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前夫谋婚:娇妻乖乖的》小说(原文试读)

2021-11-12 15:00 · 新商盟

第17章 我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那人松开了叶子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整个人后退了两步。

乔律言抬手拽过叶子夏,趁着她还呆楞着,伸手覆上了她的眼睛。

微热的指尖让她的眼皮微微颤抖,然后她听到他低声在她耳边道:“闭上眼睛,乖一点……”

语气温柔又缱绻。

莫名的,叶子夏当真听话地闭上了眼。

看着眼前听话的小女人,乔律言勾了勾唇,然后将她挡在自己的身后,望向还在哀嚎的男人,轻笑道:“赵……赵赫对吧?”

被叫到名字的人,打了个激灵,捂着眼睛抬起头,就看到乔律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疼痛加上惊吓,让他的酒彻底醒了,颤巍巍道:“乔律言……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对你刚刚的话,提出一些反驳,我不是装猖狂……”他的话说到一半,抬起长腿,将眼前的男人踹到了地上,然后弯下身子,伸出手扼住他的脖颈,缺氧和胸口的闷疼让赵赫整张脸憋的通紫,一句话都说不出。

猩红的血液从他的唇角流下来,乔律言眯眼瞧着他,冷声道:“我是真猖狂!”

“咳咳……乔律言,你……你想杀人吗……”

“杀人?”乔律言手下的力道又重了一下,看着手底下的人半死不活的样子,他笑了笑:“杀你,我不用亲自动手。要知道,我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赵赫彻底说不出话了一双眼睛因为缺氧充了血,叶子夏站在一旁,总觉得不对劲,壮着胆子睁开眼,就看到乔律言一身肃杀的掐着赵赫。

她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赶忙上前:“他要死了!”

乔律言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都吓白了,皱了皱眉:“不是叫你闭眼等着吗?就这么不听话?”

叶子夏哪里还管的上得罪不得罪他,伸手去掰他掐着赵赫的手,急声道:“乔律言,杀人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你是怕他死了,还是怕我会坐牢?嗯?”突然的,他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叶子夏心说他真的有病,人命关天的事情,在他的眼里就跟小事一样,咬了咬唇,她道:“这件事是因为我引起的,我不想你有事!”

乔律言微微一愣,随后笑了,收回自己的手,笑道:“那就听你的。”

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赵赫有些受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人趴在地上,像只苟延残喘的老狗,乔律言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掏出手帕,擦了擦沾染在指尖的血迹。

洁白的帕子瞬间像是盛开了一朵红梅。

叶子夏看着他将那帕子丢在赵赫身旁,像是在看一件垃圾,整个人都忍不住战栗了起来。

这个男人,真的太恐怖了……

像是感觉到了叶子夏的恐惧,乔律言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冷声道:“怕了?”

叶子夏没有说话。

他不以为然,又看向赵赫,提醒道:“记住,就算乔家真的倒了台,你们赵家也上不了乔家的台面。命我给你留着,但留多久,就看你自己了……”

说着,他低头在叶子夏耳侧落下一个吻。

冰凉的唇,如同他这个人一样,让人颤抖,叶子夏下意识的要躲掉,结果却被他攥住了腰身。

挣脱,似乎再也不会那么容易。

叶子夏不知道乔律言最后怎么处理赵赫的,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处理了那个胖子。

她不敢问,他有他的处事手段,她只能当个瞎子聋子。

但毕竟亲眼目睹了一场杀人未遂的场面,她就是不想去想,脑子里都不断涌现赵赫那奄奄一息的模样。

连带着她看着乔律言,都觉得恐怖。别墅里安静的吓人,乔律言在换衣服,她想离开,但又不敢动。

只能看着他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的脱光了自己,然后又换上了一条黑色的长裤。

他赤脚站在地上上身裸露着,宽肩窄腰,身材好的比模特还要标准,叶子夏低着头不敢看他,手指攥着裙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乔先生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她的话还没说完,乔律言丢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抬了抬手,打断她,然后接起电话:“喂?”

叶子夏看着他皱着眉对着电话里吩咐着什么,默默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她想这个时候她如果开口提季绍辉,应该不会让眼前这个活阎王开心的。

良久,乔律言挂了电话,但显然是有些不高兴的。

手机被他摔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叶子夏咬了咬唇:“乔先生……

“嗯?”

“我先生他……”

“你先生?”他有点不喜欢这个名词:“他拿到合同了,然后把你抵给我了。”

“什么?”叶子夏有些没明白,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乔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乔律言低头看着她,黑色的裤子松垮垮的挂在腰间,一双眼睛带着讥讽:“我的意思就是,你被季绍辉丢在这里了,他自己回去了。叶子夏,你怎么在垃圾堆里找老公呢?嗯?”

季绍辉真的把她丢这里了。

虽然早就想到了,但亲耳听到时,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深吸了口气,她佯装平静地开口,“乔先生,请问,我要陪你多久才能抵过那张合同?”

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平静,乔律言就越觉得胸闷,他宁可她跳起来大声说自己不愿意,可她什么也不说。

只是淡淡的瞧着他。好像一切事情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那张脸漂亮是漂亮,可就是像一具木偶,让他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眼底闪过一丝阴冷,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和自己的距离拉近,近到呼吸交缠,体温交错。

“季绍辉这么对你,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叶子夏垂下的手渐渐攥成拳,又缓缓松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想没必要跟乔先生你说,你和我们的交易无非就是你给合同,我……陪你,我会做到一个交易物品该有的样子,同时我希望乔先生也会如此。”

“哈……”乔律言楞了一下,随后冷笑出声,脸上的表情寒凉的如同彻骨寒冰,他直视叶子夏那强装镇定的眼睛,寒声道:“既然你愿意为了季绍辉做一个交易物,那很好,我满足你。不过,你该知道什么才叫做交易物该有的样子。换衣服,跟我走……”

“去哪儿?”

乔律言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讥讽地笑,“交易物品有权利问主人带你去哪儿吗?”

叶子夏怎么也想不到,乔律言会带着她去应酬。

看着眼前的高档酒楼,叶子夏有些发慌,但眼前的男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索性跟了上去。

在服务生的引领下来到了一间豪华包厢,乔律言看了叶子夏一眼,轻笑,“需要我再强调一下交易物品的样子吗?如果你现在说想回去,我倒是可以考虑……”

叶子夏看着他,淡淡道:“乔先生,我没有说想回去。”

“很好。”

包厢的门被推开,食物的香气夹杂着烟酒的味道迎面而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烟嗓响起:“哟,贤侄来了,接到你电话电话,还以为你开玩笑呢,你不是最烦跟我们吃饭吗?今天怎么赏脸了?”

第18章 很疼啊,乔律言

叶子夏抬头看过去,就见包厢里坐着五六个中年男人。

一个个油光满面,看起来就是土老板的样子。

乔律言瞥了一眼叶子夏,又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男人,笑了一声,道:“今晚恰好在附近,听说周叔有饭局,想着之前一直没时间好好和周叔坐一坐,今儿就过来瞧瞧。”

叶子夏的眼力不错,这几个人确实都是暴发户,乔律言基本上不会跟这种人来往,但那位周叔早些年和乔律言的父亲在一个地方当过兵,因此,乔律言多少还会卖他一些面子。

乔律言这种人物,一般的暴发户难得碰上,恭维了许久,他才带着叶子夏坐了上席。

然而叶子夏刚坐下,就听他在一旁漫不经心地开了口,“难得见到各位长辈,按理说我应该喝一杯,但最近肠胃病犯了几次,酒是不敢再沾了,不过今天我倒是带了一个能喝的秘书,替我敬各位长辈了。”

叶子夏明白,他这是故意的,故意找这样一个他从来不会参加的场合来整她。

她根本没得选!

看着几位老板面面相觑的模样。

叶子夏一咬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强撑起一个笑来,冲那位周老板道:“我替乔先生敬周老板一杯,先干为敬。”

话说完,趁着那位周老板还一脸不明所以的时候,她一仰头,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土老板不懂酒,上好的红酒醒的时间太长已经变得酸涩难咽,感受着酒精滑过食道又抵达胃里的感觉,她有些难受。

心里盘算着这样应该能让乔律言满意了,然而却没发现坐在位子上的人目光越来越冷。

她敬了一圈,五六杯红酒下肚,因为喝的急,后劲儿还没上来,撑着回到座位上,乔律言看着她因为喝酒而变得绯红的脸颊,一双浓黑的眉,无意识的微微挑了挑。

不懂酒,不代表不懂人情世故。

周老板一眼就看出来叶子夏不是乔律言找的作陪公关,咳了一声,笑道:“贤侄你看这酒也喝了,叶小姐女孩子家家不好喝太多,你点几个菜,咱们吃一吃谈谈事才是正经的。”

乔律言跟他们哪里有什么事情可谈的,简单的敷衍了两句,就冷冷的看向叶子夏,她的酒劲儿差不多开始上来了。

整个人脑子晕乎乎的。尤其是一旁坐着的乔律言,整个人在不停的晃。她皱了皱眉,伸手扶住他,低声道:“我好像开始晕了。”

乔律言显然对叶子夏这种直白的醉酒模式有些没反应过来,挑了挑眉,看着她微微呆愣的模样,冷声道:“这才哪到哪,晕了怎么行?”

叶子夏知道自己醉了,除了头晕,好在头脑还是清醒的,乔律言如果想整她,那她这种程度确实不算什么。

咬了咬牙,她小声道:“那我去趟洗手间可以吗?”

乔律言没说话。

叶子夏当他默许了,慢慢的站起身,看着几个打转的老板们,强撑精神道:“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话没说完,腰间一紧,身子已经被一旁的乔律言半抱半提了起来。

她被抓的有些疼,但又不敢乱动,抬起头,看着他重影的侧脸:“乔先生,我自己能行……”

乔律言看都没有看她,只是看向周老板,一只手依旧强硬的攥着叶子夏的腰身,低声道:“替酒差了一些,再不把她拎走,恐怕周叔这顿饭也吃不下去了。今儿是我的问题,这样吧,后天我做东,亲自宴请各位老板向各位致歉了。”

他道歉,那些老板们哪里敢接着,一个个客气了两句。乔律言也没了耐性,紧攥着叶子夏的腰身朝包厢外走去。

叶子夏脑子开始木了。

加上乔律言抓的她实在疼得厉害,她晃了晃脑袋,伸手推了他一把:“很疼啊,乔律言。”

这一推,没想到她的指甲划过了他的手背,留下了一道抓痕。

乔律言皱了皱眉,伸手扣住她的肩膀,让她直视自己:“叶子夏,看清楚我是谁,再敢胡闹,我就整死季绍辉你信不信。”

叶子夏一愣,当真乖乖的不敢动了。

但因为酒精而烧的通红的眼睛有些湿润。

乔律言被她这种眼神看的有些别扭,皱了皱眉,干脆别过头去不再看她,然后拽着她走出了酒楼。

妈的,他不是来亲自教她怎么做一个交易物品吗,最后竟然还被这野猫抓了一下。他是该考虑剁了她这双爪子。

好在叶子夏真的是个酒品不差的人,一路上坐在车里都安安静静的,好像根本没有这号人物,乔律言开着车,偶尔扭头看她一眼。

就能看到她浓密漆黑的睫毛微微的颤抖,她没有睡,只是在闭着眼。

“叶子夏,你知道交易物品的定义了吗?”乔律言扭头看了她一眼,冷笑道:“季绍辉把你送到我的床上,你有没有想过我玩腻了你,也会把你送到别人的床上,这样,你还想当交易物品吗?”

叶子夏闭着眼,他的话像刺一样不留余地的刺进她的心里。

半响,她极为冷静地开口,“乔先生,你能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吗?”

“嗯?”

她睁开眼睛,眼底有一些茫然:“一个玩腻了我的具体时间,我想知道,然后做一做打算。”

乔律言挑了挑眉:“告诉你又怎么样?你还要回季绍辉那里吗?”

叶子夏顿了顿,觉得自己确实要回去拿一下离婚协议,于是点了点头:“嗯,还是要回去的……”

身下的车子猛地顿住,叶子夏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幸好胸前的安全带才没冲出去。

她吓得有些精神了,不明所以的看向脸色冰冷的乔律言:“乔先生?忘了什么东西吗?”

乔律言冷冷瞧着她,突然笑了一声:“叶子夏,你他妈真是贱骨头!”

叶子夏被吼得耳膜发疼,愣了愣,眼眶倏得一红,委屈得像个小孩:“我怎么了,乔先生?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我?”

喝醉了的人,脾气说来就来。

水眸里立刻染上了雾气,氤氲一片,她撇着殷红欲滴的唇瓣,呢喃道:“我明明很努力的想要好好生活,可是没有人帮我……”

越说她心里越难受,眼角竟然有了湿意,“如果不是季绍辉我早就死了,我答应了要报答他的。他也答应了我,只要搞定了合同,就会跟我离婚。那样我就再也不欠他什么了,就可以离开,解脱了。”

乔律言听了,阴鸷的眼微微一眯,紧抿的薄唇浅浅勾起。

季绍辉居然那么好心,救过她的命?

救了她命,她就以身相许嫁给他?

于是这蠢货就这样随便别人拿她来换利益!

相关文章:

用毛笔轻刷花缝|扯下她的亵裤

老公是个唇膏男/下身还连在一起就做饭

《浮生有幸相思未负》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经典:《卜他年白头永偕》原文TXT小说阅读

男朋友让把腿张的开点:夜场的佳丽出台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