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2021-11-15 19:41 · 新商盟

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许颜捂着脸,目光近乎呆滞的望着林焰。

林焰却面无表情的看了她几眼,随后就转身走远了。

……

几分钟后,林焰开着一辆吉普车疾驰在了卡南市郊崎岖的山路中。

而与此同时,马尔霍夫正在山间的驻地里等待皮尔的捷报。

马尔霍夫身材魁梧,像头北极熊一般强壮,此时他正在和属下们一起在山洞里吃夜宵。

篝火上烤着新鲜的牛肉,他正小口小口的喝掉一杯伏特加。

他喝酒并不为了买醉,只为了抵御山林间的寒气,毕竟卡南山区昼夜的温差很大。

“老大,皮尔怎么还没回来?”有着一双鹰隼般眼睛的莱纳德问道,他是队伍中的二号人物,平时可以代替马尔霍夫发号施令。

马尔霍夫用锋利的小刀切掉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悠然的说道:“放心吧,皮尔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做事十分谨慎,这一招虽然有点悬,但他完全猜透了许颜小妞的心思,不会有问题的!”

“是啊!”莱纳德冷笑道,“妇人之仁最不可取,这一点也是许家二小姐的致命伤。”

“没错,她会为这一点付出自己的小命。”马尔霍夫陡然起身,眼神中突然闪烁出了一丝杀意,“兄弟们,准备战斗吧,一举消灭许颜小队!”

“好!”

“是,老板!”

众人纷纷应道,这群人都是顶级的亡命徒,枪法、意识和近战功夫都是超一流的。

今天,老板和皮尔一起设下了迷魂阵,就是为了灭掉许颜的整支团队!

现在,他们斗志满满,甚至有些人十分兴奋。

许颜是必死无疑了,不过她手下有个叫沈玫的漂亮妞却可以生擒,那妞又高又美,那一双大长腿要是架在肩膀上,别提多爽了!

一想到这,他们顿时垂涎欲滴。

“男的全杀!沈玫,留着!”此时,马尔霍夫看透了这群人的鬼心思,顿时说了一句很符合时机的话。

“老板万岁!”莱纳德顿时露出了无耻的笑容,他可是对沈玫垂涎已久。

“老板万岁!”众人也纷纷喊道。

很快,他们走出了山洞。

胜券在握的心态,让他们的步伐更加稳健,双眼也更加明亮,甚至整个人的意识都远胜从前。

但就在此时,一颗呼啸的子弹突然间疾驰而来,瞬间从莱纳德的双眉中间洞穿!

莱纳德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表情,脑袋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得碎了大半个,整个人瞬间倒毙!

“敌袭!敌袭!”一个小弟刚喊出两声,又是一发子弹飞来……下一秒,他的脑袋如同碎裂的西瓜一般碎裂,溅在了老大马尔霍夫的脸上、嘴角!

腥咸的味道让马尔霍夫的眼睛瞪得如同鸡蛋大小,他连忙俯身卧倒,并端着枪开始寻觅战机。

非常可怕的是,他身旁的兄弟们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他们一个个被不知何处的狙击枪锁定,瞬间被爆了头!

“上帝啊!我他妈犯了什么错?”望着周围一具具倒地的尸体,马尔霍夫又气又怕,惊恐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他生平中第一次打败仗,而且败得那么惨,居然连对手在哪都不知道!

不仅如此,对手似乎是在故意羞辱他,他们放着他不杀,偏偏把他的小弟当作了移动靶,一个个的打死!

“呼……呼……呼……”马尔霍夫的呼吸越发的急促,他躲在草丛里,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一点点的匍匐前进。

他的队伍一分钟前还活蹦乱跳,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死绝了,只剩下了他一个光杆司令。

而就在此时,几道黑影突然间从他的身后一闪而过。

“妈的!”此时,马尔霍夫暴起,瞬间瞄准了一个黑影,他的手虽然在发抖,但仍旧努力的扣向了扳机!

可也在此时,一支带着温度的枪管已经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伴随着一个老脸沉稳的欧洲男人的声音:“马尔霍夫,你输了!”

“凯、凯恩?”马尔霍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枪更是无声的坠落在地。

猛然回头,马尔霍夫发现神枪手凯恩就站在他的面前,甚至还悠闲的叼着一根香烟。

马尔霍夫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心中更是一阵痛苦。

妈的!见鬼了吗?我的计划天衣无缝,已经把许颜都分析透了,怎么还会……变成这样?不对,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看着疑惑的马尔霍夫,凯恩淡淡一笑后,便努努嘴道:“走吧,一会儿你什么都知道了!”

马尔霍夫只是和凯恩四目相对了片刻,就感觉到了后背冒凉风。

不对劲,凯恩是个聪明人,可是这种战术他绝对想不到!还有,许颜的队伍里有人看透了我的计划吗?

马尔霍夫的心中,恐惧感仍旧存在,但却平添了几分好奇心。

……

很快,马尔霍夫来到了一辆越野车的旁边。

越野车前静静的躺着一具尸体,尸体虽然蒙着布,但还是可以看出那人的身材不是很魁梧,而且略显消瘦。

而尸体的旁边则站着一对俊男靓女。

女的就是许颜,她安然无恙,只是情绪看上去有些低沉。

至于那男的,马尔霍夫愣是半天没认出来,只觉得这人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除了长得帅几乎一无是处,他看上去甚至不像一个保镖或者是一个士兵,而是更像一个学生。

他,就是林焰。

只是,当林焰微微抬起了眼皮的时候,马尔霍夫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好可怕的眼神……明明那么清澈,可为什么深不见底?这得是杀了多少人才沉淀出的目光?

等等!他怎么有点眼熟?

林焰靠近了马尔霍夫,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林焰语气淡淡的说道:“皮尔和皮特都是被我杀的,我们的人早在晚饭后就隐藏在你的驻地外了。”

“你……”马尔霍夫几乎不敢看林焰那双眼睛了,那双眼睛像两把利刃,似乎可以瞬间看穿他。

许久之后,马尔霍夫终于略微平静了下来,艰难的说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好。”林焰扫了马尔霍夫的腰间一眼,道,“问完就自杀吧。”

“呵呵。”马尔霍夫顿时凄冷一笑,这样的结局是他已经想到的,只是,他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今天。

沉默了片刻后,马尔霍夫终于开口问道:“你是烈焰吗?”

马尔霍夫的声音不大,但周围许颜的伙计们全都听到了。

这一刻,他们都傻了眼……尽管,有些人已经隐约猜出了林焰的身份。

但是,这话从马尔霍夫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格外震撼。

此时,他们都在激动的看着林焰,但毕竟马尔霍夫还在这里,他们艰难的保持着矜持,没有开口问出来。

“我是。”林焰微微点头,“你可以瞑目了。”

林焰说完,便转过了身,缓缓地走远了。

此时,马尔霍夫猛然间拔出了手枪。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萌生了一个闪念,这个闪念让他不由自主的将枪口对准了林焰!

烈焰,老子管你有多牛逼,今天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你当垫背的!

“林焰!”此时,许颜失声惊叫。

众人也都傻了眼……

电光火石的一刻,林焰突然间转过身,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扣动了扳机!

子弹呼啸而至,瞬间洞穿了马尔霍夫的眉心!

“呃……”马尔霍夫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个不甘的声音,整个人呆呆的凝视着林焰,久久无法闭上双眼。

呵呵,你他妈是烈焰吗?你怎么那么年轻?

马尔霍夫临死前闪过了最后一丝念头,尸体旋即倒地。

……

天快亮了,许颜等人回到了驻地,开始埋锅做饭。

“二小姐,你的脸怎么回事?”沈玫突然诧异的问道,“怎么红了一大片?”

许颜顿时狠狠瞪了林焰一眼,道:“被他打的,他还说我让他失望了呢!”

许颜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听傻了。

“啪!”凯恩一个不小心,把啤酒瓶掉在了地上,摔碎了,他更是吓得捂住了脸,“林焰,赶紧逃命吧!”众人纷纷点头,一个个噤若寒蝉。

他们太了解沈玫的脾气了,谁敢动许颜一下,那绝对是找死,就算林焰是大名鼎鼎的烈焰又如何?沈玫照干不误!

凯恩的额头上已经冒汗了,他暗暗地冲着林江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和几个伙计赶紧拉住沈玫。

林江点了点头,连忙要展开行动。

但就在此时,沈玫却摇了摇头:“二小姐,这次是你的错,你该打。”

“啊?”众人再次惊呆。

“玫姐,不、不揍林焰了?”林江问道。

“不揍。”沈玫转过头,用手指戳了戳许颜的脑门,气哼哼道,“应该多打几下!你脑子进水了,去同情敌人?”

许颜刚要嬉皮笑脸,却发现沈玫的眼眶都红了。

凯恩不由叹了口气道:“二小姐,这次你真的太鲁莽了,如果没有林焰,你想过后果吗?”

许颜没说话,只是把脑袋狠狠地怼进了沈玫的胸前“险恶”的崇山峻岭之中,一通肆虐:“我不管!你敢凶我!你和林焰最坏了!”

“哇哦!”男人们看到这热辣的场面,一个个鼻梁发热,都忍不住发出了狼一般的叫声。

林焰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叹道:“好羡慕。”

“你滚!”沈玫骂道,此时她的脸已经红透了。

……

白天,驻地内的众人都在熟睡。

刚睡了三个小时的林焰突然间被许颜叫醒。

林焰打开门,发现面前的许颜居然换了一身当地女人的服装,还蒙着面纱,居然跳脱出了几分异域色彩。

“陪我去见一个人。”许颜说道。

“哦。”林焰二话不说就穿上了外套,紧接着就去启动了车子。

许颜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一脸嫌弃的打量了对方一番,顿时没好气的问道:“姐姐受得了你这样的性格吗?”

“哦,我对你姐不这样,她比你优秀多了。”林焰直截了当的说道。

许颜再也忍不住了,她像一只凶残的小母狮一样扑到了林焰的身上,挥着小粉拳就是一通暴打:“我忍你很久了!你个混蛋!昨天晚上还敢打我?反了你了!你再打一次试试,看我不把你开除了!”

林焰承认自己性格冷清,可是此时,他也在憋着笑。

许楠对这个宝贝妹妹的评价一点都没错,许颜在处理很多事情上的确表现的很成熟,但性格上还是存在感性的一面。

……

片刻后,许颜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望着林焰,半天没有说话。

“颜颜,学会残忍吧。”林焰道,“除了父母和我们,谁都不相信,甚至关键时刻,连我们都可以杀掉。”

“我做不到。”许颜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是我的致命伤。”

“再不改,你会死。”林焰正色道。

……

车开了半路,许颜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车子开入了卡南市区,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林焰,你愿意帮我改吗?”

“顶多帮你一个月。”林焰道,“一个月后你改不了,我会放弃你。”

“为什么?”许颜问道。

“我没有跟过这么废物的老板。”

许颜又一次没忍住,她伸出手狠狠掐住了林焰的耳朵,怒喝道:“以为老娘和好欺负是吧,你个大混蛋!”

林焰只是淡然不语。

终于,许颜受够了,她拿起了手机,给接头人发了一条信:“子涛,我和林焰刚进城,咱们在哪见面?”

“那小子也来了?好啊,我正好给他上一课。”对方回复道。

隔着屏幕,许颜都已经嗅到了一股傲慢的气味。

这人叫王子涛,刚从华夏某特战部队退役,他家在国内很有势力,和许家关系也很好。

王子涛是许颜的狂热追求者,现在他人正在卡南市区,带着他的一票兄弟,目的是加入许颜的团队。

“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惹事!”许颜顿时不高兴了,回复道,“他是新任队长的人选。”

“别来这套!”王子涛却不领情,“打赢我再说!要是打不赢我,他趁早滚蛋,给我和兄弟们腾地方!”

许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索性不再搭理他。

然而,王子涛却又得寸进尺的发了一句让许颜暴怒的话:“你干脆把你的小弟都叫来吧,看我把他们一个个都打服了!”

……

林焰很快把车开到了距离市中心不远处的一处豪宅门口。

这处豪宅无比奢华,看上去甚至和战后重建不久的卡南市有些格格不入。

“林焰!”林焰刚要下车,许颜就拦住了他,并压低了声音说道:“跟咱们接头的人叫王子涛,他也想给我当保镖,今天还带着一票兄弟一起过来了呢!”

“哦,你的想法呢?”林焰淡然的问道。

“公事公办。”许颜道,“行,就留下,不行就让他们走人。”

“明白。”林焰微微点头。

“王子涛这人挺傲的,对他不用太客气。”许颜上下打量了一眼豪宅,又是一脸不悦。

老实说,许颜特别不喜欢王子涛,因为一向低调的她最不喜欢招摇过市的男人,而王子涛好歹也是特战部队中的精英,受过好几年的专业训练,却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臭毛病改过来,反而变本加厉。

……

很快,许颜叩开了豪宅的大门。

“二小姐来了!快请进!涛哥等你半天了!”一个人高马大的络腮胡壮汉一看到许颜就笑呵呵的把她迎了进来。

但当这家伙的目光落在林焰身上时候,却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轻蔑:“二小姐,你怎么把高中生给带来了?这里太危险了,还是让他回学校读书吧!”

许颜板着脸没说话。

林焰则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对他来说,这人再牛也就是个喽啰,更何况,喽啰都这么狂妄,主人又能好到哪去?

看到林焰没说话,络腮胡还以为林焰怕了他,气焰更加嚣张了。

他伸出了大手狠狠地拍了林焰的肩膀一把,恶声恶气道:“伙计,回去吧!就你这样的,是你保护二小姐,还是二小姐保护你?”

众人说话间就来到了院子里。

此时,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正在训练一群身强体壮的保镖,他们一个个斗志昂扬,气势如虹。

“看到我们一个个都什么样?你,不行……”络腮胡十分挑衅的捏了捏林焰的胳膊。

然而,一种生硬的触感让壮汉愣住了……

这小子肌肉不错啊!

但很快,壮汉就排除了一切疑问:现在的小毛孩子出来泡妞有几个不练块儿?这小子这么瘦,光有块儿有个屁用!看涛哥一会儿怎么玩死他!

“颜颜,你来了!”年轻男子一看到林焰,一张英俊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连忙迎了过来,并故意用肩膀撞了一下林焰。

但就在此时,年轻男人却感觉到了一股强劲的反作用力硬撞在了自己的肩头,他顿时站不住了,趔趄了两步后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这一刻,院子里的人都惊呆了,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叹!

年轻男人就是王子涛,他不但是这群人的老板,更是他们之中功夫最高的,他和林焰身高差不多,可是看上去明显比林焰壮实多了。

“靠!这小子好大的力气!”王子涛的一个小弟低声说道。

“不对啊!我怎么感觉这小子没使劲?见了鬼了啊!”另一个人惊愕道。

络腮胡也是心头一颤,他连忙搀起了王子涛,一双眼睛更是惊异的把林焰再打量了一遍,只是,他越看越感觉不真实。

这小子有这么厉害吗?

此时,王子涛的脸已经红透了,心中顿时暗骂道:妈的,敢当着这么多人让我丢人?好!看我今天怎么弄你!

“你就是林焰吧?有两下子啊!”王子涛虽然心中愤怒,但还是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有两下子!”

林焰没搭理他,王子涛太轻浮了,林焰对他完全无感。

“呵,你小子挺傲吗?我听颜颜说,你是下一任队长的人选?”王子涛带着一丝调侃说道,“小子,光有一身傻力气可不行,功夫也得一流,要不然早晚得死。”

“子涛,你差不多行了!”许颜沉着脸说道,“林焰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说话客气点!”

“我习惯这么说话了!再说了,他不会介意的,对吧小子?”王子涛说完,就朝着林焰的肩膀狠狠地拍了过去!

这一巴掌,他使出了十足的力量,别说一般人,就是练家子也扛不住!

相关文章:

温良小说《爱过你,我后悔了》完结版全集

按摩师傅把我按出了水*旋转研磨

剩女会不会饥渴/我不逃了,求求你,好疼

《七见倾情:总裁独宠娇妻》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家有儿女漏B是第几集|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