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受不了了啊太深了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2021-11-16 14:47 · 新商盟

可是白云文年轻的时候身体出现了状况,如果这一次没有了孩子,可能就绝后了,可又不能放弃自己的妻子,现在的白云文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凌冽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宏远医院,一堆人都挤在了手术室的门口,方宏宇身边一个身材干瘦的男人,气质不凡,可这个时候却是两眼通红,一脸的暴戾,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母子平安,我白云文的一切都可以拿走!”

“白先生,请您冷静一下,现在白夫人母子的形势非常危急,以我们现在的医学手段,真的只能保住一个,请您尽早做决定吧!”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道。

“尽早做决定?”

白云文瘫坐在地上,双手抱头,一脸的痛苦,无论是谁,在面临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会感觉到绝望无力。

方宏宇终于看见凌冽来了,顿时大喜,道:“老弟,你可算是来了。”

凌冽道:“希望没有来晚,快点儿带我去见产妇吧。”

“好。”

方宏宇向白云文道:“白先生,这位就是我跟你讲的小神医,有他在,我相信白夫人一定会没事的。”

白云文顿时打起了精神,道:“真的?”

白家在光州的口碑不错,凌冽很认真的说道:“白先生请放心,我能保证白夫人母子平安。”

在场有很多医护人员,听见这话都是一愣,稍微有点儿医疗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大人小孩能保住一个就不错了,竟然还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是不是疯了?

“胡说八道,产妇这是早产的迹象,而且失血过多,要么全力救治产妇,放弃孩子,要么立即剖腹产把孩子拿出来,放弃大人!”

之前那个医生蹦了起来,脸色铁青冲凌冽道:“你是谁?哪一家医院的,我看你还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医学院学生吧?”

“我不是医学院的学生,我也没有上过医学院,我是一名中医。”凌冽道。

那个医生一听,顿时就怒了,道:“胡闹,真是胡闹,方总,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夫人现在情况这么危急,稍微出一点儿差错就是一尸两命,你竟然找一个中医骗子过来做手术,你安的什么心?”

方宏宇顿时脸一黑,虽然他亲眼见过凌冽的医术,但他毕竟太年轻了,而且还说自己是中医,要知道现在是西医雄霸天下,中医根本就没有任何立足之地,这么大的手术,用中医来主刀,说出去估计会被人喷一脸的吐沫星子。

“你说中医是骗子?”凌冽冷声道。

“难道不是吗?中医根本就不能治病救人,简直就是迷信,只会害人性命。”那个医生道。

凌冽出生神农谷,容不得别人诋毁中医,冷声道:“哼,你不懂中医只能说明你没有见识,现在我要替产妇接生,如果我不能做到母子平安,我来抵命!”

众人有些惊呆了,感觉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竟然拿自己的命来赌。

“痴心妄想!”那个医生根本就不信。

“但是如果我成功了,我要你当众承认中医,并且向我赔礼道歉!”

那个医生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你不敢?”凌冽反问道。

“好,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当众承认中医,并且向你赔礼道歉!”那个医生道。

白云文突然一下子就冲到凌冽的跟前,抓住他的手,道:“只要你能救活我的妻子,一切都可以不追究,甚至我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

凌冽是光州人,很久以前就听过白云文的名字,这个坐拥亿万财富的人竟然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看重,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全部身家。

“白先生请放心。”

凌冽转过身向一名护士道:“立即准备大量的血包,产妇大量失血,需要的及时的补血,还有准备双倍份量的肾上腺素,除了你,所有人都出去。”

既然白云文都同意了,其他人也都没有再说什么,而且他们还巴不得,只是等着手术失败之后,承受白云文的报复吧。

“给产妇输血,准备好肾上腺素,随时准备注射!”凌冽向小护士冷声道。

小护士手脚麻利的将血包输进产妇的身体里,只见凌冽手指一弹,六根银针飞射而出,刺入产妇的身体里面,神奇的是,针头不停的颤动,泛起点点金光。

凌冽冲小护士再次冷声喝道:“注射肾上腺素!”

小护士立即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肾上腺素注射进了产妇的身体里,顿时,产妇的生命体征出现了大幅度的波动,全身一阵抽搐不已,凌冽目光一凝,掏出一颗黑色药丸送进产妇的口中,道:“准备接生!”

“哇……哇……”

手术室之中响起了婴儿的哭声,外面的人顿时一阵振奋,白云文更是浑身一震,激动道:“生了,生了……”

可是大家心里还是悬着,孩子是生了,但是大人呢?

“哇……哇……”

第二道婴儿哭声,双胞胎都顺利的生产了出来,但是所有人的心却因为白夫人的情况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手术室的灯灭了,小护士抱着两个刚出生的婴儿走了出来,向白云文道:“白先生,恭喜你,是龙凤胎!”

但是白云文来不及看自己的孩子就冲进了手术室,却听见他狂喜的声音:“霜霜!”

众人立即都冲了进去,所有人都呆住了,都跟活见鬼了似得,仪器上面的波纹显示产妇的生命体征有些微弱,但却非常的平稳。

一个医生连忙叫道:“快,快点儿给白夫人检查一下!”

立即有医生上前,给产妇做了一下细微的检查,紧接着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道。

检查的结果是产妇现在只是有些失血过多,身体比较虚弱,其他一切都非常的正常,只要细加调养,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在常规西医眼中只能保住一个,如果手术失败,甚至是一尸两命,却愣是让凌冽给弄出了一个母子平安,我擦,太疯狂了!“孩子,我的孩子……”

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众人被惊醒,那是白夫人的声音,几个医生又是被吓了一跳,一般情况下产妇这样的状态最起码要昏迷二十四小时以上,现在竟然醒了过来。

白云文这个时候简直就是从地狱升到了天堂,连忙将孩子抱了过来给自己的妻子看看。

凌冽看着之前那个诋毁中医的医生,冷声道:“现在我做到了,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那个医生却是撇过脸道:“只不过瞎猫碰见了死耗子。”

“你是好猫,但为什么死耗子让我这只瞎猫碰见了?还是说你连我这条瞎猫都不如?”凌冽讥笑道。

“你……”那个医生大怒。

就在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走过来,向那个医生道:“陈医生,既然许诺过就要做到。”

“韩院长,我……”

老者的年纪最起码有八十了,叫韩宏远,他是光州出了名的神医,一手创办了宏远医院。

虽然现在退休了,却依然有着极高的威望,这一次因为白云文的身份特殊,他特意赶了过来,刚才在凌冽接生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对不起,我不应该小看中医,我向你道歉!”那个医生一万个不情愿的向凌冽道。

凌冽冷哼一声道:“中医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的东西,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你不要忘记了,中医也曾辉煌过,我承认现在中医没落,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世人会重新看到中医的伟大之处!”

“说得好!”

韩宏远道:“中医的确有很多可取之处,可惜的是现在西医横行,中医已经渐渐被人遗忘了,但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财富,不能丢,小伙子,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希望你能将中医发扬光大。”

凌冽也听过韩宏远的大名,慌忙见礼道:“韩老严重了,中医发展需要众志成城,凌冽不敢说自己能当大任,但自会尽一番绵力。”

“呵呵,小伙子身怀医术,却不骄不躁,好,有没有兴趣来宏远医院?”韩宏远发出邀请道。

韩宏远医术高超,听到白夫人的情况之后,也一样认为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个,但凌冽却做到母子平安,如此高明的医术,可以说一块至宝啊。

“多谢韩老的厚爱,凌冽刚回光州,家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日后肯定是要去打扰韩老的。”凌冽笑道。

“那好,我就等着你的大驾光临!”韩宏远道。

白云文总算是安顿好了自己的妻儿,从狂喜中冷静了下来,向凌冽道:“我说过,如果你能让我妻儿母子平安,我白云文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你现在你想要什么?”

凌冽微微一笑道:“不需要,我是一个医生,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我的医术能够得到肯定,对一个医生来说就是最大的报酬!”

一些人立即满脸的古怪,心中大骂凌冽傻逼,白云文是什么人?如果凌冽要一个亿的报酬,估计人家都眼睛不眨一下,可这个二逼居然拒绝了。

白云文两眼之中露出一丝亮光,大声道:“好,好一个医者仁心,现在不是时候,等我有时间,咱们再聊!”

“那就不打扰了,我先告辞!”

凌冽离开了宏远医院,刚到医院门口方宏宇就追了过来,满脸的激动道:“老弟,你这一次真是立了大功了。”

确实,凌冽救了白夫人母子,对白云文有天大的恩情,而方宏宇做为推荐人也是功不可没!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谈不上功劳,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本分!”凌冽道。

方宏宇一阵叹息道:“老弟身怀,却这般高风亮节,老哥真是惭愧,以后我们就是真的兄弟。”

之前方宏宇接近凌冽,只是心存巴结,但看见凌冽拒绝白云文的报酬,云淡风轻,才真正的起了相交的心思。

“老弟,白先生得知你有一个妹妹,就让我捎来一个小礼物,说让你务必手下。”方宏宇掏出一张紫色的卡片道。

白云文是什么人?在凌冽进入病房之后,他已经让人将凌冽的底细全部调查清楚了。

“这是什么?”

“这是白氏集团的至尊贵宾卡,拿着这一张卡,在白氏集团旗下所有的消费场所都可以免单!”

至尊贵宾卡?所有得到消费场所都可以免单?

要知道白氏集团在光州如日中天,旗下的商场,餐饮,奢侈品店……几乎占据了全城的半壁江山,有了这张卡就等于有了半个光州城。

凌冽明白了,白云文曾经说过如果自己能救活他的妻儿,他的一切自己可以任意拿走,送这一张至尊贵宾卡,就是要兑现他的诺言。

凌冽想了想,掏出一颗黑色的药丸,道:“老哥,白先生是不是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导致他的体质非常虚弱,甚至很难生育?”

方宏宇道:“老弟是怎么知道的?白先生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受过伤,所以身体留下残疾,所以身体非常虚弱,这一次能有子嗣也是人工授精!”

凌冽笑了笑,将手中的药丸交到方宏宇的手中,道:“方老哥,请将这颗药交到白先生的手里,让他用开水化开,分一个星期服下,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后让他生龙活虎。”

方宏宇不知道这颗药是什么东西,但见识过凌冽的神奇医术,知道这颗药肯定不简单,道:“老弟放心,我一定会将东西带到的,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我现在还要陪在医院,我让我的司机送你回去吧。”

回到家中,穆镜心拿着那张什么至尊贵宾卡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尖叫道:“给我的?”

由于家境贫困,穆镜心甚至连超市都极少进入,现在她竟然可以在光州半数以上的消费场所里面购物免单。

“是啊,就是给你的,穆大小姐,你现在可是比我还有钱,半个光州城都是你的了。”凌冽道。

“不行,这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你还是还给人家吧。”穆镜心有些慌张道。

“怕什么?你哥我又不是白拿他的东西,哥可是给报酬的好不好?走,咱们去买东西,试试这玩意儿管不管用?要是唬弄我的话,我扔他脸上!”

相关文章:

和男朋友在公园座椅上/我的底下很大手都可以塞进去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_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憋尿按压她的腹部/ktv喝酒比赛憋尿

女人单身久了很想要_量肛温后往肛门中塞药

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_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