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皮痒用什么药膏最好|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2021-11-15 13:13 · 新商盟

如果那个人是靳熠的话,她至少心里不会那么的膈应。

靳熠将手里唯一的照片丢到茶几上,冷哼一声,风轻云淡的转身,毫不在意的道:“你觉得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电视剧看多了吧?那些话骗骗靳女士而已,我只是单纯的希望我们的婚姻能继续下去。”

邢冉的心,一冷,蓦然的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拉扯了下。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小心翼翼的反问:“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希望我们的婚姻可以继续下去?”

男人冷薄的唇微微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因为你够乖。”

等靳熠上楼,邢冉又重新看了看那照片,只一个背影,实在看不出这男人到底是谁。

只是,这个背部,线条刚毅,肌理分明,对方,应该身材很好。

……

楼上,卧室里。

靳熠接到奚滢的来电,奚滢在电话那头娇笑着道:“阿熠,我回来了,这两年,你想我吗?”

靳熠手里还翻着文件,眸子只微微掀动了一下,邢冉刚从浴室洗完澡,准备尚床睡觉,他抬起黑眸盯着那纤小的人,动了下薄唇,吐出一个字:“想。”

邢冉怔了下,原本还以为他在谈生意,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在和莺莺燕燕讲电话吧?

她上了床后,把被子往身上一蒙,身子转过去,背对着他,可耳朵却不自觉的在听他讲电话。

邢冉听见电话里那个娇媚的女声——

“阿熠,那明天我们见一面吧?我都这么久没看见你了,好想你。”

靳熠声音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清纯玉女,我和你见面,不怕被记者拍到,乱写什么,对你的事业有阻碍?”

“你还在怪我当初为了去好莱坞发展,丢下你两年是不是?阿熠,这件事我有错,可是当初的我,真的什么都不是,根本不配站在你身边。那个时候,你母亲对我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我去好莱坞,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有资格成为你的靳太太……”

邢冉听的断断续续的,不是很清楚,她正在整理着思路呢,身子上忽然一重,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男人健硕的身子便压覆了上来。

电话里,女声惊讶的问:“阿熠,怎么了?”

邢冉被男人压在身下,惊慌的一下子用小手捂住了嘴,瞪着水漉漉的大眼,直溜溜的盯着他。

靳熠平静的对电话那头说:“我现在有事,改天聊。”

说完,便挂断电话,把手机往一边一丢,动作一气呵成,可谓潇洒。

邢冉这才敢说话,小手推着他,防备的道:“你干吗?”

靳熠目光幽凉深沉的盯着身下的她:“偷听别人讲电话,是不是很刺激?”

“我没有!”

是他在她身边打电话,她想不听行吗?

“你在我旁边打电话,我怎么可能听不到声音?”

男人的大掌,掐住她的细腰,“你可以选择出去,然而你没有,所以你有偷听的动机。”

邢冉一头黑线:“……我什么也没听见。”

装傻的扭着小身子,就要挣扎开他的桎梏。

靳熠一把握住她,“听到了?靳太太的位置很抢手,所以坐稳点,嗯?”

邢冉暗忖,嘁,谁稀罕谁做去,这个靳太太,她现在就不想当了。

邢冉在他怀里,眨巴着大眼问:“你心上人想做靳太太,你还不让?”

靳熠一记冷眼,淡淡的开口:“她不是我心上人,婚姻,我只认合法的。”

他的意思是,他只认她了?

不知为何,邢冉心里泱泱的。

男人已经低头吻她,邢冉伸手捂住他的薄唇,皱着小脸,声音软软恳求:“今晚能不能不要了?”

前两个晚上,他需索无度,她身子现在还难受着呢。

“为什么?”

男人拨开她的小手,一本正经的问。

邢冉红着小脸,怯怯道:“有点不舒服……”

就算靳熠来强的,她也觉得很正常,可他居然放过她了,重新靠在床的一边,气定神闲的翻起文件来。

邢冉侧过身子,闭上双眼,有点羞,咬着唇道:“今天谢谢你给我解围。”

不仅仅是解围而已,还有,护住了她的尊严。

女孩子的清白,很重要。

“我没有帮你,我只是不想因为你,惹上靳女士。”

邢冉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她重新翻过身子来,小手支着脑门,目光澄澈的盯着他问:“靳先生,你其实也没那么讨厌我,对吗?”

不然,不会让她做课代表,也不会替她解围。

靳熠玩味的咬着“靳先生”这三个字,“不是叫靳教授,怎么又改口?”

“这是在家里嘛,在学校要叫靳教授。”

“在学校要叫靳教授,那你知道,在家里正确的叫法是什么?”

邢冉眨眨眼,苦思冥想了下,试探性的问:“靳先生?靳熠?阿熠?”

男人把手里的文件一丢,大掌扣住她的小脑袋,一记热吻,唇齿相依间,邢冉心跳加速,整个人乱如麻,动也不敢动一下,迷乱间,唇上被那清冽气息占据,模糊暗哑的一个男声,诱惑着她:“老公。在家,叫老公。”

老、老公?

——

第二天一早,奚滢登门造访。

周末,客厅里却只有靳美妍一人。

靳美妍一看见奚滢,便淡淡笑了下,翻了下手里的报纸,“怎么,迫不及待的想过来看看,昨天你干的好事引起了什么样的后果?”

奚滢一怔,笑容却立刻温柔大方,将手里的礼物放到餐桌上,“伯母,这是我带给您的礼物。”

“这些东西,我不缺。”

靳美妍没正眼看那些礼物一眼,便直接拒绝了。

奚滢面露难堪,心里愤愤,却碍于靳美妍是靳熠的母亲,不得不低头,“伯母,那个邢冉干出这种事,您就不想让阿熠和她离婚?”

靳美妍挑挑眉头,注意力似乎依旧在报纸上,平平淡淡的口气:“邢冉干什么事儿了?阿熠四年前提前行使了作为丈夫的权力,我为什么要让他们离婚?”

奚滢笑容一僵,脸色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伯母,您什么意思?”

靳美妍这才放下报纸,眼角含着嘲弄笑意定定看着她,“照片里的男人,是阿熠。”

奚滢不可置信的翕张着红唇,“这、这不可能!四年前,他们根本不认识!”

显然,靳美妍对这个问题并不关心,“他们认不认识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邢冉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靳家的事情。”

奚滢沉不住气道:“伯母,我要见阿熠!”

她要问问阿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上,正下来一对人。

四双眼睛,齐刷刷对上。

邢冉不自在的,将自己的小手,挣脱了靳熠的手。

靳熠哼了一声,原本那只握着邢冉的手,单手抄进兜里,步伐从善如流的下楼。

“大清早,奚小姐有事找我?”

他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调侃,没有一丝的回避和不自在。

“阿熠,我们单独聊聊。”

靳熠和没听见奚滢说话一样,坐在楼下的餐椅上,发现邢冉还没跟下来,微微扭头,蹙眉,以命令的口吻唤邢冉:“过来。”

邢冉“哦”了一声,这才别别扭扭的下来。

经过奚滢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她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不容她多想,靳熠已经又说:“不是说十点要在学校门口集合?你再这么墨迹下去,我看山也爬不成了。”

邢冉这才想起,待会还要去学校,跟着班上同学一起去爬山。

立刻坐到餐椅上,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餐。

奚滢在一边,受了冷落,她脸色露出微微的不耐,可还是忍下,沉下口气,对靳熠说:“阿熠,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单独聊会儿。”

“奚小姐,改天吧。今天不是很有空。”

淡淡的口吻,不留余地的回绝。

奚滢咬唇,扬着精致的脸庞,戴上墨镜,转身就离开了靳家。

——

靳熠和邢冉上车后,邢冉忍不住问:“刚刚那个奚小姐,是不是大明星?”

她总觉得,好像在杂志还是电视上见过她。

靳熠一直冷冷的,很多时候,也不回答她的话。

邢冉在一边继续问:“那个奚小姐,是不是昨晚给你打电话的那个?她是你前女友吗?”

女人,都是八卦的,包括邢冉。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

掀起衣服含着乳 短篇小说_公息乱大全小说

十三岁女孩能承受多长坐上去/自己动,好深总裁

羡忘反攻自愿车_我找男妓的一次经历

【已完结】——《烈焰高手》——(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