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胸那么大*主人拽着奶头鞭打

2021-11-17 07:02 · 新商盟

看到病房上的门牌号后,小声冲韩立邦问了一声,正是齐帆和他的司机。

只见他们两人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显然是跑上来的。

“你们是……”

韩立邦见到他们两人后不由一怔。

“奥,我是韩总在云海的合作伙伴,我叫齐帆,特地来跟韩总谈生意的!”

齐帆急忙说道。

“哎呀,你好,你好齐总,我是清清的父亲,我叫韩立邦!”

韩立邦一听是来谈生意的,顿时神色一振,急忙热情的冲齐帆伸出了手。

程晃看到齐帆后眼神一寒,闪过一丝狠戾,恨不得冲上去狠揍齐帆一顿,因为他挨老丈人这顿打,都是因为这小子!

不过因为程晃现在的样子,齐帆并没有认出他来,甚至都没注意到他,在韩立邦的引领下径直进了病房。

柳清清看到从病房外进来的齐帆后瞬间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显然没想到齐帆竟然在平江,不过很快她面一寒,冷声道,“怎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还是来当面给我试压的?!告诉你,我柳清清就是饿死,也绝不会答应你的条件!”

她知道,自己刚来到医院没几个小时,齐帆就过来了,指定是齐帆早有预谋,想在自己崩溃的时候将自己彻底击垮。

但是让柳清清万万没想到的是,齐帆二话没说,上来照着他自己的脸上就是狠狠的一耳刮子!

“啪!”

一声极大的脆响吓得柳清清和韩立邦夫妇身子一颤,皆都睁大了眼睛望着齐帆。

然而齐帆手下未停,“啪啪啪”紧接着往自己脸上又是利落的扇了几耳光,他白嫩油光的脸瞬间红肿一片。

韩立邦夫妇看到这一幕彻底蒙圈,张大了嘴不敢置信,这……这人神经病吧?!

柳清清也是震惊不已,以为齐帆是受了什么刺激,否则这么大个老板,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公众场合扇自己的耳光呢?!

虽说此时病房里除了她没有别的病人,但是外面来来往往的都是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啊。

“韩总,您消气了没?!”

齐帆扇完之后,这才强挤出一丝笑容,弓着身子恭敬的冲柳清清讨好道。

柳清清听到他这话之后更加的惊诧,有些警觉的说道,“齐帆,你……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她此时也不由有些懵了,她曾经听圈子的人说过,齐帆这个人歪门邪道的把戏特别多,可是这一招,是不是也太歪了……

“韩总,您放一百个心,我这次来是真心祈求您原谅的!我要是有一点虚假,天打五雷轰!”

齐帆右手指天,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接着身子一弓,讨好的说道,“另外,我在来的路上已经跟长生记、万盛他们都打过招呼了,针对贵公司的解约要求和退货要求已经全部撤回,并且,从今以后,我们水润堂将会把您公司的产品作为首推的明星产品,加大力度对外推广销售,至于利润方面,我觉得前期的合约签的太不平等了,我们竟然要利润的百分之四十,实在是说不过去,我已经让秘书重新起草合同,改为百分之二十!我也已经建议其他经销商把分成比例降为跟我们一样,还有,保证款我已经让财务原封不动的给您打了回去,药监局的通知也会马上撤回……”

柳清清听着齐帆这番话不由惊讶的张了张嘴,愣在当场,看着齐帆的眼神也宛如在看一个精神病。

这……这是精神分裂吧?

几个小时前才威胁完自己,这突然间又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您……您不满意?!”

齐帆看到柳清清的眼神,心头一颤,以为柳清清心里还是不痛快,急忙摆出一副谄媚的笑脸急声道,“对,对,是我太贪心,竟然要百分之二十,太过分了!百分之十,不能再多了!我这就给秘书打电话,让她把我们的利润分成降到百分之十……”

说着他立马掏出手机要给秘书打电话。

“等等!”

柳清清突然出声制止住了他。

齐帆脸色一苦,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颤声道,“韩总,还……还高了吗?好,百分之五,百分之五也成……”

他一时间痛不欲生,百分之五的利润分成他可要亏到姥姥家了!

但是想到柳清清背后的陈彻,他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

“齐总,你误会了,你们要的分成比例已经很低了,我是惊讶,您先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啊?”

柳清清蹙着眉头疑惑的问道,她此时也看出来了,齐帆似乎是真的诚心来讲和的。

“您不知道?!”

齐帆听到她这话顿时一怔,看来柳清清对陈彻出面的事情并不知情,多半是柳清清那位朋友还没告诉她。

“我知道什么呀?!”

柳清清顿时满脸狐疑的问道,“齐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搞错了?!”

“没搞错,没搞错!”

齐帆连忙摇头,陈彻亲自给他打的电话,怎么可能搞错呢,他弓了弓身子,满脸讨好的笑道,“韩总,我以前真不知道您跟陈大少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呢,您有个朋友,是陈大少的朋友,对吧?!”

“陈大少?哪个陈大少?!”

柳清清愈发纳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还能有哪个陈大少,当然是云海程家的陈彻陈大少!”

齐帆弓着身子面带苦涩的说道,“刚才陈大少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你是他朋友的朋友,让我自己掂量着办,所以我不敢有丝毫耽搁,立马命人开车赶了过来,当面跟您道歉!”

“你说的是……陈彻?!”

柳清清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蓦地睁大,睫毛微颤,满脸的不可置信,带着一丝震撼,又带着一丝惊喜,她实在没想到,她近乎视作偶像的人竟然会出面帮她!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的助理打来的,她跟齐帆点头示意一下,急忙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助理兴奋异常,急不可耐的将公司最新的情况跟柳清清汇报了一番,所说的与齐帆所言几乎一模一样,药监局撤回了勒令整改的通知,水润堂不只把保证款全额退了回来,还主动申请将利润分成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并且承诺以后主推清雅美颜的产品,同时长生记、万盛等一众经销商撤回了解约、退货要求,同样也申请与清雅美颜结为更亲密的合作伙伴!

随后一众经销商便开始大批量下单,她们仓库中原本囤积如山的成品,眨眼间便已经被抢订一空!

柳清清听着助理的汇报,又惊又喜,眼中不自觉噙满了喜悦的泪水,实在没想到,让自己近乎崩溃绝望的难题,竟然被陈彻一个电话就解决掉了!

韩立邦夫妇见到女儿高兴的神色,也跟着喜极而泣,李淑芬一边抹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小声嘟囔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站在角落的程晃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看向齐帆的眼中寒意也减轻了几分,这小子这件事办的还算马马虎虎!

“韩总,您现在相信了?!”

齐帆讨好的笑道,“我没骗您吧?!”

“齐总,你……你确定是陈彻给你打的电话吗?!”

相关文章:

《精编版》一祁一顾伴余生小说全文阅读

前男友那个又大又长/在楼梯上一走一深做

跪着给男友系鞋带;把班长带到没人的地方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被意外打乱的怀孕计划全文

未满岁勿进入1000张图片,他一点点舌尖探

文章标签