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戏两美*鬼畜攻往受后面倒酒

2021-11-15 09:47 · 新商盟

两个人立即抱成了一团,钱寡妇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好像怕被人发现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旧的床发出吱呀的声音,随着温喆的移动而晃动个不停,钱寡妇喘息着压低声音道:“小喆,哎,你轻点呀,别被人听见了……”

温喆继续猛攻,尝试了各种姿势,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终是一泻千里,爬在钱寡妇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钱寡妇也已经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温喆的额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身子还在哆嗦,紧紧搂抱着温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婶子是你的人了。”

温喆翻过身来,找了根烟点上,大口的吸了下,朝着钱寡妇喷出一口雾气来,“我的好婶子,以后我想你的时候,你就过来陪我过夜吧?”

钱寡妇娇羞的点点头,“婶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时候要,都可以的。”

温喆满足的笑了笑,看着她身上还留着斑斑的痕迹,和几个唇印,不由觉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钱寡妇表面上是个寡妇,被村里的男人眼馋着,而暗地里却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温喆看了看他爹留给他的一些医术,其实自小就看,如今已经是倒背如流了,不过他习惯的晚上温习一遍,尤其是那本针经,他越看越觉得很有用,听说考医生执照需要很多知识和经验,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认真的对待和准备,金不换和他说了,过几天就有个考试,到时候会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温喆习惯的去村里的卫生所,虽然和刘小民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好歹事情算是过去了,不管刘小民会不会善罢甘休,王胖子会不会报复,温喆都不是很担心,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早点搞到行医执照,然后是赚大把的钱,最后去乡里的卫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卫生所看见门开着,刘春杏也来了,看见了温喆,表情很复杂,大概还在为昨天刘小民的事耿耿于怀,忽闪的眼神打量着温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很小,“小喆你来了。”

“恩,这么早,还真勤快呢。”温喆微笑着穿上了一件白大褂,习惯的往刘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刘春杏低着头坐在桌子前看医书,那雪白的脖子下面两颗小半球若隐若现,看的他一愣,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刘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书,完全是在做样子,这会儿听不见动静抬头一看,遇见温喆那火辣辣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春光外露了,连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尴尬的脸红了,故意咳嗽了两声。

“对了,小喆,我叔说了,中午请你去吃个饭,顺便为昨天的事说说,我哥回去被我叔骂了一顿。”刘春杏怯怯的说道。

“村支书请我吃饭?”温喆像是听错了一样,很是受宠若惊,不过也没有在意,暗想估计是昨天的事闹大了,金不换那边的人把这伙村民给吓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释了,我叔是个正派的人,村支书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谁对谁错,总是有个说法的,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老是闹别扭不好。”刘春杏眨着眼睫毛,看了看温喆,又低头去看书。

温喆点点头答应,走到她身后瞅了瞅,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能够清楚的看见刘春杏怀里的两个玉兔,还有粉红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书呢?”温喆明知故问,刘春杏看的书,他知道内容,无非就是介绍一些病理和常规治疗方法,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背诵了。

“那个,没什么,反正也没有病人来,闲着无聊呗。”刘春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双豪乳已经被温喆看了好几遍,一览无余。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还伴着几声呻吟,温喆抬头一看,这不是村长的大女儿钱小秀吗,这个小秀虽然只十五六岁,可是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的,身子修长,发育完好,那俊俏的小脸蛋此时疼的有点苍白,紧咬着小嘴唇,皱着秀眉,手捂着肚子,跌跌撞撞的就进来了。

刘春杏连忙去扶住了,让小秀坐到椅子上,询问道:“秀儿,你这是咋了?肚子痛吗?看把你难受的,赶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春杏姐,我在家复习功课呢,突然就疼的要命,我爸妈又出去了,我只好一个人来了,你快帮我看看呀,这是咋的啦。”小秀一边喘着气,额头上已经分布了一层汗珠子,看起来楚楚可怜。

温喆见状,不由怜惜,直接去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算烫,“秀儿,你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了吧?吃坏了肚子?”

“也没有呢,我早上也就吃了红薯稀饭和一些咸菜,吃了个玉米馒头,小喆哥,我疼的受不了啦,咋办啦。”小秀一副哀求的样子,紧咬着单薄的小嘴唇,求助的看着他。

“赶快检查一下,你到里屋去躺着去。”刘春杏很逞能的将小秀扶到帘子后面的小床上,温喆跟了过去,被她喝斥住了:“你进来做啥子,人家是个女娃,不方便。”

温喆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无奈的在外面等着,听着里面穿来了脱衣服的摩挲声,估计是刘春杏在检查呢,他嘴硬道:“我咋就不能检查了,我好歹是个医生,这是不用忌讳的,我有职业道德好不好。”

刘春杏也没有什么临床经验,这会儿小秀疼的越发厉害,捏着拳头憋着劲,身上发抖,闭着眼睛一会儿就没有了什么动静,疼的一点力气没有了。

“秀儿,你咋了,你不要吓唬我哈。”刘春杏慌了手脚,什么医学知识书本上学的全部都给忘记了,就是不知所措的大喊大叫。

温喆一听情况紧急,也顾不得什么,掀开了帘子就冲进去,只见小秀趟在床上,微闭着眼睛,上衣一件被掀了起来,露出了胸前的罩子,两个粉嫩的酥胸一览无余,腰上也是没有一点赘肉,洁白无瑕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女发育良好。

不过温喆现在也没有心思去仔细欣赏,还是先缓解她的疼痛要紧,伸手在她的小蛮腰和小肚子上按了几下,在按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小秀明显的叫了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道:“哎呀,好疼。”

“赶快去拿我的针来,还愣着干啥?”温喆急着冲手忙脚乱的刘春杏一吼,这丫头一愣一愣的瞪着大眼睛瞟了他一眼,赶紧出去拿了银针过来,还不服气的嘀咕道:“你这玩意能行吗?别乱来。”

“那要不你来试试?”温喆白了她一眼,十分的有男子气概,刘春杏傻了眼,不过很快乖乖的在一旁呆着,原来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这个时候也会这样有魅力呢。

温喆按照针经上学来的,迅速取了针,食指和拇指喆快的捻动着,在小秀的身上扎了几针下去。

刘春杏看的双眼发直,她的一点知识也就是在卫校的时候学的,主要是西医,毕业后在村支书的安排下,通过村长钱富贵在这里做了村卫生所的医生,根本不怎么懂针灸,顿时疑惑的看着温喆手法喆速的下针,不由很揪心。

温喆按照所学的针灸术施展一番银针,这才收了手,成不成要看效果了,反正也没有做过什么实践,看着小秀最后顿时拱了拱身子,渐渐的安静下来,疼痛似乎止住了,小脸恢复了一点血丝,只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挂着泪痕,胸前还敞开着,胸脯一起一伏。

“不疼了。”小秀轻启红唇喃喃的说道,感激的看了小喆一眼,头发汗湿了,贴在脸颊上,模样十分的惹人爱怜,不过接着才意识到什么,低头瞥见自己袒胸露乳的暴露在温喆的面前,脸上略过无尽的娇羞。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的暴露,真是羞死了,虽然是个医生,不过好歹也是男人呀,她急忙伸手下意识的去拉扯衣服,却被温喆给制止了。

“别动,针还没有拔呢。”温喆立刻握住了她的小手,一股滑腻的温热感传来,他有点舍不得放开了,看着她粉嫩酥胸半露,有点舍不得放开了。

拔了针,小秀这才扯下衣服,起床准备下去,可是没有站稳,摔倒下去,温喆眼疾手快,立刻伸手抱住了她,由于仓皇的问题,正好搂在了她发育良好的酥胸上,手感无限的美妙,只惹的小秀脸上的红晕到了脖子根。

“没事了吧?肚子疼是正常现象,这跟饮食有一点关系,现在又是大伏天的,温度高,吃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好消化,回头我再给你扎几针,保准会好。”温软如玉抱在怀,温喆闻到了少女特有的体香,一时间依依不舍的放开了。

“谢谢小喆哥,这要多少钱呀?”小秀撩了一下发丝,水灵灵的大眼忽闪忽闪的,清纯的像是池塘里的荷花,心里却是泛起了丝丝的涟漪,这么近的被长相帅气的小喆哥抱了一下,感觉怪怪的。

温喆连连摆手,爽朗一笑道:“要什么钱呀,又没有用药,抽空再去我家里,给你扎几针,就会好的。”

“那咋好意思呢,这不是耽误了你的时间嘛?”小秀含羞道。

“一个村的,我看着你长大的,有啥不好意思的,回去复习功课吧。”温喆大方的说道。

“什么呀,小喆哥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呢,我先回去了。”小秀莞尔一笑,什么呀,又看了温喆一眼,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肚子不疼了,就小跑着回去了,可是一想到那张帅气的脸,还有被他抱住的感觉,就忍不住娇羞,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小喆哥原来这么帅呢。

刘春杏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连连称赞道:“行呀,温喆,没有料到你还有两下子,你说说,这是谁教你的,我咋就没有办法呢?”

温喆还沉浸在小秀那甜美的笑容中,回过了神来,暗想就你那点医学知识,自然没有办法的,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一副教导的口气道:“凡是遇见病人有紧急的情况,作为医生,一个合格的医生,就应该保持冷静,关于心理素质这一点,春杏姐,改天我教你吧?”

刘春杏经过了这件事,不由对温喆刮目相看,眸子里多了一丝欣赏。

中午,太阳炽热的烘烤着小钱村,树叶都奄奄的挂在树枝上,知了聒噪的叫个不停,大热天的没有一丝风,郁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村支书家里这会儿派了个半大的孩子来,说是让温喆过去吃饭,两个人见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人来,关了门。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女人张开腿无遮无挡图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老婆 我的尺寸满意吗*玩了一个小学生毛都没长齐

新娘被伴郎们提前消费了小说*难以理解的婚俗2全文阅读

65岁的女人还能有水吗.按住小花珠快速抖动

用毛笔轻刷花缝_黄到你下面水的文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