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污的故事给对象讲|一点也没有遮挡

2021-11-15 13:26 · 新商盟

折磨她,可他却从来没想过让她死啊!

看着她孤零零的躺在荒山顶上,那么消瘦、那么苍白,他的心好像被钝刀子狠狠的割着,不见丝血,却痛不欲生!

他在监狱门口等她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可知道她消失,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找到她。

现在,他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可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信念,就是找到她、留住她。无论用怎样的方法,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身边……

偌大的火葬场,到处弥散着阴冷的气息。

顾南生找了很久才在焚化炉附近找到目光呆滞的周延宗,他颓然的靠着墙壁,胡子拉渣的脸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十岁。

“红豆呢?”顾南生冲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你把她藏到哪儿去了?”

昨天是自己在他的办公室歇斯底里,今天就换他在自己面前暴跳如雷。周延宗好一会儿才对上顾南生的目光,勾着嘴角讥诮的一笑,“她呀?带着孩子在焚尸炉里排队,你要去看她一眼吗?”

他笑着,却比哭还难看。一滴清泪顺着眼角缓缓落下来,砸在顾南生手上。

原本温热的眼泪犹如铁水般滚当,灼得顾南生一下子松开手。

“不、不会的。红豆不会死的!”他叫嚣着,转而揪住周延宗的衣领,拖着他就往焚尸炉走,“我不信,你带我去看。”

“顾南生,你这个疯子,你凭什么觉得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你转?”周延宗拉过他的手,一把将他推开,“你不是要看吗?我给你看!”

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狠狠的扔在顾南生脸上,“都是你,都是你逼死了红豆。你喜欢看,就慢慢看个够吧!”

雪白的扉页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字:

南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都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所以我的运气一直很好,直到我遇见你。你站在逆光的剪影里对着我笑,那一刻,我仿佛看见所有的花都开了。

只用了一眼,我就爱上了你,是不是很浅薄,很可笑?

可原来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好运气。

都说情爱是欢愉,可为什么我爱你,要那么痛?

顾南生,如果早知道爱上你需要赔上我的身家性命,我宁愿从未遇到过你!

顾南生,我恨你!我恨不得亲手将刀子插进你的心脏,让你试试心脏病发的滋味。

顾南生,我恨你!我恨你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梦想,还毁了我的家!

你口口声声说着两清,却逼得我走投无路。

所以,即便死了,我也会诅咒你,诅咒你痛失所爱,诅咒你得不到幸福!

顾南生,你这样的人,永远不配得到幸福!

凿凿恨意扑面而来,激得顾南生惶惶的退了两步。他靠着冰冷的墙壁,才能勉强站稳。

那么凌乱的笔迹,却意外的与脑海中那段模糊又深刻的记忆重叠。

母亲的阴鸷和责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了他极大的压力。在他抑郁症的那段日子里,是一封封穿越大洋彼岸的陌生女孩来信,滋润着他干涸的心田。

轻快的文字,温暖的语调,仿佛隔着薄薄的信笺,他都能看到她那张铺满阳光的笑脸。在她的鼓励和支持下,他才能抵抗住抑郁症的折磨,完成学业、完成母亲的夙愿。

他回国除了报仇,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找到她,找到那个温暖的女孩。

她曾给了他一片阳光,他想要还她一整个太阳。

他想起自己看到余红豆的第一眼,他仿佛在她身上看到她的影子,所以他宠她、护她!

可如果她们原本就是一个人,那么他应该怎么办?

无数的疑问,犹如这漫天暴雨,劈头盖脸的砸下来,砸得顾南生痛不欲生。现在只有一个人能解答他所有的疑问,那就是余红豆。

不、她不会死,也不能死!

她是那么乐观开朗的人,绝对写不出这样恨意拳拳的信,他要找到她,找到她问个清楚!

顾南生将那带着淡淡香气的信笺纸紧紧的贴在胸口,仿佛那样他就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心跳。

他推开堵在焚尸间门口的众人,死死的抓住工作人员的手,“不、放开她。她还没有死,我还有很多话没跟她说,她不能死……”

“住手!”伴随着顾南生撕裂般的怒喝,通往火化间的大门应声而落。

余红豆那张毫无血色的素白脸庞一闪而过,面部一道幽深的刀伤触目惊心。

只是,她竟像睡着了一样,神态平静安详。

顾南生只觉得左侧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仿佛被钝器击中,瞬间停滞。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她死了!她用最决绝的方式告诉他,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两清。

他欠她的,无法偿还。

顾南生泪流满面。

来的路上,他一直不相信余红豆会死,她那么明亮鲜活的一个生命,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一定是他们在做戏给他看!

可余红豆被推进火化间的一刹那,顾南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天人永隔。

不能呼吸,每呼吸一次,痛就更深一寸。

悲伤、愤怒无处安放,顾南生两步跨到周延宗跟前,重拳一挥砸向他的面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不不告诉我,她们遇到了危险?

你他妈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你就是见不得余红豆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一拳接着一拳,每一拳都使出全身力气,仿佛要将眼前之人打死才解气一样。

“哼哼,顾南生,你也知道心痛了!”血沫子顺着嘴角往下流,周延宗也不还手,只是用眼角瞟着顾南生讽刺道,“我去找过你,可你不是说她和你没关系么?现在跑这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害她家破人亡的是你,害她锒铛入狱的是你,害她命丧黄泉的还是你!

顾南生,你这个魔鬼,你现在知道心痛了是么?你也知道后悔了是么?

你活该!你自作自受!”

周延宗一声声谴责,像一支支毒箭穿膛而过,将顾南生刺得体无完肤。

痛,遍体鳞伤。

可仍是不愿放过周延宗,如果他顾南生是恶魔,那周延宗这个混蛋也是刽子手

“你他妈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你如果说清楚,我会去救她和孩子!那是两条命,你害死了她们!”顾南生怒吼的声音响彻走廊,拳头的力道越来越重。

“少在这演戏,我才不信你会有那么好心!再说孩子是我周延宗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让你去救!“周延宗一手抹掉嘴角的血,恨恨的看着顾南生。

顾南生揪着周延宗领口的手有些许颤动。

虽然,虽然他一百次、一千次的怀疑余红豆的孩子是周延宗的。

但此刻在他的嘴里得到认证,顾南生还是错愕不已。

“顾南生,少在这给老子惺惺作态了!一定是你派人害死红豆和孩子的。除了你,没有人会这样恨她!”周延宗啐出一口血沫。

“顾南生,我现在没有证据。但今天,你打死我便罢了,你要是打不死我,我早晚会查出是你的人害死了红豆和孩子,我一定要你去给她们陪葬!”周延宗棕铜色的眸子里,溢出滔天的恨意。

就在两人揪扯不清之时,工作人员赶紧把两人拉开,“打什么打,要打出去!这里是火葬场,不是拳击馆!”

顾南生猩红着双眼,不肯罢手。

“年轻人,逝者已矣!

你们在人家尸骨未寒时,大打出手,也不怕搅了逝者的安宁,让人家上路也走的不安心?不

管谁对谁错,到此为止吧!活着的,都好好活着!”

围观一个白发老者的感叹,让顾南生清醒起来。

是呀!他已经害了她那么多,不该再扰了她的清净!

顾南生正了正歪曲的领带,挺直脊梁,“周延宗,你要查便查,随时恭候!可你欠红豆的,我也会讨回来!”

他要统统讨回来,他要查出害死余红豆的真凶。

那以后,他再去找她,求她原谅。

余红豆彻底消失了。

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可能再有她的踪迹。

顾南生的心也仿佛被掏空了。

左侧胸口那个大洞深不见底,不时有穿膛的冷风刮过,冻得他直打寒颤。

只有拼命去查害死余红豆的真凶才能稍有缓解。

对余红豆的思念,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越发的疯长。

他在书房看书,抬头就看到她安静的坐在一旁安静的作画,颜料不小心抹在她的脸上,她撒娇道,“南生,你快来,帮我把它擦掉!”

他在办公室批文件,回身就感受到她趴在他的肩上,用鼻尖蹭着她的脸颊,调皮的挑逗他说,“南生,我没有文件美么,你为什么都不看我呢?”

他到厨房喝水,总能闻到她做的菜香,她系着围裙,端着他最爱的素三鲜,朝着他颠过来,“南生南生,我第一次下厨,你一定要把他们都吃光!”

他到浴室刷牙,清楚的看到她也拿着情侣牙刷,靠在一旁一边吐着牙膏泡泡,一边对他做鬼脸。

他太想他了,生存的每一寸空间都有她的气息。

他伸手去抓,她的身影就会如泡沫般彻底消失不见。

很多时候,他分不清自己是梦是醒。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舒服的一次出轨经历 我被女按摩师按硬了

小黄文一边开会一边/被男同桌捏奶超长故事

同桌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吻我/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

校花被男同桌摸出水了,女同桌让我帮她莫下面

动漫女美捅漫画无遮掩/新娘的堕落之路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