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小男生雀雀_美妇湿透娇羞紧窄迎合

2021-11-12 15:20 · 新商盟

蒋依依难得温顺的一面,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蒋依依拿着刀从厨房里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我艹,这娘们没必要吧,我只是一个晚上没有回来而已。”

小声地谩骂,我抓紧了沙发边缘,赶紧慢慢地站起来,身子微微颤抖,指着蒋依依说:“那个,有话好好说,不要乱来啊,这样是要坐牢的。”

蒋依依根本不理会我,拿着刀直接朝着我脑门的位置比划着,“你最好赶紧闭嘴,不然一会儿惹怒了我,我让你这辈子都和女人无缘!”

不止是我,就连拿东西似乎也害怕了,一下子垂了下去。

“那个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我试图安抚蒋依依的心情,张开双手看着她心平气和地说到。

我的这个方法似乎一点也没有用,蒋依依冷笑着说:“你想要成为太监吗?我很愿意成全你!”

“你不是让我去勾引叶兰,让我跟她上床吗?”来不及多想,我可不想真的成为一个阉人,脱口而出。

蒋依依手里的刀突然放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我问到:“你,已经和她上床了?”

“嗯嗯。”我点了点头,看蒋依依总算是缓和了很多,沉默了许久.......

看她愣在原地不动,我总算松懈下来,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

今天晚上和叶兰在外面野战,不光衣服裤子弄脏了,就连身上都还带着泥土的气息,得好好地洗洗了。

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脱着衣服,温热的水让我觉得非常惬意温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刚刚叶兰温热的舌头舒缓下体的感觉,简直快活似神仙。

蒋依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使劲地拍着卫生间的门,实在是担心她手里的刀,“那个,你快去休息吧,已经不早了,我在洗澡。”

故意把水开得打了很多,过了很久,外面总算是没有了动静,侧耳伏在门边倾听,看来蒋依依已经回去休息了。

我长长地输了一口气,一边吹着哨子一边搓着身上。

洗漱完,总算是能和柔软的大床连为一体了,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重重地踹了一脚。

睁开眼一看,是蒋依依,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看着眼神凶恶的蒋依依问到:“大早上的你又发什么神经,不用去上班了吗?”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直接扔了一张银行卡在床上。

“你已经被开除了,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了!卡里有三十万就当我给你的分手费,拿了钱赶紧走人,我不想再看见你!”沉重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蒋依依提着包直接走出了房间。

无奈地摊开手喃喃自语:“就这样,被开除了?”

心里暗自自嘲:也是,眼下我莫名其妙被开除了,她给我的任务也完不成了,自然要把我一脚踹开了。罢了,反正对于她而言,我本来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自我安慰,但是心里还是很难过。

穿好衣物,那好床上的银行卡,“呵,三十万,加上昨天兰姐的十万,也有四十万了,不算亏吧。”

四十万已经够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白手起家了,整理好简单的衣物准备离开,下楼的那一刻,我居然开始怀念起来。

蒋依依虽然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但是因为宋老板的事情,肯定在公司收了不少气。

要不是为了帮我,她也不必这样,我熊陵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把简单的行李扔回去,我买菜开始做起晚饭来。

到了下午,家里被我打扫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一心期待着蒋依依能赶快回来。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的肚子早就叫了不知道多少回了,饭菜也是热了又热,依旧不见蒋依依的身影。

趴在餐桌上眯了一会儿,午夜十二点,门外的动静和窗外的冷风突然把我弄醒,我赶紧跑了出去。

蒋依依踉踉跄跄,一颠一倒地走进了客厅。

赶紧上前伸手扶住了浑身都是酒气的蒋依依,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瞪大眼睛缓了很久,才翘着兰花指指着我说:“怎么是你?我不是已经叫你滚了吗?你怎么还不走?”

话说完,蒋依依甩开我的手,提着包一摇一晃地朝沙发奔去,还没到沙发前面,到先跌坐上去。

倒在沙发上,小声地哼着。

我赶紧走上去,温柔地问到:“你怎么喝那么多酒?”

蒋依依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倒在我的怀里,眼睛时而睁开时而闭上,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地说:“你管那么多干嘛?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她的脸尚微微泛红,身体在我的怀里蹭来蹭去,一只手突然拍在我的大腿根部。

身体瞬间像是被电触了一般,愣了两秒,马上扶着她说:“你这样的美女,有谁会不喜欢呢?”

我的话刚说完,蒋依依就抬头盯着我,妩媚的眼神让我浑身发痒。

她的指尖在我的脸部轮廓线上慢慢地滑动着,声音极其暧昧地看着我说:“不,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想上我而已.......”

说完还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吐了一口热气,热气中夹杂着酒精的香甜和暖暖的气流。

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蒋依依突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耳边柔声地说到:“你,想不想上我?”

暖暖的气流慢慢地从耳朵里渗入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身体很快有了反应。

她的胸贴我很近,软软的,可能是酒精的缘故,蒋依依的身体发热,就连胸都散发着热气。

这样的女人摆在自己的眼前,极具诱惑,我把蒋依依按倒在沙发上,双手直接伸进了她温热的胸里。

蒋依依猛地坐起来,瞬间清醒,脸上的泛红也逐渐冷却了。

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空旷的客厅里回荡着那刺耳的声音,坐直身子拉了拉衣服,冷眼看着我,“你这样的废物,也想上我?”

捂着火辣辣的脸,本来就是自己趁人之危,再加上自己寄人篱下,不好反驳。

我低着头,捂着自己火生疼的脸说:“你打吧,只要你能高兴,我愿意让你打!我这样的人的确一无是处,就连唯一亲人都是在你的帮助下才保住了性命,我熊陵虽然没有别的本事,但是知恩图报还是知道的,所以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就尽管吩咐,我会尽力去完成。”

蒋依依扭了扭脖子,坐在我的面前说:“行,现在我还真的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你说,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给你办到。”我赶紧夸下海口说到。

蒋依依放在缠绕着的美腿,“温州会所,你还记得吧?”

温州会所?

“就是那天你把我带回来的地方。”蒋依依一提醒,我立马知道怎么回事了。

赶紧点了点头,她继续说:“为了给你办的好事擦干净屁股,我已经把这个会所转让给宋老板了。”

“啊!”很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蒋依依居然会为了我,把会所转让给姓宋的那个臭男人!

“对,对了,你刚刚说要我做什么?”暗自窃喜,我赶紧问到。

相关文章:

蜜汁满满(h)软糖糖香蕉|她握着他的坐了下去

小说高黄全肉 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_真人性做爰

两个寂寞的男人压缩包/每一下都深深的撞进我的子宫

热门小说《神秘总裁,夜夜笙歌》全文免费阅读

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市委书记破女下属身子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