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复仇虐文/让人心疼的女主虐文/男主爱女二的虐文

2021-11-11 15:35 · 新商盟

见对方并不打算接自己手中的酒,苏晴空苦笑着收回,痛快的喝了一口之后自顾自的说道,“别人家的二十二岁都是青春洋溢光彩照人,可我的二十二岁却那么那么的狼狈不堪。

闺蜜抢了我的男朋友就算了,还抢了我的饭碗,抢走了我的作品,拿走了我的底稿,反过来说我剽窃她,我以为上天是公平的,前面二十二年已经够苦了,无依无靠从孤儿院长大,中学时候就开始自己给自己挣学费,同学们愉快的假期对于我来说只是可以空闲下来赚钱的时间罢了。

可上天一点都不公平啊,没有任何愧疚的,拿走了我那么多的东西。

甚至没有收手的迹象,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啊,还能被拿走什么?”

她喝了点酒之后就轻飘飘了,如吐苦水一样噼里啪啦。

手中的酒瓶被对方抢夺了过去。

傅斯年灌了一口酒,几滴液体从他的薄唇边滑落了下去,他的话中带着醇厚的酒味,“上天不会对任何人有愧疚,当它拿走你所有东西的时候,你只需要抢回来就是了,指责它,一点用都没有。它甚至还会沾沾自喜,你看,愚蠢的人类被我捉弄成这个样子了,真好笑。”

海浪袭来,傅斯年的墨眸紧紧的盯着对方,看着她酡红的脸颊,忽觉有些可怜,人生在世,果然是谁都有痛楚一面。

可再仔细看看她,又有些可爱。

他迅速的收回了目光,情不自禁的蹙眉,为刚刚觉得的可爱而感到惊讶。

苏晴空仰头长叹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抢过对方手里的酒,灌了一口,冲着天空大喊,“老天爷,你拿走的东西,我总有一天会全部拿回来的!”

傅斯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高冷的薄唇终于是往上扬了一下,“这就对了。”

他的剑眉挑起,再次抢过对方手里的酒。

你来我往之后,酒瓶里的酒所剩无几。

傅斯年很少喝醉,可今天却感觉到一些醉意了。

他看着脚边的浪花,苦笑着开了口,“我爸爸有四个老婆,嘲讽我妈妈是正室,却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我能够分到的家产是最少的......”

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苏晴空根本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去抢对方手中的酒瓶,可对方却并没有松手,反而是不肯放掉的用力一夺。

苏晴空被这股子惯力拉扯了一下,倒在了男人的怀里面。

她如小鹿一般用力的睁开的水蒙蒙的眼睛,对视上了男人的眼神。

那一瞬间,她目光所及只有对方的薄唇。

傅斯年感受着怀里的温热,低头这么看着她的时候,目光离不开的地方竟是她如樱桃一般的嘴唇。

天空中开始有繁星闪烁了。

他低头,捕获住了女人的红唇。

第一次知道,这另一种味道,甜甜蜜蜜带着几番陈酿的葡萄酒酒味。

苏晴空早已被强大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包裹了,她就像溺死在深海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用力的往上游挣扎着,终于浮出了水面。

他撬开了苏晴空的提防,好像怎么亲都不够。

苏晴空早就沦陷在这个吻里面了。

他的大手情不自禁的辗转。

拂过的每一丝地方,都带着滚烫的温度。

苏晴空感觉到束缚松开了,她脸红心跳的拒绝着,“不要,不要在这里。”

但可惜的是,对方霸道的眼眸根本就不允许她任何一丁点的拒绝。

苏晴空被公主抱了起来,他往车里走过去。

车上的火花耀眼四射,苏晴空却痛到不像话的喊停。

男人停顿了一下,面部的表情有些诧异的样子,“第一次?”

他的语气低磁深沉,温柔有力。

苏晴空红着脸点了点头,低头之间闻到他身上的海洋气息,那般好闻。

男人开始无以复加的温柔了起来,慢慢的循序渐进,如一缕春风般细细吹过,那样的惬意。

还一边在她的耳边安抚着,“没事,放轻松就行了。”

苏晴空紧紧的抱住他,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不迷失在汹涌的波浪里。

月儿高高的挂着,繁星点点如孩童眨巴着的双眼一般,不远处的海浪翻滚,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淋漓的呼吸跟醇厚的酒味,车里的两个人睡得甚是香甜。

翌日清晨。

苏晴空觉得一阵头痛,伴随着身体上点点的痛楚,她睁开了眼,看了看旁边,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俊颜,如剑的眉,长长的羽翼般睫毛,被她呵出来的气轻轻的吹拂着。

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薄薄的唇。

皮肤好到让她这个女生都有些羡慕了。

然而,沉醉在对方的容颜几秒钟之后,苏晴空光速的回忆起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哦!天啊!

她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带着几丝仓促,她迅速的在狭小的后排车座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胡乱的一套,也不管穿好了没有,拉开了车门就逃跑了。

在苏晴空二十二年的生涯中,做得最出格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孤儿院出身的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热爱的设计专业。

第二是在昨晚喝了点酒伤了点心的情况下跟完全陌生的人来了一场......

傅斯年醒来的时候身旁空荡荡的让他霎时就不悦了起来。

那个女人呢?

他蹙着剑眉,四下寻着对方的踪迹,可周遭除了暧昧过后留下来的气息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车座底下有一根肩带。

他起身捡了起来,是一根墨绿色的肩带,周边还有点点蕾丝的点缀。

是那个女人不小心掉下的?

傅斯年紧紧的拽着这一根肩带,脑海里全是昨晚香甜酣畅的回忆,他眼眸危险的一眯,“女人,你就这么走了?不需要负点责任吗?”

沿海公路上,已经遇到好心人上了车的苏晴空忽然浑身一震,猛得打了一个喷嚏。

三年后

国际服装设计大赏在海城盛大起航,此次服装大赏主要是为傅氏旗下品牌Steven甄选御用设计师。

参与此次大赏争夺的,都是纵横国内外的知名服装设计师,偶有一两位被提拔上来的新人,美其名是圈子里头需要新鲜的血液。

其实历年来参加过的新人都知道,他们只是那些个知名大牌的垫脚石而已。

靡靡的灯光照射在舞台中央,主持人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却醇厚的声音介绍着。

“第二十九位模特是来自爱尔兰的小精灵露娜,身高180,三围80/60/90,身着Sandy苏倾情设计的海洋系列。

Sandy苏,是此次国际服装设计大赏的新人之一,她有着最灵动的设计感......”

幕后的苏晴空看着转播的现场情况,在模特转身之后,她的背后大段镂空的却不暴露的设计让所有的观众都激动了。

渐变的海洋蓝颜色太美了。

转身带来的风吹动着裙摆,如同海浪袭来一般。

看到评委席上的人惊艳的目光,苏晴空觉得自己三年的努力也不全然是白费。

当摄像头一扫而过评委席边,她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眼花了,屏幕上一闪而过的那个男人怎么会如此的眼熟?

可当她定睛的时候,屏幕上早就是压轴的设计师的作品了。

她眼底的淡定渐渐转变成了藏不住的厌恶。

主持人继续介绍,“第三十位模特是来自西班牙的超模Jenner,三围83/60/89/,身着超大牌设计师夏荷最新幻想系列服装。

夏荷在此次国际服装设计大赏之前,已经斩获了各个设计大赏,她的作品热情畅快,紧跟潮流步伐......”

苏晴空的手狠狠的拽紧了一下。

最后谢幕的时分,设计师跟模特共同出席。

三十位设计师跟模特站在偌大的舞台上面,水晶灯熠熠发光。

夏荷惊讶的斜睨了旁边的苏晴空一眼,错愕中有些讥讽,“原来你就是Sandy苏啊?也不过如此罢了。”

苏晴空气得鼻头一酸,却还得在镜头面前保持微笑。

谢幕之后的后台,所有人都等候着评委最后的结果,毕竟这事关到最后哪三位能够进入Steven里面,做品牌的御用设计师。

一向从不在后台的设计师忽然出现在了后台,引起了轩然的大波。

夏荷是来找苏晴空的。

苏晴空正跟模特露娜道谢着,却被人突兀的打断了。

她的胳膊被夏荷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了起来。

苏晴空一时之间眼色有些惊恐,诧异的道:“你做什么?”

夏荷姿态高高在上,“你给我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苏晴空从夏荷的手里挣脱了出来,“我想我没有什么话要跟你说。”

她跟夏荷的关系早就在三年前的时候就搁浅了。

夏荷倒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如果你不介意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你的话,你大可以继续在这里。”

苏晴空转过身去,不想跟她过多的纠缠。

谁知道刚转身过去之后,后脑勺就被人泼了一杯水。

“苏晴空,我告诉你,谁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坏事,你不就是嫉妒我拥有的东西比你多,不就是想抢走属于我的东西吗?门都没有!”

一杯凉水泼下来,苏晴空整个头都是空空的。

后台的人,开始有些骚动了起来。

苏晴空回过头去,迅速且果断的一个巴掌打在了夏荷的脸上。

带着三年的恨意。

这三年,她整整被圈子封杀了三年,所有的品牌都说不用污点设计师,所有的比赛都说她已经被禁赛三年了。

如果不是对设计的热爱,她恐怕早就放弃了。

“这一巴掌,是还给你的。”

三年前,在夏荷婚礼的时候,苏晴空没有忘记当时的那一巴掌。

“你敢打我?”

夏荷诧异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人,“你居然打我?”

苏晴空保持淡定,“是你先对我泼水的。”

她提醒着对方。

夏荷好像因为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打了很不高兴,气得各种诋毁苏晴空起来。

“你以为你是什么狗屁东西?还来参加Steven的设计师甄选,你最好给我搞清楚,这场大赏,就是为了给像我这样的设计师一个光环,完美进入Steven而已,不过一个炮灰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你今天打了我,我会让你现在就退赛,除非,你自己再打自己一巴掌。”

夏荷强势又不屑的看着苏晴空,大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苏晴空咬了咬唇,她知道,夏荷背后是许华,许家在海城略有几分地位,只要咬着她打了夏荷,足以让自己退赛。

可,难不成要让她在夏荷的面前扇自己一巴掌?

那一瞬间,苏晴空垂下了眉眼,甚是为难。

忽而背后一只温暖的手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面,低磁冷冽的声音甚是有穿透力,“哦?我倒是不知道怎么Steven选设计师还有内定来着?”

男人的眼神里闪着厉光。

余光瞥在苏晴空脑后湿淋淋的一块。

在注视着夏荷的时候,眼里则是多了一分锐利。

夏荷往后连连退后了几步,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情况,“傅,傅先生?”

傅斯年低不可闻的冷笑了一声。

“所以你能告诉我内定的除了你之外还有哪几位设计师呢?好让我这个Steven的拥有者有个心理准备。”

他说完之后,腹黑一笑,薄唇淡淡的扬了起来。

在苏晴空还没回过头去的时候,肩膀上手掌的温度让她莫名就觉得一阵熟悉。

她回头的时候,身后的人仿若跟三年前没有任何差别一样,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三年前那个夜晚,让她一瞬间脸面绯红,浑身都有些热了。

夏荷不知道,居然在后台都能够遇见傅斯年,Steven品牌的创始人。

这种地方他怎么会过来?

夏荷连忙解释着,“傅先生,您可能误会了一些什么,我能解释的。”

傅斯年不想再看眼前的人一眼,拉起苏晴空的手腕就离开了后台,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地下车库。

苏晴空终于甩开了傅斯年的手,“你干嘛一直拉我离开,等下评委决定好了之后,全部人都要上台等候的!”

“就因为这事我不能拉你了吗?我个人认为还有一件事比这个更加重要!”

苏晴空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她往后退着,拒绝靠近对方的豪车,并且装傻,“什么,什么事啊......”

傅斯年危险的靠了过去,抵在她的耳边,湿热的气息往她的耳里灌着,“关于你和我之间事情。”

苏晴空不知道是因为对方的话所以浑身一震,还是因为他湿热的气息所以浑身一震。

她想回避,却被对方霸道的拦住了腰。

情急之下她后退几步,却退到了豪车上,傅斯年就这么抵着她,直勾勾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宣布结果了,她为了这个大赏准备了三年的时间,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岔子,“你快放我走,马上要宣布结果了!”

“不重要!”

他分贝加大了一些,低磁的声音在地下车库里更显得空旷。

“你不回答刚刚那个问题,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见对方这么霸道且固执,苏晴空只好仓促的说道,“不是我睡了你,是我们互相睡了一晚上而已,大家都是年轻人,所以别在乎这么多,JUSTONENIGHT!”

她说完还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满不在乎。

傅斯年的星眉蹙在了一块儿,眼底慢慢染上了不悦,带着疑问的重复对方的话,“JUSTONENIGHT?”

苏晴空点头,“YES,所以现在放开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傅斯年放开了苏晴空,却没有让她走,反而是抬腕看了看手表,钻石腕表的璀璨光辉如果是其他人戴的话,肯定会被这腕表吃掉只身的光芒,可傅斯年戴起来,却相得益彰。

只可惜,如此名贵的手表,看在苏晴空的眼里,也不过是一块高仿而已。

毕竟做有钱人家的司机,对于名牌的追求也可以理解。

“宣布结果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你还有一刻钟的时间感谢我把你从夏荷那里救了出来,不然的话,她会让你在退赛跟自己扇自己一巴掌中间选择的。”

傅斯年在商场上见到很多不择手段花样繁多恶心的人,却从没碰到过像夏荷这样让自己轻易恶寒的人。

苏晴空仔细的想了想,确实,刚刚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来打岔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于是她放下了拘谨跟防备,欣然的道谢,“没想到一个司机而已,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就事论事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了,对了你姓傅是吧?我听见夏荷这么叫你来着。”

“司机?”

傅斯年蹙着眉,这个女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苏晴空理解的一笑,“看夏荷还有些忌惮你,想必你应该是傅总的司机吧?一定跟傅总关系好,她才会这么怕你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司机也是一种职业啊,我并不觉得这世上的职业有贵贱之分,大家都是本本分分勤勤恳恳赚钱工作而已。”

傅斯年忍不住笑了出来,点了点头,“嗯,我赞同这世上的职业没有贵贱之分。”

但他不赞同他是个司机,难不成他长得就像是司机?

他透过光亮的车身打量着自己的倒影。

哪里像了?

他的身躯再次的压向了苏晴空,不轻不重的抵着她,“但职业有赚钱与不赚钱之分,你因为我是司机所以跟我只是ONENIGHT?如果我不是呢?”

再次闻到对方身上的海洋气息的时候,她的心潮又澎湃了起来。

她曾经试图过去寻找这种情愫,可找了三年都没找到,却在他的怀底下顷刻感受到了。

苏晴空低着头,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脸红。

但又急忙开口解释,她又不是那种攀高结贵,趋炎附势的人,“傅先生你误会了,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我跟你都只是ONENIGHT而已,大家一开始不就是抱着这个目的各自寻欢而开始的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纠结这个的,大家都挺开放的。”

她说的这番话,是三年前自己太过于耿耿于怀,她的朋友这样安慰她的。

话音刚落下的那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捶着傅斯年的心。

他坐在评委席的前面,在看到海洋系列的设计之后,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晚在海边的她。

让助理找来了Sandy苏的资料之后,看着上面一寸的照片,他的心里就跟放烟花一样。

这三年来,他一直在期待着能再次的遇见她,甚至还苦苦的找过她,奈何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找她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的难。

他甚至用最精致的礼盒包装着对方不小心落下的肩带......

可此时却听到对方说,他们一开始不就是各自寻欢吗?

傅斯年怒意盎然,拉开车门将苏晴空扔了进去。

旋即他俯身进入,车门关上的声音还带着一些愤怒。

一下子被对方压在了身下,苏晴空觉得格外的压迫,但对方身上的味道又让她无比的舒服。

“我如果要寻欢的话,你永远都排不上号!”

傅斯年狠狠的贴着她,不安分的手到处辗转。

苏晴空挣扎着,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发火。

“你要做什么...别这样,别这样。”

她低低的呼吸着,对方势如破竹,勇猛难挡,苏晴空小小的反击在对方这里根本不算什么。

傅斯年带着怒意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撬开对方的防线,越过贝齿扰乱着一池秋水。

“呜呜......”

苏晴空的胳膊横在两个人的中间,如果不这样挡着的话,她真的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呜咽的声音传到傅斯年的耳朵里,像是催动情感的针剂一样。

“大家不都挺开放的吗?反正有过一次,再来次也完全不在意是吧?”

他有些带着惩罚意味的在她的耳边说着,随后她的耳廓边游走。

苏晴空哪里受得住这种魅惑,手上抵挡的力气慢慢变成了绵绵掌。

两个人的车里,略显狭窄,暧.昧的气息瞬间成了车里的底调。

苏晴空感觉胸口一凉的时候,对方褪下了她的衣衫......

朦胧暧昧之际,她却突然清醒:不行!她还有事情!

她捂住胸口,看着对方,“请你放开我!我现在要出去,评委要宣布这次获奖的人了,这件事关乎着我能不能进Steven!”

“进Steven?我告诉你,怎么进!”

傅斯年用力的拉扯着苏晴空,将她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苏晴空感觉肺部像是在渡劫一样,难受的推着身上的人,“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喘不过气来?”

对方的声音甚是邪魅,“那你在上面吧!”

逼仄的车上,傅斯年愣是将她变了位置。

苏晴空就这么被对方固定在了他的身上,想要逃脱,逃脱不了,却不想挨得对方那么的近,只能将膊肘用力的撑在车座椅上面。

傅斯年好像是有意看着她就这么撑着,一双墨色的眼眸带着调侃的味道。

终于——

苏晴空感觉手臂有些麻木了,一下子就靠在了傅斯年的身上。

那一瞬间对方的味道汹涌的翻腾了过来,浓厚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苏晴空有些乱了。

这三年来的时间里,她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种。

如今忽然跟一个男人这么的贴近,她觉得有些荒唐,还有些脸红。

傅斯年在她的颈项边,“要我教你怎么进Steven吗?”

苏晴空脸红心跳,接不了话。

“这样......”

他说完之后,吻住了她,这一方逼仄的车后座里,开始弥漫起不一样的味道了。

这样被对方亲密的接触着,让苏晴空情不自禁的就开始回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来。

那确实是她到目前为止,二十五年人生中最疯狂的一夜了。

那一夜她不小心迷失了,可今天她说什么都不能再次的迷失了。

因为害怕...

如果再次的沉沦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面的话,她会失去理智,不可自拔......

苏晴空伸手去阻止,却被对方狠狠的抓住。

她的手腕僵持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放开我,你这样是非礼!”

苏晴空的语调越来越弱,越来越弱,逐渐的沦陷在了他的攻势下面。

吻来袭的时候,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身体里头的渴望,轻飘飘的就被对方的几个吻给引出来了。

僵持在半空中的手,也慢慢的放在了对方的背脊上,感受到苏晴空的手踏实的贴合着自己的背脊,好像是一份鼓舞一样,他的气力也越来越专注了起来。

眼看着一步一步,快要进入主题了。

苏晴空朦胧的眼睛稍稍的睁开了一些,看着越来越往下的人,她瞬间清醒,往后面逃脱着。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对方脱得七七八八了。

黑色的肩带裹着她白皙的皮肤,她往车门附近蜷缩着,看着傅斯年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警觉。

就是这份警觉,让傅斯年有些不悦。

他俯身过去,却被苏晴空飞快的扇了一个巴掌,“别碰我!”

仓促的给了对方一个巴掌之后,苏晴空收拾着自己,匆忙的穿着衣服,完全忽视了此刻捂着自己脸颊,不可思议看着她的傅斯年。

苏晴空深呼吸了一下,拉开了车门,嘴边还带着一丝刻意营造出来的狠劲,“下次再乱来,还打你!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之后,她就飞速的撤离了。

唯留下傅斯年一个人在车里,品尝着口腔里的淡淡的血腥味,细长的手捂住自己半边的脸颊。

他看着对方的背影,眼底多少冒出几许报复的味道,“上了我就走,还说是ONENIGHT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打了我之后,还说见一次打一次的女人,你也是第一个,苏晴空,我记住你了!”

苏晴空带着余慌回到了舞台的中央,幸好没有错过结果的宣布。

站在自己模特的旁边,听着评委席上的人宣告这一次能够留在Steven的设计师到底是谁。

她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海洋系列,是她三年的心血。

Steven是她三年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很感谢三十位优秀的设计师给我们带来的一场视觉盛宴,这一次我们评委团一致认为,适合Steven品牌的设计师有——

第一位,幻想系列的设计师夏荷!恭喜夏荷,成功成为Steven品牌的御用设计师。”

这个结果宣布的时候,夏荷高傲的瞟了一眼身旁的苏晴空。

鞠躬道谢之后,在苏晴空的耳边说了一句,“知道吗?这就是你跟我之间的差距。”

苏晴空的手心出汗了。

她回看了一眼夏荷,嗤之以鼻的笑了出来,“幻想系列?不要以为换了个形式别人就看不出来你是照着三年前的东西套用出来的,可笑的是,三年前的东西,你还是抄袭的我的。”

三年的时间,早就改变了苏晴空逆来顺受的德行了。

夏荷撇着嘴冷笑,“你怎么证明三年前的东西是你的?底稿上写着我的名字,我先发布的,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苏晴空懒得理会夏荷。

专注的听着评委宣布下一位入选的设计师。

“第二位,星空系列设计师Linda唐!恭喜Linda唐,成功成为Steven品牌的御用设计师。”

话音落下的时候,苏晴空心中的失望明显比刚刚多了那么一些。

她的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夏荷悠闲的打量着苏晴空,开始了冷嘲热讽,“哟,你不是还在期待第三位是你吧?别做梦了,我跟Linda唐是业界的典范,你一个刚出头甚至还有抄袭前科的设计师,能来参加就不错了,竟然还搞笑的开始期待起来了,说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啊!”

苏晴空只觉得耳边的人格外的聒噪,本来就紧张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了起来。

她努力让自己专注下来,默默的祈祷着下一个评委口中的幸运儿。

“早就跟你说过了,你们这些小垃圾,只是来彰显我们这些人的成功罢了,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耳边,夏荷的嘲讽还在不断的继续着。

“最后一位成功成为Steven品牌御用设计师的设计师是谁呢?”

舞台的灯光在所有设计师的面前一晃而过,最后笼罩了苏晴空。

“恭喜海洋系列设计师sandy苏!”

现场哗然一片的惊讶掺杂着稀稀拉拉的掌声。

苏晴空紧握的拳头终于是放开来了。

她抬头迎上了夏荷突然僵硬的嘴脸,低语,“夏荷,你从我这里拿过去的一切,我都会一一的抢回来的!”

那些原本就属于她的光环跟荣耀,她绝对不会放弃抢夺。

夏荷僵硬的脸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别搞笑了,不就是跟我一起进了Steven吗?你什么都没抢走,我的还是我的,对了,还有许华,我的老公,马上就要过来接我了。”

相关文章:

高贵美熟妇泄身—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巅峰狂少

我把二婶日出水了全文——坐在装些着按摩棒的椅子上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群交小说小说在线阅读

我和女友在她房间里关_公主驸马花蕊

虐乳小说_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肉肉多的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