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的睡完你更爱你*我在厨房,他在下面

2021-11-10 19:08 · 新商盟

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成,那你先忙。”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

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杏儿此时羞臊难耐,自己的这哪让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过,现在让张寒这么一碰,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紧张的直发抖。

  在这一刻,张寒数次想直接把杏儿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的张海,心里还是作罢,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张寒紧抱着杏儿,在她耳边说:“杏儿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儿娇喘着说:“好……你先放开嫂子让嫂子回家,不然一会儿我们家张老师真找过来啦!”

  张寒这次没有拦杏儿,但是在杏儿走之前,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火热,手上动作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杏儿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儿白了他一眼,说:“下次再说!”

  说完趁张寒没注意,转头便出了门。

  中午,张寒如期来到张海家赴宴,夫妻俩给他做了满桌子的菜,女儿凤仙和儿子小强跟张寒也都很熟悉,小强别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张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张海夫妻俩教导有方,跟张寒特别亲热。

  而这顿酒喝完,已经天色过晚,张寒与张海两人推杯换盏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儿没办法,只好把两人分别搀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和女儿儿子的房间,当然,张寒就睡在了凤仙和小强的床上。

  女儿凤仙见她娘把张寒搀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问道:“娘,张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们家吗?”

  杏儿对女儿说道:“你张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带着弟弟跟二毛他们上林子边玩吧,但不许再到河边玩了,知道吗?”

  凤仙点点头,领着弟弟出门了,杏儿也离开房间,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时的张寒并没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着量,这会儿趁杏儿离开,张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侧看杏儿在客厅里忙活。

  只见杏儿系着围裙,收拾完了碗筷开始抹桌子,她每动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着扭动,尤其她那两瓣浑圆摆动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那模样,看得张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说五官,单就身材、大腿和肌肤,杏儿在灵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当中,就无人可及。

  正想着,张寒就看见杏儿已经做完了家务,朝他睡的这间房走来,张寒忙飞快上床,佯装睡着。

  杏儿进屋后,见他睡着了,便关了门打算退出去,这让张寒非常失望,他以为杏儿会靠近床边,这样他就可以趁着酒性亲她几口,温存温存,反正张海在隔壁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时半会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张寒决定把杏儿叫进来,便轻声道:“杏儿姐,杏儿姐……”

  刚关上门的杏儿一听是张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几分火热,心说这臭小子可算还有点良心,喝多了也没忘了自己,当下就推开门,关切的问:“怎么了张寒?”

  张寒感觉到了杏儿已经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来,一把将杏儿的玉手给拽住,猛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儿了…。。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爱你。”

  这是张寒在电影里学到的泡妞招式。

  在乡下农村,我爱你这三个字还是很稀罕的,杏儿被张寒死死地搂在了怀里,耳边听着这话,心里就跟吃了颗蜜枣似的甜,可也不敢和这坏胚生出啥大动作,生怕再把老公张海给惊醒了:“张寒,别这样,这是在我家里呢!张老师就睡在对面,咱们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没等她说完,张寒已经将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他昨晚和翠儿嫂子把亲嘴练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几个要诀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盖住了杏儿的香唇。

  娘嘞,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出门后,三虎心里还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回去要和翠儿好好说说,要她以后多“教教”张寒才是。

三虎心里想的是,不单要让张寒睡了马兰,更要他睡得那骚娘们服服帖帖,给张德旺戴顶大大的绿帽子,要是能让马兰给张寒生个大胖小子来,那就更解恨了!

屋内,张寒因为昨晚和翠儿弄了一宿,加上中午又在张老师家喝了不少酒,这个时候他也有了些许睡意,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梦中,张寒一会儿有翠儿陪他睡觉,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强行和杏儿发生关系。

最后,马兰也送上门来,拿她的柔软甩他脸。

这梦做得张寒都不想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张寒只感觉周围一片大亮,梦里的女人们,也在亮光中消失了。

他睁开眼,看见一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他,惊得他一屁股坐了起来,“谁呀!别照了。”

却听见这人说:“哼,你个死张寒,睡够了没?赶紧起来吧!我家张老师让我来叫你过去吃饭!你一会过来了,可不许再欺负你杏儿姐。”

张寒这才看清,原来是杏儿来了,她说话的语气虽然严厉,可那双美眸中,却又带着娇媚。

他乐呵呵道:“杏儿姐,你可真吓了我一跳。我睡了多长时间了?外面天黑了吗?”

杏儿没好气道:“现在都快八点了,我们家张老师也刚起来不久,他说要请你吃一天的饭,就非要让我过来叫你。”

“嘿嘿,张老师对我可真好。”张寒嬉皮笑脸道。

“死张寒,就我家张老师对你好,你杏儿姐对你不好吗?”

说完,杏儿自己先红了脸。

“杏儿姐对我最好了。”

看到杏儿娇媚的样子,张寒想到下午没完成的事,刚刚梦里他涨得难受还没软下去,这会又酸胀了起来。

充血的欲望刺激着,他突的就坐起来,吓了杏儿一跳。

杏儿后退了一步,惊呼道:“死张寒,你又发什么神经?”

张寒也不答话,忽地又从床上蹦下来,把她揽入怀里:“杏儿姐,再让我亲几口吧!你的嘴巴好甜,想死我了,我刚刚都梦到你了,真的。”

说着,张寒把手电筒抢了过来,关上了电源。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

“死张寒,你别这样,你想干什么呀?唔唔……”

不等她说完,下午的一幕再度重演。

她的香唇,再次被张寒给牢牢控制住了。

杏儿只感觉酥麻感传遍了全身,她顿时就瘫软在了张寒怀里。

张寒这次可不想再失去机会了,他寻找着杏儿的裤腰带,拉扯的她的衣服,他想着,只要攻破杏儿防线了,一切都好说。有了翠儿教他的经验,他保准自己可以征服杏儿。

因为不在自己家里,杏儿也没了顾忌,不经意蹭到张寒那,她娇羞着,半推半就的依着张寒。

不过,当张寒的咸猪手才刚刚摸到杏儿柔嫩滑腻的小腹时,忽然一道手电筒的光从窗户照进来,吓得杏儿魂不附体。

她闪到黑暗处,轻拍了一下张寒的脸,低声道:“死张寒,杏儿姐总有一天会被你害死,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躲床底下吗?”

张寒摸着被打的一边脸,坏笑道,“杏儿姐,你迟早会是我的人,放心,这次可不会让你趴床底下,我先看看这人是谁,先把他打发再说,你躲门后。”

“哼,你快去吧。”

杏儿小声说完,就轻声躲到了门后。

张寒来到门边,还没等对方敲门,他便先把门给打开了。

门外,翠儿正准备敲门,见门突然打开,露出张寒的脸,她表情一喜。

“张寒,你还真在家呀!三虎说这个点你可能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还不让我过来瞧。怎么?张老师没有叫你过去吃饭吗?要不你上嫂子家吃吧!”

见到是翠儿,张寒有些意外,心说下午的时候,三虎不是来过一趟吗,自己跟他说清楚了晚上吃过饭就去他家找翠儿“学习”,翠儿这时候咋还找上门来了?

只是,张寒却不知道,昨晚他与翠儿睡完之后,翠儿的心思已经全在他身上了。

这整整一天,翠儿都在想张寒,想了一天到晚上终于忍不住了,就编了个理由,偷偷跑过来看看他。

张寒憨憨笑道:“哦,翠儿嫂子好呀,杏儿姐刚过来叫我了,这不,我正准备出门去她家呢。”

“你个死张寒,跟嫂子说话咋还这么客气了,昨晚……”

刚听到昨晚两字,张寒猜到翠儿可能会说啥,吓得他连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眼下杏儿还在屋里呢,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昨晚和翠儿搞到一起了,自己指不定就睡不到她了。

翠儿见张寒给自己使眼色,不知他屋里有人,只以为他是怕隔墙有耳,于是也不敢乱说,改口道,“昨晚你没喝醉吧?。”

“还好,嫂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也得去张老师家了。”

张寒的态度过于客气,翠儿心里有些不太舒坦,只是现在俩人都站在门外,指不定会遇上谁路过

相关文章:

宠文女强古言无虐,巨龙一直在花心里面

吃女朋友胸正确方法_触手play 太多了太深了

脚下长了个硬硬的东西/校花被门卫老头完整篇

男生第一次吃我胸头|皇上屁股下有玉柱

握着那根硬物坐下来.女主涂巧克力男主再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