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特工王妃不下堂》小说无弹窗+最新章节全文txt

2021-11-13 09:06 · 新商盟

萧玖打开门走了进去,一进去似乎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明明这是第一次来这里,却感觉如此的熟悉,因为这就是他一贯的装饰风格。

冷色调,整个家里全都是冷色调。

就这,之前她嫌弃的要死。

“以后我们结婚了我一定要全换成米色和粉色的,你这个装修风格太冷了,一点暖的感觉都没有。”

“好,以后都听你的,你想装修就怎么装修。”

一切都还跟昨天一样,只可惜,六年了,他依旧喜欢这样的风格,只是乔莉也会喜欢?大概女孩子都不会喜欢这种风格吧?

想到这里萧玖自嘲的笑了,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

萧玖看了看鞋柜,并没有女士的拖鞋,再看看地板,干净的能当镜子,萧玖只好脱了鞋赤脚走了进去。

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敢再走动,只是目光扫过酒柜的时候,桌子上一个小瓶子吸引了她,她又想到了陆亦臣在医院说过的话,她忙走过去将那个小瓶子拿了起来,打开,果然。

满满一瓶的安眠药,萧玖真的被吓到了,他是每天都喝这玩意吗?

正想着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是他回来了?随着那开门声她手里紧握的瓶子居然就落了地。

桌子的位置正对着门,陆亦臣一进来,就这样不经意的四目相对,错愕过后,萧玖忙躬身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瓶子,很气愤的说道:

“你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安眠药?现在医院都有明确规定,安眠药这种东西是绝对不能超量给病患的,这种东西吃多了会死人的,如果睡眠真的不好,治疗的方法也有很多,吃安眠药是最不提倡的,对身体伤害很大的你知不知道?以后不能再吃这些东西了,一颗都不能再吃了。”

萧玖也不知道脑子充了什么血,就这样把瓶子里的安眠药全部倒进了垃圾桶,他身体已经在严重透支了,居然会大量服用安眠药?他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陆亦臣还真是觉得可笑之极:“萧医生来我家私动我的东西不说,竟还堂而皇之的给我上课,不觉得很滑稽?”

对于私动他的东西这一点萧玖也是觉得脸红,她眸子一闪,很强装的说道:“抱歉,职业习惯,但吃安眠药真的不好。”

陆亦臣从她脸上收回了目光,脱下外衣挂在了衣架上,解了解领带,自顾自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没有再管她。

萧玖还真是有些尴尬,也走进了客厅,隔着茶几站在他对面,开口:“我没有想到你会让我来你家。”

“怎么?很意外?”陆亦臣看着她,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怕我吃了你?”

“不。”萧玖连忙回答,连过脑子都没有。

“放心,对于一个忘恩负义,贪慕虚荣的女人我没兴趣。”这句话还是讽刺满满,之后清俊的脸阴郁了下来,洒了她一脸的冷漠,“开始吧,今天只谈我的体检结果。”

听到这儿萧玖松了口气,如此最好。

萧玖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从档案袋里面拿出了他的体检结果,萧玖就开始一张一张的跟他分析,她分析的很细,每个化验单的各个数值都会给他解释一遍。

都解释完了之后她还是将那份她通宵写的调理方案递给了他:“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留这儿了,还有你失眠的事儿,如果你有需要我也可以写一份治疗方案给你,偏方我也有,很管用。”

萧玖说完陆亦臣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萧玖也不确定他刚才到底有没有在听。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像现在,她说完了,他没回应,空气安静的掉一根针,甚至萧玖有些不稳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

直到,陆亦臣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个电话。”陆亦臣淡淡说了一句,起身,拿起电话一边往落地窗前走一边接了起来:“喂,乔乔……对,我现在在家……好,那你等我。”

听到这儿萧玖也大概能猜到电话的内容,她忙站起身来,说道:“既然陆先生有事那我就先走了。”

“萧医生还真是善解人意,我刚要下逐客令。”说着他走到玄关处,又穿上了外衣,整了整领带。

现在跟她被下逐客令有什么区别?

萧玖也忙跟着他走了出去,一起进了电梯,该死的,从18楼到1楼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就是他们两个单独在一个空间里,萧玖就一直盯着跳动的数字。

17、16、15……

期待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见面。”就在萧玖盯着数字看默念着的时候身后陆亦臣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什么?

“六年前都年少无知,不懂什么叫爱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我不想现在再有什么拉扯,下次如果医院再给你这样的工作,我希望你会拒绝。”

年少无知?不懂什么叫爱情?

这是他现在对于六年前他们那一场感情的评价?那他现在一定特别后悔曾经舍命救过她吧?

虽然她也的确不想有什么拉扯,但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如此的让她难受,完全不受控制的鼻尖一酸。

强忍回去,萧玖扬起嘴角,无所谓的笑:“好,正好我也这么想,但毕竟我也只是个打工的,有时候无可奈何,陆先生可以跟陆院长说,以后牵扯到陆先生的工作都可以避开我,谢谢。”

陆亦臣嘴角冷冷的一扯,无可奈何?很好。

“叮”终于是到了,萧玖连忙走出了电梯,觉得刚才那几秒钟的时间真的好漫长。

但一同走出来还是备不住跟他前后脚,刚走出楼栋,就看到乔莉开着车已经等在那里,从乔莉的角度就是两个人一起从家里出来的。

“萧医生?”乔莉连忙下了车,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出来很震惊,萧玖连忙解释:“乔小姐,千万别误会,我是负责陆总体检的医生,过来送体检报告的。”

“原来是这样。”乔莉笑着说道,“真是辛苦了,萧医生,正好到饭点了,我们一起吃饭啊?”

萧玖没有想到乔莉会邀请她一起吃饭,她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还要回医院,你们两个去吧,祝用餐愉快。”

萧玖真的说不好现在是什么心情,在电梯里的那段对话,再加上现在看到他们两个站在自己面前,说不介意那是假的,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

说完这句话,她就要走,但是不想乔莉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臂,很是热情的邀请:“都已经这个点了,你也应该下班了,再说亦臣就是你的病人,跟我们一起吃顿饭也不算是干私事,一起去吧,正好关于亦臣的身体状况我也想问问萧医生呢。”

乔莉都已经这么说了,还真是让萧玖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她有些求助的眼神看向了陆亦臣,他现在不是很讨厌自己吗?应该会拒绝的吧?

“既然乔乔说了那就一起吧,萧医生对我体检的事这么上心,我也理应谢谢萧医生。”

萧玖真的没有想到陆亦臣会这么说,她也真是挖了一个坑自己跳,现在完全骑虎难下,那就硬着头皮一起吧。

“我开车。”陆亦臣说完进了驾驶室,看样子他现在真的是喜欢开车。

乔莉很是热情,挽着萧玖的手臂,要跟她一起坐到后车座,但陆亦臣却说:“乔乔,你经常晕车还是坐前面吧。”

一听到这话乔莉满是被宠爱的甜蜜,然后就坐到了副驾驶上,萧玖独自坐在后车座。

车子发动,陆亦臣侧头看向乔莉,问:“想吃什么?”

乔莉客气的说:“萧医生是客人还是问她吧。”

“不用。”萧玖忙道,“我没什么忌口的,也不挑食,你们定就好了。”

“这样啊……那要吃什么呢?亦臣,你说是去吃中餐,西餐,还是日本料理呀?”

“随你,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

“嗯……那你也不能什么意见都没有啊,让我选择恐惧症都出来了。”乔莉微锁着眉头,说话的声音嗲嗲的。

“那还是西餐吧,我公司附近刚开的那家西餐厅,你不是一直想去试试嘛,今天就去那里。”

“你还记得啊?”

“你喜欢的我当然会记得。”

……

就这样,狭小的空间,三个人,萧玖恨不得马上从这里消失,面对两个人无下限的秀恩爱,她就是一个电灯泡,一个250瓦超大电量的电灯泡。

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报复?

用他现在的幸福来告诉她,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是一种救赎,也好,这跟她当初离开的愿望是一致的。

他幸福就好,这是她欠他的,他要她怎么还她就这么还。

车子在西餐厅的门口停了下来,一下车乔莉还是很热情的过来挽住了她的手臂。

三人在包间就坐,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乔莉先点了单,萧玖推脱不过去,也就随意点了一些。

“跟她一样。”陆亦臣的意思是跟乔莉一样。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收好菜单,走了出去。

萧玖看着乔莉,想到了星辰杂志社的事情,还是谢谢的说道:“上次星辰杂志社的事情我已经听陆先生说了,多谢乔小姐高抬贵手,我那个朋友也是一时糊涂,现在她已经不干这个行当了,不会再打扰乔小姐了。”

“嗯?”乔莉听到这里好像有些茫然,就在这时服务生又返回,很抱歉的看着萧玖解释:“真是抱歉,您刚才点的番茄汁没有了。”

“那就换成黑椒的,谢谢。”

服务生离开了之后乔莉的目光从陆亦臣身上收了回来,大方的笑了笑:“这个萧医生不用放在心上,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入行这么多年,跟狗仔打交道多了,没事。”

“还是谢谢。”萧玖说道。

在等待上餐的这几分钟萧玖也觉得挺难熬的,她就垂着头不去看他们,当自己是空气。

“乔乔,什么时候进组?”陆亦臣侧头问乔莉。

“初步定的是下个月。”乔莉回道,“我听我助理说了,小演员你都帮我物色好了,你那么忙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本来都要全国海选了,你这一敲定真是帮我们省了太多事。”

“跟我还用这么客气?”陆亦臣笑的很自然,“再者,我是这部戏的投资方,主创方面上心也是应该,你可以先见一见那个小家伙,特别可爱。”

“好啊,你的眼光自然错不了。”

果然,他们两个也当她是空气的,这样挺好的,餐一上来她就垂下头开始吃,心里祈祷着这顿饭赶紧结束,赶紧结束。

“萧医生。”

“啊?”萧玖有些在状况外,真希望可以一直把她当空气,“什么?”

“萧医生,亦臣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啊?”乔莉很关心的问。

“我已经跟陆先生详细的说过了,乔小姐可以问他。”

“他就是不老实啊,每次都死扛,要不这样,萧医生,给我留个电话?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再咨询你?”

萧玖能说不吗?

“好。”萧玖现在都觉得笑起来特别假,她和乔莉互留了电话,看了看外面,天已经渐渐黑了,说也奇怪了,连伊和小雨滴是不是都已经习惯她每晚加班了?现在连电话都不打过来问一下了。

而且,见鬼的,为什么这顿饭吃的这么慢?一会儿该不会还要坐他们的车回去吧?

正想着她的手机响了,看到是医院的电话她竟然暗自,连忙接起来:“喂,是不是出事了?”

“对啊,就是上次那个跳楼的,真是气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藏了刀片,我就出去了那么一小会他就又割腕了。”

“什么?”萧玖一听也是气炸了肺,当时为了抢救他废了那么大的劲儿,现在又寻死?!

“好,我马上就过去。”

萧玖放下电话很抱歉的对陆亦臣和乔莉说道:“抱歉,我的病人出了些状况,我必须要回医院了。”

“好,萧医生路上小心。”

“嗯。”萧玖匆匆应了一声,拿过包包就急匆匆往外跑,可跑的急膝盖正好撞到桌角,一个踉跄就跌到了陆亦臣的怀,她慌忙推开他站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萧玖觉得糗大了,涨红着脸用最快的速度捂着膝盖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她走之后几分钟陆亦臣说道:“我们也走吧?”

“好。”

乔莉挽着他的手臂从餐厅走出来,可刚走出来就有一个服务生追回来,问向乔莉:“这位小姐,这是不是您掉的耳钉?在您刚才用餐的地上捡到的。”

乔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再看看这颗耳钉,回道:“不是我的啊,是不是萧医生的?”

陆亦臣看着这颗耳钉愣了那么几秒,然后从服务生手里拿了过来:“谢谢,等抽空我会还给她。”

陆亦臣将这颗耳钉紧紧地攥在了手里,感觉很烫,像是要烫伤他的手心,而乔莉并没有发现他眼底细微的变化,还是挽着他的手臂一脸甜蜜的问道:“亦臣,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又上了很多新电影。”

“改天吧,我这两天很忙,想回去睡一觉。”

乔莉有些扫兴的嘟嘟嘴:“那好吧,那就等下一次。”

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萧玖脱了无菌衣,先去清洁区洗了个手,然后拿着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

正准备要洗澡的时候,这才发现她左耳的耳钉不见了,她连忙在浴室里找了一圈,又去换衣间找了一圈,然后沿着刚才她走过的路,又回到手术室找了一遍。

哪里都没有找到,看到刚才她的助理医生经过,她连忙的问道:“小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一颗耳钉啊?和这个一模一样的。”

萧玖摘下她右耳的耳钉给小唐看,小唐摇了摇头:“没有看到啊。”

“谢谢啊,我自己再找一找。”

耳钉本来目标又小,萧玖到处找了怎么都找不到,她忽然想到了西餐厅,不会掉到餐厅了吧?

她连忙又打车到了餐厅,这会儿餐厅正准备打烊,果然问对了服务员,服务员告诉她的确是落在餐厅了,不过现在在陆亦臣的手上。

陆亦臣?

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结果,比真正丢了还要糟糕。

是不是冥冥之中都有安排?当初这对耳钉是她过生日的时候他送的,现在居然又回到了他的手上,那她要怎么办?

就这样物归原主,还是要回来?

萧玖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他也应该睡了吧?那就明天再说吧。

还是跟往常一样,回到出租屋的时候,连伊已经抱着小雨滴睡下了,萧玖还真的是忍不住苦笑,这个小丫头,有奶就是娘。

敢情现在他们两个看起来像亲生母女,她倒是像她干妈了,不过这样也好,她整天这么忙,有连伊照顾她她也放心。

次日,萧玖早早的就去了医院,连伊就带着小雨滴去陆氏娱乐,电话她已经接到了,说是今天过去就可以签约。

林为都已经帮小雨滴安排好了,有声乐老师,也有专门的表演老师,还有照顾她生活的助理,一切都是按照大明星的规格来的。

连伊真的是不敢相信,果然长得萌长得漂亮就是容易讨人喜欢,这里的叔叔阿姨们都非常的喜欢小雨滴,每个人都过来亲亲抱抱。

“小雨滴,你这规格也太高了,就这种包装法,你马上就要成红遍全国的小童星了。”

连伊也真的是长见识了,当了狗仔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正的要正面跟娱乐圈明星沾上关系了。

“干妈,等小雨滴真的赚到了钱,一定给你和妈咪买大房子。”

“好,干妈等着。”

连伊便作为她的监护人,给小雨滴签了约,这下子小雨滴就成真正的签约小艺人了,而且被告知下个月就要进组,是年度大制作的一部古装戏,演女主小时候。

虽然只有一两集的戏份,但却是非常重要的,连伊真觉得像是做梦一样,运气呀运气,命运啊命运。

有那么多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几十年,最后还是个跑龙套的,现在小雨滴马上就要一步登天了。

负责小雨滴的工作人员在跟连伊讲着一些注意事项,小雨滴就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她还小,不懂什么大红大紫,也不懂得什么名利,她一心想着要赚钱,要换大房子,要成为一个小歌星。

“帅叔叔!”看到陆亦臣走了过来小雨滴很是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就朝他跑了过去。

陆亦臣躬下了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虽然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感觉一切都那么的自然。

“那些叔叔们都给你安排好了吗?”

“嗯。”小雨滴点了点头,“谢谢帅叔叔,等我长大了一定会报答你的。”

“好啊,叔叔等着你的报答。”

这时跟在陆亦臣后面的乔莉看到这个小家伙也是喜爱的不得了,忙问:“这就是昨天你跟我说的那个小家伙?”

“是。”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可爱呀?”乔莉看到小雨滴也是喜爱得不得了,连忙从陆亦臣的怀里抱了过来。

“谢谢阿姨。”小雨滴笑了笑,看着她问,“你是帅叔叔的……嗯……太太吗?”

一听到这句话乔莉真的是忍不住笑喷:“你这个小丫头懂得这么多呀。”

“嗯。”小雨滴点了点头,“我妈咪说了一个男人要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一男一女在一起才能生孩子。”

嗯?

乔莉还真是忍不住苦笑:“你妈咪说的很对。”

陆亦臣还是将她从乔莉给怀里抱了过来,然后跟她解释着:“小雨滴,你不是说你会演戏吗?那叔叔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就跟着这个阿姨,你演她的小时候,怎么样?”

“好,我一定会加油的。”

“你放心吧,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儿,一定是全组的群宠,肯定所有人稀罕还稀罕不够呢。”乔莉说道。

“好,小雨滴加油。”

“那叔叔你会给我很多很多的钱吗?我想换大房子,因为我妈咪每天工作都很累。”

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让人暖心,陆亦臣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会,正好叔叔也是做房地产的,你要是中意哪套房子,叔叔可以直接送你。”

一听到这句话乔莉真的是吓了一跳,虽然陆亦臣有的是钱,一套房子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但也不至于这么大方吧?

“不不不,我妈咪说了无功不受禄,不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叔叔,我会好好演戏的,你只要给我我应该拿的那一部分就行了,要不然我妈咪会生气的。”

这句话说的完全就是一个大人,陆亦臣也是觉得意外,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丫头了。

放开了这个小丫头乔莉跟着陆亦臣进了电梯,忍不住问道:“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竟然这么喜欢孩子?”

“也没有,就是觉得跟她特别有眼缘。”

眼缘?

“再有眼缘也不至于几千万的房子说送就送吧?真不是你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乔莉真的觉得有些琢磨不透这个男人。

而陆亦臣也只是冷冷的解释:“不是,昨天刚见她第一面,眼缘这种东西跟见几面没有关系,就是莫名觉得特别有亲切感,父亲很早就过世了,一直由妈妈带,也的确挺可怜的。”

乔莉认识陆亦臣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善心泛滥的人,相反,在生意场上从来都是铁血手腕。

就像这一次,那个邢山试图跟他叫板,截了他的货,觉得他是一个外来的投资商,还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结果呢?

几天的时间,邢山的建筑公司就被宣告破产,那么大的企业竟然说倒下就倒下了,其中用到的手段乔莉不知道也不敢问。

但她知道一定跟陆亦臣有关,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对一个小丫头温柔备至,也真的是反差很大。

好像越接触这个男人就越看不透这个男人,然,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不断给她的神秘感,才让她越陷越深,越觉得这个男人的魅力之大。

“人还真是有两面,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孩子,而且应该还是个女儿控吧?要等以后我们两个也生个女儿,那样就……”

乔莉忍不住畅想着,等他们以后也有一个女儿,陆亦臣就像刚才那样的温柔,那他们一家三口多幸福。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陆亦臣就打断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不是跟导演约了谈剧本吗?不要让导演等太久,戏马上就要开拍了,要是这个时候被曝出你耍大牌,不好。”

乔莉看了看时间,还真是到点了,说道:“那好吧,我先过去了,你千万要注意休息,不要那么累了,工作也不是一天做的。”

“知道。”

乔莉走了陆亦臣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刚脱下外衣来往沙发上一搭,口袋里的那颗耳钉就掉到了地上。

看到这颗耳钉他的眼神一凝,一下子就好像回到了六年前,好像又看到了萧玖收到耳钉时兴奋的脸。

该死!

因为这颗耳钉的关系萧玖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宁的,都一直在纠结当中,她到底应该就这样不了了之,还是应该找他要回来?

他刚提醒过她,不想两个人再单独见面,萧玖手里拿着另一颗耳钉,她在想,是不是天意如此?应该彻底的跟那个男人做个了断?

但是,对她来说,如何跟那个男人做个了断?小雨滴就是她跟那个男人的,她会照顾小雨滴一辈子,也就是说她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那个男人的影子。

就在纠结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那一串号码她整颗心都跳动得毫无章法。

怎么可能会是他打来的?

萧玖居然有些不敢接,就在来电铃声快结束的时候,她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你有东西落在我这里。”电话那头的陆亦臣口气很生硬,像是暗藏了一股什么情绪。

“哦。”萧玖有些机械的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已经听餐厅的服务生说了,给您添麻烦了。”

“你若还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不是说不想跟她单独见面了吗?

萧玖忙道:“我听高主任说陆院长这几天就要回来了,如果你不想见我,你可以把东西给陆院长,让陆院长……”

“我说让你自己过来拿,你听不懂我的话?”陆亦臣态度很凶的,就像欠了他五百万一样。

凶什么凶?她也不想掉的。

“好,那下了班我在你楼下等你吧。”萧玖说完了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

下了班萧玖打车到了他的小区,就站在他的楼下等他,跟上次在文姜广场一样,也是等了他好长的时间,天也慢慢的黑了下来。

当看到他的车驶进车库的时候萧玖迈步朝他走了过去,陆亦臣从车上下来,他好像真的不喜欢用司机,一直都是自己开车。

萧玖就站在车库外等他,陆亦臣走了出来,站到了她的跟前,很干脆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那颗耳钉还给了她。

“谢谢。”萧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连忙接过了耳钉,转身就要走,但是他却叫住了她:“萧玖。”

萧玖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看向他,他的脸色很阴沉,就如在电话里他的口气一样,像是暗藏着什么情绪,给她的感觉将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萧玖,不要再跟我玩这些欲擒故纵的把戏,真的很low。”

欲擒故纵的把戏?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萧小姐心里清楚。”陆亦臣黑眸压下,那种暗藏的情绪在慢慢的往外释放。

“你觉得我是故意的,我在玩欲擒故纵?”萧玖一时间觉得胸口一闷,他是这么想的?

“难道不是?”陆亦臣毫不客气的说道,“也许你进光明医院只是一种巧合,可后来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巧合两个字可以解释的过去?成了我的负责医生,三番两次给我打电话,又故意把我送给你的耳钉掉在了我的脚边,难道欲擒故纵的还不够明显?觉得这样我就可以心软,就可以原谅你曾经犯过的错?”

“故意?”萧玖觉得很是心痛的笑了,“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故意的?”

“到底是不是故意你心里清楚。”陆亦臣眼底的恨意越发的浓重,“萧玖,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贪慕虚荣狠心的女人,想不到你如此有心计,你是看到我现在好好的,生意又做得这么大,就想重回我的怀抱了对吧?又想做回你的豪门太太了对吧?”

“陆亦臣!”萧玖在听到这些话之后,觉得不由得全身都在发抖,“你可以报复我,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人格!”

“人格?你有吗?”陆亦臣眸色冷厉的反问,“当初你为什么会离开我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不就是因为听到医生说我有可能会全身瘫痪,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你才离开的吗?

如此忘恩负义,没有道德底线的女人,现在站在我面前谈什么人格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当初看我处境不好就跑,现在看到我好好的又想回来投怀送抱,你还真的是贱得可以!”

“啪!”随着他的话落萧玖一个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很本能的就这样给了他一耳光,打完之后她也惊讶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举动。

但,更多的是心痛,一种要把她心脏生生捏碎的痛……

相关文章:

掀起老师短裙进入_1个女m的初次调教经历

少爷太深了要坏掉了h;英语老师为什么都很洋气

毛还没长齐的小女娃/王爷在军营要了她

8号娇宠宝贝你要乖,想和男朋友分手该咋说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