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不下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线TXT无删节

2021-11-11 19:10 · 新商盟

小桃没说完,容离哪儿有不清楚的,下人看她不得宠,就捧高踩低为难她们,原主并不知道这些,每日的饭食虽然少但还算过的去,可见这些委屈都让小桃一个人受了。

“怎么不早说,”容离叹了口气,将小桃扶起来,抬手给她抹了抹眼泪。

小桃有些哽咽,“主子在府里本就艰难,奴婢不想让您难过,所以就没告诉您。”

“那你吃的是什么?”容离看着小桃,连她的吃食都要用钱买,更何况一个奴婢,那么点儿菜只够一个人吃。

小桃低下头,小声说,“奴婢吃什么不打紧,只要主子不挨饿就好。”

容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来这丫头受了不少苦。

容离记得成婚时,娘家给她陪送了不少嫁妆,不会也被人欺了去吧。

“我的嫁妆放在哪?”

“在西厢房,您…”

“带我去看看。”容离听见嫁妆在自己院子,便安心了。

“是。”

容离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钱,无论在哪儿,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所有人都懂。

让小桃带路,来到西厢房,待小桃打开门,看着地上一个个的箱子,容离觉得可能大概,就这些够她吃一辈子的了。

走进屋内挨个打开,里面绫罗绸缎、金银珠宝、金石玉器大大小小几十个箱子,容离蹲在一个箱子前面翻看里面的东西,摸到了两个小盒子,她疑惑的打开,只见一盒中金灿灿的十锭元宝,另一盒中满满的梅花金锞子,看样子是让她打赏下人用的。

这东西为什么要放在箱子底下呢?

“呀,奴婢忘了将您的压箱金收拾出来了,都是奴婢的错。”小桃敲了自己脑袋一下,真是个猪脑子,都多长时间了,自己竟然忘得干干净净,“奴婢这就收拾。”

“无妨,”容离站起身来,“待回府再收拾也不迟。”

容离从其他几个箱子里拿出几盒压箱金并翻出一些衣料,之后便让小桃把门锁上回到屋内。

“小桃,往后的吃食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你的饭菜也要新鲜的,不许再吃剩饭馊饭,听见了吗?”容离严肃的教育小桃,她体质本来就不好,再这么吃下去得弱成什么样。

“主子,我…”小桃想说她真的不要紧,大厨房要的银子不少,自己若吃好菜好饭,实在太费银子了。

“放心,你主子有办法让他们把拿了的,都吐出来。”容离微微勾起嘴角,周身散发着的气息自信又威严。

小桃愣了半晌,接着便灿烂的笑了,“嗯,奴婢知道了。”

主子现在这样,真好。

身家检查过了,接下来便开始锻炼身体。

恢复到前世实力她才能安心,好在原主练过武,身子骨不错,做些恢复运动可能不会太慢。

将手里的素色衣料交给小桃,自己画了衣样让小桃帮她缝制,另外的一些布料重新做了平日穿的衣衫,之前箱子里的那些不能再要了,都是穿不出去的衣服。

小桃手工很好,没几天便做好了。

这些天容离也没闲着,每天卯时初刻起床,负重跑5公里,接着是重力训练,拉力训练和速度训练,除了对抗练习做不了,容离完全按照前世的训练强度来。

别看现在这具身体弱,可是适应性良好,前两天不太适应,后面已经能慢慢跟上容离的训练强度了。

除了训练,便是去堵夏侯衔,休书他还没签字,可她在后院消息不通,也不知道夏侯衔的行踪,所以她每次都抓不到人。

容离不太明白,之前不是很讨厌她的吗,她自请下堂时,夏侯衔的表情她看的清清楚楚,怎么现在夏侯衔好像并不着急休了她呢?

她不明白,慕雪柔更不明白,她曾旁敲侧击的试探过几句,每次她为容离说话,夏侯衔都会拿以前容离的劣迹堵她的嘴,让她不要再为容离说情。

可是这几天下来,无论她怎么说,夏侯衔就是不接话,要不便把话题岔开来,慕雪柔清楚的感觉到夏侯衔现在似乎并不想休容离,这让慕雪柔很窝火,若是不休了容离,那她之前的罪不都白受了。

慕雪柔的身子本来并不差,自从认识了夏侯衔,她便喜欢他,待夏侯衔表达出对她有好感,慕雪柔都快高兴疯了,沉浸在幸福里的她,一直幻想着快快长大好嫁给夏侯衔。

可没想到,待长大后,夏侯衔竟要娶别的女人为妻,圣命难违,她伤心欲绝却不想对夏侯衔放手,她要夏侯衔的心里永远记得,他欠了她!

慕雪柔在夏侯衔大婚之日服毒了,剧烈的疼痛让慕雪柔撕心裂肺,但是想要做的真,这点苦她怎么也要受。

果然夏侯衔那时刚拜完天地,看到慕雪柔的贴身婢女来找他求救,夏侯衔便顾不上宴请宾客,马不停蹄的来到慕雪柔身边。

看着面色惨白的她,夏侯衔伤心欲绝,他让丫鬟看着慕雪柔,自己进宫将能动的太医全部接来为她解毒。

三天三夜,慕雪柔终于缓了过来,太医们松了口气,端王下了死命,如若治不好屋里的人,他们也就不用活了。

只是这毒很是奇特,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只能根据所显露的症状去治,但病根并没有除,他们实在是尽了全力。

其实慕雪柔所服之毒是府里祖辈留下来的一种奇毒,很少有人能解开,同时解药也在府内,所以慕雪柔这才放心的服了毒,待御医将她救醒后,她并不打算服用解药,现在只要她稍微表现出些不妥,夏侯衔便会紧张万分,同时会想起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服的毒。

待她想痊愈时,服了解药便是。

这毒,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慕雪柔如愿嫁入王府,而且夏侯衔对她宠爱有加,只是侧妃的头衔在她心里一直是根刺,所以,她一定要让夏侯衔将容离休了,扶她做端王妃。

既然现在夏侯衔下不了决心,那么她就在后面推他一把。

容离每天下午都要去昕雪苑转转,不为别的只为放松下心情,每天的训练很枯燥,她需要适时放松一下。

正巧这个时间,处理完公务的夏侯衔都要去看慕雪柔。

慕雪柔算好时间,出现在容离散步的必经之路上,来到容离面前,慕雪柔微微屈膝行礼,“给姐姐请安。”

容离站定,没想到会碰到慕雪柔,看样子是有备而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出什么幺蛾子。

她没吭声,慕雪柔也不在意,径自直起身来,对着容离微微一笑,“姐姐这段日子过得很辛苦吧,王爷要休了你,想必你心里不是个滋味。”

容离心中暗自琢磨,这是要…激怒她?

“我知道姐姐爱王爷入骨,可王爷并不这么想,姐姐之前的事闹的满城皆知,当真是有些上不得台面,也不怪爷不喜欢你,哪个男人能愿意让人这么算计的成了亲,姐姐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慕雪柔捂着帕子娇笑,目光紧盯着容离,时间紧迫,她需要用最快的方法激怒她,慕雪柔想要从她表情中,找到一丝将要发怒的迹象。

算计夏侯衔成亲,是容离的痛脚,说其他的她可能不会动怒,可一提这事,容离准会扑上来打人,慕雪柔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前来,她要让夏侯衔看到容离欺负她的情形。

慕雪柔千算万算没算到容离换了个芯子,不怒不恼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容离迟迟不动让她有些着急,慕雪柔微微有些动气,她都这么说容离了,容离怎么还能忍的下去,不应该气的上来打她吗?也不知道夏侯衔走到哪了,可别来早了。

容离半晌不说话,慕雪柔身旁的婢女碧衣有些沉不住气,主子跟她说话呢,竟然这么晾着自个儿的主子像什么话,哪怕她是王妃怎么了?满府谁不知道,王爷最宠的是自家主子,她这个王妃,跟本就是有名无实。

仗着自家主子得宠,碧衣开了口,“王妃,您别怪奴婢多嘴,我们主子跟您说话呢,您怎么都不应一声?王爷平日跟我们主子都是一句一对的,您如今这般晾着我们主子,不怕到时王爷知道后,责罚您吗?”

小桃在一边气的不轻,柔侧妃平日里对主子就不尊重,碧衣也是如此,主子以前叮嘱她不要冲动,若是惹恼了柔侧妃,闹到王爷面前,她被王爷责罚,主子怕保不住她,所以让她万事忍让,然而今日柔侧妃实在欺人太甚,小桃握紧拳头,强忍着没有冲过去打人。

容离轻声唤道,“小桃。”

“主子。”小桃声音有些颤抖,可见是被气到了。

“给我打这个目无尊卑的贱婢,”容离看着慕雪柔开口道。

小桃眼睛猛地一亮,主子让她打碧衣?太好了,她可忍了许久,是以小桃抡圆了‘啪’的一巴掌扇在碧衣脸上,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这一下可不轻。

还别说,打完心里畅快了不少。

碧衣捂着脸不敢置信的指着小桃,“你个贱蹄子,竟敢打我,我…”

“本妃以为柔侧妃一向懂分寸,教导出的下人应该也不会差,没想到,主子说话一个贱婢就敢插嘴,现在本妃着人教训,她还不服气,柔侧妃知理儿,应该不介意本妃帮你教训下人吧?”容离嘴角微挑,言语轻漫,似是在跟慕雪柔讨论今天的天气。

“小桃,”容离声线越发柔软,“打到她服气为止。”

“是,主子。”小桃现在很有底气,这个碧衣仗着主子得宠,没少指使下面做事的为难沐芙院,现在得了机会,自家主子这些天教了她些东西,她可不能丢脸。

‘啪’的又一巴掌,碧衣嗷的一嗓子冲过来和小桃扭打在了一起。

慕雪柔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自己的婢女被打,她一口气哽在胸口,拧眉立目正要出言,没想到容离突然上前半步,轻声漫语的对她说,“他来了。”

容离眼里带着戏谑的笑,余光看向院子门口,走来的男子身形。

相关文章:

第十三章用嘴帮你解决/她哭着求饶求你退出去

皮带 藤条 跪着*揪着小奶头狠狠拧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撞的你舒服吗宝贝|沉默的羔羊

书包网菊眼乖乖撅高扇肿_警察金属环束分身

宝贝放松喷出去*浊白从花壶里流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