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有晴空小说最新章节/盛夏有晴空全集全本

2021-11-16 07:05 · 新商盟

海边的夜色醉人,夜晚的微风拂过,丝丝点点从没关紧的车窗中渗透进来,吹动着苏晴空的短发,像是要撩拨着车里的两个人一样。

“呜呜......”

苏晴空的嘴巴被一张薄唇抵得死死的,她只能浅浅的轻哼着。

对方冷冽的海洋气息让人不能自休,苏晴空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年轻的身体,都抗拒不了彼此。

特别是在些许酒精的麻木之下,一切都刚刚好。

对方一吻完毕之后,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紧紧的盯住苏晴空的脸颊,宽厚的手掌磨砂着她的唇。

四目相对之时,天雷勾地火。

车子里的温度在不断的攀升再攀升,陌生而又勾人的感觉,如同海边的浪潮一样,将苏晴空淹没了。

她沉沦在对方的手掌之下,脑子里能想起来的东西所剩无几,睁眼闭眼,全部都是这个男人。

对方迷人的气息一点一点的侵袭了过来,霸道而又强烈。

她低低的声音在车子里盘旋,哀求着对方,“拜托了,给我吧。”

对方神秘一笑,那侧脸的轮廓,在黑夜中忽明忽灭,甚是朗逸。

苏晴空倒是意外,一个车童怎么可以这么帅气。

一切才刚刚开始。

苏晴空抓住了对方的肩膀,不可抑止的喊着,“疼,疼!”

她娇弱的声音回荡在车里,剧烈的疼痛难以忍耐。

男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像是有些诧异的样子,“第一次?”

——

八个小时前。

婚礼设在了吻海附近的一个大酒店,苏晴空站在酒店的门前想了很久。

毕竟这场婚礼的主人并没有向她发送邀请函。

在她前男友跟前闺蜜的婚礼上,她肯定是不受欢迎的。

当她的脚步迈进酒店的时候,就注定了要自取其辱了。

酒店的房间里,化妆师正在帮夏荷化妆,镜子前的夏荷精致夺目,眉目之中带着妖艳的得意。

许华站在一旁眼神里满是爱慕,“夏荷,你今天真的太美了,能娶到你真是我的荣幸。”

夏荷笑得花枝招展,朝着许华的方向抛着媚眼,“你怎么还不去婚礼的大厅照顾一下宾客呀?”

许华站了起来,朝着夏荷的方向走了过去,亲昵的抱着她的肩头,“美人都在房里了,我怎么有心思去别的地方。”

夏荷半推半就的说着,“讨厌,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呢!”

话音落下的时候,苏晴空正无比尴尬的站在门前。

直视着正恩爱似火的一对新人。

许华跟夏荷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苏晴空,几乎是同时开口,“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全部都是嫌弃的味道。

苏晴空鼻尖一酸,“不是因为我,你们能走进婚姻这么神圣的殿堂?我好歹也是媒人,你们不邀请我就算了,难不成还要赶我走?”

夏荷的脸色大变,愤怒的站起身来,指着苏晴空说道,“苏晴空我没想到你这么坏,我婚礼你都存心来搞破坏!”

苏晴空耸肩,“我哪里说过要搞破坏了?”

她就只是忍不住想要过来的冲动,或许她的存在对这两个人来说就是破坏吧。

但这两个人摧毁了自己生活的轨道,她凭什么不做点什么?

许华也往前上了一步,“你要真不想搞破坏,现在就离开这里,我们都不想见到你,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苏晴空望着面前这个曾经说过非她不娶的男人,觉得这一切荒唐的可怕。

“现在看我一眼都觉得十分碍眼了吗?”

她怔怔的看着许华,丝毫不怯弱的发问。

夏荷意识到情况不对,上前就给了苏晴空一巴掌,打得苏晴空脑子都有些发懵了。

“现在立刻滚出这家酒店!我绝对不允许谁破坏我跟阿华的幸福,我会用我的一切去守护我们的爱情!”

苏晴空捂着自己泛红的脸颊,“你不是守护,是抢!”

忍了这么久,她终于爆发了。

“花了一年的时间接近我,只是为了抢走我的男朋友,说想跟我一起工作,只是为了剽窃我的作品,然后再倒打一耙,现在好了?我的男朋友是你的老公了,我的作品也成了你的作品了,我也被你扣上了一个抄袭的帽子被圈子封杀了,你满意了吗夏荷?!”

苏晴空从来没想过,生活的轨迹会被她曾经最好的闺蜜毫不留情的撞歪。

没等到夏荷说话,许华就直接上前把她往外面推搡,“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你要是再敢这么诋毁夏荷,别怪我不客气了!”

事实上,他已经不客气了。

苏晴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脚踝处已经很疼了,但最后的尊严还是让她忍痛站了起来,直勾勾的打量了一遍眼前的两人。

夏荷跑到许华的怀里撒着娇装着柔弱,哭哭啼啼。

而实际上这个哭哭啼啼的人,屁事都没有。

苏晴空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没有人能够破坏你们的幸福,因为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从房间门口仓皇而走的苏晴空仍然听得到身后骂骂咧咧说她是神经病的两人。

她不想多一秒等候电梯,所以走了楼梯。

闷着头走着,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地下的停车场了。

停车场的灯光昏暗。

她有轻微的黑暗恐惧症,整个人顿时慌张了起来。

模糊的看见远处穿着制服的车童在找车,离自己还算近的一辆豪车车灯亮了一下,她慌不择路的跑了过去。

拿着钥匙的车童剑眉蹙着,仿佛对忽然靠近过来的人带着几分的警备,本就不爽的心情,因为忽然被人打扰,更加的不悦了。

“从我的车子旁边离开。”

傅斯年冷冷的开了口。

苏晴空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趁着豪车已经解锁的当下迅速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这是你的车子吗?你只是个车童而已!”

傅斯年的目光放冷,还没有人敢这样挑战他的忍耐度。

苏晴空平时不这样的,今天......心情不好到了极点,并且意外的想要爆发出来。

傅斯年的墨眸里闪过厉色,可惜灯光太暗,车里的女人根本就看不见。

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离开我的车,离开我的视线。”

苏晴空看着如此厉声厉色眼底满是厌恶的男人,有些崩溃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往日里堆积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玩命的让我滚,我的存在就有这么碍人的眼吗?我为什么活得这么的失败,为什么......”

她的肩膀细细的颤抖着,内心的情绪可见一斑。

按照傅斯年以往的性格,他这种时候应该会无情的告诉对方,别说碍眼这个词了,碍眼都算是高抬她本人了。

他只是有严重的洁癖罢了,不喜欢自己的车上有其他人的味道,更不喜欢周遭出现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可今天的他,十分钟前在酒店顶层的会议室里,也被人玩命的让他滚了。

他看着对方耸动的肩膀,低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左边,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

算是默许了她的上车。

迈巴赫的一款概念跑车,Exelero,是他最喜欢的座驾之一。

这一款跑车采用了三十年代流行元素,造型复古中带着超前。

沉默之中,他缓缓开口,“你要去哪里?”

傅斯年扭头看了过去,女人的肩膀依旧在抖动着,双手捂住了脸颊,传来隐忍的哭泣声音。

“别哭了,丑死了。”

他说完之后,不耐烦的一脚油门,超跑如同小旋风一般的启动了。

路边酒店门前的时候,傅斯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酒店的顶层,那眼神晦暗莫测。

当苏晴空从爆发的情绪中走出来的时候,车子正行驶在沿海的告诉公路上面。

超跑的声音加上灌进来的风声,让苏晴空不顺畅的心难得的顺畅了那么一下。

她红着眼睛看向身旁的男人,语气里还有残余的哭腔,“你要带我去哪里?”

傅斯年根本就没理会她,猛打着方向盘,在沿海公路上疯狂的飙车,转弯的地方马力丝毫没减。

苏晴空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甩出去了。

她惊呼了一声,三魂丢了七魄,“你...你疯了吗?这里冲下去可是深海啊!”

傅斯年继续飙着车,根本就没理会她失控的大吼大叫。

“我要下去!放我下去!”

傅斯年从来都不是那种别人说一他就做一的人。

想下车是吧?

他偏要提速!

与以往飙车不同的是,这一次,除了超跑的嗡嗡声跟风声之外,还有女人的尖叫声。

苏晴空尖叫了一路,眼泪鼻涕都吓出来了。

终于,傅斯年的车速慢了下来,停靠在了公路边,单手依在方向盘上,指着副驾驶的门,“行了,下车。”

苏晴空猛得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扒拉了几下凌乱的头发,隐约之中带出的香气绰绰约约。

传到驾驶座的男人的鼻尖,不可否认,有些好闻。

苏晴空的手已经放在了车门上,可回头认真一看,这里是一条偏僻的沿海公路,后面的车如同蚂蚁一般,前面也看不到几辆车,她在这里下了车要怎么办?

她的手松开了。

“你,你好歹,把我带到市区吧?”

她偷偷的看了对方一眼,面如冠玉,掷果潘安,那般的风度翩翩。

傅斯年只是睨了她一眼,“我不打算去市区。”

他的语气好像从冰窖里冒出来一般。

苏晴空一时语塞。

“那你...要去哪里?”

对方似乎对苏晴空的多问有些不耐烦了。

墨眸微微闭了一秒钟,“就在这里。”

说完之后,傅斯年果断的下了车,留下苏晴空一个人愣愣的在副驾驶上,她偷偷的低语了一句,“现在车童都这么高冷了吗?切......”

她的鼻尖皱了一下,又不能自己开着车走,也不能随便拦一辆车,让人家载着她去市区,她只能下了车。

走到沙滩边,循着那个男人的脚步,还不忘在后面喊着,“你在这里能干嘛?不回去市区吗?你擅自把车子开出来,你的老板不会说你吗?”

奈何海风太大,把她的话都吹散了。

傅斯年坐在海浪还将打未打到的地方,幽幽的看着海平面的霞满天。

绯红的晚霞,磅礴唯美。

苏晴空提着鞋子站在男人的身后,无奈的看着他屹然的背影,“不走了吗?”

傅斯年看着晚霞,不说话。

苏晴空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太没有礼貌了!

她加大分贝,“不走了吗?!”

对方迅速的回过头来,用锐利的眼光盯住了她,“嗯,不走了。”

苏晴空被这个眼神吓到后退一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我怎么办?”

“随便。”

他丢下两个字之后便不再看苏晴空。

苏晴空无奈,只能回到车上,翻找着通讯录,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问他们方不方便来接她一下,可每个人都在听到她的请求之后迅速的找着借口挂断了电话。

她再次的认识到,交朋友这件事情,其实挺难的,至少交那种紧要关头能够扶一把的朋友是挺难的。

她本就低落的情绪又被这几通电话击打了一下。

她低眉,看了腿上白色的帆布包一眼,里面有一瓶酒。

是她觉得自己没勇气去找许华跟夏荷问个明白,所以买来壮胆的。

现在这瓶酒摆在眼前,有些讽刺。

夜幕渐渐落下的时候,晚霞被吞没在了海平线的那一边,来不及做最后的告别就要消逝了。

苏晴空提着一瓶酒,走到了沙滩上,悄无声息的坐在了沉默的男人身旁。

自己喝了一口酒之后,将酒瓶递给了对方,望着幽幽的海面,喃喃的说道,“能独自一个人来这里坐很久,一动不动,你应该也很心烦吧,都说一醉解千愁,我不想一个人醉,你要一起醉吗?”

见对方并不打算接自己手中的酒,苏晴空苦笑着收回,痛快的喝了一口之后自顾自的说道,“别人家的二十二岁都是青春洋溢光彩照人,可我的二十二岁却那么那么的狼狈不堪。

闺蜜抢了我的男朋友就算了,还抢了我的饭碗,抢走了我的作品,拿走了我的底稿,反过来说我剽窃她,我以为上天是公平的,前面二十二年已经够苦了,无依无靠从孤儿院长大,中学时候就开始自己给自己挣学费,同学们愉快的假期对于我来说只是可以空闲下来赚钱的时间罢了。

可上天一点都不公平啊,没有任何愧疚的,拿走了我那么多的东西。

甚至没有收手的迹象,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啊,还能被拿走什么?”

她喝了点酒之后就轻飘飘了,如吐苦水一样噼里啪啦。

手中的酒瓶被对方抢夺了过去。

傅斯年灌了一口酒,几滴液体从他的薄唇边滑落了下去,他的话中带着醇厚的酒味,“上天不会对任何人有愧疚,当它拿走你所有东西的时候,你只需要抢回来就是了,指责它,一点用都没有。它甚至还会沾沾自喜,你看,愚蠢的人类被我捉弄成这个样子了,真好笑。”

海浪袭来,傅斯年的墨眸紧紧的盯着对方,看着她酡红的脸颊,忽觉有些可怜,人生在世,果然是谁都有痛楚一面。

可再仔细看看她,又有些可爱。

他迅速的收回了目光,情不自禁的蹙眉,为刚刚觉得的可爱而感到惊讶。

苏晴空仰头长叹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抢过对方手里的酒,灌了一口,冲着天空大喊,“老天爷,你拿走的东西,我总有一天会全部拿回来的!”

傅斯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高冷的薄唇终于是往上扬了一下,“这就对了。”

他的剑眉挑起,再次抢过对方手里的酒。

你来我往之后,酒瓶里的酒所剩无几。

傅斯年很少喝醉,可今天却感觉到一些醉意了。

他看着脚边的浪花,苦笑着开了口,“我爸爸有四个老婆,嘲讽我妈妈是正室,却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我能够分到的家产是最少的......”

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苏晴空根本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去抢对方手中的酒瓶,可对方却并没有松手,反而是不肯放掉的用力一夺。

苏晴空被这股子惯力拉扯了一下,倒在了男人的怀里面。

她如小鹿一般用力的睁开的水蒙蒙的眼睛,对视上了男人的眼神。

那一瞬间,她目光所及只有对方的薄唇。

傅斯年感受着怀里的温热,低头这么看着她的时候,目光离不开的地方竟是她如樱桃一般的嘴唇。

天空中开始有繁星闪烁了。

他低头,捕获住了女人的红唇。

第一次知道,这另一种味道,甜甜蜜蜜带着几番陈酿的葡萄酒酒味。

苏晴空早已被强大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包裹了,她就像溺死在深海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用力的往上游挣扎着,终于浮出了水面。

他撬开了苏晴空的提防,好像怎么亲都不够。

苏晴空早就沦陷在这个吻里面了。

他的大手情不自禁的辗转。

拂过的每一丝地方,都带着滚烫的温度。

苏晴空感觉到束缚松开了,她脸红心跳的拒绝着,“不要,不要在这里。”

但可惜的是,对方霸道的眼眸根本就不允许她任何一丁点的拒绝。

苏晴空被公主抱了起来,他往车里走过去。

车上的火花耀眼四射,苏晴空却痛到不像话的喊停。

男人停顿了一下,面部的表情有些诧异的样子,“第一次?”

他的语气低磁深沉,温柔有力。

苏晴空红着脸点了点头,低头之间闻到他身上的海洋气息,那般好闻。

男人开始无以复加的温柔了起来,慢慢的循序渐进,如一缕春风般细细吹过,那样的惬意。

还一边在她的耳边安抚着,“没事,放轻松就行了。”

苏晴空紧紧的抱住他,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不迷失在汹涌的波浪里。

月儿高高的挂着,繁星点点如孩童眨巴着的双眼一般,不远处的海浪翻滚,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淋漓的呼吸跟醇厚的酒味,车里的两个人睡得甚是香甜。

翌日清晨。

苏晴空觉得一阵头痛,伴随着身体上点点的痛楚,她睁开了眼,看了看旁边,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俊颜,如剑的眉,长长的羽翼般睫毛,被她呵出来的气轻轻的吹拂着。

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薄薄的唇。

皮肤好到让她这个女生都有些羡慕了。

然而,沉醉在对方的容颜几秒钟之后,苏晴空光速的回忆起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哦!天啊!

她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带着几丝仓促,她迅速的在狭小的后排车座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胡乱的一套,也不管穿好了没有,拉开了车门就逃跑了。

在苏晴空二十二年的生涯中,做得最出格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孤儿院出身的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热爱的设计专业。

第二是在昨晚喝了点酒伤了点心的情况下跟完全陌生的人来了一场......

傅斯年醒来的时候身旁空荡荡的让他霎时就不悦了起来。

那个女人呢?

他蹙着剑眉,四下寻着对方的踪迹,可周遭除了暧昧过后留下来的气息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车座底下有一根肩带。

他起身捡了起来,是一根墨绿色的肩带,周边还有点点蕾丝的点缀。

是那个女人不小心掉下的?

傅斯年紧紧的拽着这一根肩带,脑海里全是昨晚香甜酣畅的回忆,他眼眸危险的一眯,“女人,你就这么走了?不需要负点责任吗?”

沿海公路上,已经遇到好心人上了车的苏晴空忽然浑身一震,猛得打了一个喷嚏。

相关文章:

《情深缘薄:陆总,请静候》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情深缘薄】

完结:《你是我的求而不得》小说全文无删减版

我还想吃你的下面/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

双侧睾丸大小形态正常无精症_膀胱灌水

《隐形富豪》唐琪——(已完结小说在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