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系列高H小说_女友被别人灌浆_妙医圣手

2021-11-13 20:51 · 新商盟

他有些愠怒道:“你捐的钱是慈善机械,说白了也是为了名声,而且这些钱全部用于医疗,我们医者靠医术仁心吃饭,而不是靠你们这些伪企业家养的。”

华老越想越怒,他喝道:“贵公子的病,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治不了。”

说完拂袖离去。

“华老……华老……”冯致远见华老离去,不由得恨恨得瞪了一肯苏芝。

而此时刘主任走了过来,同样看了一下伤情,带着媚笑说道:“冯少已经没有大碍了,请两位放心。”

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儿就麻烦刘主任了。”

刘主任受宠若惊的说道:“冯总客气了,都是应该的,冯总与冯夫人可以先去休息了,我这就把冯少转入贵宾房。”

冯致远点点头,与苏芝一起走出病房。

刘主任一转身,看到伤者身上十几根银针,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针灸吗,拔下去。”

一边的李强犹豫的说道:“可是叶皓轩说银针暂时不能拔下来。”

“叶皓轩是主任还是我是主任?”刘主任登时有些不悦。

李强登时怒了,但刘主任在医院势大,他也不敢反驳,当下咬牙将这银针取下来,然后便离开了。

刘主任冷哼一声,心中却是喜滋滋的,这冯少看起来问题不大,这么好的一个讨好冯总的机会,就这样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而他还没笑出声,只听病床的仪器上发出滴滴刺耳的警报声。

刘主任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他只觉得头皮一炸,只见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猛然有了异变,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而且伤者呼吸有鸣音,口冒血水。

“快去请华老……”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流。

还未走远的华老被院长好说歹说苦苦哀求的请了回来。

而手术室中现在又乱做一团。

华老看了一下伤者,喝道:“他身上的银针呢?”

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滚,结结巴巴的说道:“拔……拔了……”

“胡闹,病人情况不稳定,全靠银针吊命,你怎么就拔了?”

“不是我拔的。”刘主任战战兢兢的说道。

李强一见刘主任要拿自己当替死鬼了,连忙上前惊道:“冯总,这是刘主任命令我拔的……”

冯致远几乎杀人的心都有了,他猛的瞪向刘主任,恨不得把刘主任抽筋扒皮了。

“那……在插上去行不行?”刘主任惊慌地说。

华老摇摇头道:“不行,针灸远比表面的复杂,要施针者根据病情的急缓,其深度,韧度,以及气道都不相同,这样贸然插进去,情况会更坏。”

“你这个混蛋,我儿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杀了你……”苏芝骤然听到恶耗,一点也不顾形象的扑向刘主任,又撕又咬的。

刘主任一声惨叫,脸上手上立时多了一些血淋淋的伤口。

还好冯致远为人沉稳,虽然儿子的事情令他痛心,但还是不失长老风范,他命保镖拉开苏芝。

他向华老恳求道:“华老,就请你想想办法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华老拿起针银,只见银针细如发丝其韧度也象头发般的柔软,他实在是想不通叶皓轩是怎么将这么软的针刺入人体内的。

当下他叹口气道:“恕我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找刚才那位实习医生,也许他有办法。”

冯致远面色一沉,但为了儿子,还是点点头。

“要抓紧时间,贵公子恐怕撑不了多久。”华老丢下这一句话便即离开。

冯致远当即冷冷的瞥了一眼刘主任,然后大步离开。

刘主任心如死灰,连忙跑上前说道:“冯总,那实习生叫叶皓轩,是清源医科大学的学生,在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现在估计回校了吧。”

冯致远站定身形,冷冷的扫了一眼刘主任,沉声道:“我儿子要是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刘主任,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刘主任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回到宿舍之后收拾了一个简单的行礼,叶皓轩便离开了医院的宿舍。

搭上最后一往通往学校的公交,径自回校去了。

而当他刚刚下车,走到校门口,只听轰鸣的马达声音在从身后传来。

一辆黑色别克猛的停在了叶皓轩的面前,紧接着几名目光凌厉的人从车上下来。

叶皓轩认得这些人,正是刚刚那位冯总的保镖。

为首的一名保镖拦住叶皓轩的去路冷声说道:“冯少病情有变,冯总让你回去一趟。”

这些保镖面色冷厉,态度恶劣,立时让叶皓轩心中怒火丛生。

他伸手将档在面前的手打开,冷冷的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实习医生,你们冯少的病我看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保镖喝道:“冯太太命令,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请跟我们回去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叶皓轩大怒,这也是求人救命的态度?

当下他不理会这四名保镖,转身向学校门口走去。

而那保镖眉头一皱,伸手向叶皓轩的双手拧去。

这些保镖是些职业保镖,有的是退伍的军人,身手不一般,要是常人被拧实了,恐怕马上没有反抗的能力。

然而叶皓轩岂是一般的人能比?他右手一屈反制住了保镖手中的脉门,几息微微一吐,轻轻向后一推。

保镖只觉得手上一阵酸麻,两条手在一瞬间一点力道也施不出来,紧接着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反震之力,他连退数步,砰的一声靠上了车门。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原来叶皓轩还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余下几名保镖一声大喝,一同扑向叶皓轩。

叶皓轩猛的向前一冲,反手擒住一人的右手,轻轻一拗,那人一声惨叫,一条手软趴趴的垂了下去,眼见胳膊便被卸了下来。

另外两名则是咔咔两声,右手同样软趴趴的垂了下来。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他们几个人都是职业保镖,平时受过严格的训练,但对上一个学生,瞬间便失去了战斗力,他们明白,今天遇上对手了。

叶皓轩一言不发,转身便走。而身后又是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过,冯致远与苏芝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小兄弟请留步。”一见自己四名手下的情形,冯致远就知不妙,他快走几步,走到叶皓轩的跟前。

“冯总还有什么事?”

冯致远的四位保镖身手不凡,而一个照面便失去了战斗力,冯致远知道今天遇到高人了,于是放低姿态说道:“我的四位手下不懂事,还请小兄弟见谅。”

叶皓轩说道:“不敢,我不过是一个穷学生冯总还有什么事?”

冯致远叹息道:“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小兄弟是高人,眼下小儿的病情有所变化,还请小兄弟帮帮忙。”

提及这件事,叶皓轩便憋了一肚子气,他说道:“我一个穷实习生而已,哪里会治什么病,况且贵公子的身体金贵,要是治出来个三长两短,我可赔不起。”

这句话是方才苏芝所说的,叶皓轩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一边的苏芝神色一变,尖声叫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夫妇接下脸来求你,是给足了你面子,在清源,只要我夫妇一出面,不知道多少医生巴不得为我们效劳。”

叶皓轩一声冷笑说:“是吗,那谁乐意为你效劳你找谁去吧,老子还不伺候了。”

“你不就是要钱吗,老娘有的是钱,只要能治好我儿子的病,钱不是问题。”苏芝叫道。

叶皓轩怒了,在传承之中,医者仁心,为的是济世救人,苏芝的话无疑激怒了他。

他冷声说道:“是吗,如果你感觉钱能买回你儿子的命,那你就拿钱烧给阎王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学校领导呢,信不信老娘马上让你滚蛋……”

“住口。”苏芝的话,就连冯致远也听不下去了。

而苏芝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苏芝接过电话,说了寥寥数句,突然神色大变,一挂电话便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冯致远神色一紧。

“医院打来电话,文轩情况危急……让我们做好准备,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呜呜……”苏芝尖酸的形象立时没有,他抓着冯致远大哭了起来。

冯致远遭五雷轰顶,既然医院敢这样说,那自己的儿子一定是情况危急了,他双手颤抖抓住叶皓轩的肩膀震动的说道:“小兄弟,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

想起刚才遭遇的种种,加之上苏芝尖酸刻薄盛气凌人的态度,叶皓轩便一阵怒气涌了上来,他冷然推开冯致远,转身便向学校走去。

冯致远夫妇傻了眼,眼下儿子的情况危急,而刚才苏芝的态度又彻底的将叶皓轩得罪死了,他们平时用金钱砸人的这一套似乎是不怎么管用了。

“你说,到底要多少钱,才能救我儿子”苏芝的脸色有些发白。

叶皓轩冷笑道:“你们的钱,留着自己花吧,不奉陪了。”

“你……只要你救我儿子的命,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苏芝感觉到了叶皓轩的冷意,语气也缓和了起来。

“我一个穷学生,怎么配与贵公子治病?”叶皓冷言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眼见叶皓轩头也不回的走开,两人的心立时向下沉去。

苏芝猛的扑上来,伏倒在地上抱着叶皓轩的腿哭喊“小兄弟,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求求你,你救救我儿子吧。我该死……你原谅我,救救我儿子吧。”

苏芝平日为人高傲,目中无人,平日里有什么事情也喜欢用钱砸平,但今天的事情似乎是超出了她平日的认知。

叶皓轩眉头一皱,本想一走了之,但见苏芝不依不挠的样子,当下心中有所松动。

罢了,罢了,医者仁心,伤者无错,回想起得到传承时那道士的话,叶皓轩心软了下来。

叶皓轩转身说道:“走,回医院……”

在度为冯苑博施了一次针,冯苑博的情况这才稳定了下来。

叶皓轩松了一口气道:“银针暂时先不要拔下来,等三天后情况稳定了在说,要是在出差错,谁也救不了他。”

一边的主治医生连忙点头。

得知儿子无恙后,冯致远夫妇两人才放下心来,现在的苏芝一改往日的高傲,向着叶皓轩不住道谢。

冯致远取出一张支票说道:“今晚多谢叶医生了,这是诊金,请叶医生务必收下。”

叶皓轩看都没有看一眼支票,他淡淡说:“这是医者本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况且我还不算医生,诊金就算了吧。”

说着叶皓轩便向要离开。

冯致远一愣,立即又从口袋取出一张镀金名牌及一张卡来。

“小兄弟,这是我名下公司至尊卡,小兄弟只要凭着这张卡,在我名下公司任何一个地方消费都全免单,请你务必收下。”

叶皓轩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这才将名牌和卡收下,就全当第一次诊金吧。

他不知道的是冯致远的产业几乎布遍了整个清源,名下的产业从餐饮、服装、到娱乐购物等等应有尽有,可以说有了这张卡,在清源市生活几乎不用钱都行,远比他那张支票管用的多。

这张长天公司至尊卡整个清源也没有几张,这是冯致远为了方便有时候打点一些关系用的,总共也没送几张。

而冯致远又是一番心思,叶皓轩的医术非凡,儿子的伤情他是知道的,人吃五谷杂粮难免有生病的时候,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人,没大错。

而此时医院的黄院长满面堆笑的走了过来,他笑眯眯的说道:“小叶是吧,没想到我们医院还藏了这么一个名医,从今天开始,你的实习期满了,学校那边我会帮你打招呼,你完全可以在我们医院担任主治医师……”

看得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黄院长,叶皓轩感觉到一阵反感,他淡淡的说道:“多谢黄院长了,我这种不守规矩的人,怎么能担得了这么大的重任,你还是另先贤能吧。”

说完叶皓轩大步离开。

“他……他什么态度嘛。”一边的刘主任有些挑拔的对院长说。

黄院长冷冷的扫了一眼刘主任,心中满是怒火,就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差点弄出人命来。

他不咸不淡的说道:“刘主任,你年纪也不小了,院里的工作压力太大,嗯,考虑下让人分担一下你的工作。”

刘主任心里咯登一下,情知不妙。

果真黄院长接着说道:“后勤部那边工作清闲,你就去那边吧。”

“院长,你不能这样……我知道我错了,你千万不要……”

没等刘主任说完,黄院长已经转身离开。

刘主任欲哭无泪。

折腾了大半夜,叶皓轩感觉疲乏不已,回到学校宿舍,倒头便睡。

早上五点他准时醒来,洗漱一下,倒来到学校的操场中。

叶皓轩有早起晨炼的习惯,但是现在放暑假,大多数学生都不在校,所以操场上零零星星的有几个人在运动。

相关文章:

王爷顶进王妃体内律动&课堂上的喷射全文阅读

黄金圣瞳在线阅读TXT

男生想在女生乳头种草莓/男人吃了本能药阴茎会增长吗

冲破薄膜,长驱直入视频/抽搐浓浊灌满肚子堵塞住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我和小表妺的性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