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 唔.......我是荡货

2021-11-15 14:39 · 新商盟

他真的想不到,外表靓丽的叶倩,居然是这样一个直接且现实的女人,并且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和自尊。

他此时彻底明白了,他面前站着的是怎样一个女人。

他可以理解这种女人的想法和心态,也并不觉得她们的做法不对,毕竟人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只是,这女人也太他妈直接了,直接得伤人自尊。

长长吸了口气,他慢慢将那束花丢到了垃圾桶,平视着叶倩道:“我的家乡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年轻人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我虽然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但只要我努力,我可以做富一代,做官一代!叶倩,谢谢你这么直接,避免让本人浪费珍贵的青春在你这种女人身上。”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留下脸色难看的叶倩。张均这种干脆利落的态度让她无法接受,她忍不住在后面大声道:“张均,你一辈子也休想追上陈富生!”

此时此刻,往事浮上心头,张均的心情很是复杂。

叶倩曾把张均对她表白的事情,告诉陈富生,这让陈富生在学校的时候也特别注意过张均,自然也认得他。刚才感觉有个人背影像是张均,于是就喊了一声。

叶倩已经和陈富生订下了婚约,这时见到老同学,她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微笑着说:“张均,原来你早来了,怎么不去我为你们预订的宾馆呢?”

张均道:“我已经在外面订了房间,多谢你们了。”

“呵呵,张均啊,大家是老同学,你就不要这么客气啦。”说着她拿出皮夹子,问道,“你车票带来的没有?我帮你报销,呵呵,你家离东海挺远,车票钱可不便宜呢。”

张均心头顿时升起一股邪火,他当初确实是想宰陈富生一刀的,但此时叶倩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语气说出来,让他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他语气转冷,道:“区区车票钱,我能出得起,就不劳你操心了。”

叶倩脸上顿时露出不快,心想这个家伙真是不知好歹,她正要说什么,这时林娴走了过来。

林娴手中拿着一块原石,远远就道:“张均,你看这块石头怎么样?”

当她走过来的时候,才注意到站在对面的陈富生和叶倩,笑问:“张均,你朋友?”

林娴今天同样穿着旗袍,她漫妙的身姿,高贵的气质,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把叶倩给比了下去。正所谓人比人死,货比货扔,相形之下,叶倩犹如凤凰跟前的一只土鸡。

陈富生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紧紧盯着林娴,同时伸过手去,笑道:“你好,我是张均的同学,陈富生。”

林娴微微一笑,还没有说话,张均却把手伸过去,用力在陈富生手上握了握,道:“陈富生,好久不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娴,我的朋友。”

“林娴?”陈富生对张均打断他与美女握手非常恼火,可当他听到林娴的名字时,顿时想起来她的身份。

“原来是东海大学的第一校花,哎呀,久仰大名啊!”陈富生甩开张均,又把手伸向林娴。

可是这个时候,叶倩却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眼前的两个男人,居然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林娴身上,这让她非常失落与恼怒。

同时,林娴的高贵气质,美丽容貌,以及东海第一校花的名头,这一切都让她黯然失色,心中莫名地升起强烈的嫉妒情绪。

陈富生这才想到女朋友在现场,于是笑着收回手,道:“林小姐与张均认识吗?”

张均这时对林娴介绍二人:“这两个人就是我之前说的陈富生和叶倩,这一次的同学聚会,就是他们倡议的。”

林娴优雅地笑了笑,道:“原来大家都是校友,很高兴见到你们。”

“是啊是啊,大家都是校友,今天晚上我作东,请林小姐一定赏脸。”陈富生逮着机会,立即发出邀请。

林娴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我晚上还有事情,改天我请大家好了。”

陈富生一脸的遗憾,道:“那真是太不巧了,不过没关系,大家以后见面机会多得是。”然后眼珠子一转,又说,“后天东海大学有一个校友聚会,到时候来的人不少,不知林小姐可有时间光临?如果有第一校花的参悟,这次的校友聚会,一定会变得意义非凡。”

张均心中腹诽,明明是一个班的同学聚会,在陈富生嘴里却变成了规模更大的校友会。

林娴笑道:“如果后天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过去。”

陈富生满脸堆笑,道:“那么我们到时恭候林小姐大驾。”双方寒暄片刻,林娴才有机会把手中的原石交到张均手中,笑着说:“大福星,我也要沾沾你的好运气,帮我看看这块吧。”

赌石这一行,有一刀穷一刀富之说,三分眼力,七分运气,所以林娴这话倒不仅仅是说笑。

张均一本正经地接过那块黑乎乎的石头,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在透视之后,他发现内部只有一缕淡绿,其它的部分毫无价值。

“我不怎么看好它,而且它的价格卖到九万块,有些贵了。”他简单地说道。

林娴点点头,转向就要将石头送回去,陈富生却心中一动,笑道:“我想林小姐的眼力一定非常棒,这块石头我买了。”

张均暗骂一声S逼,心说亏死你个王八蛋。表面上不动声色,道:“是啊,我也不懂,只是胡乱说的,说不定这块石头真的能够赌涨。”

有人要买她不要的石头,林娴当然没意见,直接就将石头递了过去,笑道:“祝你一刀涨。”

陈富生笑眯眯地接过石头,直接就让服务人员解石去了。叶倩也气乎乎地跟在他后面,压根就没跟林娴多说一句话。

张均这时道:“学姐,我帮你挑一块得了。”

林娴正有此事,笑道:“好啊,要是赌涨了,我分你两成。”

张均“呵呵”一笑:“那要是赌垮了呢?”

林娴顿时板起脸:“你当然也要赔我两成了。”

说着玩笑话,没多久,张均便发现一块西瓜大小,标价九万九千的黑乌砂。这种黑乌砂,是矿坑底层开采出来的,颜色乌黑,上面络满了松花似的纹路。

当他透视这块黑乌砂的时候,心头猛地狂跳了一下,里面居然有一块茶壶大小,冰种帝王绿的料子!

帝王绿,顾名思义,它是翡翠颜色之中最为珍贵的一种,属绿中帝王。并且,这还是一块冰种料子,价值就更大了。

林娴发现张均盯着那块黑乌砂看,就笑着说:“怎么,看中这块了?”

张均心中这会儿其实在做着思想斗争,这块翡翠如果掏出来,想必能卖个上千万,他当然想自个儿留着。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顿时笑了,暗自道:“以我的眼力,还怕以后找不到好的翡翠吗?林娴这个人非常不错,就当我送她的一份大礼罢!”

思虑到这儿,他微微一笑,对林娴道:“我确实感觉这块不错,学姐要不要下手?”

“当然,就是来借你的运气。”林娴笑着说,当场就吩咐服务员拿来石头,直奔解石现场。

当两个人到了解石区的时候,陈富生买下的石头已经解开,剖面上只有细细的一缕绿色,显然是切垮了。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一阵惋惜声。

叶倩则开始报怨他:“这下好了,九万块买下这么个破石头。”

陈富生心情非常恶劣,怒道:“你嘟哝什么?不就是九万块,我陈富生不在乎。”这时他看到林娴和张均又拿了一块石头过来,便换上笑脸,迎了上去。

“林小姐,你挑完了?”

林娴点点头:“是啊,张均帮我选了一个,我过来解开看看。”

陈富生刚刚切垮了一个,心中不爽,心想这个穷小子的运气不可能比他好,这块石头怕是连个西瓜籽大小的翡翠都切不出。

他这样一想,就对张均说:“你懂赌石吗?这块石头可九万多块,不要白白浪费林小姐的钱财。”

张均淡淡道:“结果怎样,马上就见分晓。”说着,他捡起一只笔,在这块西瓜大小的石头上划了一个圈,让解石的师傅比照着切。

那师傅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直接就动手。既然是客人要求的,就算切错了也不会承担责任。况且他感觉张均给出的方案也比较合理,就更加不会表示异议。

赌石的过程无疑是非常刺激的,在石头未切开之前,人们心里都有着美好的期待。林娴也是如此,她有些紧张地盯着切割中的黑乌砂,呼吸居然有几分急促。

陈富生也瞪大了眼,心中道:“最好什么也切不出,让这小子丢一把脸。”

相比而言,张均的心情则平静的多了,因为他知道结果。

很快,一扇石面被切了下来,剖面上顿时就露出一抹浓浓的绿意,并且水头十足。有眼尖的看客大叫一声:“快看,出绿了!”

当解石师傅将剖面翻转过来,细细观察时,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兴奋地对林娴道:“小姐,赌涨了!好像是冰种帝王绿,大涨啊!”

看到那祖母绿般的颜色,林娴的心脏猛得跳动起来,连呼吸都急促了。她看了张均一眼,眼神中满是震惊之色。

相关文章:

少爷和丫鬟在假山后面运动:女m玩法表

冰冷总裁霸道妻在线阅读/冰冷总裁霸道妻小说TXT免费

糟老头压在我的身上/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性爱故事:我被外国黑人3p过程

纯肉宠文在各种地方做:扶着她的腰重重按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