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男频玄幻小说要完结的/男频日常生活小说

2021-11-12 09:37 · 新商盟

“周浩,等会儿将碗筷都收拾干净了,把地面也擦一遍。”

一位四十多岁,保养的跟三十多的妇人起身离开餐桌,看着桌子边角的男人冷声说道。

“是妈,我知道了。”周浩连忙起身应答。

随后,妇人拿了件外套,走出房门,周浩知道,她这是出去做美容。

对于这样的呼来唤去,跟使唤保姆式的命令口吻,早已习惯。

来到这个家里半年多了,与其说是上门女婿,倒不如说是花钱买来的奴隶贴切。

他的老家在乡下,西董镇杨家峪村,不是在邹平县城里。

半年前,他在一家美容美发店里做工时,父亲出了车祸,肇事司机当场逃离。

没有找到肇事者,医药费全落在自己头上,保守估计得需要十万。

这对背靠大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他只是个高中毕业生,在这县城里面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去得来十万块钱。

经常来这里做美容的方卓楠妇人,听说了这件事,主动找到他。

告诉他,可以给他十万块钱,不需要还,但前提是要给她当上门女婿。

当时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这可是救命钱啊!

方卓楠家住山南别墅区,虽然是四线小县城,但能住上山南别墅的,都是非富即贵之人。

随后才得知,方卓楠的女儿,就是县城内最大的纺织企业,建业纺织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秦雨彤。

一个非常漂亮的冰山大美女,年约二十六,跟他年纪相仿。

内心激动坏了,不知道这样的好事怎么就会落到自己头上。

可惜,高兴地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听着,咱们是假结婚的关系。可以去领证,但你得给我记清楚一点,咱们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半点夫妻之实。不准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更不准随便进我房间。”

“最后记住一点,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家。在这里,你没有任何地位,让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秦雨彤一副蔑视他的高傲姿态,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温度。

这才搞清楚,原来他之所以来到这个家,住进豪华别墅,只是秦雨彤利用的工具。

她爸意外突发身亡,公司内部出现混乱,为了稳定自己在公司内的领导地位,制造了这么一出假结婚。

母女二人就没有将他当人看待,完全当成狗使唤,稍有不顺心或者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呵斥。

一点尊严都没有!

他只是人家花了十万块钱买回来的,而且还对他父亲,他们一家子有救命之恩。

没有半点选择的资格,只能强迫自己隐忍着。

只是有一点,令他忍受不了。

那就是秦雨彤,动不动就将你周浩只是我秦家花钱买来的狗,这句话挂在嘴边。

每一次,他都强行压下自己的怒火,一次次的在心里告诫自己,人家花钱救了父亲的命,不能忘恩负义。

可他的隐忍,在她们母女眼中,当成了一种懦弱的体现,更加变本加厉的驱使他干活。

当真是活的如同一条狗。

这辈子的青春,可能就这么喂了狗。他不甘心,但那又能怎样?

反抗命运的不公?呵呵,有那个资格,有那个实力吗?

没有,那就得忍着。

周浩默默的收拾碗筷,洗完之后,还要擦一遍地。

七点之前必须得干完了,今晚有高中同学聚会,他得过去。

这时候,楼上的房门打开,秦雨彤穿着一件浅蓝色薄丝睡衣,小半个雪白露在外面,在灯光的映衬下,明晃晃的,非常闪亮。

一头柔顺的披肩长发,乌黑发亮,映衬着皮肤更加雪白。

杏核一样的眼睛,大而灵动。黑色的眸子,如同黑色的夜明珠,不需要光源照射,兀自闪亮。

挺翘的琼鼻,丰润的粉色双唇,尖翘的下巴,整个五官比例协调,标准意义上的东方美女。

可惜面无表情,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一米七二的身高,身材非常棒,曲线玲珑,妙曼有致。该瘦的地方,不会多出一两肉,该胖的地方,绝对不会打半点折扣。

身量高挑,气质高贵而清冷,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神,以冷漠的姿态,俯瞰下方生灵。

而他周浩,就是女神眼中,最卑微的蝼蚁存在。

“周浩,一会儿将这些衣服给我洗干净了。有些需要干洗的,看清楚点,敢给我洗坏了,有你好看的。”

“好,我知道了。”周浩点头应答,从秦雨彤手里接过衣服。

不敢正眼去看她,只能偷偷地扫描一眼,更加不能盯着某个雪白部位停留哪怕一秒钟,否则必定一顿暴风骤雨,电闪雷鸣。

就是这么个美丽老婆,只能偷偷地看,别的啥也得不到。

真心有些难受啊!

刚才完全是下意识的答应,恍然想起来,七点还要出门呢。

这洗碗、擦地,还要洗衣服,七点之前根本完不成。

“雨彤,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下,七点我得出去一趟参加同学聚会。你看,这衣服我能不能……”

“不能!”

还没等把话说完,秦雨彤就直接一口回绝,冷视着他,“周浩,半年多了,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吗?在这里,你只有执行的权力,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周浩内心有些火气浮动,隐忍着自己,这次是同学聚会,不去会有些丢面子,所以第一次开口为自己争取。

“雨彤,今晚我真的有要事需要七点出去。等我回来了,再洗这些衣服还不行吗?”

这句话可是激发了秦雨彤的怒火,居然还敢忤逆她的意思,不立即执行。

可能是秦雨彤过于愤怒,身前某个多出来的部位,一阵剧烈的抖动,眼花缭乱的。

而且睡衣往下耷拉了一丝,再次露出一片雪白,隐约能看到那里,美不胜收……

周浩不经意间刚好看到这一幕,顷刻间喉咙有些干涩,微微抖动了一下,没来得及立即挪开视线,被秦雨彤察觉到了。

顿时暴怒,冲上来二话不说,甩手一个耳光抽在周浩的脸上。

“往哪看!再敢给我乱看,挖出你一双狗眼。别忘了你只是我秦家花钱买来的一条狗!今晚这些衣服洗不完,别想睡觉。”

说完,怒气冲冲的朝着楼上走去。

周浩双拳紧握,一言不发,心中默念,“我忍!我特么忍!秦雨彤,早晚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不是你们秦家养的狗。”

拿着衣服去了洗衣间,先放在那里,快速回到餐桌旁收拾干净。

然后擦了一遍地,都能照出人影来。

这才返回洗衣间,将干洗的衣服和水洗的衣服区分开,开始清洗。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六点四十,估计今晚是去不成了。

叹息一声,将手机装入口袋里,想想该编个什么理由告诉那帮同学们,今晚过不去。

男人嘛,都好面子。

尤其是在同学、朋友面前,不想丢了颜面,这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在家里可以活的跟条狗一样,但出去了,必须得装出样子来,就为了那一张脸面。

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理由,蓦然瞥见晾衣绳上挂着一件粉红色的蕾丝胸衣和小内内。

这是秦雨彤的贴身小可爱啊!

周浩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没想到今日居然看到了这么私密的内饰之物。

平日里,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而且这些衣物,秦雨彤从来都不让自己碰,洗的衣服也都是外衣之类的。

应该是秦雨彤洗完之后,放在这里忘记收起来,才给了他一饱眼福的机会。

从来没有见过只穿内饰衣物的秦雨彤是个什么样子,更没有机会深入探究一下,内饰之后的光景,又是怎样一番感触。

情不自禁的走过去,伸手将粉色的衣物取下,抓在手里,很柔软。

脑海中不自控的浮现一副旖旎的画面,仿佛他这双大手,抓着的不是两个空壳,而是空壳之后。

那样的充盈,带着丝丝顺滑。掌心之中柔软轻弹的触感,就像是置身于云层之中,又像是掉入棉花团之内,那样的舒心惬意。

再次将蕾丝边的粉色内内拿在手里,那样的娇小可爱,看着非常俏皮。

薄薄的纱织之感,带着丝绸般的柔滑,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周浩脸色有些微红、滚烫,这是最私密的一件饰物,仿佛在窥探秦雨彤最私密的……

就在这时,口袋里手机响了,吓了周浩一大跳,赶紧慌里慌张的将两件小可爱重新挂好,大口喘息。

吓死他了!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掏出手机一看,是同学王洛打过来的,跟他关系最好的一个。

“卧槽,周浩你丫的在家干*呢,这马上就开始了,你啥时候过来。”电话里传来王洛的粗言秽语,都不是啥文化人,也不是讲究的人,说话就是这么大嗓门。

“这个,我……我现在……”

刚才被小可爱内饰衣物搅了思绪,忘记编理由这事,现在一时间有些抓瞎,不知道该说啥好。

“你吃王八了,说话吐不清。咋地,找了个漂亮老婆,还是资产过千万的小富婆,你丫的就飘了,不打算跟咱们这帮穷苦同学来往了是不?”

“不是不是,我哪有。王洛你还不了解我么,是那样的人吗?”周浩赶紧解释一句。

“那你还磨蹭个几把,不快点过来,大家都等你呢。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变成妻管严了,住在老婆家里没地位了啊,哈哈哈……”

这可是内心的刺痛,一道伤疤。王洛无意的一句话,让周浩心痛不已。

事实确实如此,但绝对不会承认的,面子问题。

“怎么可能呢,虽然我住在老婆家里,但那可是皇帝般的待遇,老婆天天伺候着,小日子别提多舒服了。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事事迁就着我,爱我爱的要死,要不然当初怎么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呢,说明哥有魅力,懂不。”

“草,没工夫听你瞎**秀恩爱,赶紧过来吧,最好带上你的小富婆老婆,我们也开开眼界,嘿嘿嘿。”

“想得美,我这是金屋藏娇。行了,我很快就过去,不见不散。”

周浩挂了电话,无奈的发出一声苦叹。

为了挣点颜面,被迫吹出牛逼去了,不去肯定被那帮无良同学们笑话。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衣服还没有洗完,这怎么走呢?

周浩陷入纠结和挣扎之中,要是洗不完出去,等于是忤逆了秦雨彤的命令,可不抓紧时间过去,牛逼都吹出去了。

狠狠心,就冒一次险,说不定秦雨彤不会注意到他。回来再继续洗完,也是一样的。

悄悄出了洗衣间的门,往楼上看了一眼,没见有异动,这才放心。

一般没什么事情,秦雨彤是不会离开房间的,下班回来都在房间里面看文件。

他曾经有过一次闯入进去,看到过,当然代价是被臭骂一顿,轰赶出去。

那一次被骂的狗血淋头,一点尊严都没了。

回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临出门时,想了想还是去鞋柜那里取下来一串车钥匙。

这是秦雨彤的座驾,一辆白色的宝马,一百多万呢。

虽然谈不上多么豪华的车,但在这小县城内,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豪车了。而且,本身县城之内,宝马都十分罕见。

周浩这是最大胆的一次冒险,同学聚会么,不想丢面子。

当然,也是想在同学们面前,装个逼。

那帮同学,他心里非常清楚,表面上都很羡慕他娶了个漂亮老婆,有钱还有颜值,但私底下都在取笑他现在的处境。

因为不是他娶了女方,而是人家女方娶了他。

这里面也有嫉妒的成分,见不到别人过得比自己好,那帮同学大都如此。

不吹牛逼,都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而且,这也是他出去找找心理安慰,都快在这个家里憋屈死了。

另外,也能找个借口不喝酒,回来不影响继续洗衣服。

出了门,开着宝马朝着聚会之地赶去。

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也有些许虚荣感和满足感,开着百万宝马车,感觉就是不一样。

舒服啊!

很快来到聚会之地,同学们全都出来迎接,一个个都满口的卧槽,看着白色宝马,羡慕不已。

“行啊周浩,你小子就是踩了狗屎运,找了个美女小富婆,真是牛逼啊!”

“苟富贵无相忘,周浩,你可别忘了我们啊。”

一番吹捧,周浩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倍感有面子。

只不过内心却是泛起阵阵苦涩,这一切都是泡沫之影,轻轻一碰就破了。

要是变成真的那该多好啊。

假如秦雨彤对他很关爱,岳母方卓楠也很尊重他,在这个家里就像是男主人一样的地位存在。

即便那时候,他依然为她们母女煮饭,打扫卫生,也会心甘情愿,没有丝毫怨言。

其实,他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要一种认同感。

得到最起码的尊重,而不是一味的羞辱、折磨。

可惜,这点要求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地位不对等,没那个资格要求这样。

不过,周浩暗暗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

让这一切不再是泡沫幻影,而是变成现实!

虽然很难做到,但他一定会去努力改变,得到秦雨彤母女的认同。

这一次高中同学聚会,定在县城一家不错的KTV里面。

当年全班有五十来人,今天到场的只有二十多个,算是来了一半吧。

很多人都赶不过来,有些上了大学,留在外地工作。有些虽然也在县城内工作,但上的是三班倒的那种,时间上错不开。

周浩大致看了一眼,这二十多个同学中,有十几个都上过大学。

当然,名牌大学的不多,班里倒是有那么几个人上了国内有名的大学,但都留在外面找到了好工作,谁还稀罕回到这四线小县城。

留在一线城市发展多好,前景广阔。

凡是回来的那些同学,说是大学毕业,也就是野鸡大学一类的而已,充其量三类本科或者大专,不太值钱。

砰!

王洛打开一瓶啤酒,递给他,“发什么楞,拿着啊。”

“今天开车来的,不喝酒了,被查到也不好。”周浩将早就想好的台词说出来,婉言回绝。

“看看,有身份了就是不一样啊。不喝酒没事,那抽烟吧,这可是我特意要的好烟,来一根。”

王洛递上一支香烟,芙蓉王的,很不错的烟了。

“抽烟有害健康,我不抽了。”周浩急忙拒绝,他不敢抽,因为秦雨彤讨厌烟味,怕惹事。

“草,你丫的真几把事多。不喝酒,也不抽烟,干啥几把玩意,跟我们划清界限,是不?”王洛嗓门大,一口的粗言秽语。

“王洛啊,你就别为难周浩了。人家是有难言的苦衷,没看电视上演的么,一入豪门深似海。虽然电视剧上的都是女人,但现实中的男人去了老婆家,肯定还不如电视上演的呢。”

说话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穿的很斯文,一脸阴笑的看着周浩。

李建,当年的情敌之一。

高中时期,曾有位校花女神,李建是追求者之一,但可惜的是,校花女神选择了周浩,成为了他的初恋女友。

从那时候起,李建就一直暗暗记恨着他。

李建是县城居民,家里有点积蓄,一直都看不起他乡下穷苦出身,当年没少给他暗中使绊子。

此刻,这么阴阳怪气的暗讽,其用意众人皆知。

不只是李建,其他好几个混的不如周浩的人,也选择站在李建那边,跟着起哄。

无非就是羡慕嫉妒恨,天上掉馅饼怎么就偏偏砸中了这个穷逼。

周浩冷冷的看了李建一眼,没有吱声,懒得理睬。

不过那句话,还是刺痛了他内心。

“李建,说话不用这么刁钻,你丫的不就是嫉妒周浩娶了个漂亮老婆,又有钱,又有身份。自己得不到,瞎几把干着急。”

要说这些同学之中,真心对待周浩的,还是王洛。

跟他说话虽然一直都是大嗓门,也满口的粗言秽语,但是真心的对他好。

看不惯李建那副德行,出来替他说话。

王洛跟李建差不多的身份地位,都是县城居民,家里有点小钱,根本不惧怕对方。

当年李建给他暗中使绊子,都是王洛出面摆平的,才没有伤到他。

周浩一直都很感激这位好基友,真心拿他当兄弟看待。

李建闻言不屑冷笑一下,“我有啥羡慕嫉妒的,是他娶了漂亮老婆吗?哼哼,你见过娶了老婆,还住在老婆家里的?”

说着,身子往前一探,带着一脸讥讽冷笑,看着周浩,“同学们,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

“上门女婿,哈哈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都跟着起哄。

“听到了吗,上门女婿啊。啧啧啧,日子不好过吧。有没有给老婆端洗脚水呢,说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让我们也跟着乐呵乐呵。”

李建一脸冷笑,其他人跟着轰然大笑起来。

王洛有些看不下去,刚想要开口说什么,但被周浩拦住了。

“我就算给老婆端洗脚水,也比你现在混得强。最起码我可以开着一百多万的宝马过来,你有吗?我有漂亮的老婆陪着睡觉,你有吗?老婆家里的钱,我随便拿着花,你有吗?”

三个你有吗,将李建说的哑口无言,他一样都比不上,做不到。

“哼,那也是吃软饭的废物,有什么好炫耀的,垃圾!”冷哼一声,算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吃软饭也得有人肯给才行,我老婆就是有钱,就是喜欢让我吃软饭。怎么没有个又有钱又漂亮,身材又一级棒的小富婆,主动找上你呢?不服,你打我啊?”

周浩冷笑着给怼回去,他可以在家忍受秦雨彤母女的刁难和羞辱,那是无法反抗。

可不代表他就是个懦夫,受到别人的羞辱和欺负,不知道还手。

你李建想羞辱我,没门!

“你……哼!”李建被气的够呛,也被噎的跟吃了屎一样,说不出话来。

若是在过去,他此刻肯定抡起酒瓶子砸过去。但现在他不敢这么做,因为周浩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

可以出言羞辱周浩,说他是上门女婿,吃软饭的废物,但真不敢动手打他,怕出现后果承受不起。

周浩就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一样,很是得意,冷冷的瞥了李建一眼,带着不屑之意。

欺负了他好多年,现在终于狠狠报复回来了。

第一次发现,其实这个身份在外面还是挺唬人的。不用白不用,算是她们母女给自己弥补一下心灵上的创伤。

不过,静下心来后,内心又莫名的泛起一丝苦涩。

他只能在外面扯着虎皮装逼,回到家里,还是瞬间变得跟条狗似的,大气不敢喘一下。

青春喂了狗,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熬出头。

在那个家里也能像在外面一样,活的有尊严一点,让自己的青春,掌握一点主动权。

哎……

心情有些烦闷,也顾不上什么家庭条令了,信手拿起一支芙蓉王点上,吧唧吧唧的抽着,缓解内心的痛楚和压抑。

这时,房间内都平缓下来,同学们各自相互闲聊,都是之前玩的不错,平日里走动频繁的一些聚在一起聊天打屁。

周浩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怎么还不开始呢,他可是着急赶回去啊。时间久了,肯定得出问题。

一想到秦雨彤那爆发式的火山,浑身就是一阵胆寒。

“王洛,这怎么还不开始,等谁呢?”周浩看向王洛,尽可能掩饰内心的焦急情绪。

“嘿嘿,当然是等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跟你还有点亲密关系。”说道这里,王洛神秘一笑,凑过来,小声道:“你的初恋情人,当年咱们的校花女神薛沐婉。”

相关文章:

电影院揉女朋友奶头*帮我洗澡然后就那个了

慢一点动好涨好烫_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抱起来一边走一边动,尿道孔可以插吗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疯狂的交换女友第一部,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