口,走错一步,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终于,车子抵达了公寓楼的门口。

“三少,到了。”

“嗯。”

叶子夏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唇,道:“谢谢乔先生,送我们一程。”

他在闭目养神,听到她说话,甚至眼睛都没睁开。车里的灯光幽暗,她看不大清他的表情。

这种态度让叶子夏有些发虚,片刻,她冷静下来,伸手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老刘,开车。”

他办事的风格和他的人一样,冰冷利落,不会浪费一点多余的时间。

叶子夏扶着季绍辉,连谢谢两个字都来不及说,那辆车已经绝尘而去,消失在瓢泼的大雨中。

但不知为什么,叶子夏却隐隐有些不安。

显然她的第六感是正确的

隔天一早,她还在睡,小腿被人不轻不重的踢了两下,紧接着季绍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有些刺耳,让她更加烦闷:“喂,叶子夏,你给我起来。”

她睁开眼,就看到脸色不佳的季绍辉,皱了皱眉,她从床上爬起来,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他抓狂般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一双眼睛通红:“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昨天怎么得罪乔律言了?我昨天明明谈好的开发案,今天他给否了!”

叶子夏一愣,人也彻底精神了:“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季绍辉攥住她的肩膀,怒声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我当初把你从那几个人渣手里救出来,你就这么报答我?你知不知道那个开发案的利润是多少?”

叶子夏被他抓得生疼,忍不住皱了皱眉:“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回来?”他瞪着她,眼底满是怒意:“昨天你就应该跟他走,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我辛苦半年的合同没了,叶子夏,你逼我把你送回去吗?”

送回去三个字就像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了她的胸口,咬了咬唇,她抬眸看向他,寒声道:“如果我帮了你这次,是不是我欠你的就还清了?”

第6章 一只自作聪明的野猫

叶子夏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自把自己打包好送到一个男人跟前。

多雨的秋季,她穿着极短的裙子,下了季绍辉的车,微风夹杂着细雨,冷的人直发抖。

她裹紧了外套,抬头看了看眼前这栋豪华的别墅。

季绍辉坐在驾驶位上,点了一支烟,神色有些凝重,半响,他看了看站着不动的叶子夏,沉声道:“去吧。”

她没回头,闷闷的“嗯”了一声,垂下头,一步一步走近那紧闭的黑色铁门,看着一旁的可视门铃。

她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了下去。或许是紧张,她竟然有些发抖。

“您好,请问您找谁?”

深吸了口气,她道:“我叫叶子夏,来找乔律言先生。”

对讲机里顿了一下,“三少还在休息,如果是要紧事,您可以告诉我,我会您转达,再或者,您可以改天再来。”

已经是中午了,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还在休息,不过是不愿意见自己罢了。

为难的回了回头,不远处季绍辉的车子还没有走,隔得很远她都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拧紧了眉头,叶子夏低声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乔先生休息好。”

“那好吧,你如果想等的话就等吧。”

通话结束,门却没有开,对方的态度很明显,显然是任她自生自灭。舔了舔冻得发紫的唇,她无力的靠在铁门上。

别墅里,乔律言正在和江湛下棋。管家简单说了一下叶子夏在外边等着的事。

乔律言才稍微回了点神,抬了抬浓黑的眉“嗯”了一声:“她喜欢等,就叫她等着吧。”

江湛知道他什么脾气,但极少见他这么难为女人,忍不住八卦道:“外边下着雨,你放个女孩在外边冻着,不像是你的作风啊。怎么一向怜香惜玉的三少,什么时候变得铁石心肠了?嗯?”

“一只自作聪明的野猫罢了。”

“野猫?昨晚那个?”

乔律言没说话,但态度却表明了一切。

江湛来了兴致,放下棋子,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远远瞧过去,大致能看到一个纤细的影子,站在铁门旁,脊背挺直,跟站军姿似的。

“啧啧……看身段倒是挺勾人的。”

乔律言挑了挑眉,伸手点了点棋盘,冷声道:“你是下棋,还是看人?”

“下棋下棋……”

玩了两把,江湛有事先离开了,只剩下乔律言一个人,自己跟自己对弈,直到天黑透了,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提醒道:“少爷,那位小姐还在等着,你看这雨越发大了,万一出什么事,在咱们自家门口,也不大好吧。”

乔律言蹙起眉头,将手里的棋子一丢,道:“那就让她进来吧。”

“是。”

叶子夏被请进屋里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室内的温度很暖,热浪袭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保姆递过来一双拖鞋,她道了声谢,正低头换着。

就感觉到一片阴影笼罩了她,她抬起头望过去,就见乔律言一身家居服,正居高临下的瞧着她。

那张好看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怎么?叶小姐今天例假没了?都能在外边淋雨了?”

叶子夏咬着唇,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冷而颤抖,还是因为他的存在紧张。

半响,她抖着嗓子小声道:“乔先生,我错了……请你不要因为我的错误针对季绍辉。”

“错了?”乔律言挑眉,看着她血色尽失的脸,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我怎么不记得叶小姐有什么错?还是说……”他弯下身子,温热的手指挑起她粘着雨水的下巴,目光玩味,“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叶子夏闭了闭眼,半响,她低声道:“我没有来例假,是我骗了你,今天我是来……来道歉的?”

“呵……”

他冷笑着,薄唇邪气的勾着,眼睫毛垂下来,遮住了骇人的精光:“你想怎么道歉?”

相关文章:

女人在意男人长短吗*咬着嘴唇抓床单

【热门】圣帝狂魂小说在线全集免费完本

夹子夹奶头绳子绑奶*爽死你个荡货粗暴

练车教练吃我奶 嗯嗯不要舔不要吸尿了

褪了他的裤子刑架|添得我好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