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爱情《前夫谋婚:娇妻乖乖的》在线(免费试读)

2021-11-11 21:35 · 新商盟

第19章 谁给她的资格

这女人真是胸大无脑,报答的方式多种多样,她还就非要选择最作死的一种。

“解脱了……解……呕……”刚刚还好好的,谁知叶子夏突然捂住了嘴巴。

乔律言蹙眉看她。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实在憋不住了,脑袋往乔律言那边一偏。

“叶子夏,你敢!”乔律言冷冰冰的警告道。

然而她的耳朵已经自动屏蔽了他的声音,张大了嘴,“呕”地一声吐了他一身。

车内,温度骤然降低,如坠冰窖。

叶子夏皱着眉头,舒服了一些。她脸色酡红,微微抬头,对上了一双冰冷彻骨的眼。

“叶、子、夏。”乔律言衣服下摆和裤子上沾满了污秽,他妖孽的脸此刻布满了阴云,“真想掐死你算了!”

叶子夏双眼朦胧,仿佛一只迷路的羔羊,酒劲儿上来,冲着乔律言傻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喊他的名字:“乔律言……”

乔律言微怔,他的名字从她那香甜的唇畔喊出,竟比其他女人顺耳许多。

而叶子夏却得寸进尺,伸手往他脸上摸去,然后断断续续道:“你怎么……那么……讨厌?”

刹那间,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男人的脸瞬间黑了,毫不客气的捏住她的手腕,往碎里捏。

“疼!”叶子夏还是有感觉的,她惊呼了一声,下意识软软的挣扎。

“不知死活!”乔律言猛地甩开她的手,这女人,居然敢说讨厌他,呵……谁给她的资格!

嫌弃的瞥了她一眼,烦躁垂眸看了看身下,名贵定制西装惨不忍睹,心情简直差点了极点。

他取出手机,迅速拨了特助电话,让他立刻送衣服过来。

叶子夏被甩得头晕,手腕还残留着疼意。

她动了动身子,下一秒,胃里的攻势陡然升起,猝不及防。身子往前一扑,一口全吐在了车窗上。

黄色液体顺着玻璃缓缓滑下,散发着浓浓的酒气和一股难闻的酸味儿。

乔律言额头青筋暴现,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在他面前撒野,吐了他一身,又糟蹋爱车。

“叶子夏,你给我滚出去!”乔律言的怒吼一声,冷冷瞪着叶子夏。

叶子夏浑身一震,扶着车门,仰头朝他看去,可怜兮兮地说:“你吼我……你欺负我。”

模样软弱得像只可怜的小白兔。

乔律言伸过去解她安全带的手瞬间一顿,眸色变得晦暗不明,同时心里升起一股微妙异样的感觉。

这女人,以为喝醉,他就对她心慈手软了?

乔律言双眸沉若漆黑的深夜,静静的打量着叶子夏。

她长得确实很漂亮,但并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在床上如同未熟透的果子般青涩,或许见多了那些性感尤物,他才会对这种清粥小菜感兴趣。

叶子夏方才委屈了一下,便不负责任的闭上了双眼。

大抵是醉过头了,不一会儿,便发出均匀的呼声。

乔律言见了,眉头挑了挑,本来好心想要脱衣服给她盖上,可见了某人干的好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等着吧,有的是机会从她身上讨回来。

乔律言看着叶子夏的脸正出神,这时,一阵刹车声从旁边传来。

他眼神暗了暗,移开视线,往窗外瞟了眼。

特助阮汀提着购物袋,急急忙忙的下车,朝着他的方向赶了过来。

乔律言将车窗滑下,蹙眉道:“只带了我的?”

阮汀瞥见了叶子夏,连忙回道:“乔总,是我疏忽了,我现在立刻去买。”

说完,转身便要再去,不敢有一丝怠慢。

要知道,这是为惹不起的主,要是伺候不好了,少不了掉肉的可能。

“等等。”小特助被叫得心肝都颤了颤,立即转过身。

乔律言冲他摆了摆手,接过他手里是衣物,迅速换下后,随手便将价值几十万的西装扔在地上,开门下去。

然后他绕道另一边,把叶子夏从车里抱了出来。

“清理干净。”丢下这句话,他便径直抱着她走向前面的黑色玛莎拉蒂。

小特助地躬了躬身,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炒鱿鱼。

虽然这主难伺候,可薪水给得高啊,能养活他一家老小了。

身上那股难闻的气味挥之不去,乔律言嫌弃的瞪了怀中女人一眼,见她缩了缩身子,似乎有些冷,他的双臂不自禁的紧了紧。

他把她放入后座,让她平躺,脱了外套搭在她身上。

这时,叶子夏扭了扭身子,迷糊的睁了睁眼,抓住他未曾离开的手,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又睡了过去。

温软的小手握紧了他的大手,掌心相触,别样的温暖。

乔律言有那么一瞬间竟不想挣开,不过他还是掰开了她的手指,回了驾驶座。

车平稳得在街道上行驶,乔律言打开了空调,里面温度刚刚好。

后座,叶子夏呶了呶嘴,眉头却渐渐皱起。

回到别墅,天色已经黑了。

乔律言停了车,中途叶子夏一直睡着。

他刚打开车门,躺着的女人突然撑起了身子,表情痛苦的叫唤了一声,口中嚷叫着:“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不回……”

浓黑的剑眸顿时聚拢,喊了一声:“叶子夏,你怎么了?”

叶子夏没有回答他,瑟缩着身体,似乎非常害怕。

“叶子夏?”乔律言又试着喊了一声,见她依旧没有回应,上去抱她,却听她用哀求的语气说道,“乔律言,救我……”

“求你放了我吧……”后面的声音太小太轻,他没听清。

但前面的话语,却令男人的身躯蓦然停住,冷漠的眼眸里缀上了微光。

她梦到了什么?乔律言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

“少爷,外面风大,您还是先进去吧。”管家见他定在车门边不动,身上只穿了件衬衣,担心他身体,便出声说道。

乔律言深深的看了叶子夏一眼,将她抱了出来,然后径直走向别墅。

管家见此,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却不曾过多言语。

进了客厅,乔律言见叶子夏还没有醒来的迹象,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起初,叶子夏只是动了动眼睫,不曾睁眼。

乔律言手上力道重了一分,拍得她的脸啪啪响。

叶子夏眉头皱得更紧,睁开了眼眸。

眸光有些涣散,叶子夏迷茫的望着屋顶,一阵头晕脑胀。

乔律言见她终于醒了,对一旁女佣道:“带她去洗澡,脏死了!”

男人语气颇为嫌弃,凤眸瞪了若无其事的女人一眼,直接上楼。

一路忍受身上那股似有若无的酸味儿,已经够久了。

第20章让我为你洗澡

女佣听从吩咐,过去扶着叶子夏往浴室走去。

她浑身酒气,晕晕乎乎,被扶着脚步一窜一窜,摇摇晃晃的进了浴室。

那女佣给她放好了热水,试了温度,去给她脱衣服。

谁知叶子夏死拽着衣服下摆,硬是不让她脱,女佣不敢太用力,怕弄疼了她,被乔律言知道了,吃不了兜着走,只得劝道:“叶小姐,你快放开,我帮你脱衣服,好洗澡。”

耳畔只闻嗡嗡的声响,叶子夏不曾松开,反而蹙眉道:“讨厌的蚊子。”

女佣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去拉叶子夏的手,她却突然瞪大了眼,双手往前一推,将女佣推倒在地。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疑惑的问道:“恩……这是哪里?”然后便朝着门口走去。

女佣见此,立刻上去拦她。

“你又是谁?”她微眯着眼,迷茫的盯着女佣。

女佣心里着急,要是等会儿少爷出来见她还没给叶小姐洗好,可怎么办。

“叶小姐,你喝醉了。”女佣过去拽住她的胳膊,将她往浴池边拉。

“哦。”叶子夏呆呆的应了一声,好像有点儿印象,却挣着手臂,“你别拉我!”

“叶小姐,少爷吩咐我,让我为你洗澡。”女佣搬出乔律言。

“少爷是谁?”叶子夏茫然问道。

女佣:“……”

“怎么回事?”突然,门口传来乔律言沉郁的声音。

女佣惊了一跳,回道:“少爷,叶小姐她不让我脱她衣服。”

浴室门被人从外打开,露出乔律言那高大颀长的身影。

他大步走了进来,见叶子夏还是刚才那副模样,目光顿时冷了冷,“出去。”

女佣战战兢兢的溜了出去,顺便为两人贴心的关山了浴室门。

“脱衣服。”他对着叶子夏,命令道。

刚刚洗了澡的他,只套了一件浴袍,头发不曾吹干,正滴着水珠。

水珠从耳后沿着颈项划入胸口,微微出精壮的胸肌,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冲动的野性美。

叶子夏眼神愣了愣,晃眼望向他,竟然认出他来,“乔律言。”

乔律言见她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失去了耐性。

几步跨到她身前,“赫拉”一声扯怀了她的外衣,动作简单而粗暴。

大片莹白如玉的肌肤暴露在男人的视野里,贴身小背心将她那玲珑婀娜的身姿勾勒得愈发诱人。

乔律言目光顿时一暗,一股热浪从心底喷涌而上,迅速点燃了全身。

将破碎的衣服直接扔到一边,冷淡的眸子噙上了火焰,灼灼的盯着女人娇艳欲滴的红唇。

叶子夏还不曾察觉到危险,她倒退了一步,搓着手指,望向了脚下。

“看来你是想让我来帮你脱。”乔律言的嗓音喑哑了一分,他搂住叶子夏,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短裙的拉链,用力一扯,然后短裙落地,又报废了。

于是叶子夏身下只剩下了小内内。

“不……”才反应过来,外衣短裙都被脱了,她挣了一下。

乔律言已经蹲身,直接将她公主抱起,大步走到浴池边上,往空中一抛。

“扑通”一声,叶子夏落在浴池里,浑身湿透,顺带还喝了一口池水。

她扑腾着站起,小背心本就贴身,打湿了水后,几近透明,那美好的胴体,一览无遗。

乔律言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却再也移不开眼。

他拉开了浴袍,脱下丢到一旁,直接站到了浴池内,手掌环绕着将叶子夏圈入怀里。

手指往她胸口一捏,隔着丝滑的布料,挑逗着她。

“额……”叶子夏的轻吟了一声。

柔媚的声音宛若最烈的催情药,将他全身火焰点燃,他骤然捏紧了她的柔软,将她的小内内扯下,虎躯一沉,便冲了进去。

浴池里水面不停的拍打着岸边的瓷砖,池水溢了一地。

热气模糊了两人纠缠的身影,只余阵阵欢愉的声音传出。

清晨。

叶子夏翻了翻身,扯到了双腿,下意识冷吸了一口气。

她突然睁开双眼,没有焦距。

过了一会儿,眸子渐渐有了色彩,头好疼!

她撑起身,头却如撕裂般一疼,立刻没了力气,跌回被子里。

同时她感到浑身好似被碾压了一般,一阵酸疼。

该不会……!

她惊了一跳,撑起身来,疼得直皱眉。

“再陪我睡会儿。”耳畔忽然传来男子慵懒、略带鼻音的话语。

叶子夏立刻偏头望了过去,同时腰间缠上了一只手臂,猛地将她一拽,拉入他的怀里。

还好,是他。

知道是乔律言,叶子夏松了一口气,要是她跟那些毫不相干的人发生了关系,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大概在她心里,乔律言至少算是有关系的吧。

靠着乔律言宽阔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叶子夏能睡的着才怪了,她不适的动了动身子。

头顶,乔律言睁开了眼眸。

叶子夏又动了一下。

“安分点儿,还是你想要了?”他直白而暧昧的凑到她耳边,薄唇从她耳垂轻轻擦过。

她的耳朵顿时热了,双颊瞬间红透,如染了胭脂般,娇美如花,美丽诱人采撷。

同时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缓缓移动。

叶子夏有些吃不消,小声道:“别……”

乔律言知道昨晚把她累坏了,本来只是吓吓她,便停下动作,闭眼继续睡觉。

叶子夏舒了一口气,不敢再动一下,没过一会儿,身体便僵硬了。

她忍着不适,盯着床边的古钟,希望时间可以过的快点儿。

一小时后,身边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他放开她,掀开被褥,下了床。

叶子夏抬头望去,又立刻垂下头,双颊一阵发烫。

男人每次起床,都一点儿也不避讳她,赤裸着身躯,当着她的面穿衣服。

“怎么,你还要想再‘睡’一会儿?”那个“睡”字被他故意加重了语气。

叶子夏垂头道:“我等会儿起来。”

被下的她一丝不挂,她哪里好意思当着他的面下床穿衣。

目光寻着卧室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她的衣服。见乔律言已经穿戴整齐,她才踌躇着问道:“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衣服。”

说起衣服,乔律言回忆了一下,昨晚都光荣牺牲在了他手里。

他瞥了她一眼,“真是麻烦!”

相关文章:

喝多了和2个男生一起做了~老公语音有里喘气的声音

他狠狠撞进她深处_老师帮我口小说

双飞共一夫好爽_我找两个鸭子过夜

母乳喂了老公一年行吗|圆润饱满挺拔

闺蜜老公叫我别穿裤子坐他腿上*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