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滑和蠕滑_娇喘连天爱液横流

2021-11-10 14:58 · 新商盟

却回头看了我一眼,她满脸通红,十分羞怯地说道:

“小伟子,昨晚……要谢谢你……”

说完,她一闪身便进了屋,留给我一个迷人的背影。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婉儿的曼妙身姿,脑海中出现昨晚那件龌龊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心底萌生出了一个更加大胆邪恶的计划...

但自从那晚之后,苏婉儿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我一直想要实施计划,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这天早上,我正在屋里吃面条,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本来我是没有手机的,这是我这几天刚去城里买回来的。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我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喂,白姐。”

“你让我现在去城里帮你按摩?”

“你等会开车来接我?”

“嗯,好,我在家等你。”

……

给我打电话的人叫白芸,是我第一个客户,所以她叫我去我只能马上赶过去。

挂断电话后,我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具有成熟风情的白芸,又隐隐期待起来。

“滴!滴!”

不多时,喇叭声响起,我出门一看,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X5,驾驶室里一个充满成熟韵味的女人正冲我微笑。

我看了那辆豪车一眼,接着轻车熟路地打开副驾驶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汽车疾驰,扬起一地灰尘,我回头一看,苏婉儿站在院子门口,含幽带怨地目送着我离开。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白芸,发现她今天穿了一件女性的职业西装,胸前鼓鼓囊囊的,让人直咽口水。

而下面则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一双美腿在黑丝的包裹下若隐若现。

“白姐,好几天没见了,你那儿又不舒服了?”

我歪着头,笑着问道。

“是啊,这两天疼的厉害,所以只能找你这个小中医帮帮忙喽。”

白芸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道。

她的声音温柔而又富有磁性,传入耳中总会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白芸今年三十岁,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我最大的客户。

她是博士毕业后自己创业,在咱们清源县城开了一家酒店。

可能女强人都不好找对象,虽说她很有钱,而且性格温柔大方,又是饱读诗书的大才女,可至今都还保持着单身。

我跟她已经认识三年了,因为她有月经不调的毛病,这种女人病医院的医生也没辙,只能靠中医的按摩来减缓调节。

她对我非常照顾,每次都是开车接我去她的别墅,而且帮她按摩完之后还会额外给我一些小费。

以前我是个瞎子,虽然跟她认识很久了,却一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听到她温柔悦耳的声音,我想这一定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今天是我视力恢复之后,和她第一次见面,当我看到她的脸之后,眼睛都看直了。

火红性感的波浪卷发,精致细腻的脸蛋,温柔似水的眼眸,还有那小巧的琼鼻,尤其是那两瓣烈焰红唇,更是让人恨不得一亲芳泽。

“小伟子,你的眼睛能看到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赤果果的目光,白芸侧过头看了我一眼,一脸惊讶地问道。

“是呀,白姐,我最近遇到一位神医,帮我治好了眼睛……”我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

“连失明多年都能治好,真有这样的神医?”

白芸小嘴微张,目瞪口呆地问道。

看她将信将疑的样子,我大概猜出了她的想法。

如果真有这样的神医,她一定会去找神医看病。

不过所谓的神医完全是我信口胡诌的,我只好继续胡扯道:

“可能是机缘巧合吧,是我前几天碰到的一个游方郎中,说跟我有缘,帮我治好眼睛后也不知道云游到哪儿去了。”

“哦,这样啊……”

果不其然,白芸大失所望地叹了口气,没有再多问什么。

我微微松了口气,闭目养神起来。

汽车一路疾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便停在了白芸的别墅门口。

将车停到车库之后,白芸领着我走进别墅。

一进门,便感受到了一种富贵气息。

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板上面铺着一层羊皮地毯,屋内的设施家具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尤其是客厅布置的十分古典,台桌上几个古董花瓶,墙上还挂着几幅古代的名人字画,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奢华场景,想一想村子里破旧的院子,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白芸并没有给我继续参观的机会,她美眸流转,看了我一眼之后,落落大方地说道:

“小伟子,还是去我卧室吧,床上比较方便。”

“嗯嗯……好……”

我呐呐地应道,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怎么?羡慕吗?你以后也会有的。”

白芸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我朝她的卧室走去。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知道她是在安慰我。

我一个没学历没文化的盲人按摩师,就算奋斗一辈子恐怕也买不起这里的一幅画吧?

想到这儿,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跟在白芸身后。

她家实在太大了,过了四五个房间,最后才停在她的卧室门口。

走进去一看,却发现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种风格。

整个房间贴满了粉红壁纸,沙发上、床上以及柜子上,四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偶娃娃。

我偷偷打量了白芸一眼,没想到她成熟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少女心。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一颗少女怀春的心呢?

看着她天使般的面容,性感妖娆的身材,我忍不住邪恶地想到。

“小伟子,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白芸睁大眼睛看着我,眉头轻颦,脸上有一丝痛苦之色,不过她说话的时候倒是十分自然。

“白姐,那……那你先……先把西装脱了,平躺到床上……”

我咽了咽口水,跟白芸比起来,反而显得十分紧张。

其实之前帮她做按摩都是十分自然的,可那是因为我以前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如今这样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让我按摩,我反倒变得紧张万分起来。

“好。”

白芸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扭捏,十分自然地解开了西装的扣子。

脱掉西装之后,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的职业衬衣。

虽然帮苏婉儿按摩的时候动了邪念,那是因为我在视力恢复正常之后,受到村里那些女人的刺激。

可我帮白芸按摩,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没有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这次也不例外,等白芸平躺在床上之后,我轻手轻脚地将她的衬衣往上掀起了一点。

毫无赘肉的小腹暴露在我面前,再加上那性感的肚脐,我的视觉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心脏也猛烈地跳动起来。

低下头,扫了白芸一眼,发现她脸色十分自然,我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了小腹之上。

白芸的皮肤十分细腻,入手就像摸在了名贵丝绸上一样。

我先用手在她肚子上用力按了一下,她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有些痛苦。

“白姐,你忍一忍,等一会就好了。”

我一边按着,一边安慰道。

“嗯。”

白芸轻轻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很快,我的两只手都放在了她的腹部,并不时按着她的一些关键穴位。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她的疼痛似乎有所减缓,但奇怪的是,她的脸上一片潮红,并且闭上了眼睛。

“嗯……”

就在我全身贯注帮白芸按摩之时,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我被吓了一个机灵,停下动作看向她的脸。

而就在此时,白芸也适时地睁开了眼睛,脸却红的更加厉害了。

“小伟子,你按疼我了……”

“不会啊……”

我感到满头雾水,我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力道都能够把握得恰到好处,而且我按的这些穴位,应该能帮她减缓痛苦才是啊!

可我刚说完,白芸却递给我一个薄嗔的眼神,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多想,继续按了起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按完了,我停下动作,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床上。

白芸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她面色红润,眉间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不见,反而多了几分柔媚。

“谢谢你,小伟子,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逛逛。”

说完,白芸便出了房间,我盯着她迷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白芸走后,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索性也走出了房门。

这时候我发现前面有一个房间,房门半掩着,而其他房间都是关的紧紧的。

相关文章:

古代女子选秀的标准|水润对准他的硬物坐下去

小萝莉给我消肿|后进式无遮拦的动态图

最奇葩的岛屿 女性不得入内

精选古言—《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连载至结局

(完整版):《总裁攻妻步步为营》-(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