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2021-11-16 21:43 · 新商盟

聂天想杀聂三通,并不是因为后者觊觎家主之位,而是因为后者的所作所为。

身为长辈和下属,对晚辈和家主下杀手,实在过分。

说实话,聂天对家主之位半点感觉没有,根本不稀罕,若是谁想要,聂天可以双手奉上。

但是如果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抢,聂天就不乐意了。

聂天并不打算马上处理聂三通,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强。

聂三通掌控聂家三年,肯定有不少死忠手下。而他本人又是聂家为数不多的几位元灵境强者之一,若是强行杀他,对现在的聂家未必是好事。

更关键的是,聂天身上的毒,一刻不能耽搁,越拖下去,越难处理。

“元脉之中的毒素是噬魂花之毒,而且毒素已经深入元脉内里,要想解毒,至少要二阶甚至三阶药材或灵丹。”感知一下元脉,聂天马上知道自己所中之毒是什么。

前世的聂天,是一位修炼全才,除了武道修为达到天帝九重之外,对炼丹,炼器,灵阵全都有涉猎。尤其是炼丹一道,已经是九阶丹帝,他本人还是天界炼丹师公会的七大长老之一。

整个天界,能在丹道上和聂天媲美的,不出一手之数。

知道了元脉之毒,聂天却苦笑一声:“解除噬魂花之毒,需要七叶净脉草,或妖神花,或血灵果,或者二阶木属性灵核。这些东西,墨阳城有吗?”

聂天此时所在的墨阳城,是晨昏神域之下三千小世界中一个偏僻小城。

他记得,整个墨阳城,没有一个炼丹师,没有药庄,更没有炼丹师公会。

他要的这几种药材,都是二阶药材。虽然很寻常,但要在墨阳城中寻到,估计有点难。

“真不知道聂三通的毒丹从何而来!”聂天嘀咕一句。

“先去坊市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去裂云山脉一趟。”聂天轻叹一声,如果实在买不到药材,只能去裂云山脉了。

噬魂花之毒是慢性剧毒,越是往后拖,毒性越强,所以一定要尽早解毒。

片刻之后,聂天的身影出现在聂家财务堂。

既然去坊市,就需要钱,他来财务堂拿钱。

“快看,家主来了,快给家主让路。”

“家主大人今天在议事大堂真是霸道,扇了巴家大少爷的脸,还把他打得下跪!我就在一边看着,真他娘的过瘾!”

“可不是嘛。我还听说,连巴家大管家都给家主下跪呢,屎都吓出来了。哈哈!巴家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们聂家叫板,还给一个傻子提亲,这不是找死吗?”

财务堂聚集不少聂家子弟,见到聂天到来,纷纷让路,小声议论。

强势还击巴家的挑衅之后,聂天在聂府的地位,青云直上,俨然成了拯救聂家的大英雄。每个人看向聂天的眼神,都满含敬畏。

聂天并不理会这些人,而是径直走进财务堂。

财务堂堂主李安顺,身材五短肥胖,面相凶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并非聂家之人,能当上聂家财务堂堂主,因为有个好姐夫,聂三通。

此时李安顺靠躺在椅子上,双眼眯着,好似根本没有看到聂天来到一样。

今天在议事大堂发生的事情,李安顺早有耳闻。

但是他并不信,他觉得,肯定是聂家长老会的人亲自出手,打了巴家的人。

聂天乃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物,怎么可能敢打巴家大少爷,更不可能让巴家大少爷下跪。

“你是财务堂堂主?”聂天看了李安顺一眼,脸色有些阴沉。

自己是家主,这人如此傲慢,显然没把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

“哟!家主!”李安顺眯着的眼睛睁开,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一脸的皮笑肉不笑:“家主好清闲,来财务堂视察工作吗?依我看,家主身子弱,还是好好养伤要紧,别出来瞎跑。你们几个,赶紧把家主搀走。”

李安顺说着,跟外面的几个人摆摆手。

但是外面的人纷纷后退,吓得脸都绿了。

聂天的霸道,他们都有见识,在这种时候,李安顺居然敢戳老虎屁股,只能说他勇气可嘉。

聂天脸色沉了沉,但并不想和李安顺纠缠,冷冷道:“给我取一百枚金币。”

“哟!一百金币!”李安顺怪叫一声,斜了聂天一眼,斥道:“你一个废物,要这么多钱干嘛。”

废物!

这两个字喊出来,显得异常刺耳。

“你叫我废物?”聂天看着李安顺,嘴角扯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哼!”李安顺轻蔑一笑,突然站起来,道:“你元脉尽毁,半点力气没有,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李安顺的气势很足,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家主,而是家奴。

聂天微微摇头,他本不想出手,但现在看来,有人不开眼,不出手不行了。

李安顺突然察觉到一股凉意,心头莫名颤栗一下。

“啪!”下一刻,清亮的耳光声响起,李安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半边脸刷地肿起来。

李安顺瞪大了小眼睛,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看着眼前的聂天,似乎还不相信。

“哎哟!”知道脸上的灼痛传出,他在怪嚎一声,旋即指着聂天怒斥:“小兔崽子,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啪!”不等李安顺说完,第二巴掌响起来,聂天根本没兴趣知道李安顺是谁。

“小兔崽子,我是大执事的……”李安顺怒吼,但是话只能说出一半。

“啪!啪!啪!”清脆的耳光声此起彼伏,李安顺始终没有把话说全的机会。

连续抡了十几巴掌,聂天感到手都疼了,这才停了下来,有些同情地看了李安顺一眼,淡淡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

此时李安顺半边脸鼓得老高,一道道的指印透着血痕。

他惊恐地看着聂天,突然哇啦一声哭出来:“我是大执事的小舅子啊!”

聂天愣了一下,旋即一笑,淡淡道:“那确实该打。”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安顺这种仗势欺人的狗奴才能当上财务堂堂主,原来是有个好姐夫。

既然李安顺是聂三通的小舅子,那这顿揍挨得一点都不冤。

如果聂天提前知道李安顺的身份,先前的巴掌肯定会更狠。

此时,外面的人都看愣了,纷纷倒吸凉气。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偷笑,李安顺那副抱着猪头痛哭的样子,实在可笑。

“此人蔑视家主,挑衅家主威严,该不该打?”聂天抬头,玩味的目光扫向众人。

“该打!真该打!打死都是应该!”众人反应过来,纷纷点头。

李安顺被打,没有人表示同情。因为他仗着财务堂堂主的身份,平日里没少欺负人。

今天聂天打他,完全是除暴安良,张扬正义。“你们中间有没有财务堂的人?”聂天脸色缓和一下,淡淡一笑,朗声问道。

众人不知道聂天接下来要干什么,好半天之后才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武者站出来,颤声道:“回,回家主,小的聂安民,是财务堂的人。”

聂天看聂安民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禁一笑,心道:“我又不是杀人嗜血的怪物,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聂安民,很不错。”聂天点一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财务堂新堂主。现在给本家主取一百金币来。”

聂爱民愣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旋即一脸狂喜,赶紧跑进内堂,很快取出一百金币。

聂天拿到金币,直接离开。

至于抱头痛哭的李安顺,自会有人处理。

“娘的,这就成财务堂堂主了?早知道老子站出来了!”聂天离开后,众人都是一脸悔恨。

聂天这个家主,做事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而且现在的他,的确有罢免财务堂堂主的权利,毕竟大长老聂文远是站在他一边的。

出了聂府,聂天直奔墨阳城坊市。

此刻正值中午时分,坊市之中,热闹非凡,到处挤满了人。

各种叫卖声,争吵声,混杂在一起,像是宏大的进行曲。

聂天在坊市转了一大圈,却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药材。

坊市之中的摊位,大多卖的都是一阶药材,一阶灵兵,偶尔还有一些一阶灵丹或者低阶灵兽幼崽,以及各种杂乱的东西。

聂天估计,聂三通的毒丹有可能是从坊市之中淘来的。

“唉!”聂天轻轻一叹,苦笑道:“看来只能去裂云山脉一趟了。”

噬魂花之毒不能耽搁,聂天必须去裂云山脉亲自找寻药材了。

“嗯?”就在聂天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目光突然被一个摊位之上的一把断剑吸引。

断剑只剩半截剑身,剑体呈暗黑之色,散发着古朴暴戾的气息。

“这股气息好熟悉。”仔细感知断剑之中的残存剑意,聂天嘴角突兀地勾起,神情瞬时变得复杂。

“我的老伙计,竟然是你!”许久之后,聂天眼神变得炽热,心中好似燃烧着一团烈火。

眼前的断剑,聂天太熟悉了,正是他在天界之时所使用的佩剑,剑绝天斩!

剑绝天斩在聂天对战生平第一强敌,魔界之皇戚武啸天之时,被对方的枭龙魔刀斩断,随后遗失在天界深渊,不知所踪。

聂天万万没想到,百年之后重生,竟然会重遇剑绝天斩。

不由得,聂天拿起断剑,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涌上心头,顿时让他有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之感。

“一百年了,我的老伙计,你的气息依旧熟悉,这一次,我聂天再不会让你沉渊。既然我重生一次,又遇到你,那么断剑也该重生了。剑绝天斩,我一定会让你洗尽污垢,再现锋芒。”聂天抚摸着断剑,眼神之中的迷离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坚定。

摊主是一位白发老者,见聂天这副神情,愣了一下,眼珠一转,笑道:“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这柄断剑乃是一把上古神器,在折断之前,曾经斩杀过魔族妖龙。老朽研究多年,至今都没有鉴定出它是用什么材料锻造而成。”

听着老者的述说,聂天微微一笑。

他自然听出来,老者纯粹在胡编瞎诌,不过是想提高价格而已。

不过这老者倒是有点编故事的能力。剑绝天斩虽然不是上古神器,却是真的斩杀过魔族妖龙。

而剑绝天斩的锻造材料,乃是聂天取自一颗陨落星辰的星辰之心。

他将星辰之心交给天界第一炼器师天工,天工花费大量心血,耗时一年终于打造完成。

剑绝天斩出世之时,冲天的剑芒,直刺九重天,震惊整个天界,被誉为天界十大名剑之首!

天工曾说过,剑绝天斩是他一生最得意之作。

可惜的是,百年之后,曾经的天界第一名剑,竟沦落为三千小世界的地摊货。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多少钱?”聂天不想和摊主废话,直接问道。

摊主狡猾一笑,说道:“此剑若是没有损坏,至少是三阶灵兵。老朽见公子真心喜欢,便以一阶灵器的价格卖给公子。收公子一百枚银币。怎么样?”

摊主说完,精锐的小眼睛打量着聂天。

“好!”聂天淡然一笑,十分干脆。

很显然,这老者根本不知道剑绝天斩是什么级别的灵器。

剑绝天斩由天界第一炼器师用星辰之心打造,被称为天界第一名剑,乃是真真正正的九阶帝器!

如果剑绝天斩只是三阶灵器,又怎么可能斩杀魔族妖龙。

最重要的是,剑绝天斩是聂天曾经的佩剑,别说一百枚银币,就是一百万枚金币,他也绝不含糊。

摊主见聂天如此干脆,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多要一点了。

但他还算有信义,并不反悔,依旧一脸笑呵呵的,道:“公子,老朽这里还有其他的灵器,不知道公子有没有兴趣?”

聂天扫视一眼摊位,看到的都是破损的灵器:生锈的丹鼎,断裂的大刀,破损的战甲,甚至还有只剩下一半的棋盘。

敢情这个老者是专门鼓捣破损灵器的。

聂天精神力展开,逐一感受一下眼前的灵器,很失望,并没有什么发现。

“多谢老先生。”聂天不愿再耽搁,拿出十枚金币递过去。

一百枚银币,也就是十枚金币。

三千小世界的通用货币就是各种金属币,一金十银,一银十铜,一铜十铁。

买下剑绝天斩,聂天心情非常好,打算立即前往裂云山脉。

“聂天!”就在他转身的一瞬,一道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声音非常好听,宛如天籁,但同时,充斥着一股冰冷的味道。

相关文章:

被男医生内检喷了_男主糙汉有肉荤话多9

小浪货真紧:指尖的奢靡gl/一天接10个客人

与后妈抱睡不小心滑入在线阅读.王爷当着王妃干小妾

公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

女子被裸去实验做实验手术:真实ml过程的文字叙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